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零六章 簡娜的擔憂

第一百零六章 簡娜的擔憂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零六章 簡娜的擔憂

簡娜一說完自己學習表演的地方,

就感覺客廳驟然變得極為安靜,不管是芙蘭卡,還是盧米安,望向自己的眼神都多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那個叫查理的侍者更是控制不住表情的變化和身體的反應,明顯地向后縮了縮,眼神里充滿恐懼。

「有什么,問題嗎?」簡娜不是太自信地問道。

這時,盧米安掏出了一枚金路易,錚得彈向簡娜的腳旁,眼睛則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包括眼神的細微改變。

「艸!你什么意思?」簡娜茫然地低頭看了眼那枚金路易,怒氣勃勃地質問起盧米安。

盧米安的神情恢復了正常,側過腦袋,笑著對芙蘭卡道:

「不是'吝嗇鬼'。」

「肯定啊!」芙蘭卡好氣又好笑地回應,「我們經常碰面,她雖然節約了一點,但絕對不是'吝嗇鬼',而且,也沒表現出'性癮病人'的特質,演技也不是太好。」

說到一半,芙蘭卡不自覺地表現出了一點遺憾。

「你們,到底在講什么啊?」簡娜聽得一頭霧水,都忘記了講臟話。

「你來解釋吧。」盧米安對芙蘭卡道。

芙蘭卡站起身來,試圖讓簡娜和自己窩到同一張安樂椅上,但簡娜覺得太擠,選擇了單人沙發,將手里那堆正常衣物放在了膝蓋上。

「你還記得那個叫赫德西的變態嗎?」芙蘭卡略顯失望地坐回安樂椅。

簡娜毫不猶豫地回答:

「記得,TM,他死得太輕松了!」

不輕松了吧······盧米安回想起赫德西下身的慘狀,無聲咕噥了一句。

芙蘭卡以此為引子,講起了至福會,講起了屬于邪神「欲望母樹」的那幾個序列,講起了至福會和老鴿籠的關系,講起了真埃夫、倫塔司、邁普.邁爾和蘇珊娜.馬蒂斯的種種事情。

神秘學知識都來源于芙蘭卡的簡娜越聽越是震驚,仿佛被人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看到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風景」,潰爛、猙獰、恐怖、惡心的「風景」。

等到芙蘭卡講完,她脫口而出道:「那個變態是不是在老鴿籠就盯上了我?」

既然赫德西是至福會的外圍成員,劇場經理邁普.邁爾的手下,那他肯定會頻繁地、隱秘地出入老鴿籠。

簡娜懷疑,那個變態很可能經常躲在陰暗角落里,看自己等女性表演學徒上課。

「有可能。」芙蘭卡也覺得這樣更能解釋那個變態赫德西為什么不選別的女性地下歌手,非得冒險迷昏簡娜。

雖然簡娜長得確實不錯,在老鴿籠學了一段時間的表演技巧和化妝技術后,也慢慢能駕馭住地下歌手這個身份了,讓自身魅力越來越多地呈現了出來,但她畢竟還不是「女巫」,沒那么大的魅惑,而混跡于市場區的女性地下歌手,不乏放得更開,更能引動底層男性欲望的類型,并且,她們還沒有「紅靴子」情婦這個身份。

簡娜隨即望向盧米安,磨了磨牙齒道:

「你剛才懷疑我是'欲望母樹'的信徒,所以拿金路易試探我?

「太小氣了吧?怎么也得十個金路易!

盧米安笑了一聲:

「我是忽然想到,認識你以來,你從來沒有贊美過哪位正神,我到今天都不知道你信仰'永恒烈陽'還是'蒸汽與機械之神',很可疑啊。」

簡娜「呵呵」笑道:

「絕大部分時候,我和你碰面,都穿成現在這個樣子,畫代表墮落的煙熏式妝容,唱「親愛的,他真的很會用他的手指',我要是以這種狀態贊美太陽,我懷疑神會燒死我。」

她一邊說,一邊指向露出大片雪白皮

膚和誘人溝壑的胸口。

不等盧米安回應,她又指了指芙蘭卡:

「芙蘭卡也從來不贊美哪位神靈,你怎么不懷疑她?」

「誰說的?」芙蘭卡一臉莊嚴地在胸口畫起了三角圣徽,「蒸汽在上!

你的演技很一般啊······奧蘿爾也是這樣,平時基本不提信仰,不怎么參加彌撒,被人質疑的時候才贊美下太陽···

···盧5米安跟著畫起三角圣徽:「蒸汽在上!

被他們的行為傳染,查理下意識張開了雙臂:

「贊美太陽!」

這帶來了一陣難言的沉默,似乎誰也不知道該怎么接這個話題。

隔了好幾秒,盧米安才對簡娜道:「原來你真正的身份是表演學徒。

簡娜頓時有點得意,微抬下巴道:「所以,我是不是有資格評價你的演技?

