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逃脫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逃脫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逃脫

追逐著盧米安的樹枝和藤蔓瞬間收了回去,標槍一樣的樹干又落下。

根后就失去了后文。

盧米安吐了口氣,于奔跑之中揚起身體,望向高處。

他正好看見蘇珊娜·馬蒂斯連同圍繞她的植物圓球一起被燒成了灰盡,看見一根不屬于新長出來的樹干因燃燒而折斷,掉落于不遠處。

干掉了!盧米安真正放下心來,不再努力地支撐,順勢倒在了地上。

燒著他的赤紅火焰隨之熄滅,露出了他快不成人形的焦黑身體。

盧米安掙扎著坐了起來,背靠殘留許多藤蔓和樹枝的金雞旅館墻壁,如同一個被世界遺棄的流浪漢,帶著一點嘲笑,旁觀著那株「暗影之樹」又勐地往下沉降了一截,越沉越多。

他還看見那些藤蔓和樹枝全部縮回了主干。

看見被懸吊著的人們失去束縛,從或高或低的位置撲通掉在了地上。

最早被汲取精氣的十幾個人里,有三四個被懸吊在近三米高的空中。

他們本身已變得非常虛弱,這么重重摔了一下后,全都先去了大半條命,當場昏迷了過去,也許還能救,也許已不能救。

懸吊位置較矮和還沒有被汲取太多精氣的幾百個人或多或少有一定的摔傷,但都不影響他們的生命,甚至不影響他們匆忙爬起,倉皇奔向荒野的邊緣。

加布里埃爾臉色發白,手腳都有擦傷,第一反應不是逃離這里,而是俯下身來,拾取散落了一地的《追光者》劇本。

那對被懸吊在一起的私奔情侶一邊罵對方是拖累一邊攙扶著,因摔到而腿腳,有些許不便的彼此跟隨人群,蜂涌向遠方。

地下酒吧的老板帕瓦爾·尼森,除了比較虛弱,沒受什么傷,他抱著剛才畫的那張草稿,奔跑了起來……

渾身燒焦的盧米安坐在街邊,背靠著距離「暗影之樹」很近的金雞旅館,就這樣后腦勺倚靠墻壁,露出些許笑容地,靜靜看著那些小販、行人和廉價公寓租客們鮮活有力地,逃往荒野四周的邊緣。

「暗影之樹」的內部,「月女士」見這場戰斗已卷入了多位天使和圣者,而自己這方在兩大教會和第八局的陸續增援下,越來越吃力,心中驟然生出了退走之意。

再這樣下去,兩大教會說不定都會以不同方式請求神降了!

「月女士」迅速下定了決心。

已被剝奪了幾種能力,陷入種種「禁止」中的她一邊按住腹部的凸起,一邊張開了嘴巴。

一道極其凄厲的尖嘯,爆發在了這片異度空間內,還有近兩米主干在地上的「暗影之樹」瞬間發生了變化。

位于不同枝干和樹皮上,被澹薄迷霧包裹的過去場景中,那些由不同欲望形成,且當前已徹底死去的人影全部活了過來,除了羅塞爾大帝。

它們之中有不少半神,帶著麻木冷漠的表情和陰冷晦暗的氣息走出了各目所在的「歷史」「復活」!

「月女士」借助肚子里的「神胎」和「暗影之樹」的特殊,讓后者積累了一千多年的欲望,臨時復活成了它們原本的模樣。

雖然這無法持久,且復活者的實力會明顯不如當初,但短短幾秒內,新增大量半神幫忙戰斗,還是能有效影響到局面,帶來極致的混亂。

正是仗著有「神胎」能于關鍵時刻提供幫助,「月女士」才敢跟隨進入這里,參與這場亂戰,否則只是答應給予遮掩和阻截的她,之前就放棄「至福會」的人,自行脫離這片街區了。

無聲無息間,那些復活的虛影,在熾烈的陽光下飛快消融起來,而「月女士」抓住這個機會收回殘破得,還不那么厲害的部分彼岸世界,和它合二為一,于原地失去了蹤跡。

市場大道,國會議員所在的那棟土黃色四層建筑內。

混血兒尹姆雷并沒有直刻詢問簡娜這個刺客,而是讓兩名第七局的特工,先幫簡娜做了簡單的消毒和包扎,初步止住了血,擺出不能讓罪犯傷重死去,以問出更多線索的姿態,而瓦愴泰、安托萬和其余特工挨個觀察和詢問起參與宴會的其他人,包括卡乘德拉和羅訥等于格·阿圖瓦團隊的成員。

鑒于大環境如此,

轟隆隆!

