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章 契約的漏洞

第一百四十章 契約的漏洞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四十章 契約的漏洞

看到博諾。古德維爾的反應,昂古來姆的心中頓時有了點底。

他拿出紙筆,刷刷寫了一份公證書,大意就是博諾。古德維爾向神靈宣誓,在接下來的詢問里不說假話。

隨著昂古來姆在公證人位置簽好自己的名字,那紙張泛起了金黃的光芒。

博諾。古德維爾看得吞了口唾液,心中愈發緊張。

這幾年里,作為特里爾還算有點名氣的工廠主,他接觸過一些神秘學知識,碰到過幾次超乎正常人想像的非凡力量,對這類事情算不上陌生,正像剛才那三名綁架者一個用火焰烏鴉炸他嘴巴,一個能制造黑色的火焰,一個直接從三樓跳了下去一樣。

“簽上你的姓名。”昂古來姆將已然收斂住金色光芒的公證書遞給了博諾·古德維爾。

“好。”

博諾·古德維爾的右手顫抖了起來,在承諾人位置寫下了自己的姓名。

他每完成一個字母,筆跡上就有一點金光閃過。

等他寫好,昂古來姆沉聲問題:“你信仰哪位神靈?”

“蒸汽與機械之神”。對博諾·古德維爾說這個問題沒有任何難度。

一住://boquge

昂古來姆轉入了下一個問題“你為什么在化工廠爆炸的當天上午拜訪國會議員辦公室?”

博諾。古德維爾猶豫了兩秒,帶著對超自然力量和神靈見證的恐懼,在殘余的“吐真劑”效果影響下,將之前對盧米安等人講過的話語原原本本復述了一遍。

昂古來姆、瓦倫泰和尹姆雷輪流提問,讓博諾。古德維爾盡可能地將自身與議員秘書羅訥、助理秘書提伯特的對話還原出來。

詢問的尾聲,昂古來姆對博諾。古德維爾道:“從現在開始,你將以縱火罪、蓄意制造爆炸罪、殺人罪被逮捕,你的財產也會被暫時凍結,等待賠償那些死者和傷者。”

博諾。古德維爾臉色灰敗,失去了渾身力氣般癱坐在了安樂椅上。

瓦倫泰往門口走了兩步,望了眼外面的走廊,壓著嗓音道:“執事,把這個褻瀆了信仰背叛了良知的混蛋帶到警察總局后,我們就正式抓捕于格。阿圖瓦的秘書羅訥?”

昂古來姆緩慢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還不行。”你沒有發現嗎?羅訥和已經死去的提伯特非常謹慎他們從來沒有明確說過讓博諾。古德維爾引爆他的化工廠他們一直都只是在暗示,在宣傳議員的政策,在講關于哀敗的哲學,他們完全可以用博諾,古德維爾被利益蒙蔽了心智,誤會了他們的話語來辯解。

“而時間已經過去近兩天,很難再發現博諾。古德維爾被超自然力量影響的痕跡。

“簡單來說就是,我們依舊沒有足夠強力的證據抓捕那個秘書羅訥,用非凡能力審問他,還是只能正常地傳喚和問詢。”

瓦倫泰聽得一陣憤怒,但無處可以使力。

他百分之一百確定那個議員秘書有問題,卻礙于規則不能用神秘學手段對付他。

緩了幾秒后,他望向一灘爛肉般躺在安樂椅上的博諾古德維爾,沉聲說道:“我會建議送他上火刑架!”

昂古來姆點了點頭,對瓦倫泰和混血兒尹姆雷道:“走吧,把這個該用十種方法殺死的家伙帶回市場區。

瓦倫泰愣了一下道:“執事,不追蹤剛才入侵這里的三個非凡者嗎?”昂古來姆笑了一聲:“為什么要追蹤?”瓦倫泰用疑惑的眼神表達了自己的不解。

早習慣自家執事行事風格的尹姆雷小聲說道:“那三個非凡者潛入這里,既沒有搶劫財物,又沒有傷害他人,只是詢問了化工廠爆炸和拜訪議員辦公室等事情,很顯然,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那個秘書羅訥,是于格。阿圖瓦議員。

“我都

懷疑他們是不是”極光會”的人,其中之一就是殺掉助理秘書提伯特的那位。“昂古來姆低笑補充道:“既然我們礙于契約礙于規則,不能針對議員辦公室做深入的調查,那為什么不能讓同樣有興趣的野生非凡者試探一下,用暴力將創口里的膿液擠出來,暴露在陽光底下呢?”