「還有,我真的不是素質低下滿口臟話的女流氓,我只是在表演一個女性地下歌手應該有的狀態,怎么樣,是不是演得很真,你是不是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問題?」

「難怪我偶爾會覺得你有點文化。」盧米安以嘲諷的方式認可了簡娜的說法。

「什么叫有點?」簡娜表示不服。

查理的目光在兩人的臉上移來移去,然后忍不住望向了坐在安樂椅上的芙蘭卡。

芙蘭卡抿著嘴唇,看著盧米安和簡娜以爭執的方式做著交流。

盧米安沒去理會簡娜的自夸,轉而說道:

「我們聊聊老鴿籠吧。」

簡娜回想了幾秒,突然怔住,脫口而出道:

「艸!我的學費!

她話音剛落,就看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自己,皆有點古怪。

簡娜連忙解釋道:

「你們不是說,邁普.邁爾有可能帶著至福會的成員跑掉嗎?那老鴿籠會不會倒閉?艸,這些狗屎一樣的邪教徒,我已經交了整整一年的學費!TM,我必須去要回來!

等簡娜平靜了一點,盧米安抽了下嘴角道:

「你不是說滿嘴臟話素質低下是表演出來的嗎?」

「······」簡娜先是啞口無言,接著強行辯解,「我現在是地下歌手簡娜啊!我還在這個角色里,還沒有抽離出來······」

見盧米安一臉不信,簡娜惱羞成怒:

「艸,你懂不懂啊?這叫入戲!」

「是是是。」芙蘭卡附和了簡娜一句,努力地轉移起話題,「老鴿籠有一大批固定的觀眾,有很多不錯的戲劇演員,就算劇場經理和兩三個主角跑掉,也不會倒閉的,頂多因為現金被卷走,艱難一段時間,我想,有的是人愿意接手這樣的優質資產,啊對了,老鴿籠的所有者是誰?

簡娜回憶了一下道:

「就是邁普.邁爾自己。」

「這樣啊······」盧米安望向了芙蘭卡,「邁普.邁爾真要潛逃,我們可以用很低的價格接手老鴿籠。不是有很多舞女、一些被布里涅爾控制的歌手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嗎?就讓她們去劇場掙錢。」

「那得面對激烈的競爭。」芙蘭卡若有所思地回應,「真要成了,確實是一條路子,問題是怎么說服布里涅爾···

···哈哈,給他講故事給他畫大餅,告訴他,一個兼職站街女郎的歌手再怎么壓榨,也只能賺那么點錢,而一個被我們薩瓦黨控制的出名戲劇演員,能反饋的會多很多很多。

查理的目光在盧米安和芙蘭卡的臉上移來移去,然后忍不住望向了坐在單人沙發上的簡娜。

和盧米安交流了一陣,芙蘭卡對簡娜道:

「放心,你的學費不會白交的。」已認真聽完他們討論的簡娜舒了口氣,咕噥了一句:

「老鴿籠的學費可一點也不便宜。

芙蘭卡將話題拉回了正軌:

「你對老鴿籠那些人有什么印象,覺得誰值得懷疑?」

簡娜一邊思索一邊說道:

「邁普.邁爾喜歡在我們上表演課的時候來旁觀,眼神有點色,但從來沒有騷擾過誰,很多男人不都這樣嗎?嗯,可能有的學徒會私下和他發展關系,畢竟他是劇院的所有者兼經理······

「倫塔司的演技真的很棒是所有表演課老師里最專業最出色的一個,他在戲劇里演的那些角色,每一個都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彼此完全不同······」

說到這里簡娜明顯有點羨慕,似乎想獲得「演員」的能力,但想起赫德西的變態模樣,想起蘇珊娜.馬蒂斯的現狀,她又一陣害怕,不敢幻想。

「你們說的那個埃夫,我沒怎么見過,可能只是排某些戲的時候會來一下

「我和夏綠蒂不怎么熟悉,我進老鴿籠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做女主角,但她是我的榜樣。她的演技比倫塔司要差一些,我不確定她是不是'演員',艸,這很難判斷啊·····.」

簡娜努力控制了許久,終于還是爆了一句粗口。

「別的表演老師應該都不是'演員',他們和倫塔司的演技差得有點多,他們還經常夸我,說我有表演天賦,雖然比不上倫塔司,比不上以前在老鴿籠做過女主角的幾位,但也能和還是表演學徒時的夏綠蒂媲美······」簡娜說著說著,忽然停住。

「怎么了?」芙蘭卡關切問道。

查理的目光在芙蘭卡和簡娜的臉上移來移去,然后忍不住望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夏爾。

簡娜皺起眉頭道:

「明天官方非凡者就會對老鴿籠做深入的調查,我,我怎么辦?」

她可是野生非凡者,一名「刺客」。

「放棄老鴿籠,去別的劇場?」盧米安試著提議。

錢的問題反而是最不重要的問題。簡娜輕抿嘴唇表情有點垮掉:

「可,可我在老鴿籠用的是真實身份,我媽媽,我哥哥怎么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