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十九章 信

第二十九章 信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十九章 信

萊恩搖了搖頭:

“那封信只有兩句話,內容也很簡單,看起來像是一個深陷困境的人向我們求助。”

“沒說是什么困境嗎?”盧米安暗自松了口氣。

不管是奧蘿爾寫給她筆友們的信,還是她筆友們回寄的郵件,都不可能只有兩句話。

“沒有。”萊恩輕輕嘆了口氣。

就那么一封什么都沒有的求助信,你們就來了?不害怕這只是一場惡作劇?裁判所的人都沒有你們這么積極,這未免也太好心太善良太有使命感了吧?盧米安在心里嘲諷了起來。

按照他的習慣,這些話他本該直接說出口,但考慮到還要從對方那里套取情報,不能惹怒了他們,中斷了對話,又強行忍了下來。

不過,盧米安也知道萊恩不會告訴自己全部的情況,他們為了一封什么都沒寫清楚的求助信來科爾杜村找人必然有別的考量或者說原因。

“呃……”盧米安摸了摸下巴,抱著試一試又不會有什么損失的心態提議,“要不給我看看那封信?也許我能從筆跡上看出是誰寫的。”

頭發撲著粉的瓦倫泰露出了“你當我們是傻瓜嗎”的表情。

莉雅則笑道:

“你會鑒定筆跡?”

“勉強算會。”盧米安一臉誠懇。

他隨即在心里補充道:

能鑒定奧蘿爾和我自己的筆跡也算會鑒定。

“沒用的。”萊恩再次搖頭,“那封信的每一個單詞都來自小藍書,整個句子都是用上面剪下來的紙條拼成的。”

很謹慎啊……類似的手法怎么有點耳熟,奧蘿爾的故事聽多了?……既然是求助,為什么還要以這樣的方式隱藏自己的身份?害怕求助信被攔截,遭遇報復?或者,本身也有什么問題,不想暴露在別人視線里?盧米安試著去分析寫信者的心態。

他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

“村里大部分家庭都有小藍書,你們找人聊天,是想通過他們確認他們家里的小藍書有沒有出現類似的損壞?

“可那個人完全可以在別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重新買一本小藍書,用完就丟掉。”

“這只是其中一個方向。”萊恩平和說道。

“還有別的方向?”盧米安一點也沒把自己當外人。

萊恩想了下道:

“既然有求助,那就存在加害,必定有一些事情正在發生,而這肯定會留下痕跡。”

“很有道理。”盧米安露出替萊恩等人為難的神色,就像自己親身感受到了一樣。

他鄭重承諾道:

“我的卷心菜們,我會幫你們留意的,希望能找到線索。”

“謝謝。”萊恩禮貌回應。

而莉雅早調整好心態,探究道:

“既然是朋友,那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

“不用客氣。”盧米安笑著示意。

“你叫我們卷心菜的時候,酒館里那些村民為什么會笑?”莉雅對此相當好奇。….

雖然這稱呼令人羞恥,但都說了是本地常用的俚語,那按理來說不會惹人發笑啊。

盧米安誠懇回答:

“卷心菜在俚語里有小可愛、寶貝的意思,我的卷心菜或者小卷心菜主要用在兩種情況下,一是親密的朋友間,二是長輩對晚輩,我的兔子,我的小雞,這些也差不多。”

他在“親密”這個詞上發了重音。

緊接著,他一臉無辜地補充:

“我當時只是希望我們成為親密的朋友。”

他一副我很純潔,我不懂這個“親密

”有什么隱晦含義的樣子。

我看你是想當我們的長輩……莉雅總算明白那些村民為什么會笑。

雖然盧米安剛才的解釋不一定是真的,但至少邏輯上令她信服。

萊恩跟著點了點頭:

“還有別的事情嗎?”

“沒有了。”盧米安也不想表現得太過積極,免得被對方認為有什么問題,從而調查自己和奧蘿爾。

姐姐可經不起調查啊!

目送莉雅等人在叮當回響的鈴聲中遠去后,盧米安坐至老酒館門口,等著那位來歷神秘目的不明的女士起床。

過了一陣,他的伙伴雷蒙德.克萊格找了過來。

“盧米安,你想好接下來調查哪個傳說了嗎?”雷蒙德見面就問道。

這兩天,在這件事情上,他比盧米安還要積極,畢竟他沒有那個奇怪的夢境,沒有獲取財寶的另外途徑。

“還沒有。”那只貓頭鷹都找上門了,在確認情況前,盧米安哪還敢調查傳說真相。

他隨意找著理由:

“過幾天就四旬節了,好好過完節日再考慮。”

“嗯。”雷蒙德覺得很有道理,“所以,我暫時也不用去當‘看青人,了,等過完四旬節再去,這幾天就算有人放牧,也造不成太大破壞。”

“也就是說,接下來幾天你不用離開村子?”盧米安反問道。

見雷蒙德點頭,他笑著說道:

“真巧啊,我最近幾天也不能離開村子。”

“為什么?”雷蒙德疑惑詢問。

盧米安壓低了嗓音,一臉嚴肅:

“今天早上,我遇到那只貓頭鷹了,巫師傳說里那只貓頭鷹,它說,要不是村里有教堂,有神的注視,它會立刻帶走我的靈魂,投到深淵里面……”

雷蒙德聽得又驚又懼。

他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真的?