“這沒有問題嗎?”瓦倫泰脫口而出。

昂古來姆好笑回應“當然沒有問題,要對付那些擅于利用規則的狡猾之人,就要比他們更加狡猾,更會利用規則的漏洞,必要的時候,我們甚至可以和某些隱藏組織合作,和野生非凡者聯手。”和國會議員、政府們簽訂的那類契約只是禁止我們做一些事情,并沒有說我們不能對他們懷有惡意,不能在野生非凡者之間發展線人,而野生非凡者是不受那類契約限制的。

“同樣的,那類契約主要是限制,并沒有強迫我們去做某些事情,有的時候,我們可以不觸動契約,用受普通處分為代價,坐視一些事情發生。

“瓦倫泰,即使在陽光底下,也依舊有許多陰影,比如,每個人的影子,你要學會和它們共處,時而清除它們,時而利用它們,贊美太陽!”

瓦倫泰想起在科爾杜村和盧米安的合作,勉強接受了執事的說辭,張開雙臂,做出了回應:“贊美太陽!”

昂古來姆又補了一句:“這些話并不是我發明的,從羅塞爾大帝隕落到現在,兩大教會和議會、政府、軍方、第八局就一直在博弈,大家都積累了不少上不得臺面的斗爭經驗。”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會默許市場區那些黑幫內的野生非凡者存在?就憑警司們的保證和說辭?不,我是覺得某些時候他們也許能派上用場。

“當然,讓邪神信徒混成了一個大的黑幫,大家都有責任,我也不例外,任何事情,有利就會有弊。

瓦倫泰沉默地思索了一會兒,沒再提出問題。

類似的矛盾沖突在來斯頓省也有一定的體現,但遠沒有特里爾這么明顯和激烈,畢竟這是一國的中心。

從地下特里爾往市場區返回的途中。

已取下綁帶的盧米安側頭看了沉默的簡娜一眼,狀似隨意地說道:“我還以為你會當場殺死博諾。古德維爾,甚至給他一點即使變成鬼魂也無法遺忘的折磨,誰知道,你只是給了他肩膀一刀。”

簡娜抿著嘴唇,前行了好幾步后才低聲回答道:“他要是現在就死了,事故賠償不知道會拖多少年,甚至可能只有象征性的一些……”

她是已經不在意,但還有好多人在等著。

芙蘭卡微不可見地點了下頭,幫忙補充道:“放心,博諾。古德維爾肯定會被判死刑,區別只在于是哪種,而且,我們也得給官方非凡者留下線索,要不然就跟我們在保護于格。阿圖瓦一樣,總是幫他鏟除隱患。”

簡娜凄然一笑:“那是我們選出來的議員,他的秘書和助理秘書卻故意用一場大爆炸和我們打招呼。”

“怕了嗎?”盧米安語帶嘲諷地問道。

簡娜沉默了,一時不知該怎么回答。

盧米安自顧自說道:“我從沒有享受過因蒂斯的好,也沒投過選票,如果我遭遇了類似的事情,別說議員秘書,就算議員自己,甚至統治這個國家的總統,我也不會放過!

“我姐姐說過一句話,只有鮮血才能償還鮮血,我不在乎那個流血者是什么身份。”

簡娜的表情再一次扭曲,異常痛苦地說道:“我媽媽一直教育我要善良,要懂得寬恕,不能被苦難和仇恨控制自己的人生,那樣是看不到光的……

不等盧米安和芙蘭卡再說

,她低下腦袋,咬著牙齒般道:“可我真的好恨!”

“把仇人都殺光就不會被仇恨控制自己的人生了。”盧米安撇了下嘴巴道。

簡娜默然幾秒,“嗯”了一聲道“至少,至少我不會放過那個秘書羅訥!”

芙蘭卡當即贊了一句:“很好,保持這樣的精神。”她隨即強調道:“當然,復仇不能盲目,不能沖動,必須等到自身有了足夠的實力,等到機會出現,才采取行動,否則只會讓自己的親人和朋友遭受更多的傷害,并且眼睜睜看著仇人依舊活著,活得很好。”

“嗯。”簡娜輕輕點頭。

深夜,已換好平常衣物的簡娜情緒復雜地回到了位于植物園區巴斯德街17號的家中。

這里離市場區圣熱爾街和植物園區南邊的大量工廠都很近,之前為了方便艾洛蒂和朱利安工作,簡娜一家選擇租住于此地。

簡娜剛一開門,就看見了抱著腦袋蹲在窗邊的哥哥朱利安。

她內心一沉,聲音有點顫抖地問道:“朱利安,你怎么了?”

沐浴著緋紅月光緊挨著陳舊木桌的朱利安一副受到了驚嚇的模樣:“不要解雇我,不要解雇我!”我媽媽去世了,真的去世了,所以我下午才沒有來工廠……

“不要解雇我!不要解雇我!”媽媽,媽媽,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你一個人留在病房內!

“都是我,都是我!”嗚嗚嗚!“朱利安大哭了起來,像個害怕到極點的小孩。

他似乎已經瘋掉。

簡娜站在門口的黑暗里,呆呆地看著這樣的哥哥,感覺自身正不可遏制地緩慢墜入那無底的深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