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四十四章 奇怪的規定

第四十四章 奇怪的規定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四十四章 奇怪的規定

微風舞廳,那個由無數骷髏頭構成的白色圓球雕像前。

盧米安駐足這里,看了那句因蒂斯語書寫的銘文幾秒——“他們在這里沉睡,等待著幸福和希望的降臨。”

他收回視線,走向了門口。

兩位穿著白襯衣、黑外套的打手同時側過身體,頗為尊敬地打起招呼:

“上午好,夏爾。”

他們已聽說了這位年輕人于短短幾天內擊殺馬格特,重創威爾遜的傳聞,也知道他加入了薩瓦黨。

微風舞廳內還沒什么人,服務生們整理著座椅,打掃著地面,不慌不忙。

盧米安正要尋找之前認識的路號斯,畢竟那么點小事不需要驚動布里涅爾男爵,卻看到吧臺位置坐著當初跟蹤自己的米西里。

米西里還是戴著那頂鴨舌帽,正喝著一杯黑麥啤酒。

盧米安笑著走了過去。

米西里察覺到有人靠近,習慣性地用眼角余光掃了一下。霍然之間,他整個人都僵住了,仿佛被凍在了那里。

下一秒,他跳下高影腳凳,轉向盧米安,堆起了討好的笑容:“上午好,夏爾。”

米西里同樣聽說了夏爾干掉馬格特,將威爾遜從“‘金雞旅館”四樓直接扔下去的事情。

這讓他分外慶幸之前跟蹤夏爾被抓住后,沒有硬撐到底,否則以對方的行事風格,他百分之百已經被埋在地下特里爾的某個角落里了。

這是一個真正的狠人,說殺人就殺人,說把誰扔下樓就扔下樓,不會有猶豫!

盧米安笑了“只叫夏爾,似乎不夠尊重啊?”

成功看到米西里的臉色變白后,盧米安補了一句:“不知道什么時候,我能被稱為夏爾爵士。”

這既是在開玩笑,也是在隱晦地表明他想“努力做事”,“奮發向上”,盡快成為薩瓦黨的頭目。

“很快,很快。”米西里陪著笑道。

他心里真實的想法是,只要你愿意,我現在就可以叫你爵士,就像男爵也不是真正的男爵一樣,那更多是綽號和自稱。

盧米安坐到吧臺前。拍了拍旁邊的高腳凳:“坐吧,有點事情想問你。”

米西里趕緊坐下,指著面前的黑麥啤酒道:“要來,一杯嗎?”

“來一杯游騎兵”。盧米安完全有客氣。

游騎兵”指的是橘子石榴味的啤酒,比黑麥啤酒貴了整整2個里克。

米西里略感心疼,但還是對酒保喊道“一杯游騎兵”。接著,他側過腦袋,對盧米安笑道:“你想問什么?”

盧米安等到那一大杯偏橘色的啤酒推到了自己面前。開口問道:“你是怎么加入

我們薩瓦黨的?”

“我是薩瓦人。”米西里指了指自己已染上些許風霜的“臉龐,我到特里爾本來是想找份工作,但給我提供住處的那位同鄉早就加入了薩瓦黨。

薩瓦黨最初是由老實人市場區做苦力、侍者、小販的薩瓦人建立起來的,他們性格彪悍,敢打敢拼,不懼犧牲很快就有了一塊地盤,后來隨著薩瓦黨發展壯大他們也招攬了其他省份的人和特里爾本地人,但骨干們大部分還是來自薩瓦省。

輕輕點了下頭,盧米安繼續問道:“布里涅爾男爵是整個薩瓦黨的老大?”

“不是。”米西里用然的目光望向盧米安。

他連我們薩瓦黨的基本情況都不了解就選擇加入?而且,還為了我們薩瓦黨殺了馬格特,重創了威爾遜!

盧米安喝了口橘子石榴味的啤酒,笑著說道:“我一直以為布里涅爾男爵是我們老大,以他的氣派,以他的風格,以他的實力,怎么可能不是老大?”

米西里聽得膽戰心驚,只是伸手捂住夏爾的嘴巴。這些話是能在這種公共場合說出來量嗎?

要是被那位聽說了,他對男爵的態度肯定會有變化!

米西里趕緊解釋道:“男爵主要是負責微風舞廳、市場大道和高利貸方面的事情,和他差不多的還有,管著走私生意的老鼠克里斯托,管著夜鶯街那幾個舞廳的巨人西蒙,管著白外套街的紅靴子“芙蘭卡”,管著半個老實人市場的的血手掌“布萊克”。

在他們的上面還有一位真正的老大,但我不知道是誰,也沒見過。說到這里,米西里壓低了嗓音:“只聽說他是一位正經商人,是薩瓦商會的成員,生意做得不小。”

薩瓦商會的一員?聽起來像是薩瓦商會需扶持了這么一個黑幫,方便處理一些見

不得光的事情,并防備競爭對手的打擊..盧米安結合自己流浪時的見聞、奧蘿爾的只言片語和家里的書籍、雜志、報紙,有了一定的猜測。

這個時候,聽說夏爾到了微風舞廳,原本跟隨在布里涅爾男爵身旁的,路易斯匆匆下樓,直奔吧臺。

他真擔心那個膽子極大的鄉下小子又惹出什么麻煩來!

