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零三章 “演員”

第一百零三章 “演員”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零三章 “演員”

芙蘭卡默算了下時間、詳細問道:

“祭壇藏著什么危險?蘇珊娜、馬蒂斯今天恢復到了什么程度?”

盧米安一聽芙蘭卡的問題,就大概猜到了她的想法是什么:

如果有可行性,不如趁這個機會去毀掉那個祭壇,讓還處在虛弱狀態的蘇珊娜.馬蒂斯徹底消散!

從微風舞廳出來,追蹤假埃夫之前,盧米安就考慮過類似的問題—因為倫塔司是帶著查理去地底,所以他相信對方的目的地是去蘇珊娜.馬蒂斯藏身之處,于是在取電石燈的時候,從保險柜里拿了幾捆雷管出來,希望能利用環境的特殊,把那些家伙都炸死。

倫塔司模糊蒼白的臉孔上似乎多了幾分神圣:

“祭壇就是祭壇,只有我主的光輝,沒任何危險。

你這么一說,我感覺更危險了····盧米安站在“靈性之墻”旁邊,咕噥了一句。

倫塔司繼續說道:

“我不清楚蘇珊娜的具體情況,只知道她上上周還無法讓我們看見,偶爾能發出聲音,上周可以正常和我們交流,而我們打開了'靈視'的情況下,能夠看見她,到了今天她和以前沒什么區別了,但顯得很虛弱。”

蘇珊娜原本是相當于序列5的“墮落樹精”,現在恢復到接近序列6的實力了?盧米安根據倫塔司的描述做出初步的推測。

一住://boquge

要不是蘇珊娜藏在“欲望母樹”的祭壇盧米安都感覺這值得冒險了。

芙蘭卡想了想道:

“你們平時是在祭壇祈禱和獲取恩賜?”

“是。”倫塔司用回憶般的口吻道,“蘇珊娜是我們的祭司,讓我們能感受到主愛世人,感受到每個人最真實的那些欲望,真正地認清楚自己。”

聽到這里,芙蘭卡理智地放棄了進一步的詢問,轉而從細枝末節里尋求真相:

“祭壇平時有人保護嗎?”

“蘇珊娜一直都在。”倫塔司模糊蒼白的臉孔在鏡面上輕輕晃動。

芙蘭卡望著手中的化妝鏡道:

“蘇珊娜遭受重創的這兩周,祭壇有人保護嗎?”

倫塔司的靈如實回答:“沒有。”

芙蘭卡忍不住側頭,望了盧米安一眼,發現他也是一臉的失望和遺憾。

從倫塔司剛才的回答里,他們都清楚地認知到了一個事實:

那個祭壇有隱秘的保護機制,而且很強!

否則,它再是藏于地底,再是難以找到,也得考慮怎么防備那些喜歡在地下特里爾尋找寶藏的賞金獵人和洞穴冒險家,同時,還得提防臨時改道的走私者們和到處亂逛的大學生。

芙蘭卡吐了口氣覺得祭壇和蘇珊娜.馬蒂斯的問題還是交給官方來煩惱比較好。

那個惡靈還有兩天才恢復,而她和盧米安已經問出祭壇的位置,時間足夠!

芙蘭卡問起了別的事情:

“老鴿籠還有多少至福會成員?”

“不多。”倫塔司模糊臉孔上的眼眸閃爍著陰綠,“但我只知道幾個,我、埃夫、赫德西都聽命于邁普.邁爾,他是劇場經理,也是蘇珊娜成為惡靈后,代表她參與至福會核心事務的人。”

“為什么會挑一個男人?不是女性只愛女性嗎?找個女性更方便和至福會別的核心成員交流啊。”芙蘭卡提出了異議。

你確定你說的交流沒有潛藏含義?盧米安覺得“袖劍”女士在這件事情上頗為興奮。

倫塔司嗓音飄忽地回答道:

“邁普.邁爾以前是蘇珊娜的情人。”

芙蘭卡“嘖嘖”感慨:

“大祭司帶頭違背組織原則啊,男女都

愛。”

說話間,她望了又茫然又恐懼的查理一眼。

倫塔司未替邁普.邁爾隱瞞:

“在蘇珊娜加入至福會前,他們就是情人,而且是唯一能讓蘇珊娜感覺安心和放松的情人,她獲得神啟,信仰我主,改造至福會后,也將邁普.邁爾發展入會,只是不再和他上床,等到她成為了惡靈,她不再只愛女性和邁普.邁爾又恢復了那種關系,同時,她還在尋覓別的目標,進入他們的夢里,吸取他們的精力,愛上他們再殺掉他們。”

查理越聽,臉色越白,仿佛陷入了一場噩夢,永遠都無法擺脫,直至死亡。

“這多少是有點變態了。”認真考慮過讓情人加德納為自己生孩子的芙蘭卡評價了一句。

她旋即笑道:

“邁普.邁爾是不是喜歡戴綠色的帽子?”