“我就說不能招惹這種邪惡的生物……”

呢喃到這里,他突然看見盧米安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雷蒙德這才記起好朋友的本性。

“你又在惡作劇,又在騙我?”他又氣又急。

氣的是自己,明明知道盧米安這家伙是什么樣的人,明明被騙過很多次,為什么還是會上當。

“這么離譜的事情你也信?”盧米安“嘿嘿”笑道。

這句話才是在騙你,免得你受不住壓力,直接去教堂懺悔……他于心里默默補充。….

“呼……”雷蒙德放松了下來。

盧米安轉而叮囑道:

“雖然剛才那個是我編的故事,但也是想告訴你,追查傳說真相可能會有一定的危險,能不出村不脫離教堂的庇護就盡量不要離開。”

說完,他無聲咕噥了兩句:

這可是真話,剛才的故事確實大半是編的,小半才是真的……要不是之后很多事情需要幫手,我才不會提醒你,把奧蘿爾的叮囑換一種方式告訴你,別人死不死關我什么事……

雷蒙德想到剛才那一瞬間的恐懼,頗為理解地點頭:

“好的!”

他不再聊那些傳說,轉而問道:

“選春天精靈的時候,你會投誰的票?”

春天精靈是四旬節各種慶典上的主角,是春天的象征,在達列日地區,一般是由全村人票選出一位漂亮的、還沒結過婚的少女來扮演。

“阿娃吧。”盧米安不甚在意地回答,“她不是一直很想當一次春天精靈嗎?”

“我也會選她。”雷蒙德暗自松了口氣。

昨天阿娃暗示他,讓他投票的時候選她,所以,他覺得有必要幫一幫她,幫她拉到更多的票。

離老酒館不遠的一棟房屋外。

萊恩、莉雅和瓦倫泰沒急著找人“閑聊”。

“剛才給那個家伙說那么多真的沒問題嗎?”瓦倫泰抬手捂住口鼻道。

這里的空氣彌漫著淡淡的家養禽類的糞便味道。

莉雅撥弄了下頭頂一顆銀鈴:“有沒有問題我不知道,我只能確認一點,我的占卜結果告訴我,他是有用的助力之一。”

“在打不開局面的情況下,適當泄露點消息,讓相關的人因為恐懼自己行動起來,是非常有效的調查方法。”萊恩解釋了下自己的用意,“接下來,我們多觀察他,看他會做什么事情,或者找什么人。”

雷蒙德離開后,盧米安進了老酒館,看見那位給自己塔羅牌的女士又出現在了老位置上。

今天的她穿著白色女士襯衣,配一條褲管寬松的淺色長褲,手邊放了一頂系著幾朵黃色小花的圓形草帽。

她行李箱里放的衣服可真多啊,每天都換,不像莉雅他們那么寒酸……盧米安邊感慨邊靠攏過去,坐到對面。

這個過程中,他隨意瞄了眼對方的早餐:

一份飽滿的夾肉餡餅,里面放著稀薄的醬汁;

幾塊奶油小圈餅;

切成塊的時令水果;

一杯泛著些許雜質的淺色透明飲料。

這些都不是老酒館能提供的啊……盧米安指著那杯飲料,自來熟般問道:

“這是什么?不像是酒啊。”

“‘維納斯圣油,特飲。”那女士隨口回答道,“用糖和香草泡的桂皮水再混合罌粟花調制而成,是特里爾一家酒吧發明的。”

“維納斯”這個詞來自羅塞爾大帝,他在某個故事里提到,這是一位堪比美神的女子。

“你從哪里弄來的,自己調的?”盧米安懷疑最近的城市達列日都不能提供類似的東西。

那位女士笑了笑:

“作為一名旅行家,在合適的時候獲取到合適的事物是職業本能。”

“聽不懂。”盧米安很是誠實。

他轉而說道:

“之前那個怪物我解決了,這次碰到了更危險的兩種……”

他把長著三張臉孔的怪物和背著獵槍的怪物分別描述了一遍,末了道:

“我感覺它們都有超越正常人類的力量,不是我能對付的,有什么辦法搞定它們嗎?”

那位女士咬了口奶油小圈餅,眼眸微轉了一下,笑著說道:

“三張臉的怪物我不敢說,背著獵槍的那個,你完全可以獨立解決,只要你善用自己的特殊。”

“自己的特殊……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盧米安既訝異又茫然。

我自己都不知道!

那女士微笑看著他道:

“那是你的夢境啊,作為夢境的主人,你自然有特殊的待遇,只是你還沒發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