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八十七章 清除

第八十七章 清除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八十七章 清除

于格.阿圖瓦?盧米安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答案。

屬于競爭對手的薩瓦黨和毒刺幫竟然支持同一位候選人?

如果于格.阿圖瓦成功當選,那他會幫毒刺幫對付薩瓦黨,還是幫薩瓦黨徹底擠走毒刺幫,或者要求雙方和平相處?

盧米安越想越覺得這事似乎有哪里不對:

如果薩瓦黨和毒刺幫背后的大人物都是于格.阿圖瓦,兩邊不至于鬧到現在這個程度!

雖然這有盧米安的功勞在內,但他不也是按照老大和布里涅爾男爵的意思做的嗎?

而且,于格.阿圖瓦之前連市議員都不是,現在也還沒有真正當選國會議員,憑什么庇護薩瓦黨和毒刺幫?

唯一能解釋的是開明黨的力量在發揮作用,可開明黨也不至于養兩個黑幫還讓他們拼到你死我活。

缺乏這方面經驗的盧米安想了好一會兒也得不出答案,只能遺憾地嘆了口氣:

沒法發動薩瓦黨的人,讓他們暗里威脅投票者不要選于格.阿圖瓦了!

他望向路易斯,疑惑質問:

一住://boquge

“為什么我不知道我們薩瓦黨支持的是于格.阿圖瓦?”

路易斯頓時變得緊張:

“我以為男爵給頭兒您交待過。”這不就是交接的意義嗎?

布里涅爾男爵因為失去了最賺錢的微風舞廳,所以心情不佳,很多事情都懶得提醒,反正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盧米安在心里咕噥了一句,出了微風舞廳,一路回到金雞旅館。

他直接上至三樓,走至安東尼.瑞德這個情報販子住的5號房間前,伸手敲響了木門。

咚咚咚的聲音回蕩開來無人響應。

不在啊......也是,哪有情報販子每天都窩在家里的.......盧米安拿出隨身攜帶的便簽紙和吸水鋼筆,以安東尼.瑞德的房門為桌子,刷刷刷寫了一段話:

“我收到消息路易斯.隆德這周六到周日會出現在市場大道,請你留意他的行蹤,一發現他立刻通知我,我不是在旅館207房間就是在微風舞廳,到時候,尾款會按照約定支付。“夏爾。

將那張便簽紙從門縫塞入305房間后,盧米安轉回微風舞廳,留在咖啡館內,等待起反饋。

快到黃昏時,一名守在市場大道126號附近的黑幫打手奔回舞廳,上了二樓。

發現路易斯.隆德了?盧米安刷地站起,望向那名手下。

那黑幫打手莫名緊張,就像被一頭饑餓的獅子給盯上了。

不等盧米安詢問,他又急促又結巴地說道:

“頭兒,不,不好了!

“我看到,看到一群警察去了堆場!”

堆場?那不是老大的產業嗎?呃,堆場附近有“老鼠”克里斯托的倉庫......這是芙蘭卡的“舉報”發揮作用了?盧米安迅速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讓他很是失望。

什么鏡中人,什么可能的危害,在他眼里連路易斯.隆德的一根頭發都比不上!

控制住內心的情緒和體表殘留的興奮,盧米安對那名手下道:

“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

“你現在回原本的位置,繼續蹲守通緝令上的人,再過半個小時,我讓另外四個換你們回來休息。”

“是,頭兒。”那黑幫打手舒了口氣,轉身走入了樓梯。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那里,盧米安低頭望了眼自己的雙手。

它們隱約還有點顫抖。

這是他以為手下帶來了路易斯.隆德的消息時驟然爆發的興奮和激動造成的。

某些時候,我的情緒還是不夠穩定啊.還好,這個星期天又能接受心理治療了......盧米安暗自嘆息了一聲,坐了下去,抿了口咖啡。

為了用最好的狀態迎接路易斯.隆德,他連酒都沒有點。

屬于“老鼠”克里斯托的那幾個倉庫外。

他和他大部分手下、搬運工人都被集中在了一起,周圍是二三十名身穿黑色制服、手持槍械的警察。

克里斯托堆出討好的笑容,對認識的警司特拉維斯.埃弗瑞特道:

“警司先生,為什么突然把倉庫包圍了起來?

“我是一個合法的商人!”

三十歲左右,戴著黑框眼鏡,下巴偏寬的埃弗瑞特望著克里斯托,沉聲說道:

“你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平時在做什么,我們不處理你是因為你還算守規則,知道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現在,你唯一的選擇是配合我們,盡快把事情弄清楚。”

克里斯托敏銳地從埃弗瑞特警司的話語聽出了希望,當即點頭道:

“好,好的,沒問題!”

