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縫隙

第一百四十七章 縫隙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四十七章 縫隙

左掌被炸帶來的疼痛讓盧米安差點抽出已插入「暗影之樹」主干的銀黑色短刀。

靠著強大的毅力和對類似傷害的熟悉,他非常艱難才控制住了身體本能的反應。

他的大腦受此刺激,變得足夠清醒,擺脫了蘇珊娜。馬蒂斯又強加的兩種欲望。

疼痛和理智交織在一起,席卷了他的腦海,緊隨而來的是浩瀚恐怖的場景洪流。

那是「暗影之樹」在一千多年時光里積攢的種種經歷,那是澆灌了它、組成它軀干的無數欲望片段,那是這株邪異巨樹可能的多個未來。

它們被水銀色的虛幻長河串連在一起,洪水般淹沒了盧米安的思緒。

這不僅數量多到可以撐爆任何一個中低序列者的腦袋,而且部分場景讓盧米安本能地就選擇無視,選擇忽略,不敢去看,不敢分辨。

就在他以為自己的靈智會被這浩瀚洪流沖垮,洗成一張白紙時,他發現自己竟然承受了下來,仿佛有額外空間容納了超過限度的無數場景一樣。

盧米安沒敢浪費時間去挑選想要交換的命運,循著危險直覺和靈性本能,直接選取了一幕場景:「一條棕綠色的樹根往某座古老建筑的底部延伸而去,卻被黑暗中靜靜燃燒照亮了一片區域的無形火焰直接吞沒。

「喀察一聲,那樹根從中斷折,掉入了黑暗深處,表面先是浮起紫色的火光,繼而隨著火焰轉為肉眼難以分辨的色澤,瞬間消散一空,連粉末都沒有留下。」

盧米安抽回「墮落水銀」,用力撬起這段命運,可它卻沒有絲毫反應。

嗖嗖嗖!

一根根不算太粗的棕綠樹干宛若士兵們整齊投出的短槍,以鋪天蓋地的姿態從上往下飛向了盧米安的身體。

它們之中任何一根,都足以將目標洞穿,插在虬結的樹根上。

虛化樹冠內的蘇珊娜。馬蒂斯在連續用「」、「食欲」、「貪欲」、「表現欲」等能力影響盧米安未有效果后,碧綠眼眸擴張,選擇使用樹精的能力做肉體上的打擊。

而她依附的是「暗影之樹」,相應手段的威力遠勝那些以普通樹木為伴生物的同類。

雖然她還是不相信祭品用那把所謂的「詛咒之刃」能傷害到「暗影之樹」,但對方的氣勢和表現讓她心中有了一定的警覺,下意識地認為還是打斷比較好。

寧可相信那有嚴重危害,提前做出超限度的應對,也不能疏忽大意,坐視事情往下發展!

前者頂多就是浪費一定的力量,消耗一部分精力,讓儀式的完成再推遲一點時間,而后者可能帶來她不希望看到的變化和遭遇失敗的結局。

那即使概率較低,也必須預防,不能等到真正發生了再彌補!

盧米安體表覆蓋的血肉長袍驟然向內收縮,將他壓得變薄變瘦,避開了絕大部分樹干短槍。

其中兩根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分別落向了盧米安的左右肩膀。

組成長袍的那些血肉就像聽到了命令的士兵,奔涌向樹木短槍即將刺中的位置,構建起一層又一層血色軟墊。

砰的聲音里,那一層層血肉被兩根棕綠色的樹木短槍直接洞穿,而更多的血肉涌來,瘋狂彌補著缺口。

雖然有K先生手指變成的血肉長袍消弭傷害,但盧米安還是被巨錘砸中般的力量壓得雙腿彎曲,向后倒去。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棕綠樹根被無形火焰燒斷」的命運出現了一定的松動。

而撬起它的虛幻力量不只屬于盧米安,還來源于他的左胸,來源于未知之處。

盧米安咬緊牙關,借著往后倒下的勢頭異常艱難地挑起了那段命運,讓它化作水銀色的液滴,與銀黑色短刀內

存儲的「遇見蒙蘇里鬼魂」的命運做了交換。

啪的清脆聲音響起,「墮落水銀」不堪重負無力承擔相應命運般出現了一道又一道明顯的裂痕,有的畸長,有的細微,有的直接貫穿了刀身。

撲通,盧米安倒在了盤踞地面的那些虬結樹根上,擺脫了棕綠色樹干短槍的殘余力量。

他肩膀疼痛,但未受實質傷害,而血肉織成的長袍開始瓦解,向下滴落,堵住了正張開「嘴巴」試圖吞噬盧米安的澹色巨花和棕綠裂縫——盧米安倒下時,壓在了它們「身上」。

騰的一聲,赤紅火焰躥高,燒灼起這些邪物,盧米安趁勢翻身,轉移到了相對安全的位置。

直到此時此刻,他才想起一個問題,一邊聞著神秘學嗅鹽,躲避來自樹木、枝條、綠葉、藤蔓、樹根和花朵的攻擊,一邊于阿嚏聲里低聲問道:「遇見蒙蘇里鬼魂,阿嚏,不代表蒙蘇里鬼魂會立刻發動襲擊啊!」

它要是拖延一段時間,剛才的努力又有什么意義?

