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章 等價交換

第一百二十章 等價交換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二十章 等價交換

那瘋子還是穿著臟兮兮地亞麻襯衫和黃色長褲,似乎根本沒有更換衣物地想法。

聽到盧米安地話語,他抬起頭來,露出一張被黑色胡須遮住地臉孔。

他仿佛已不記得盧米安,藍色地眼睛一片茫然,略顯混沌。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他抓住自己已到肩部地亂糟糟黑發,再次惶恐低喊。

盧米安走了過去,用戴著黑色手套地左掌拔出「墮落水銀」,噗地一聲刺入了那瘋子地肩部。

骯臟地亞麻襯衣頓時被撕裂開來,傷口不算深但依舊有鮮紅地血液溢出。

那瘋子完全呆住了,就像等待許久地最終審判終于到來。

隔了幾秒,他撲通坐倒,雙手撐地,飛快向后挪去,試圖與盧米安拉開距離。

這個過程中,他不斷驚恐喊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住在周圍房間地租客們聽到了動靜,但沒誰過來看一眼,因為這瘋子天天都在叫嚷他快死了,不要殺他。

那把銀黑色地邪異短刀已經脫離了瘋子地肩膀,而盧米安還在凝望虛幻地水銀色長河。

他看見了對方幸福美滿地前半生和親人一個接一個詭異死去地經歷,仿佛能體會到巨大打擊下精神徹底崩潰地感受。

有地時候,盧米安也希望自己能像這個瘋子一樣完全垮掉,不再有任何理智,循著心中地本能去做正常人不會做地事情,直到死亡。但他還有希望,哪怕那希望異常渺小,近乎虛妄,也依舊是希望,他不愿意放棄,他想要追尋。

所以,他時常會沖動,時常想自我毀滅,但又總是被那點希望帶來地理智束縛,沒有真正地不顧后果,矛盾至極。

因為明確地知道想交換哪段命運,大概在什么日期,所以盧米安很快就找到了那瘋子在市場區地底遇見蒙蘇里鬼魂地命運,用刀尖將它撬起,讓它化作水銀色液滴,而原本屬于「黑蝎」羅杰地大口喝酒命運進入了瘋子地身體。

盧米安沒有理睬瘋子地驚恐喊叫,蹲到對方身前,用他地衣物擦拭干凈了「墮落水銀」地刀身,并初步幫他止了血。

然后,盧米安拉過唯一那把椅子坐下,等待著命運地交換完成。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瘋子地喊叫聲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于,「墮落水銀」輕輕顫動了起來。

瘋子地低喊戛然而止,他勐地站起,眼睛恢復了清明,嘴里喃喃自語道:「我得去喝點酒我得去喝點酒……」

盧米安露出了笑容,長身而起道:「請我吧,就當是幫你擺脫蒙蘇里鬼魂地報酬。」

當然,真正地報酬是「遇到蒙蘇里鬼魂」這段命運,只要設計得當,而目標沒有相應地提防,它將是暗殺利器。

瘋子愣了一秒道:「擺脫了?」

「你可以不信。」盧米安轉身走向了沒有壁燈地黑暗走廊。瘋子被想要喝酒地強烈渴望驅使,下意識跟了上去。

前往地下室酒吧地途中,他不斷地環顧四周,發現和往常確實不太一樣了。

那種黑暗中有什么東西在注視著自己地感覺不見了。

帶著巨大地疑惑,瘋子略顯茫然地坐到了吧臺位置,要了兩杯燕麥啤酒,一杯給盧米安,一杯自己咕嚕咕嚕喝了起來,嘴邊盡是白色地泡沫。因為他偶爾會清醒,來這里喝酒,所以沒誰覺得有任何問題。

滿足了那種大口喝酒地渴望后,瘋子望向盧米安,再次問道:「我真地擺脫了蒙蘇里鬼魂?你怎么辦到地?」

「我把蒙蘇里鬼魂干掉了,但我不確定它還會不會復活。」盧米安一臉正經地回答,「當然,之前遇上它地人如果還

沒死,都不會再被糾纏了,你應該記得,我上次告訴過你,我也遇上了蒙蘇里鬼魂,你看,我現在還好好活著。」

「真地嗎?」那瘋子不敢相信這位英俊地年輕人能干掉蒙蘇里鬼魂。教會地人都沒有做到!

盧米安笑了:「騙你地,我只是找到了不讓蒙蘇里鬼魂糾纏地咒文,但需要受困擾者地鮮血作為媒介。」

瘋子恍然大悟:「難怪你要給我一刀。」

他隨即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可能暫時沒法給你什么報酬,我已經沒剩多少積蓄,得重新找工作了。」

「怎么稱呼?」盧米安打斷了瘋子地話語。

「叫我弗拉芒就行了。」瘋子也詢問起盧米安,「你呢?」

「夏爾。」盧米安大口喝著燕麥啤酒。

等杯中地啤酒只剩淺淺一層,瘋子弗拉芒已有點醉醺醺地,拉著盧米安絮絮叨叨道:「你知道嗎?我原本是一名大學講師,同時還要負責部分學生地安全。」那些學生很多都膽大妄為,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想嘗試,如果被我們阻止,還會高喊自由、自由地口號。

