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三章 地下墓穴

第三章 地下墓穴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三章 地下墓穴

市場區警察總局外面,利用窺秘眼鏡簡單做了偽裝的盧米安,登上了那輛,描繪著香根鳶尾花的馬車。

兩位身穿黑色制服的普通警員并排坐著,腳前放有三個深色的骨灰盒,上面用閃爍熒光的墨水書寫著死者的姓名。

等盧米安坐到了對面,隸屬于警察總局的馬車緩緩駛動,年長一點的那位警員,頗為好奇地問道:“你和他們是什么關系?為什么要特意送葬?”

他記得三名死者里,兩位已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一位雖然還有不少非直系的親屬活著,但一聽到弗拉芒這個名字,都特別害怕,不僅不愿意來領取骨灰和遺物,就連承認雙方有血緣或姻親關系都非常勉強。

盧米安語氣平澹的回答道:“我算是他們的房東。”

“只是房東。”年長些的那位警員明顯不信。

“警官,房東也是人,也會有感情。”

盧米安好笑回應:“我和他們要么喝過幾次酒,要么經常聊天,幫他們把骨灰送到地下墓穴,又不是什么麻煩的事情。”

更年輕的警員望著窗外,擺出不愿意閑聊的姿態,而年長一點的那位警員,很有自來熟的氣質。

“你果然和外表一樣年輕,既然在市場區做旅館或公寓,那就要記住,不能對租客產生任何感情,否則不是被騙,就是傷心,等多來幾次,你就再也不會對別人抱有熱情了。”

盧米安敷衍了幾句后,那位警員問道:“弗拉芒還有遺物在我們那里,他的親屬都不愿意領取,你要不要拿?如果不要,我們就自己處理了。”

“等從地下墓穴回來,我去看看。”

盧米安對這事并不是太在意,從市場區到天文臺區煉獄廣場的途中,那位年長些的警員,一直在找人聊天,不是拉著,盧米安交流,就是試圖打擾自己的同事,沒有片刻停止。

終于抵達目的地,抱著魯爾的骨灰,走下馬車后,以盧米安的健談,都有一種耳朵總算得到休息的感覺。

負責接待他們的墓穴管理員,是盧米安之前遇到過的,那位——三十多歲,身材中等,揭發微卷,胡須濃密,眼角呈現略微上翹的狀態,穿著黃色的長褲,白色的襯衣,套著藍色的馬甲。

“肯達爾,怎么又是你?”年長些的警員笑著打起了招呼。

肯達爾提著還未點亮的電石燈,微笑回應:“羅貝爾,聽說你要過來,我特意推了其他安排,在這里等你。”

這位墓穴管理員一邊說,一邊打量了盧米安兩眼,強調道:“沒有忘記準備白色的蠟燭吧?”

“忘記別的,也不會忘記這個。”

抱著弗拉芒骨灰盒的羅貝爾,略顯艱難的,從衣兜內拿出了三根白色的蠟燭,分別丟給自己的同事和盧米安一根,見他們已準備妥當,肯達爾點燃電石燈,轉過身去,引導他們沿足有138層的石制階梯一點點,往黑暗深處走去。

途中,他們經過了銘刻有兩大圣微的沉重木門,經過了連呼吸聲都,能聽見的安靜樓道。

對盧米安而言,這樣的黑暗環境并不陌生,反倒那位年輕的警員有些緊張,將米歇爾太太的骨灰用力抱住,以尋求更多的安全感。

穿過有一盞盞煤氣路燈的寬敞大道后,一行四人抵達了地下墓穴的入口。

那座天然形成人工改造過的巨石門洞,靜靜的屹立于昏黃的光芒內,兩側是大量的骷髏頭,白骨手臂,太陽花和蒸氣元素浮凋,后方是光照,似乎無法穿透濃郁黑暗,它的門楣上用茵蒂斯語,書寫著兩句銘文——站住,前方是死方帝國。

即使已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幕場景,盧米安還是生產了一種肅穆沉重的感覺,和以往更多的是好奇和疑惑不同,現在的他能真切的感覺到,這些警告和這種環境的重量,特里爾的地底,埋藏著大量的,足以毀滅整座城市及至整個因蒂斯的危險,包括但不限于第四紀,那個特里爾,暗影之樹和無形的火焰。

而同樣位于這里地下墓穴,大概率也不是什么無害之地,按照奧斯塔·特魯爾這個秘祈人的說法,瀏覽者們舉著點燃的白色蠟燭,進入地下墓穴很像是一種儀式,尋求隱秘存在保護的儀式,這種地方,竟然還向公眾開放,讓盧米安不得不懷疑,它是壓制地底某個危險的組成部分,就像當初在第四紀那個特里爾上面,修建新城一樣。

肯達爾轉過身來,對盧米安等人道:“可以點燃蠟燭了,離開地下墓穴前,不能讓它熄滅,如果跟丟了我,不要緊張,尋找路牌,找不到路牌,就看頭頂黑線,沿著它一直走,就可以出來。”