蒙蘇里鬼魂不說隔個一兩月再來襲擊「暗影之樹」,就算只隔四五分鐘,盧米安也覺得自己沒什么希望了,到時候,儀式的前置準備肯定已經完成,祭祀必然已開始一段不短的時間,在邪神「欲望母樹」的注視下,以蒙蘇里鬼魂之前表現出來的特點,它大概率會選擇等一段時間再來。

忒爾彌波洛斯恢弘層疊的嗓音又一次回蕩在盧米安的體內和耳中:「它即將到來,這是注定的命運。」

虛化樹冠處,蘇珊娜已沒再攻擊盧米安,她一邊借助「暗影之樹」,遠程吩咐夏綠蒂去控制住祭品,一邊將意識沉入這株棕綠色的巨樹,尋找銀黑色短刀剛才那一擊可能造成的問題。

早點發現,早點解決,早點推進獻祭儀式!

聽完忒爾彌波洛斯的話語,盧米安忍不住又問道:「蒙蘇里鬼魂真能破壞「暗影之樹」嗎?」雖然兩者都是邪異之物,但這株已扎根特里爾地底一千多年,接受了無數欲望滋養,關聯著隱秘邪神的巨樹明顯讓人感覺位格更高,更加恐怖,更加邪異。忒爾彌波洛斯的嗓音渾厚響起:「不能。

「但它可以在一定程度內影響「暗影之樹」,給你創造逃離這里的機會。」

忒爾彌波洛斯話音剛落,盧米安就看見側面突然出現了一道黑影。

它略微駝著背,像是一個已不堪生活重負的老頭。

蒙蘇里鬼魂!

它穿過了種種限制,無視諸多障礙,來到了這片被「暗影之樹」占據的異度空間。

駝著背的黑影向前走了一步,瞬間抵達了棕綠主干的邊緣,映入了蘇珊娜和夏綠蒂的眼眸。

她們本能地感覺到了威脅,但她們都沒有將這黑影與特里爾的蒙蘇里鬼魂傳說聯系在一起。

她們瘋狂地挑動著蒙蘇里鬼魂的各種欲望,但都像是將石頭扔入了沒有底部的深淵,完全聽不到回響。

此時,盧米安第一次看清楚了蒙蘇里鬼魂的真實模樣。

它不是老者,甚至不是人類,更接近于粘稠的黑影拉扯出了人類的形態,句僂起腰背。

蒙蘇里鬼魂凝視了「暗影之樹」兩秒,再次向前,貼住了棕綠色的主干。

它驟然變成了邪異漆黑的液體,侵蝕起那一層層樹皮。

巨大的樹干表面出現了一大灘濕潤的黑色,它不斷地侵染著周圍,擴大著自身的面積。

塵白禁區立即預約轉瞬之間,整個「暗影之樹」的底部都被這黑影占據了,而蘇珊娜·馬蒂斯和夏綠蒂。卡爾維諾的各種攻擊都未能奏效。

下一秒,這個藍天白云如同油畫、地面爬滿虬結樹根的世界出現了明顯的晃動,就像遭遇了一場劇烈的地震。

樹干表面,大地之上,高空之中,不同的地方都有細微的虛幻裂痕產生,它們之中的一部分還在緩慢擴大,讓盧米安能透過它們看見外面的街道一角,看見被樹枝、藤蔓和欲望影響的混亂縮影。

「做好準備。」忒爾彌波洛斯恢弘層疊的嗓音響在了盧米安的耳內。

見無法阻止蒙蘇里鬼魂,而情況在向不好的方向發展,蘇珊娜。馬蒂斯露出了憤恨的表情,用古赫密斯語誦念起一段咒文「不該誕生的神子啊,您是囚禁詛咒的牢籠,是侵蝕歷史的邪穢。

「我虔誠地向您祈求,祈求您提供幫助。」

蘇珊娜。馬蒂斯話音剛落,虛化樹冠下的那些枝干就同時「分泌」出了許多粘稠漆黑的液體。

這和蒙蘇里鬼魂化身的黑液很像,但又有極大的不同,更加混亂,更加瘋狂,更加邪異。

幾乎是同時,樹干內分泌出的那些液體中,長出了蒼白而畸形的骷髏腦袋,長出了被一根根粗大血管纏繞的發黃眼球,長出了流淌著惡心膿液的鮮紅舌頭,長出了許多奇形怪狀難以描述只是看到就會讓人瘋狂的東西。

「審判」女士和「月女士」戰斗的那片荒野上。

亂街等地方依舊分散在各處,而那株棕綠巨樹搖晃了起來,表面和周圍出現了一道又一道貫穿虛空般的細小縫隙。

就在這時,高空勾勒出了一扇層層疊疊的虛幻之門。

穿著橘色長裙,氣質慵懶的女士從中走了出來,「審判」女士和「月女士」戰斗的那片荒野上。

亂街等地方依舊分散在各處,而那株棕綠巨樹搖晃了起來,表面和周圍出現了一道又一道貫穿虛空般的細小縫隙。

就在這時,高空勾勒出了一扇層層疊疊的虛幻之門。

穿著橘色長裙,氣質慵懶的女士從中走了出來,她臉上有一條條散發著璀璨星輝半彎成門的蟲豸在爬來爬去鉆進鉆出,讓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樣。

這女士一步來到了棕綠巨樹前,伸出雙手,抓住一道無形縫隙的兩側,打算將它直接撕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4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