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九十三章 解析

第九十三章 解析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九十三章 解析

“可以。”蘇茜溫柔的嗓音傳入了盧米安的耳朵,幾乎是同時,盧米安感覺自己的意識仿佛綁上了重物,被它拽著急速下墜,越沉越深。

也就是幾秒鐘功夫,他眼皮變得極重,難以遏制地閉了起來,思緒飛快模糊。

渾渾噩噩中,盧米安似乎變成了漂浮的幽靈,在黑的夜里,在熟悉的科爾杜村,徘徊著、游蕩著。

不知過了多久,只保持著一點點清醒的他看見了那座頂著洋蔥般的教堂,它正門附近有光圈凝聚,其余一片黑暗,宛若陰影。

盧米安漫無目的地繞到了側面的墓園,深暗之中,一塊塊幕碑死寂排烈,一株株樹木陰森屹立,幾名男子正拖著一具尸體來到挖出的深坑旁準備將它扔下去。

黯淡的緋紅月光下,其中一名男子抬起了腦袋,四下打量了一圈,他臉有橫肉,黑發藍眼,五官仿佛覆蓋著一層陰影。

蓬斯,貝內!

盧米安霍然清醒了不少。

雙方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盧米安低下腦袋,望向了那具尸體。

那尸體的臉龐被水泡到發脹,慘白一片,棕色的頭發全部濕透,褐色的眼睛睜得極大,凝固著痛苦、不甘和憤懣。

雷蒙德!

盧米安心里涌現出了強烈的憤恨,他對著蓬斯.貝內等人怒喊起來,宣泄著內心的情緒,他感覺自己罵了很多,他感覺自己攻擊了蓬斯.貝內這個惡棍,他感覺自己在用雙手挖著那個深坑。

泥土刺入了他的指甲,又一具尸體在深坑底部顯露了出來;少女湖水藍色的眼眸猙獰凸出,臉色青紫,嘴巴大張,脖子腫起,有明顯的指印痕跡,表情極度痛苦。

阿娃!

盧米安刷地站起,被強烈的情緒驅使著走向蓬斯.貝內,這也讓他猛地睜開了眼睛。

呼,呼,盧米安望著卡座對面空無人的沙發,做起了深呼吸。

夢中強烈的憤慨,痛恨等情緒還殘流于他的身上,“讓他不可遏制地輕輕顫抖。

“你看見了什么”

過了好幾秒,蘇茜溫柔和地詢問道。

盧米安臉龐肌肉略顯扭典地回答道;“我看見了,看見了雷蒙德和阿娃的尸體,他們一個被淹死,一個好像是被掐死的………

蓬斯.貝內和跟著他的惡棍們正把阿娃和雷蒙德的尸體埋到教堂旁邊的幕園,“我向他們怒吼,我想做點什么,我,我醒了過來,

蘇茜安靜聽完,平和舒緩地說道…“這一次我沒有讓你做清醒夢,自己去夢里尋找象征性事物存在的線索,而是讓你以做夢的方式去接觸潛意識里的某些場景。

“你看到的即使不完全等于事實,也是真切發生過的情況組合起來的畫面,其中或許有時間惑空間上的重迭,“但基本的細節是沒有問題的,可以解讀的。”

盧米安痛苦反問道:“你的意思是我真的在現場看到蓬斯,貝內他們把雷蒙德和阿娃的尸體埋到墓園。

“這不確定。蘇茜做起解析:“目前可以看出來的是雷蒙德是被蓬斯.貝內等人淹死的。阿娃側是被他們掐死的,二人的尸體最后也埋到了墓園某處,”而你未必在現場,有可能后來才知道,嘗試著挖出了他們的口體,并報復蓬斯,貝內等人,但結果不是太好,否則你剛才的夢境會映像出一定的內容。”

盧米安沉默了一連道,“愿來是這樣…….

“我剛才還疑感,我如果真在現場,為什么沒被蓬斯·貝內他們弄死,也丟到深坑里。

他剛才的痛苦有一部分就來源于不肯相信對這個問題做出的猜測,那意味著他也許和蓬斯等人是一伙的。

不排除你確實在現場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可能,但解釋有很多,不一定是你想象的那樣,你沒被殺死,可能是因為他們需要一個身體條件做出的容器。“蘇茜明顯很清楚盧米案在排斥和抗拒著什么,溫柔地安撫道“可以肯定的是你夢里出現的憤怒、痛恨情緒和想要報仇的沖動不是假的,是你當時真真切切感受,也就是說不管怎樣,阿娃和雷蒙德的死和你沒太大的關系。

一聽完蘇茜的話語,盧米安就像剛從水里被撈出來,失去了全部的力氣,整個人都靠在了沙發背。上

他的精神狀態比剛才輕松了不少,不用再強撐著自己。轉瞬之后,無形的暖風吹過了他的身體和心靈“,讓他得到了徹底安撫。

蘇茜帶著些許笑意和鼓勵的嗓音響了起來:比起上次,你的然態確實好了不少,你比我預想的更早鼓起勇氣,去直面你不愿意面對的一些猜測和懷疑。

“在心理學領域,這是走出困境的重票標志,只有正視問題,才能解決問題。

“好了,念天的治療就此結束,您現的狀態可以去面對路易斯.隆德和普阿利斯夫人他們了。”

這時,情緒緩和下來的盧米安記起了“魔術師“女士的叮囑,“還有一件事情:“我之后可能不得不信仰另外一位存在,但平時又不能回想起他的尊名,你們有什么辦法讓我不去回想嗎?

