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屈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屈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屈

聽完盧米安的話語,芙蘭卡脫口而出道:“艸!又和那幫人有關系”

“于格阿圖瓦到底想做什么”

“我也不明白制造這么一場化工廠爆炸有什么意義……也許只是巧合,博諾.古德維爾和于格.阿圖瓦有相當良好的關系,上門拜訪很正常,只是剛好今天化工廠發生了爆炸……”盧米安思索著說道。

不能輕視生活中的每一個巧合,但也不能把每一個巧合都當成問題。

芙蘭卡輕輕點頭道:“確實。“

“但我必須提醒你的是,化工廠爆炸并非毫無意義,它可能已經帶來了不少死亡,而這對許多邪惡儀式來說非常重要,活人永遠是第三好的祭品。”

“這也能是一場儀式”盧米安頗為愕然。

芙蘭卡糾正道:“儀式的一部分,用刀殺死祭品和用化工廠爆炸殺死祭品,對儀式主持者想要祈求的神靈而言,沒有本質區別,你對儀式魔法的理解還是太片面了,當然,某些儀式也許就要求制造類似的爆炸才有效果。”

這就像“替代之術”里,舉行儀式前,讓“替身”以被替代者的身份生活足夠長時間一樣盧米安大概明白了過來。

芙蘭卡隨即嘆了口氣:“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不等于真實,也許你說的巧合才是正確的答案,但不管怎么樣,我們都有必要提醒官方非凡者,留意儀式的痕跡,關注議員辦公室在這場災難里發揮的作用。

“媽的,如果那不是國會議員,我今晚就去把他抓回來,吊到天花板上,抽他鞭子,逼問他究竟想做什么,和那些邪神信徒是什么關系。

“哎,剛才那場爆炸里,不知多少人失去了自己的父母、丈夫、妻子、兄弟姐妹或者孩子,也不知多少人在為受傷的親人祈禱、擔憂和痛苦。”

“比如簡娜。”盧米安順勢說道。

芙蘭卡怔了一秒:“你說什么”

“簡娜的媽媽就在古德維爾化工廠工作,你不知道”盧米安反問道。

芙蘭卡先是一愣,旋即關切問道:“她媽媽現在情況怎么樣”

盧米安簡單講了下自己陪著簡娜狂奔到圣熱爾街尋找艾洛蒂,并用剩余治療藥劑將艾洛蒂從瀕死邊緣救回來的事情。

芙蘭卡明顯地舒了口氣,接著痛徹心扉道:“我怎么不在現場!我怎么不在現場!”

盧米安嘴角抽動了一下,平靜說道:“你現在還有機會,簡娜正煩惱后續的治療費用。”

“我馬上去圣宮醫院!”芙蘭卡眼睛一亮,就要沖出公寓。

盧米安趕緊喊住了她:“不要忘記把毒刺幫的治療藥劑帶上,我擔心情況會有反復。”

就像魯爾先生那樣。

不等芙蘭卡回應,他又補充道:“還有,幫簡娜把上午穿的那條裙子帶過去。

“嗯……我想向你借4000費爾金,用''豐收祭’一半份額做抵押,我已經搜集齊''縱火家’魔藥的輔助材料了。”

“這么快”芙蘭卡一臉震驚,“我都還沒開始幫你找!”

盧米安笑道:“我昨晚在議員辦公室門口遇見了老大,向他坦自了我即將晉升,預支了一筆錢的事情,并請他幫我留意''縱火家’魔藥的輔助材料。”

芙蘭卡越聽,表情越是復雜:“你小子的心眼,比我想象的多啊……在這件事情向加德納坦白確實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不過,你就不能考慮下我嗎伱知不知道,我也想通過加德納幫你搜集''縱火家魔藥的輔助材料,他是''獵人’途徑的序列6''陰謀家’或者序列5,身邊還有一群''獵人’,不會缺乏類似的東西,還好,還好,我這兩天都沒去找他,要不然他肯定會懷疑我和你有私情。”

盧米安一直以為芙蘭卡會通過卷毛狒狒研究會搜尋材料,沒想到她本著就近和方便的原則,打算去找加德納.馬丁幫忙,差點就導致兩人私下間的關系暴露。

芙蘭卡返回房間,不知從哪里取了價值4000費爾金的鈔票出來,遞給盧米安并鄭重叮囑他:“拿到主材料之后,別急著調配魔藥,你必須保證自己的狀態可以承受住晉升帶來的沖擊,否則最好推遲一段時間,主材料可比魔藥方便保存多了。”

“我很清楚。”盧米安平靜回答。

他想了下又道:“你最好先聯絡上官方再去找簡娜,爆炸才發生沒多久,說不定還遺留著一些線索。”

“嗯。”芙蘭卡表示贊同。

盧米安打算告辭前,好奇地追問了一句:“活人是第三好的祭品,那第二好和第一好分別是什么”

“第二好是具備非凡特性的生物,第一好是……”說到這里,芙蘭卡笑了笑,半神們。”