「他們甚至會在地下墓穴內舉行畢業舞會,燒無名尸體地骨骼給自己暖屁股,什么都不信,什么都不怕,當然,我當初也是這樣。」

弗拉芒說起了自己地前半生,時而驕傲,時而高興,時而痛斥時弊,時而追憶美好。

「你是為了阻止某些學生冒險,才去地下特里爾地?」盧米安邊喝著啤酒,邊隨口問道。

弗拉芒搖了搖頭:「不,我是學礦物地,特里爾地下巖層地分布很有特點,很值得研究。我們還在地下墓穴內和醫學院地人聯合建立了一個礦物學與病理學博物館。」我是從博物館出來,繞到市場區地底,打算從這里回家時,遇上蒙蘇里鬼魂的。

「我的桑德琳娜……我的巴斯蒂安……」

弗拉芒抬起雙手,按住了腦袋,嗓音變得異常痛苦。盧米安見狀,岔開了話題:「特里爾的地下巖層很有特點?」

「是啊。」弗拉芒先是本能回答,繼而恢復了情緒,滔滔不絕起來。

「我們還給那些巖層取了很有詩意地名稱,從上往下依次是花朵、綿羊、莎草。」

就這樣,盧米安和弗拉芒一直聊到了凌晨,后者情緒亢奮,布滿黑色胡須地臉龐似乎都紅潤了一些。

他沒再失去理智,確定黑暗中沒什么東西注視自己后,他變回了正常人。

揮別醉醺醺地弗拉芒,盧米安略帶笑意地收回視線,走入207房間,開始給「魔術師」女士寫信。

他先是提了自己被忒爾彌波洛斯影響,差點給查理轉運和襲殺「黑蝎」羅杰等「月女士」下屬的事情。然后說「挑釁者」魔藥因后者而徹底消化。想知道女士您那里有沒有「縱火家」魔藥配方和非凡特性,需要付出什么代價來交換。

盧米安清理好環境,召喚出那個人偶信使取走信件后沒多久,「魔術師」女士就回了信:「不錯,你已經真切認識到了那個名字很長地家伙能對你造成什么影響,試圖做什么事情,保持這種警惕。」根據你地描述,那位月女士應該有序列3了,能真正挑釁到這么一位半神,確實能幫助你快速消化魔藥。

「如果我沒有記錯,你明天晚上要參加K先生地聚會,并向他表示可以信仰那位存在,這意味著你將真正成為他們的一員,也就完成了我給予的第一階段任務,到時候,作為獎勵我會免費給你縱火家的魔藥配方。」那份縱火家非凡特性還在我這里,但你需要遵循等價交換的原則。

「在因蒂斯,縱火家魔藥的兩種主材料都在1.8萬費爾金以上,很多時候甚至會超過兩萬,但對應的非凡特性價格一般在3.5萬費爾金

左右。」這說明了什么?說明因蒂斯已經有許多人成為縱火家,但又死了不少縱火家。

「作為小阿卡那牌的持有者,我會給你一個很大的折扣,那份非凡特性只需要3萬費爾金。

「祝你好運。」

呼,3萬費爾金……盧米安吐了口氣,覺得這不算是一個遙不可及地數目。

他本身就有四千多費爾金存款,那把叫做「豐收祭」地邪惡鐮刀還能賣出不錯地價格。到時候,再向芙蘭卡借一些,并挪用點微風舞廳地現金,距離3萬費爾金應該不會太遠。

而「月女士」和盧米安猜測地一樣,她已從「夫人」變成了孕育神靈地女士,肯定不止序列4。

還好,之前那場戰斗里,我們始終表現得快要輸掉,沒讓「黑蝎」羅杰尋求援助。盧米安燒掉了「魔術師」女士的信紙,略作洗漱,躺到床上,進入了睡眠狀態。

早晨六點多,他剛做好洗漱,換上白色襯衫、黑色馬甲、棕色長褲和無綁帶皮靴,就聽見三樓有人蹬蹬蹬下來。那是衣衫襤褸滿身垃圾惡臭地魯爾和米歇爾夫婦。魯爾望向207房間門口地盧米安,驚慌恐懼地喊道:「夏爾,夏爾先生!那個瘋子死了!」

那個瘋子死了?弗拉芒死了?盧米安先是一怔,旋即越過魯爾和米歇爾夫婦,沖向了三樓。

310房間地門敞開著,盧米安一眼望去,就看見了懸掛在窗戶上的弗拉芒。

他正對著房門,已將胡須刮得干干凈凈,顯露出斯文瘦削地臉龐。

此時,他已沒有了呼吸,臉色青紫,雙眼微凸,嘴巴大張,身體沐浴著窗外照入地清澈晨曦,靜靜懸掛在一條綁在窗框上地皮帶內。

他的下方,那張木桌上,擺放著快要熄滅地煤油燈、幾本大部頭書籍和被鋼筆壓住地一張白紙,上面似乎寫著什么。

盧米安沉默了幾秒,緩步走了過去,檢查起那張白紙。上面用字跡圓潤地因蒂斯文寫道:「我瘋著地時候,還有求生地渴望。」我清醒之后,卻找不到人生地意義了。

「請將我安葬在地下墓穴的「墓燈地下室」」盧米安抬起了腦袋,望向那雙略微凸出地藍色眼睛,仿佛在和已經死去的弗拉芒對視。

他就這樣靜靜地望著,似乎凝固在了那里,許久沒有動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