見盧米安在和米西里聊天,他于另外一邊坐下,故作不經意地試探道:“這么早就到微風舞廳來量?”

“有點事情想找你幫忙。”盧米安露出了笑容。

這笑得額頭還殘留青腫痕跡的路易斯心頭一額:“什么事?”

見他們似乎要談正經事,米西里找了個借口,端著那杯黑麥啤酒,離開吧臺,轉到了更靠近舞池的地方。

盧米安收回視線,語速緩慢地說道:“幫我弄蜥蜴的眼睛、鷹巢里的石頭和蛇的毒囊。”

他沒有把“預言之術”需要的全部材料說出來,打算分幾個地方獲取。

“你要這些東西做什么?”路易斯一聽就覺得那三樣物品偏邪惡和詭異。

盧米安笑了起來:“你還記得馬格特是怎么死的嗎?”

路易斯瞬間頭皮發麻,感覺對方在威脅自己,而且很成功!

這次我真沒有想嚇你....盧米安暗笑了一聲道:“我給了他一刀刀上涂抹著毒藥。”

“對。”路易斯記起了夏爾和布里涅爾男爵當時的對話。

盧米安見這家伙依舊沒懂自己想表達的真正意思,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句:“你怎么比查理還蠢啊?”

他嘆了口氣道:“那些東西是用來制作另外一種毒藥的。”

“想干什么?”路易斯差點站了起來,懷疑這家伙又要惹麻煩。

“防身。”盧米安言簡意。

路易斯找不到可供指責地方,只好吸了口氣道:“我會讓人幫你搜集那三種東西的。”

他隨即重復了一遍材料的名稱,免得出現錯誤。

盧米安確認完畢,喝了口“游騎兵”,轉而問道:聽說過‘與眾不同’歌舞廳嗎?”

路易斯拿提防的眼光望向盧米安道:

“你最好不要惹他們,那個歌舞廳的老板蒂蒙斯和天文臺區的警務委員好像是朋友,背后似乎還有一個神神秘秘的組織,之前想要敲詐他們的幾個人最后都遭遇了很詭異很可怕的事情,有的甚至失蹤不見。特里爾每個區都有一個警察總局,由一名警務委員負責。

警務委員的全稱是特里爾警察事務委員會彭舞委員,由特里爾警務部部長領導。

難怪毒刺幫沒敢找蒂蒙斯討要欠款....盧米安若有所思地點了下頭。

見路易斯總是擔心自己想惹事,故意又問了一句:“毒刺幫內部和馬格特一個層次的頭目,還有哪些他們的老大又是誰。?”

“你想做什么?”路易斯險些脫口而出。

難道夏爾想把毒刺幫的強者都干掉?這也太妄想了吧?

路易斯努力平復了下心態道:“你暫不用了解。”

盧米安笑了笑,沒再多問,喝起那杯“游騎兵”。

天文臺區,地下墓穴附近。

盧米安找到了坐在篝火后面的奧斯塔。特魯爾。

他嘲諷般笑道:“你是我見過最敬業的人。”

一周七天,每天會到這里來騙人。

“我也想去海邊泡海水浴,但還欠了那么多錢。”

奧斯塔不是沒考慮過坐蒸汽列車離開特里爾,不再償還剩下的債務,但之前他剛到蒸汽列車站,就被布里涅爾男爵派人堵住了,狠捧了一頓。

這讓他對布里涅爾男爵的能力相當畏懼,不敢再做類似的嘗試。

“幫我搜集點東西。”盧米安坐了下來,直接說道,“有報酬的每樣額外給你5費爾金。”

奧斯塔。特魯爾的眼睛一下亮起:“要什么?”

“豬猜的內臟、鼠狗的舌頭、牡鹿的骨髓、隨便一種致命的草藥。”盧米安看著簧火道。

“比較難獲得啊。”奧斯塔試圖講價。

已經想好去天文臺區做野味的餐廳問一問。

盧米安根本沒有理他,轉移了話題:“在特里爾什么地方能找到水怪?”

奧斯塔想了下道:“地下墓穴靠近塞倫佐河那邊有條地下河,時不時就有人說遇到水怪。”

塞倫佐河沿岸偶爾也有,但似乎很快就被凈化者或者‘機械之心’的人解決了。

盧米安點了下頭:“你知道‘與從不同’歌舞廳嗎?”

“知道。”奧斯塔指了指上方,“就在煉獄廣場旁邊的!舊街。”

“1費爾金,帶我過去。”盧米安站了起來。

他打算實地再看一看,了解一下,不行就算了。

沒多久,奧斯塔領著盧米安回到地面,轉入廣場附近的舊街,停在了一棟很有年代感的建筑前。

那建筑偏灰藍,保留著羅塞爾時代前的風格:三角帽飾、人字屋頂和帶鉛條框架的窗戶。

“與眾不同”歌舞廳位于那棟建筑的底層,大門塑造地如同一張巨大的嘴巴。

此時已是下午,一輛馬車停在路旁,走下來三男一女。

他們都穿著深色的短西裝,一步步靠近著“與眾不同”歌舞廳。

快到門口的時候,那三男一女同時掏出了一塊單片眼鏡,將它戴在了自己的右眼位置。

看到這一幕,盧米安疑惑地側過腦袋,望向奧斯塔。

奧斯塔笑著解釋道:“這是與眾不同歌舞廳的規定,想進去的人必須穿短西裝,戴單片眼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