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發泄

第一百一十二章 發泄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一十二章 發泄

“你去哪?”

簡娜望著盧米安的背影,開口問了一句。

“去睡覺。”盧米安沒有回頭。

簡娜想了兩秒,撇了下嘴巴,跟在了盧米安的身后。

她要確認下這家伙最終的去向,看他是不是真的回金雞旅館睡覺,否則以他現在的狀態,真不知道會弄出什么事情來。

盧米安無視了簡娜的存在,慢慢走回了金雞旅館。

此時,旅館的大門已經鎖上,他沒有去爬自來水管道,而是掏出隨身攜帶的半截鐵絲,插入黃銅色的鎖孔,搗鼓了幾下。

大門向后敞開,內里一片黑暗,只有通往地下室酒吧的階梯處有些許光芒映出。

盧米安望了一眼,選擇了那個方向。

“艸,不是說去睡覺嗎?”簡娜暗罵了一聲,嘆了口氣,也跟入了金雞旅館的地下室酒吧。

酒吧內已沒多少人,兩三個喝醉的家伙各自占據了一張小圓桌,時不時干嚎幾句,但沒什么力氣。

吧臺位置唯一的顧客是盧米安的鄰居,住在206房間的劇作家加布里埃爾。

他套著那件洗到發白的亞麻襯衣,穿著一條棕色長褲,鼻梁上架著較大的黑框眼鏡,頭發既亂又油。

“這么晚還在喝?”盧米安坐到了加布里埃爾旁邊,視線落于他手中那杯閃爍著迷幻光澤的綠色苦艾酒上。

有點恢復正常了?簡娜打量了盧米安兩眼,感覺他的狀態不像剛才那么差了。

她捂嘴打了個哈欠,拉過一張高腳凳坐下,決定再觀察兩刻鐘。

加布里埃爾苦澀笑道:“剛趕完一份稿子,下來喝一杯。”

“你們作家都一樣嗎?喜歡在夜里忙碌,白天睡覺?”盧米安敲了敲吧臺桌面,要了杯苦艾酒。

加布里埃爾猶豫了下道:“很多作家是這樣,寧靜的夜晚更能給我們靈感。”但我不是因為這樣才熬夜,而是白天得跑各個劇院劇場,爭取能讓哪位經理讀我的劇本,選擇接下。

“我今天去了紀念堂區的復興劇院,他們的經理內森洛普被稱為最懂戲劇的經營者,最有可能看出我劇本的價值。可是,他拒絕見我,不管是前往他的辦公室,還是拜訪他住的公寓,我都沒能見到他。”

聽見劇院、經理等單詞,簡娜無聲吸了口氣,隱約有點畏懼。

周圍的人竟然有不少是邪神信徒,這件事情給她留下了一定的心理陰影。

更為重要的是,那些家伙的能力惡心扭曲,讓她發自內心地排斥。

盧米安端起了酒吧老板兼酒保帕瓦爾。尼森推過來的苦艾酒,輕輕抿了一口:“你知道那個劇院經理住在哪里嗎?”

“是的,我以前跟隨別的劇作家去他的公寓拜訪過他,他還沒有結婚,經常換情婦。”加布里埃爾絮絮叨叨地說道。

盧米安露出了笑容:“我有辦法讓那個家伙看你的劇本,但他會不會接手,我不敢保證。”

“真的?”加布里埃爾又驚又喜又疑。

能有辦法?簡娜一臉疑惑。

盧米安咕嚕一口喝完了那杯苦艾酒,站了起來道:“現在就去,帶上你的劇本。”

“……”加布里埃爾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行動派。這都半夜了。

他抱著反正已經沒什么希望不如試一試的心態,喝掉剩余的苦艾酒,返回二樓取那個三幕劇的劇本。

金雞旅館門口,簡娜又疑惑又好奇地打量起盧米安:“你真有辦法?”

盧米安嗤笑了一聲:“你可以不信。”

“呵。”簡娜表達了自己的不屑。她不確定這是否為狀態不好的一種表現,再加上有點好奇,

打算跟去看看,阻止夏爾做出過激的行為。

沒多久,加布里埃爾回到了一樓。他換上了較為干凈和得體的正裝,打好了紅色的領結。

“地址。”盧米安平靜的問道。

“紀念堂區迪福街15號公寓702房間。”加布里埃爾望向幾乎沒什么路燈完好的亂街,只看見了幾個酒鬼和到處游蕩的人。

他試著問道:“我們走過去?”