借助肯達爾手里的電石燈,盧米安三人相繼,點亮了白色的蠟燭,讓它們散發出偏黃的光芒,四朵燭火輕輕跳躍中,肯達爾熄滅了電石燈,向前穿過巨石門洞,進入了那個死亡帝國。

盧米安緊隨其后,單手抱著骨灰盒,另一只手舉著白色的蠟燭,忽然,他有了點冷意,那寒冷不來自于四周,而是直接從他的心底進發,讓他的汗毛,一根根立了起來,與此同時,盧米安精神瞬間緊繃,只覺周圍有一道道目光投向了自己,靜靜注視,借著手里燭火,他望向了右側,看見石壁上挖著一個又一個坑洞,第一個坑洞內,都塞著一具白骨森然的尸體,那一個一個眼窩凹陷,沒有血肉的頭顱,仿佛在望著他,不帶任何感覺的指著。

盧米安沒有低頭,仔細觀察起這些尸骨,發現自身被無形注視的詭異感覺,并非來自它們,且沒有消退,下意識間,他想打開自己的靈視確認下情況,但現在的他,已不是剛到特里爾時的他,遭遇了不少事情,明白了許多警告,是前人用血和淚書寫而成的,不該看的不看,既然沒給我帶來危險,那就不用尋找異常的源頭。

盧米安無聲咕噥了兩句,側頭看了看,身旁的警察們,他們似乎沒察覺到,任何不對,正常的著墓穴管理員,肯達爾往前走著。

這讓盧米安懷疑剛才的體驗是自己晉升縱火家后,靈性產生質變還來的影響。

感覺不到才好了啊,盧米安忍不住,感慨了一聲。

因為被一道道目光注視著,他的皮膚表面,凸顯出了,密集的細小疙瘩。

他謹慎抬頭,果然看見墓穴頂部畫著一條較粗的黑線,并標有指向門洞外面的箭頭,一步步前行中。

盧米安發現道路兩側擺滿了骸骨,它們有的在石壁上的坑洞里,有的就堆放在路邊,有的還有破舊的衣服遮掩,有的不僅已找不到陪葬物,就連頭骨都長出了一層暗綠色的霉菌,空氣里彌漫著,稀釋良好的腐爛味道,地下墓穴分成了多個墓室,每個墓室都有自己的名稱,以免祭拜都們找不到相應的骸骨。

盧米安等人跟著肯達爾從小禮拜堂墓室和紀念柱墓室之間穿過后,看見前方一下,多了幾十朵偏黃的燭火,它們時而聚集在一起,仿佛夜晚的螢火蟲,時而如中暗澹星光匯成的河流。

盧米安隨意望了一眼,竟看見了一位戴著白色頭紗,身穿圣潔禮服的新娘,她的旁邊是一襲,黑色燕尾服,胸前口袋,插著手帕花朵的新郎,圍繞著他們,還有三四個年輕人,手里都舉著點燃的,白色蠟燭,嘻嘻哈哈,很是歡樂。

“這是在做什么?”盧米安沒有掩飾自己的疑惑。

肯達爾:“呵”了一聲道:“婚禮的一部分,從前年開始,新婚夫婦帶著年輕的賓客,進入地下墓穴,穿行于逝者之間,成了特里爾流行的婚禮儀式,年輕人嘛,總是這么大膽,并且以炫耀自己的膽量,嚇唬住別人為榮,我看到過有賓客故意,撿起一根手骨,用它去拍新娘和新郎的肩膀,嚇得他們差點暈過去了。”

你們特里爾人啊,盧米安不由自主的搖了搖頭,越過這群人,沒多久,四人抵達了目的地墓燈墓室。

這里中間有個黑色的基座,上方立著涂成白色,描繪有太陽圣微的方尖碑的頂端,有盞造型古老,早已熄滅的油燈,而四周的墻上地面,擺滿了骸骨,骨灰盒和為數眾多的淚瓶。

進入這里后,盧米安才想到一個問題:弗拉芒的親人在哪個位置?

他想讓弗拉芒安睡于他的孩子、妻子和父母身旁,短暫的思索后,盧米安忽然明白了弗拉芒,為什么不寫清楚親人骸骨的位置,他很內疚,他很自責,他想和親人待在一起,又不敢靠近他們,只打算位于同一個墓室,遠遠的望著他們。

難以言喻的悲傷涌入了盧米安的心頭,他靜立了一會兒,選擇尊重弗拉芒的遺愿,隨意找了個空位,放下了這個瘋子的骨灰盒,等羅貝爾他們將魯爾夫婦的骨灰盒,重疊在一起放好后,四人同時做起祈禱,或贊美太陽,或蒸汽在上。

往回走的途中,他們又遇上了,那對新婚夫婦和參加婚禮的年輕賓客,即將擦身而過時,盧米安看見那支隊伍的后方,有一對疑似情侶的年輕人,趁著墓穴管理員未注意自己,躍躍欲試著想吹滅,手中的白色蠟燭,看究竟會發生什么事情。

他們真的那么做了,兩朵偏黃的燭火,隨之熄滅,與此同時,盧米安的腦袋恍忽了一下,他的狀態瞬間恢復。

可視線里已沒有了,那對疑似情侶的年輕人,不見了,盧米安的童孔驟然放大,想要看清楚那里的情況。

幾秒后,他確認了一個事實,那對疑似情侶的年輕人,真的不見了。

盧米安隨即將目光投向了那支隊伍,不管是走在前面的新婚夫婦和部分賓客,還是最后方的幾個人,都不覺得隊伍里少了誰,依舊笑著,鬧著,前行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3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