那清柔女聲微帶笑意的回應:“這很簡單,我會你一個心理暗示,一旦你的靈性真、直覺相信自己缺乏保護,您的淺意識就會將相應的尊名替換成“那位”,無法重理。

有保護的情況下,則可以完整回想和說出!.盧米安的思緒突然恍惚了一下,然后就聽到對方說“已經設置好相應的心里暗示了。”

“謝謝您,女士。

也謝謝您,蘇茜文士。”盧米安向卡座對面空無一人位置點了點。

“不用客氣,”兩周后再見,那清柔的女聲應了他。

蘇茜也跟著說了句,“兩周后見”。

盧米安不知道她們是什么時候離開的,總之,D卡座周圍區域變得非常靜,只有植物園內的鳥叫聲,路上噠噠噠的馬蹄聲,某些機械運轉的喀嚓聲,若有似無地回蕩在這里。

他端起杯子將剩下的恩蒂斯咖啡一口喝完,調整起心理狀,趁此機會,他將治療過程完整地見回想了一遍,莫名覺得蘇茜女士最后說的那句話有一定的奇異感。

“她說,我現在的狀態可以去面對路易斯.隆德、普阿利斯夫人他們了,意思是之前還不行,從普阿利斯夫人那里得到的某些問題的答案可能會擊垮我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狀態的好轉不如預期,她是否會要求我放棄這次碰上路易斯.隆德的機會可如果路易斯.隆德昨天就出現了呢那樣一來?我都還沒有來得及復診,問題豈不是會很大“真要是這樣,上次治療結束時,蘇茜女士不是應該叮囑我一句,在復前,不要嘗試接觸普阿利斯夫人,不直面本堂神甫嗎?

“她那么確定我兩周就碰不上路易斯.隆德,或者碰上了也會被他逃脫了?

“觀眾……”

盧米安瞬間驚醒,離開D卡,座乘坐公共馬車返回了老實人市場區,他沒急著到金雞旅館或者位于白外套街的安全屋日召喚信使,給“魔術師”女士寫信,告訴她忒爾彌波洛斯之事,而是直奔市場大道126號附近,看那幾名手下和安東尼、瑞德、芙蘭卡有沒有收獲。

戴著深棕色寬檐圓帽的盧米案走至和“黑蝎”羅杰那棟房屬相近二十米的斜對面,坐到了兩棟建筑之間的縫隙處,背靠著墻璧。

這里有好幾個流浪漢,其中一個流浪漢挪動屁股靠近盧米安,壓著嗓音道:“還沒有發現。”

盧米安點了點頭,將目光投向了那帶花園的三屬建筑前,留意起來往的行人,時間一點點推,移太陽到了天邊,光照變得極為黯淡,點燈人們開始一盞盞弄亮煤氣路燈,就在這個時候盧米安看到了一個穿灰藍色工人制服的男子,他的鴨舌帽下是淡黃色的頭發,有點發福的臉龐隆顯憨厚。

安東尼瑞德他怎出來了盧米安認出了那個情報販子,疑惑于他的行為,客東尼瑞德仿佛剛下班的工人,急匆匆往大道的盡頭走去,盧米安的眸光霍然有點收縮,因為他現客東尼瑞德不是東假裝路過,而是在靠近一個人。

那人穿著配有一黃色紐扣的藍色禮服,戴著打蠟的帽子,系著白色領帶,身著紅色馬甲,坐在一輛有黃色編號的出租馬車上,儼然是肅屬于帝國馬車公司的車夫,不同馬車公司的車夫有不同的制服;那車夫把帽子壓得很矮,一直低著頭仿佛在等待客人。

盧米安心中一動,站起身來,往那個方向走了幾步。

安東尼瑞德路過那輛馬車時,似乎伴到了什么一個踉蹌,撞向了拉車的馬匹,馬匹受到了驚嚇就要抬起前腿,那車夫用力一拉韁繩,將它穩穩制住,但車夫也因此抬起了腦袋,顯露出了臉孔。

他年過四十,留著黑發,容貌因為距離原因,盧米案看得不太真切,只隱約有種熟悉的感覺。

盧米安的眼睛微微瞇起看著安東尼,瑞德連連道歉,離開了馬車附近,而市場大道126號內,走出來另一名男仆,他來到馬車旁對車夫道:“我家老爺要雇你的車,現在進去幫忙搬點東西。”

那車夫點了點頭,沉聲回應:“好!”

他旋即跟著男仆進了屬于“黑蝎”羅杰的那棟房屋。

目睹了整個過程但未聽見對話的盧米安嘴角一點點翹了起來,他現在無比確定那個車夫就是路易斯.隆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