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十一章 跟蹤

第二十一章 跟蹤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十一章 跟蹤

馬格特這樣的表現,盧米安一點也不陌生。

換做是他,也會這么做!

再聯系到奧蘿爾提過“獵人”途徑的非凡者在因蒂斯共和國境內較為常見,盧米安初步懷疑馬格特也是非凡者,而且就在“獵人”途徑,但不確定究竟是序列幾。

“序列太高也不至于來做黑幫頭目,除非是扮演需要……如果馬格特真是‘獵人’途徑的非凡者,那他應該不會超過序列7,而且,是縱火家,的卡能性微乎其微,莉雅和瓦倫泰也不過序列7,已經能稱得上精英調查員,難道還比不上一個負責巡視地盤拐騙女性欺壓妓女的高級打手?

盧米安一邊無聲咕噥,一邊后退了二步,收回視線,不再望向那邊。

雖然瑪格特的位階達到甚至超過序列7的可能不大,但他還是不敢大意。

萬一他的序列名稱類似惡棍,需要以這種方式扮演呢?

萬一毒刺幫不像表面那么簡單,其實是哪個隱秘組織和地下邪教伸出來的觸手,擁有足夠的資源又盡力克制著自身不太過招搖,以免被官方頂上呢?

這些情況的概率是很低,但對缺乏情報和相應神秘學知識的盧米安而言,卻不得不防,因為他沒法排除選項或者確定可能性究竟有多低。

二樓過道上,穿著紅襯

衣黑坎肩,疑似馬格特的男子保持著雙手插兜的姿態,側身望了三名手下一眼。

他眉頭微微皺起,對他們染上了不必要的香水味道有些不滿和疑惑。

他隨即將目光投向了地面,抽了抽鼻子。

他聞到這股香水味并沒有只存在于樓梯口,它毫不掩飾地延伸到了207房間,而且,最下面那層臺階上有被不重但體型較小的事物砸出來的新鮮痕跡。

瞬息之間,疑似馬格特的男子根據自身從環境內搜集到的種種信息,于腦海內還原了先前發生的事情;207房間的住客或許是去了血洗室,或許是拜訪了鄰居,在回自身房間的途中,本打算噴灑香水,卻沒有拿穩,讓瓶子掉道了樓梯口的臺階上,之后,他或者她心疼地將灑出來的香水抹到了身上,只留下些許痕跡。

這符合金雞旅館租客們的心態。

疑似馬格特的男子接除了懷疑,對三名手下道:“等下回了磨坊舞廳207房間內的盧米安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基本確定那個疑似獵人途徑非凡者的男人就是馬格特。

上午和查理聊過后,他又在老實人市場區轉了轉,和很多小販,和酒吧內的鄰居閑扯了幾句,知道道位于亂街3號的磨坊舞廳是毒刺幫的據點之一。

等到馬格特等人一路下行至底層,盧米安才拿上寬檐

圓帽,慢悠悠出了房間,循著殘留的香水味道向著街道深處走去。

七八分鐘后,他抵達了磨坊舞廳,那來自外地的劣質香水味證明馬格特和他的手下已回到這里。

磨坊舞廳沒有微風舞廳那讓人印象深刻的雕像和銘文,只是占據了部分街邊道路,修建了一個金色調的門廳。

支撐門廳的四根石柱上,由玻璃罩和黑格柵欄圍出來的煤氣燈驅散了傍晚的昏暗。

此時,舞廳內已相當熱鬧,盧米安還沒有進去就聽到了歌聲,吵鬧聲和樂器演奏的聲音。

這里的布局和微風舞廳很像,中間的舞池,環繞它擺放著一張張小圓桌,一把把椅子,最前方則空出了一個半高木臺,上面站著一位火熱的女郎。

那女郎身穿性格撩人的白色短上衣,胸口幾乎能讓人看見內衣上方那排蝴蝶結,她的唇邊有顆黑痣,棕黃的頭發盤著,撲這脂粉,藍色的眼睛被勾勒出的黑線襯托得又大又深,整體既有墮落的魅惑,又有甜美的氣質。

她柔美歌唱著,時不時高踢右腿,帶起剛到膝蓋的米白色縫松短裙,勾得不少酒客試圖蹲下,窺探隱秘之處。

“主治醫生是個迷人的男子,他會先卷起寸衫袖子,這讓我想起了我的第一個情人,只是這位醫生不同的是,他一下就能找到位置,我發現,親愛的,他真的很會用他的手指,隱晦又勾人的歌聲里,盧米安走到了靠里面的吧臺位置,對酒保道;“有什么吃的?”

酒保笑著問道:“魯肉餅怎么樣?或者你喜歡香腸,面包,這種常見的晚餐?”