這個時間點,已沒有公共馬車,而紀念堂區和市場區是緊挨著的。

盧米安沒有理睬他,不快不慢地走至市場大道,停在了一輛深夜運營的四輪雙座出租馬車前,對那名隸屬于帝國馬車公司的車夫道:“去紀念堂區迪福街15號。”

戴著打蠟帽子,穿著黃紐扣藍禮服的車夫打量了盧米安三人幾眼,開口說道:“兩費爾金。”

在特里爾,白天乘坐出租馬車,沒超過1小時路程的是1.25費爾金,超過了則是每小時1.75費爾金,過了零點,到早晨6點前,短途是2費爾金,路遠是每小時2.5費爾金。

盧米安沒有說話,掏出兩個價值1費爾金的銀幣,丟給了車夫。

他沒有謙讓,上了馬車,直接占據了一個座位。

這讓加布里埃爾非常為難,不知是該發揮紳士風度,和夏爾擠一擠,還是讓女歌手簡娜自己做出選擇。

最終,知道自己并未獲得邀請的簡娜,都都囔囔地坐到了盧米安旁邊,努力地擠出了一個位置。

出租馬車啟動,向著紀念堂區駛去。

途中,盧米安一直保持著沉默,弄得加布里埃爾都不好詢問他究竟有什么辦法,車廂內的氣氛略顯尷尬。

簡娜今晚已習慣盧米安這種狀態,干脆放空注意力,思考起自己的事情。

不知過了多久,出租馬車停在了迪福街15號的樓下。

盧米安直奔那棟公寓,剛進入大堂,就被門衛堵住了。

“你住哪層樓哪個房間?”門衛盡職盡責地問道,“如果不是這里的住客,需要……”

他話未說完,腦袋突然被一個冰冷的東西抵住。

盧米安拔出了腋下的左輪,將槍口摁在了門衛的額頭上。

“你,你,想做什么?”那快五十歲的門衛結巴了起來。

加布里埃爾看得呆住,開始懷疑夏爾是不是真的有辦法。

簡娜又好笑又有點期待接下來的發展,看著盧米安未做回答,將門衛驅趕到了大堂角落,利用隨身攜帶的繩索等物,綁住了他的雙手和雙腳,堵上了嘴巴。

做完這一切,盧米安關上公寓大門,做了反鎖,然后沿樓梯一路往上。

加布里埃爾如夢方醒,追了上去,急聲問道:“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你覺得呢?”盧米安勾起嘴角,笑著回應。

加布里埃爾一下噎住,不知該說什么好,猶豫起要不要放棄讓復興劇院經理內森洛普看自己的劇本。

我要是說不用了,現在就回去,夏爾會不會很生氣,給我一槍?他可是黑幫頭目。加布里埃爾張了張嘴巴,沒能說出任何勸阻的話語。

很快,三人來到頂層,停在了702房間門外。

正要敲門的加布里埃爾看見盧米安掏出半截鐵絲,利落地弄開了那扇朱紅色的木門。

“……”加布里埃爾完全弄不清盧米安的思路了。

簡娜見狀,忙取下自己那條淺色披肩,將它蒙在了臉上,只露出額頭和眼睛。

她懷疑夏爾接下來要搞事情,而為了不被他牽連到自己,最好是做點偽裝,至少不能讓人記住自己長什么樣子。

盧米安走入了滿是緋紅月光的客廳,并拿出繃帶一圈圈纏到臉上,只留下眼睛和鼻孔。

加布里埃爾雖然不明白簡娜和夏爾為什么要遮住自身的臉孔,但還是本能地找了張布,蒙住了下半邊臉。

纏好了白色繃帶的盧米安環顧了一圈,徑直走向主臥,擰動把手,推開了那扇房門。

充盈于客廳的緋紅月光隨之涌入,照出了躺在床上的兩個人。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黑發蓬松,大概四十歲出頭,臉龐偏瘦,鼻梁較高,女性留著一頭微卷的金發,也就二十歲的樣子,皮膚光潔,輪廓美好。

他們似乎都赤裸著身體,蓋著天鵝絨薄被。

“他就是那個劇院經理?”盧米安一點也沒有控制自己的嗓音。

加布里埃爾有種在做夢的感覺:“對,是他。”

