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選擇

第一百五十四章 選擇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五十四章 選擇

盧米安之前一直以為夢中另外一個自己,代表的是本身的陰暗面是遭受宿命,污染產生的異化人格。

但現在看起來似乎還有更多的寓意!

對他本質的解讀沒有問題?可他和那只貓頭鷹一直身在巫師墓穴里,鬼鬼崇祟的行為,是否也有相應的象征。

代表幕后的操縱者代表,蜥蜴狀生物的主人代表科爾杜村,那場大祭祀真正的策劃者:而現在,他藏在暗中,試圖配合忒爾彌波洛斯逃離封印。

可忒爾彌波洛斯對蜥蜴狀生物的態度又不像是那樣。

盧米安沉默了好幾秒。

沒有隱瞞自己的猜測,詳細告訴了「魔術師」相當認真的聽完,思索了一陣道。

我原本認為只要你,按階段接受心理治療,一步步回憶起忘記的事情,科爾杜村的真相就會清晰的出現在你的眼前,那和我了解到的應該沒什么區別。

「但聽你這么講了后,我懷疑你夢中呈現的某些象征和隱喻藏著另外的秘密,更深層的秘密。」

「可不管怎么樣,那些象征和隱喻都來自我真實經歷在夢中的投射,不可能我恢復記憶后還無法解讀吧。」

盧米安提出了異議。

「魔術師」女士微微笑道:「那不一定哦。」

見盧米安不解,她簡單解釋道:「一方面是你可能沒有真實經歷到,而你的靈性或者潛意識察覺了危險和異常,將它們以象征性的元素投射到了夢中。

「另一方面,你體內封印著忒爾彌波洛斯,你的命運和她是連在一起的,你的潛意識可能從她那里發現了煤些異常。」

盧米安,大概明白了「魔術師」女十的意思。

想了下道:「等我接受完全部,階段的心理治療,蘇茜女士是否可以直接喚起我的潛意識,詢問它不同象征的含義。」

這非常危險,到時候得,根據2位心理醫生的綜合意見,來決定要不要嘗試。「魔術師女士若有所思的說道」這得等到很久后,而在此之前,我可以幫你,找找善于解密,象征意義的非凡者?看不能不通過你的潛意識,就做出足夠準確的解讀。需要嗎?。」

「好。」

盧米安迫不不及待的答應了下來。

然后,他略感擔憂的問道:「不管可能潛藏在周圍的忒爾彌波洛斯幫手嗎!」

魔術師女士平和說道:「在我們已經察覺到這種可能性的情況下,我不覺得他還會冒險待在你周圍,當然,我會持續做一定的觀察。」

她轉而問道:「你打算繼續極光會給你的任務嗎?剛才應該有不少人看見你沖向暗影之樹,這會讓加德納·馬丁產生懷疑的。」

「你要是不想冒險,就把這事告訴K先生,他應該會非常欣慰你干掉了一位墮落樹精?破壞了至福會的計劃,然后給你安排新的任務。」

「如果你希望繼續,我就請人模湖下那些目睹者的記憶,反正當時那種環境下,沒看清楚你的具體長相和身體特征很正常。」

盧米安幾乎沒有什么猶豫,「我想繼續。」

加德納·馬丁本身是「獵人」途徑的序列6或者序列5,并且身邊還有大量的「獵人」,繼續接觸他,加入那個叫做「鐵血十字會」的組織,有很大可能得到「縱火家」后續的魔藥配方和主材料。

經過這一件件事情后,盧米安對序列的高低,強者的可的和本身的水準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有了迫切提升自己實力的渴求,與他初到特里爾時,什么都不在乎。

于略顯渾噩中追尋希望的狀態截然不同,只有自身足夠強,才能對抗不幸。

才能在危險的神秘學世界里找到當初那場災難的真想。

才能分辨各種以「復活」為誘餌的提議是否包含惡意。

「魔術師」女士輕輕頷首答應了盧米安的請求!