諾爾區,圣宮醫院六樓。

簡娜從盥洗室回到病房的時候,看見哥哥朱利安在幫媽媽艾洛蒂把被角塞到里面。

艾洛蒂依舊昏迷著,但氣色又變好了一些。

朱利安站起身來,將妹妹拉到一旁,低聲說道:“切莉婭,后續的治療費用你不用管,我來想辦法,你繼續在老鴿籠學你的戲劇表演。”

簡娜心中一暖,反問道:“醫生給你說過了”

“嗯,剛剛說的。”朱利安沉重點頭。

簡娜抿了下嘴巴道:“你不用擔心,我的朋友們已經答應借錢給我,可以分三年償還,只用付很低的利息,我當地下歌手和你做工人的收入節省一點,應該是夠的,而且不影響我們各自當學徒。”

朱利安沉默了幾秒道:“那個夏爾”

“對,他是其中一個,但還有別的朋友,嗯,我昨晚提過的''紅靴子’芙蘭卡。”

簡娜覺得自己必須將這件事情解釋清楚,要不然她擔心哥哥會走極端。

她記得前年,朱利安想偷偷背著媽媽把他自己賣給拜朗帕斯進出口公司,去做不要命的雇傭兵,以此償還全部欠款,并送妹妹去劇院當表演學徒,幸運的是他后來被阻止了。

朱利安正待說點什么,就看見病房門口出現了一位個子高挑身材修長的女郎。

她穿著女士襯衫、淺色馬褲、黑底白格的細呢上裝和紅色靴子,偏亞麻色的長發簡單扎成了馬尾,眉毛飛入鬢角,眼眸明亮有神,有種讓人移不開視線的魅力。

簡娜欣喜地迎了過去:“芙蘭卡。”

白外套街,安全屋內。

已買到圣星百合,正蒸餾萃取純露的盧米安坐了下來,等待著“魔術師”女士回信。

火蠑螈的血液、巖漿輝石粉末、紅冠鳳仙草粉末一字排開,擺在他面前的書桌上。

等到圣星百合純露即將制備完成,那個穿著淡金裙子,五官精致但略顯詭異的小臂高“人偶”出現在了窗臺上。

它放下一個金屬餅干盒,抽了抽鼻子道:“下次召喚我用這種純露。”

“好。”對方的要求太過怪異,盧米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能本能做出回答。

很快,“人偶”信使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盧米安打開亮銀色餅干盒的蓋子,看見了那顆正無聲燃燒的赤紅色小型“心臟”。

他沒有猶豫,拿過預備好的啤酒杯,將“縱火家”非凡特性抖了進去。

緊接著,盧米安把那瓶超過50毫升少許的火蠑螈血液倒入了杯內。

滋滋滋的聲音頓時響起,赤紅色的液體蒸發了許多,變成血霧,縈繞在那顆“心臟“周圍。

“縱火家”非凡特性比剛才軟化了許多,表面仿佛湖水,泛起了一層層漣漪。

隨著盧米安將巖漿輝石粉末、紅冠鳳仙草粉末和圣星百合純露按魔藥配方的要求放入啤酒杯內,縈繞于“心臟”四周的血霧猛地往內一縮,讓那里出現了不少浮著紅色氣泡的偏黃液體。

這是“縱火家”魔藥,它映入了盧米安的眼眸。

盧米安沒急著服食,而是閉上了眼睛。

他的腦海內浮現出了瘋子弗拉芒吊在窗框上的尸體和寫著對方遺書的白紙,浮現出了因全身潰爛而死的魯爾先生,浮現出了大口喝酒,高唱歌謠,最終吊死在晨光里的米歇爾太太,浮現出了汽笛廣場上此起彼伏的哭喊聲。

他隨之看見了流浪時倔強而執拗的自己,看見了一次次打擊下依舊沒有放棄的自己,看見了自身的另一個結局,看見了努力追尋希望卻被黑暗埋葬的那種悲愴、不甘、無力和壓抑。

他的耳旁響起了命運的嘲笑,他竭力壓制在心底的那股火騰地躥起,越燒越是激烈:如果這就是我必然的結局;

如果這就是塵埃們注定的命運;

如果努力沒有回報,如果希望永遠無法觸及;

那我將用我的生命去抗爭,去改變這一切!

即使前路沒有光芒,希望無比渺茫,我也將戰斗下去,直至死亡!

操你媽的議員!

操你媽的紀堯姆.貝內!

操你媽的邪神信仰!

操你媽的忒爾彌波洛斯!

操你媽的宿命!

盧米安刷地睜開了眼睛,總結出了自己的最后一條“挑釁者”扮演守則:挑釁是不屈的象征!

他不需要這幫助自己消化,帶著胸中熊熊燃燒的那團火,端起啤酒杯,咕嚕咕嚕喝下了里面的液體。

那仿佛一團高溫的火焰,從他的嘴巴一直燃燒到了食道,燃燒到了胃袋,燃燒到了心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