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章 大阿卡那牌們

第二章 大阿卡那牌們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章 大阿卡那牌們

盤腿坐于安樂椅上的芙蘭卡似乎早就想過這個問題,略作斟酌后笑道:“愚者先生的教會更像是我們‘塔羅會’相對獨立的一個下屬機構。”見盧米安還有點不解,她做了進一步的闡述:“我們‘塔羅會’的大阿卡那牌們每一位都是現實或者神秘學世界的大人物,我懷疑愚者教會的教宗,應該就是其中之一,而別的大阿卡那牌可能還領導著另外的組織。那些組織的人不一定信仰愚者先生,但會為塔羅會的某些行動提供幫助,簡單來說就,塔羅會是愚者先生直接領導的最高議事機構,每一位大阿卡那牌的持有者都具備很高的位格,擁有自身的勢力,而其中之一是愚者教會。”盧米安大概聽明白了芙蘭卡的意思,轉而問道:“我們一共有多少位大阿卡那牌?”芙蘭卡搖了搖頭,

“我沒法給出準確的數量,因為大阿卡那牌持有者的身份,都是保密的,我們接觸最多的只是我們直屬的大阿卡那牌。”

“唔,我的是審判女士,我的是審判女士”盧米安跟著說道。芙蘭卡笑了起來:“她們兩位好像經常一起出現,嗯,我們塔羅會有一個習慣,做了某些事情后,會將整副塔羅牌灑在現場,并將代表自己的那張,置于最醒目的位置。”

“這會不會太浪費了?”盧米安打斷了芙蘭卡的話語。

“不就一副塔羅牌嗎?你不覺得這種行為很酷嗎?”芙蘭卡咕噥了兩句:“你也可以只留代表自己的那張牌,但失去一張牌的塔羅,還有什么作用,下次還不得再新買一副,你要是去工廠,大量定制只有一張牌的塔羅,很容易被盯上。”

“我可以自己畫。”盧米安已經想好了解決方案,雖然他不可能畫得就跟印刷品一樣,但足以呈現出

“權杖七”的主要特征。芙蘭卡一時無言,隔了幾秒才道:“自己畫的會有神秘學方面的聯系吧,那不是還是浪費精力做反占卜。”

“哎,又不是一定要放,和非塔羅會成員一起行動的時候不用放,執行現在這種潛伏任務的時候,不用放,本身就有明確嫌疑的時候不用放。”

“艸,我怎么被你把話題帶歪了,我想說的是,因為我們塔羅會有這樣的習慣和風氣,所以我通過各家報紙和不同的神秘學聚會,了解到較為活躍的大阿卡那牌還有哪些,在間海沿岸,特里爾和貝克蘭德出現過幾次的正義女士,海上的倒吊人先生,隱者女士,太陽先生,南大陸的月亮先生和星星先生,至于還有沒有別的大阿卡那牌持有者,我就不知道了。”正義女士,倒吊人先生,太陽先生,隱者女士,星星先生,月亮先生,盧米安發現這一排稱呼放在一起,真的很神秘,很有檔次,不像

“權杖七”,圣杯2

“,一聽就是雜魚。略作思索,他發現芙蘭卡提到了一個關鍵點,正義女士出現的地方有間海沿岸,特里爾和貝克蘭德,這是除了審判女士和魔術師女士,唯一明確可能會在特里爾的大阿卡那牌,而盧米安記得很清楚,蘇茜女士提過,間海西岸的人,確實有可能是觀眾途徑的非凡者,這反過來也說明,她對間海西岸有足夠的了解。結合她與另外那位心理醫生,在特里爾這個事實,她們才正義女士的活動范圍至少重疊了三分之二,再加上魔術師女士說到兩位心里醫生時,較為平等的姿態和自身心理問題會涉及高層次事物的情況,盧米安懷疑她們之一就是正義女士。從魔術師女士和審判女士都喜歡以塔羅牌自稱,隱藏真正姓名看,那位一直坐在對面神秘女士更可能是正義這張大阿卡那牌的持有者,蘇茜則像是她手下的小阿卡那牌。想到這里,盧米安看了,已換了個坐姿的芙蘭卡,道:“你之前是打算從我們塔羅會內部給簡娜的哥哥,找真正的心理醫生。”不明白盧米安為什么,突然將話題,拐到這件事情上的芙蘭卡怔了一下道:“不,我打算找卷毛狒狒研究會的成員:不是特別關鍵或者非常嚴重的事情,我都盡量不聯系,我的大阿卡那牌審判女士,雖然她一直表現得很平和,也愿意提供幫助,但你知道嗎?她是一位真正的半神,是擁有神性的大人物,怎么能頻繁地拿各種小事麻煩她,她自己說不介意,可嘴上說的和心里想的,不一定等同,每一次沒有太大意義的麻煩,都可能會帶來好感的降低,等好感降低到了一定程度,一位半神有各種各樣的方法,讓你活著還不如死去,并且不知道究竟為什么那樣,我一般都是自己能解決的,自己解決,不能的,則借助另德納·馬丁或者研究會成員的力量,要是還不行,才考慮聯系審判女士。”盧米安其實也帶著任務情況,壓制忒爾彌波洛斯影響等借口,可以時不時寫信給魔術師女士,順帶打聽些情報,反正都寫信了,問一問又不會損失什么,見芙蘭卡之后要請的心里醫生和自己的不是同一位,盧米安未提蘇茜之事,輕輕點頭道:“我也是這樣。”這時,芙蘭卡左右看了一眼,不自覺壓低了嗓音:“但該請求幫助的時候,絕對不要不好意思,他們這些大阿卡那牌擁有的資源,掌控的勢力,超乎你想象,你覺得很難辦的事情,對他們來說,也許一個命令,一個念頭就能解決,我那個神奇物品懲戒之戒是不是很厲害,審判女士給的,在我提出請求后,直接給了我,甚至允許我拖欠一段時間的等價交換籌碼。”