因為剛才那個話題,所以盧米安略感好奇的問道:「暗影之樹被解決了嗎?」

「怎么可能?」

「魔術師」女士嗤笑一聲:「就算兩大教會請求神降,暗影之樹也無法被解決,呵呵,不能說沒有辦法,只是代價高到沒人愿意付出。」

「什么樣的代價?」盧米安追問道。

「魔術師」女士散步般往山坡側方走,了2步。

經過一千多年的滋養和影響,暗影之樹早就和特里爾融為一體,相當于它的暗面它的影子,除非真接毀掉這座大都市,殺死這里所有人,否則真神也沒法徹底摧毀它,「當然也可以把特里爾搬到別的地方,遷走所有民眾,然后過個五六年,等失去滋養的暗影之樹變得足夠虛弱,再獎它連根拔起,但那樣一來,特里爾地底別的危險就控制不住了。」

「還有別的危險。」

盧米安皺起了眉頭:「特里爾的地底也太夸張了吧。」

他隨即疑惑問道:「為什么不在J暗影之樹剛種下時就毀滅它。」

魔術師女士笑了起來,「這不是急著建城,對抗地底的某些危險,沒發現有人悄悄種了株暗影之樹嗎?」

她沒有具體講還有哪些危險,似乎不認為這是盧米安現在應該知道的。

盧米安敏銳察覺到了這點,閉上嘴巴。

魔術師女士看著他,自嘲一笑道,「你會不會因為我直接將你派到特里爾,讓你卷入一系列危險的事情,又沒提供相應的幫助,而不高興。」

「沒有。」

盧米安不明白魔術師女士為什么會問出這個問題,在他看來,接受任務,完成委托,獲得獎勵,是足夠公平的事情,而這個過程中,魔術師女士還會通過信件給予指導。

除了被收養的后面幾年,盧米安早就習慣于不完全依賴他人,充分利用手里的各種資源來達成目的。

魔術師女士笑了笑:「你沒看到圣杯2召喚她的大阿卡那牌啊,那也是因為正好在特里爾,否則沒那么容易和有效?」

她頓了一下道:「如果我把你作為我眼睛的延伸,我手掌的延伸作為真正的,沒有自我意愿的下屬,我是可以讓你通過誦念我的名,提供你足夠的幫助,在大部分時候,保障你的安全,但你選擇了獵人途徑,這是一個需要戰斗,需要擁有強烈自我意志的途徑,溫室里養出來的花朵是成為不了合格獵人的,一個總是仗著有庇護者,一直在舒適區戰斗的獵人是很難獲得神性,成為圣者的,到時候,得花費更多的時間,更大的代價才能彌補現在的缺失。」

「你想為為哪種人?」

盧米安沉默兩秒道:「我想為成讓那些混蛋顫抖的人。」

答桉不言而喻。

魔術師女士滿意點頭。

「當然,這不表示我會不管你,我依舊會回你信,給予你意見,甚至根據你的請求直接提供幫助,但我不希望你覺得自己時時刻刻都能受到庇護。」

盧米安點了下頭,表示自己理解,他想起蘇珊娜·馬蒂斯快速誦念某些話話祈求來高位格幫助的事情,結合魔術師女士剛才提及的關鍵詞,仿佛在思索般道:「誦念某位存在在的尊名可以獲得她的注視,祈求來相應的幫助。」

「對,」魔術師輕輕頷首道:「但那需要對方有足夠的善意,等你到了某個階段,我也會將我名告訴你,嗯,你掌握著愚者先生的尊名,可如果不舉行儀式,僅靠誦念是很難獲得有效回應的,甚至可能遭遇不好的影響,這是因為愚者先生在對抗著某位古老的神靈