昨天那批貨,他已經分發了出去,只要真實賬目沒被找到,就沒有實際的證據可以指控他。

黑發剃得較短的埃弗瑞特側過身體,對旁邊一名男子道:

“副助理警監先生,你們可以開始了。”

那名男子容貌粗獷,留著蓬松的金發,長著金色的眉毛和胡須,身穿一套略微顯小的黑色警察制服,但紐扣都是黃金制成的。

他的肩章上有一朵銀白色的七瓣香根鳶尾花,旁邊配了一個米白色的菱形小方塊。

這代表副助理警監。

在警司之上,特里爾警務部還有四個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總警司、副助理警監、助理警監、副警監。

其中,副警監只有一個,那就是特里爾警務部的部長,整個因蒂斯共和國比他警銜更高的是國家警察部的部長,一位警監。

助理警監和副助理警監屬于特里爾警務部的副部長和警務委員們,他們的肩章上,在七瓣的香根鳶尾花旁邊都有米白色的菱形小方塊,警監是四個,副警監是三個,助理警監是兩個,副助理警監是一個,總警司沒有。

也就是說,這位金發金須的粗獷男子職位相當于負責整個老實人市場區的警務委員艾默克,但克里斯托根本不認識他。

“叫我昂古萊姆就行了。”長相粗獷的副助理警監簡單回應了一句。

他的目光隨之掃過了克里斯托、艾爾肯等人,讓他們莫名產生了一種太陽很刺眼,不得不低下腦袋的感覺。

昂古萊姆收回了視線,對身后幾名穿著便服的隊員道:

“可以把那件東西拿過來了。”

兩名隊員走至停在附近的四輪馬車旁,從上面搬下了一個又寬又扁又大,覆蓋著黑色天鵝絨幕布的事物。

他們隨即將這事物立在了昂古萊姆的身旁。

昂古萊姆看向“老鼠”克里斯托等人,微抬下巴道:

“你們排隊到我面前來,一個一個來。”克里斯托感覺自己衣兜內那個小家伙明顯有些顫抖,猜測昂古萊姆應該是官方非凡者,而且實力很強。

斟酌了幾秒,不敢反抗的他戰戰兢兢走到了昂古萊姆的前面。

昂古萊姆霍然拉開了黑色的天鵝絨幕布,顯露出了身旁物品的完整模樣:

那是一面全身鏡,式樣古樸,鑲嵌在生銹的鐵黑色支架上。

那鏡子的表面瞬間映出了克里斯托的身影,纖毫畢露,清晰無比。

克里斯托沒感覺有什么異常,但他身后的艾爾肯卻一下臉色大變。

他猛地向左轉身,試圖逃跑。

與他做出同樣行為的還有近二十個人,包括部分苦力和搬運工。

砰,砰,砰!

跟隨昂古萊姆的幾名隊員早有準備,紛紛揚起手臂,扣動了扳機。

那些子彈激射而出,打在了試圖逃跑的人身上,可卻仿佛擊中了幻影,直接穿透過去,落在了遠方。

昂古萊姆不慌不忙伸出左手,調整了旁邊全身鏡的朝向。

那鏡子隨之照出了艾爾肯的身影,但背景一片深暗。

艾爾肯瞬間定格在了原地,保持著奔跑的姿態。

緊接著,他臉露驚恐但不可遏制地被全身鏡吸了過去。

兩者剛有碰撞,艾爾肯的身體就驟然消失了。

轉瞬之后,他浮現于鏡子內部,臉龐染上了血污,表情變得猙獰,充滿了痛恨和怨毒。

他張開了嘴巴,似乎正在大聲喊叫,可卻被無形的力量拖著,一直拖入了鏡子異常幽暗的背景里,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的克里斯托怔住了,忘記去幫助自己的弟弟。

他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在回蕩:“他們真有問題啊.

與此同時,昂古萊姆那幾名手下正試圖控制那些逃跑者,各種能力嚇得被圍住的普通人們蹲到地上,埋低了腦袋,瑟瑟發抖。

微風舞廳,坐在吧臺位置聽著簡娜唱歌的盧米安于兩個小時前就收到了“老鼠”克里斯托沒事但死了一批手下的消息。

效率還不錯嘛......他在心里贊了市場區的官方非凡者一句。

隨著那首下流歌曲的結束,早已等待在旁邊的一名婦人上到舞臺,沖至一個年輕的樂隊成員身前,抽泣著喊了兩聲。

她仿佛在說誰誰誰死了。

那樂隊成員一下愣住,很是茫然,就像聽到了極為震驚的消息,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幾秒后,他丟掉掛在身上的羅塞爾六弦琴,狂奔向舞臺下方。

跑了幾步,他一個踉蹌,重重摔倒在地,掙扎了兩下,沒能站起。

下一秒,他痛哭出聲。

穿著鑲亮片紅色長裙的簡娜凝望了幾秒,抿了抿嘴唇,最終沒有過去安慰,任由那名樂隊成員和趕過來的婦人抱頭痛哭。

她沉默地走下舞臺,遇到了離開吧臺的盧米安。

“發生了什么事?”盧米安問道。簡娜輕輕嘆了口氣道:

“他父親在幾個小時前的一場意外里去世了。

“我和他認識,知道他能夠學習樂器很不容易,他父親是搬運工,母親是洗碗女工,沒有他們拼盡全力的支持,他現在只能去做苦4

幾個小時前的一場意外......搬運工..

.盧米安大概明白了原因。

他同樣沉默地望向了舞臺。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