早就知道特里爾人喜歡肉餅的盧米安點了點頭那就二個肉餅“再配一杯蘋果潘趣酒吧?它能化解肉餅的油膩。”

酒保見盧米安沒問肉餅的價錢,知道這是為慷慨的客人,可以推薦他稍微貴一點的酒。

潘趣酒是一種果汁雞尾酒。

盧米安笑了笑“可以。”

他身上還有近二百費爾金,在吃喝上不需要太過節省,反正情報販子安東尼瑞德的尾款不是靠贊能夠攢出來的。

肉餅每個3里克,蘋果潘趣酒12個里克。

酒保快速報了下價。

盧米安點了點頭,拿出表面是小天使浮雕和發散狀排線的1費金銀幣,丟給了酒保。

收回二個5科佩的銅幣后,他耐心做起等待。

這個時候,臺上那位女性歌手已經唱完,樂隊敲響了略顯激烈的鼓點。

不少酒客進入舞廳,跟著節侓扭起了身體,盡情宣泄著白天積累下來的壓力,疲勞和痛苦。

坐在盧米安附近的一名男性酒客對他的同伴笑道“我太喜歡這種氛圍了,不知道是誰發明的這種妞妞舞,它比以前的四隊舞有魅力多了!你能想象嗎?我經常擁著舞伴,卻要等很久才能輪到我跳,等到我的熱切都冷了。”

四對舞又叫方塊舞,四隊男女圍成一個正方形,按照小提琴手的演奏依次跳舞,最后互相繞走。

另外一名男性酒客則嘿嘿笑道“我還是更喜歡康康舞和脫衣舞。”

康康舞在紅公主去非常流行,以高踢腿和落地劈叉為標志性動作,那些女郎穿著短裙和絲襪排成一排,不斷高踢腿時,總是能惹來陣陣喝彩,甚至會有人將錢幣仍到臺上。

當然,這也是一種有技術含量的舞蹈,厲害的舞者需要將腿踢到高過鼻尖或者接近耳朵的位置。

盧米安聽著周圍的各種聲音,時不時用眼角余光望向那劣質香水味道消失的樓梯口。

沒多久,二個厚實的肉餅連同一杯底部深紅,上方淡紅,漂浮著些許冰塊,透明而夢幻的酒精飲料送到了他的面前。

盧米安先是喝了口那被蘋果潘趣酒,只覺清爽的甜,淡淡的酸和酒精的辣,冰塊的冷,讓自己精神為之一振。

接著,他拿起肉餅,咬了一口。

未發酵面團的厚實淡甜加上碎肉的口感,油脂的芬芳,香料的刺激,讓盧米安幾乎停不下嘴巴。

整整吃完了一個肉餅,他才端起蘋果潘趣酒,消解口中的油膩。

等用完了晚餐,盧米安就著手中的酒精飲料,一邊聽著女郎的歌聲,一邊看起舞池內的人群。

他自己似乎也被這種熱烈狂亂的氣氛感染,時不時就在偏暗的吧臺位置,跟著節奏擺動身體。

每當這么做的時候,盧米安都會順勢望一眼樓梯出入口,觀察馬格特和他手下的行蹤。

一直快到零點,穿著紅襯衣皮坎肩,淡黃短發根根豎起的馬格特才帶著三名打手下樓,走出磨坊舞廳。

考慮到對方也許是獵人途徑的非凡者,盧米安沒立刻跟上,并且做好了跟丟的心里準備,畢竟那三名黑幫打手沾染了劣質香水味道的皮鞋已經換掉,他沒法再憑借嗅覺遠遠跟著。

不過,他還是抱有一定的希望,因為他剛才觀察過了,舞廳內大部分顧客太過投入太過狂亂,時不時就有人不小心把酒水灑到地上,以至于樓梯口到大門這段路途中有不少濕跡。

隨著節拍扭動中,盧米安眼角余光瞄到馬格特總是精準地避開有些濕潤的地面,這讓他愈發肯定對方是獵人途徑的非凡者。

而馬格特那三名手下雖然得到了提醒,有做規避,但礙于本身觀察能力不足,煤氣壁燈的照明效果又不是那么好,難免會有半個腳掌或者三分之一個后跟蹭到點濕跡。

對經常出沒酒吧。舞廳的人來說,這是不可避免的情況,馬格特對此已然麻木,不覺得有什么問題,認為不需要太過在意。他們離開了近一分鐘,盧米安才從吧臺起身,走出磨坊舞廳。

此時,路上的行人已經非常稀少,只剩下一些酒鬼時而高歌時而咒罵,壞掉的煤氣路燈下則是大片大片的黑暗,純靠高空的緋紅月光照明。

得益于舞廳門口那四盞煤氣壁燈的存在,盧米安找到了不少帶著些許濕跡的腳印,它們有的已離去很久,有的才剛剛走過。

其中,有三對腳印靠得較近,總是同時出現,而經過盧米安仔細勘察,發現它們的前方有一對淡淡的,非常難以發現的,不存在任何濕跡的腳印。

盧米安笑了笑起來,低聲自語道:“總是和蠢豬,蟲混在一起,只會害了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