,那關系到我們所有人的結局和這個世界是否能度過末日。」

愚者先生,那位偉大存在的簡稱是愚者,果然是以塔羅牌為代號的隱秘組織。

盧米安之前聽見愚者時,都是自動聯想到日常出現的塔羅牌,而不是尊名里的那個愚者,那更像是一種形容。

「魔術師」女士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看了盧米安手中的樹干一眼,「這是個好東西,不具備神性的攻擊都無法損傷它,而命中目標后,還可能引發他某種欲望,你要是再收獲能匹配它的非凡特性,可能想辦法請一位圣者層次的工匠把它們合在一起,做成神奇物品,不能一直帶著它,否則你的各種欲望都會逐漸失控,對服食魔藥的非凡者來說,這很危險。」

剛剛說完,魔術師女士就略微側頭,似乎在傾聽什么,然后對盧米安道:「今天就到這里吧。」

下一秒,盧米安的眼前又出現了混雜在一起R的濃郁色塊和那一個個無法描述形體的透明生物。

又了一秒,他看見了滿是裂縫的亂街。

魔術師「女士已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盧米安愣了一下,趕緊將手中的衣物和褲子套上。

緊接著,他看見了不遠處的芙蘭卡兩人同時露出了笑容。

他們還沒來得及交流,處在同一個隱秘組織的感受。就看見巷子內的陰影里躥出來,套著灰藍色長裙的簡娜。

盧米安和芙蘭卡條件反射般產生了警惕,各自提升了防備。

簡娜捂著肋部的傷口,欣喜喊道:「艸,你們果然沒事。」

「好像是真的。」

芙蘭卡咕噥了一句,迎上去,關切問道:「你怎么受傷了?」

簡娜略顯緊張的環顧了一圈,壓著嗓間音道:「我刺殺了于格·阿圖瓦受了槍傷。」

「我艸,你成功了還逃出來了。」

芙蘭卡一臉震驚,她覺得自己都辦不到這件事情,這叫真正的刺客。

盧米見亂街已有少數一些人來往,于是打斷了簡娜的話語。

「到了金雞旅館再講,然后給你取出子彈,治療傷勢。」

「我還有半瓶治療藥劑。」

芙蘭卡欣喜補充。

她扶住簡娜,沿著路邊的陰影往金雞旅館返回。

快到目的地的時候,他們遇上了安東尼·瑞德這個情報販子。

盧米安笑了起來,以嘲諷的口吻道:「我以為你逃走了。」

「我在市場區還有一些事情沒做。」

安東尼·瑞德含湖回答。

四人又走了幾步,看見了那棟米黃色的五層建筑。

金雞旅館比之前傾斜了一點,墻壁表面有些許裂痕,爬著開始枯萎的藤蔓和樹枝。

因為剩余和租客們還沒有返回它透出了難以言喻的破敗和死寂。

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某位衣著樸素的年輕人提著陳舊的行李箱,跟隨人群下了蒸汽列車,出了站臺。

一路走到了亂街。

他看見了那棟米黃色的五層建筑,看見它表面刷著十幾道鮮艷的紅色。

「金雞旅館。」他念出了那棟建筑的名字,摸了摸衣兜內的鈔票和硬幣,覺得應該能負擔得起。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

費15費爾金租了302房間后,這位年輕人一邊提著行李箱,沿價梯往上,一邊欣喜想道:「比我想象的便宜啊,這么干凈的旅館,才15費爾金一個月。」

將行李箱放到逼仄的房間內后,他決定拿著省下的錢去喝一杯!

到了歡樂之都就得有歡樂之都的樣子。

他一路來到地下酒吧,剛剛走入,就感覺到了喧囂和熱鬧,一個穿著襯衣打著領結的家伙拿著支啤酒,揮舞著自己偏短的手臂站在小圓桌上,熱情洋溢的向周圍的人宣講著什么,其他人有的喝酒,有的唱歌,有的跳舞,都不肯安靜。

吧臺處坐,幾個酒客,放著一個奇怪的機器。

那年輕人靠攏過去,打量了下機器的橡膠軟管和玻璃罐,好奇問道:「這是什么?」

一個頭發金中帶黑,長相英俊的酒客側過身體笑容燦爛的回答道:「它叫傻瓜儀,可以測試一個人的聰明指數,或者說愚蠢指數。」

(第二部完)

請:wap.ishuquge.org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7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