“不,他現在只戴黑色的禮帽,還會給自己的胡須尖端打蠟。”倫塔司否定了芙蘭卡的猜測。

盧米安則想起了K先生聚會上有人提過的歐內特小鎮女性死亡案件:

“如果邁普.邁爾獲得恩賜,成為男的“墮落樹精',是不是就能進入女性夢

里,制造春夢,吸取她們的精力,讓她們逐漸衰弱,直至死亡?

“至福會以女性為核心成員,強調女性只愛女性,不太可能讓男性成員獲得那么高層次的力量······那不是至福會的人,但同樣信仰“欲望母樹'?或者,女性“愛'女性?”

芙蘭卡繼續問道:

“你為什么連老鴿籠的至福會成員都不知道有幾個?你認識的至福會成員里,除了蘇珊娜,竟然沒有女的?”

倫塔司蒼白模糊的臉孔似乎有了些許扭曲:

“只有邁普.邁爾能接觸那些女性成員。

“我雖然不知道現在的老鴿籠還有沒有女性成員,但我能猜出以前有哪些。

“怎么猜出來的?”芙蘭卡好奇問道。

倫塔司回答道:

“加入我們老鴿籠,從女配角開始,演技越來越好,最終以女主角身份離開的那幾位應該都是至福會的核心成員。

“老鴿籠的建立本身就是給她們一個安全可靠的表演場所,幫助她們滿足內心的欲望,直到能夠初步控制。”

“為什么非得表演?”盧米安想起了倫塔司的種種表現。

倫塔司掙扎了一下道:

“我們獲得的相當于序列7的恩賜,叫做“演員'。

“它賦予我們讓目標渴望關注,想要表現的能力,也激發了我們潛藏的表現欲、表演欲,這在真正掌控住恩賜的力量前是無法克制的,我們必須有一個正規的表演舞臺才能不引人懷疑地滿足自身的欲望。

“觀眾們的每一次掌聲都是對我們的肯定。”

奇怪的序列······剛才我沒第一時間攻擊倫塔司,反而選擇和他對峙,也未及時用儀式銀匕壓制爆發的欲望,是因為不知不覺被激發了想要表現的欲望啊

······盧米安恍然大悟。

芙蘭卡輕拍了一下手掌道:“原來是這樣。

“我就說我今天怎么特別愛演!她笑吟吟問道:

“你偽裝成埃夫和夏爾的能力也來自“演員'?”

倫塔司的臉孔以很小的幅度點了點:

“我們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肌肉、皮膚和骨骼的狀態,擁有偽裝所需要的全部能力,包括化妝技術、道具制作等,同時,“演員'還有“模仿'這個能力,演什么就能像什么,演一個普通人,連星靈體都會變得普通,演一個軍人,則會擅長格斗和射擊。”

“演一個女人呢?”

“演一個非凡者呢?”

芙蘭卡和盧米安各自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兩人總算明白了假埃夫為什么能瞞過官方非凡者,明白了老鴿籠劇場那些戲劇表演者的演技為什么能那樣好。

天天和真正的“演員”搭戲,演技能不好嗎?

倫塔司的靈略顯渾噩地說道:

“演女人需要提前制作道具,假的胸部,假的長發,等等,等等。

“演其他非凡者的時候,在我已經觀察到的情況下,我可以演出他相應的能力,但不會有什么實質效果,更接近幻術,如果,那個非凡者以月為單位讓我認真觀察和學習,那我可以演出一些非常類似但弱化許多的能力。”

聽起來有點厲害啊······盧米安感慨了一句,沉聲問道:

“你之前表現出強大氣勢時演的是誰?”

“和祭壇氣息連接在一起,主持恩賜儀式時的蘇珊娜。”倫塔司隱約顯露出一點虔誠和敬畏。

芙蘭卡和盧米安再次對視了一眼,慶幸自己已經放棄前往祭壇清除后患的想法。

從倫塔司的回答看,蘇珊娜和祭壇合二為一時會展現出半神位格!

“演員'還有其他能力嗎?”芙蘭卡問道。

倫塔司搖了搖頭:“沒有。

“但邁普.邁爾曾經告誡我,'不要沉迷于你扮演的角色'。”

盧米安終于有機會詢問:

“'演員'對應的其他序列叫什么?”

倫塔司的嗓音帶上了明顯的陰森感:

“序列9'吝嗇鬼',序列8'性癮病人',序列6“受勛者',序列5'小愛神',再往上,我不知道。”

很貼切嘛······對“吝嗇鬼”和“性癮病人”的能力相當了解的盧米安問道:

“受勛者'是什么意思?”

“渴望成功,渴望被上流社會或大眾認可。”倫塔司解釋了一句。

芙蘭卡頗為好奇地問道:

“你們在每個序列都好像控制不住相應的欲望,到了序列5,豈不是看到什么都會欲望爆炸?”

“其實,每個序列到了最后都能控制住對應的欲望,“演員'最主要的是表演欲,對財物和異性的渴望只是比正常強一些,不會因此顯得病態,完全無法控制。”倫塔司以自身為例子回答了芙蘭卡的問題。

盧米安頓時有了疑惑:

“那你扮演埃夫先生時為什么還那么吝嗇?”

選擇拾取來歷不明的金幣。倫塔司很自然地回答道:

“因為真正的埃夫就是那樣,演什么就要像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1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