“呃,我明白你為什么能那么快拿到縱火家魔藥的配方和主材料了。”這還真沒猜錯,盧米安笑了笑。

用這樣的姿態告訴了芙蘭卡正確答桉。他覺得自己要是能弄到搭配暗影樹枝的非凡特性,真的可以請求魔術師女士,幫忙找一位圣者層次的工匠,制作相應的神奇物品,比起才序列7的他,已踏入半神領域的魔術師女士,更可能認識高位格的工匠。

芙蘭卡吐了口氣,繼續起剛才話題:“每一張大阿卡那牌的持有者都是半神,大概率是圣者,至少較為活躍的那幾位不像有地上天使的位格,但審判女士告訴過我,塔羅會有天使不只一位,至少8位圣者,不只一位天使,這比極光會更強啊,不愧是最特殊的隱秘組織。”盧米安一邊感慨,一邊又本能地懷疑,這是不是塔羅會的核心成員,在自我抬高,讓下屬們更有歸屬感。

芙蘭卡一臉向往地說道:“我現在的夢想就是一步步晉升到序列5,然后跳至獵人途徑的序列4,成為半神,有資格拿到一張大阿卡那牌,那不僅意味著更強的實力和安全感,而且還代表我能參加神前會議,等到愚者先生醒來,向她詢問一件事情,根據魔術師女士的意思,只有愚者先生,才能決定誰獲得大阿卡那牌,而不是看,有沒有晉升序列4,成為半神。”盧米安由此打擊了芙蘭卡一句,免得她抱有太大的期望。

芙蘭卡一點也不介意,笑著說道:“反正我的問題也要等到愚者先生醒來,到時候,半神肯定比別的成員更有資格拿到大阿卡那牌。”說到這里,她看著盧米安道:“除了我們,特里爾較為活躍的小阿卡那牌還有四張,整個世界一共有二十三張,但可能更少,因為很多非凡者會覺得在事件現場丟塔羅牌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有意模彷,或者,借此將官方非凡者調查的方向引偏,在特里爾,最出名的是寶劍騎士牌,年初,他引爆了一個屬于南大陸恐怖組織玫瑰學派的倉庫,那里藏了大量的炸藥,而現場還有一些非人類的肢體殘留。”盧米安仔細聽完了,芙蘭卡的講述,對塔羅會,對大阿卡那牌和小阿卡那牌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想了想道:“小阿卡那牌之前有神秘學聚會嗎?”

“沒有。”芙蘭卡又一次搖頭,

“除非像我們這樣,在現實相遇,否則只能通過各自的大阿卡那牌交流,嗯,大阿卡那牌之間,是有定期聚會的,在愚者先生的神國,不過審判女士提過一次,如果確實有迫切的需要,在自身大阿卡那牌的幫助下,我們是能以某種超越現實距離的方式聯絡的,但這不是常規事項。”盧米安已沒什么問題,又聊了幾句后,聽見簡娜的腳步聲沿樓梯往上,他當即站起,準備離開。

“你這是去哪里?”芙蘭卡有點疑惑地問道。這個時間點,微風舞廳也沒什么事,不如留下來玩羅塞爾大帝,發明的斗邪惡紙牌。

盧米安意味復雜地笑了笑:“去地下墓穴。”瘋子弗拉芒和魯爾夫婦的骨灰,終于要被送去地下墓穴葬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