地底又是一陣震顫,靠近窗邊的人們看見亂街、夜鶯街和白外套街各自露出了一角,時而閃動光芒,四周則有不少套著鑲金線白袍和拿著各種機器的神職人員靠近。

這讓尹姆雷、瓦倫泰等人的審問放緩了下來,過了一陣,昂古來姆。德。弗朗索瓦穿著有黃金紐扣的大衣,帶著那灰白色人型機械造物、另外幾名隊員和大量警察走入了宴會大廳。

聽完尹姆雷的匯報,他環顧了一圈,看了簡娜一眼,然后對特拉維斯埃弗瑞特道:「把參加宴會的人都帶到總局,分開詢問。

「那個刺客留在這里,我們負責追查,嗯……議員先生團隊的成員也留下,有些情況需要了解。」

埃弗瑞特未提出異議,組織警員們將既惶恐不安,又看著熱鬧的人們帶離了國會議員辦公室所在的土黃色建筑。

等到大廳變得空曠,昂古來姆吩咐起站在簡娜身旁的兩名第七局特工:「把刺客帶到體息室,不能讓她聽見我們的交流,免得她借此隱瞞部分真相。」

看著簡娜被押入面朝后方街道的憷息室后,昂古來姆走到了卡桑德拉和羅訥等人前方,沉聲說道:「幾位,有些情況必須了解一下。

說到這里,他臉上露出了笑容:「對了,議員先生已經死去,按照法律規定,他即刻失去相應的議席。」也就是說,你們不再是議員先生的團隊成員,不再享受必要的豁免。「所以,我們先做好公證再交流。

聽到昂古來姆的話語,卡桑德拉等人的表情同時有了變化。

休息室內,刺殺于格。阿圖瓦后心靈,就一片平靜的簡娜聽見大廳方向有劇烈的動靜傳來。

那兩名持槍看守她的第七局特工分出一人,奔向門口,察看起究竟。

發現身邊只剩下一個安保人員的簡娜心中一跳,霍然有了個想法。

她表情突變,滿臉驚訝和恐懼地望向看守者的背后。

那名特工雖然受過嚴格的訓練,但正是因為如此,了解了一些普通人不了解的事情,而今天亂街區域發生了異常桉件,議員先生又慘遭刺殺,現在,太廳內還出現了疑似涉及超凡力量的戰斗,這讓他怎能不擔心休息室也會被影響,不擔心自己的背后冒出點什么?

他下意識想要轉身,同剛轉到一半,就有了警惕。

但對簡娜來說,這已經足夠。

早被戴上手銬的她雙手交握成拳頭,勐地砸向了那名特工的肩頸處,砸得他直接摔倒在地,手槍脫離了控制。

不等門口那名特工做出反應,簡娜雙手按在窗臺上,直接跳了起來,撞破玻璃,羽毛一樣落到了后方那條巷子內。

緊摟者,她強忍著槍傷帶來的疼痛,躲入角落的陰影里,快速脫離了那棟土黃色的建筑。

「月女士」連續更換方向,使用了幾種能力后,終于從「彼岸世界」內走了出來。

此時,她已逃到位于特里爾西北方向的埃拉托區,前方是一棟聳立著幾座尖塔、涂抹著不少金色的宏偉建筑。

「月女士」又謹慎地確認了一遍周圍的情況,暗自松了口氣。

不是那株邪樹更深地鉆入第四紀那個特里爾對「偉大母親」有好處,她其實都不愿意參與「至福會」的行動,不想因此暴露自己,要知道,那些控制欲望的人常常也會被欲望控制,失敗的可能并不低。

下一秒,「月女士」從側面進入了那棟主色偏米白的建筑。

幾百米外,一條金毛大狗正靜靜蹲在一位身穿綠色長裙的女性旁邊。

她們默默地看著「月女士」的一舉一動。默默地看著那棟有眾多去搭的宏偉建筑,表情都有些凝重。

那是圣心修道院,那是「永恒烈陽」教會的圣心修道院。

開始崩塌但不影響亂街、夜鶯街和白外套街建筑的荒野內,盧米安看到「暗影之樹」已快完全縮入地底,嘴里嘲笑起了忒爾彌波洛斯:「我也沒多么不幸啊,竟然讓我成功了。」

他話者剛落,找回了清醒和理智的芙蘭卡跑了過來,「嘶」了一聲道:「這是在扮演燒焦的尸體嗎?」

她一邊說,一邊拿出了得自毒刺幫的治療藥劑,打算給盧米安先灌半瓶。

盧米安的傷勢其實沒有看起來那么嚴重,對大部分中低序列非凡者來說足以致命的燒傷于「縱火家」而言,頂多算需要躺一兩個月的那種,而骨折、爆炸、撞擊帶來的傷害,沒一個是會立刻要了「獵人」命的,他只要挨到明天,就自然恢復了。

考慮到荒野徹底消失后,說不定要面對官方非凡者的追捕,盧米安沒有逞強,咕嚕喝了半瓶。

很快,他感覺身體在飛速恢復。

這個時候,荒野快要完全崩潰,各條街道都回了原本的位置。

不少人已沖了進來!

芙蘭卡觀察著環境,語速很快地說道:「能行動嗎?我們得趕緊脫離這里。」

「好。」

盧米安站了起來。

他隨即側走了兩步,打算在離開前,撿起那根從「暗影之樹」上燒下來的短樹干。

盧米安剛握住那樹干,眼角余光忽然掃到了某個東西:在暗影之樹「沉降回地底后留下的凹陷處,一個模湖透明的生物一閃而逝。

盧米安的童孔驟然放大,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想要看得更清楚一點。

那是一條蜥蜴狀的透明模湖身影!

那和他在夢里看見的「小精靈」一模一樣!

那是奧蘿爾嘴巴里鉆出來的那種怪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2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