盧米安立刻走向了那張大床,而復興劇院的經理內森洛普聽到動靜,隱隱醒轉。

他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就被盧米安一把抓住肩膀,直接提了起來。

內森洛普霍然清醒,眼眸內映出了一個纏滿白色繃帶的腦袋。

這嚇得他心臟都仿佛停止了跳動,完全忘記了喊叫,忘記了質問。

下一秒,一把左輪抵在了他的頭上。

路過簡娜時,盧米安側身望了眼身后的大床,低聲說道:“看住那個女的。”

簡娜對當前的局面頗為迷茫,但這不影響她變得興奮。

她快速蹲下,拔出了自己的左輪,瞄準剛剛醒來的金發女郎,“冷酷”說道:“我不想聽見任何聲音。”

那金發女郎勐地擁住被子,于床上瑟瑟發抖。

盧米安讓內森洛普坐到了安樂椅上,用拋在沙發上、地板表面的衣服將他的手腳綁住,固定在了那里。

加布里埃爾茫然地跟著,茫然地看著,腦袋內驟然冒出了一個想法:“我們是來搶劫內森洛普,還是來讓他看我劇本的?

等簡娜將套好睡裙的金發女郎也弄到了客廳,點亮水晶吊燈的盧米安退后幾步,拿著左輪,坐在了安樂椅對面的長沙發上。

內森洛普仿佛剛剛才醒來,急聲說道:“你們要多少錢?我給你們,都給你們。這里一共有1100費爾金,和一條鉆石項鏈。我都給你們,只要你們不傷害我。”

臉上纏滿繃帶的盧米安側過腦袋,對加布里埃爾道:“念啊。”

“念什么?”加布里埃爾茫然回應。

盧米安笑了一聲:“念你的劇本啊,內森洛普先生正等著聽。”

這……加布里埃爾完全傻住了。

這就是讓內森洛普看我劇本的辦法?這是正常人的思路嗎?

不僅加布里埃爾產生了這樣的想法,簡娜也忍不住動了下嘴巴。

夏爾的精神狀態果然不太正常啊。這樣真的不會導致劇作家先生被送到警察局嗎?

還好我遮住了臉。

加布里埃爾帶著類似的慶幸,戰戰兢兢地走到了內森洛普身旁,拿出劇本,一句一句地念了出來,一副他也是被逼無奈的模樣。

內森洛普迷茫聽著,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一場荒誕至極的夢:睡到一半,被蒙面人闖入家里,綁到椅子上,就是為了讓我聽劇本?

聽了一會兒,職業本能很強的他逐漸進入了狀態,越來越專注。

等到第一幕的主要對白結束,內森洛普打斷了加布里埃爾:“這是誰寫的?”

“我。”加布里埃爾下意識做出了回答。

內森洛普沉聲說道:“明天上午10點,帶著它到我的辦公室,我們簽合約。”

“好,好的。”加布里埃爾又驚又喜又害怕。明天到了復興劇院,真的不會遇到警察嗎?

盧米安頓時笑了一聲,站了起來,提著左輪,走向門口。

簡娜和加布里埃爾緊跟著他,任由那位金發女郎去解開內森洛普身上的束縛。

沿樓梯往下的途中,簡娜笑著對加布里埃爾道:“劇作家先生,你這個劇本真的很棒,臺詞很有感染力,它的名字叫什么?”

“叫《追光的人》。”加布里埃爾不明白一個地下歌手為什么對劇本這么感興趣,只是本能地回了一句。

簡娜加快了腳步,追到盧米安身旁,壓著嗓音道:“這就是你的辦法?你不怕那位劇院經理也是邪神的信徒嗎?”

在現在的她心里,所有的劇院都可能有問題。

盧米安一邊取下繃帶,一邊沒什么表情地回答道:“那正好打一場。”

我就知道……簡娜無聲咕噥了一句。

從門衛那里回收了繩索等物后,三人乘坐出租馬車,一路返回了金雞旅館。

等加布里埃爾道過謝,又擔憂又喜悅地回了房間,簡娜看著夏爾做了洗漱,躺到了床上,終于舒了口氣。

她幫忙拉好了窗簾,小心翼翼地合攏木門,離開了金雞旅館。

近乎無光的黑暗里,盧米安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