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二十章 鄰居

第二十章 鄰居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二十章 鄰居

亂街,“金雞旅館”,207房間。

盧米安將手里皺巴巴的報紙扔到了桌上,自己坐至床邊。

坐了幾秒,他干脆躺了下去,有種疲憊從軀體深處涌出,再也難以支撐的感覺。每天重置的只有身體和精神狀態,不包括心靈。

他連衣服都懶得脫,只是蹬掉了皮鞋,就閉上了眼睛。

這一覺,盧米安睡得很沉很好,什么夢都沒有做。

他是被硫磺的氣味弄醒的,此時窗外還有夕陽在照耀。

側頭望向染著些許金紅光澤的玻璃窗,盧米安自嘲地低語了一句:

“難道已經睡了一天一夜?”

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每到清晨六點,他就會自動清醒。

看見計告,難以自控地發泄出內心的悲痛后,盧米安覺得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不少,只是還有點消沉。

當然,他自己也知道,悲傷不會消失,痛苦更加不會,它們用不了多久又會卷土重來,他只能盡力調整好心態去面對,不讓自己再陷入之前那種接近崩潰的狀態。

至于一點點偏激、瘋狂和自毀傾向,他覺得不可避免,只要不嚴重就好。

“后續還得定期做心理治療,要不然在完成復仇,找到復活奧蘿爾的辦法前,我就徹底瘋掉了。”盧米安嘆了口氣,翻身下床。

他又一次拿起那份皺巴巴的《小說周報》,望向位于頭版的訃告,想讓內心熟悉的疼痛徹底喚醒自己。

就在這時,盧米安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份報紙是上周的。

報童賣給他的是過期的報紙!

“不可能啊,報童賣不掉的報紙不可能自己留著……”盧米安皺起了眉頭,覺得這件事情透著說不出的蹊蹺和巧合。

他仔仔細細回想了一下,記起了“心理醫生”蘇茜女士說過的一句話:

“很多時候,把痛苦和絕望完全壓在心底不是一件好事,人類是需要宣泄和解壓的……”

驟然間,盧米安有所明悟:

這是心理治療的一部分!

“蘇茜女士先是點出我精神狀態不對,有強烈的自毀傾向接著用復活奧蘿爾的希望做了初步的開導,最后在我沉溺于這個問題帶來的痛苦時,安排報童送來刊發于上周的訃告,用血淋淋的事實打碎了我的防備,讓我發泄出壓抑于內心深處的痛苦和絕望……”

盧米安無聲自語了起來。想明白之后他頗為慶幸,慶幸遇到的是非常專業非常有能力的“心理醫生”,否則他很難從之前的精神泥潭里掙扎著爬出來。

盧米安的目光隨意移動間,看到幾只臭蟲鉆到了自己房內。

他的嗅覺告訴他,隔壁房間點燃了硫磺,想要驅趕臭蟲,但絕大部分蟲豸畏懼自己這里,轉移到了另外的地方。

想到剛住下來的第一天,自己和隔壁鄰居互相“傷害”,都試圖用硫磺把臭蟲弄到對方的房間里,盧米安就忍不住笑了一聲。

他穿上皮鞋,走出房門,來到206外面。

——金雞旅館二樓,靠亂街背面的巷子是一個盥洗室接201到204房間,204對面是另外一個盥洗室,然后反方向205到208,走廊的兩側則各有一個比較大的陽臺,所以除了二樓,三、四、五層都是10個房間加兩個盥洗室。

“誰?”里面傳出略顯慌張的聲音。

“隔壁207的。”盧米安笑著回應,“想認識下鄰居。”

過了幾秒,房門吱呀一聲打開,出現在盧米安面前的是一名瘦削的年輕男子。他不到一米七穿著洗到發白的亞麻襯衣和黑色的背帶長褲,鼻梁上架著較大的黑框眼鏡,棕發亂糟糟油膩膩的,像是有好幾天沒洗過,深褐色的眼眸透著掩飾不住的防備。

“你有什么事嗎?”這名男子開口問道。

咚咚咚,盧米安屈起手指,敲響了206的房門。

盧米安笑著伸出了右手

“我應該會在這里住很長一段時間,想認識下周圍的鄰居。“怎么稱呼?”

那年輕男子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右掌,和盧米安握了握:“加布里埃爾,你呢?”

“夏爾。”盧米安望了眼206房間內部,故作好奇地問道,“為什么現在點硫磺?傍晚了,得出去找吃的了。”

加布里埃爾推了下眼鏡苦澀笑道:

“我是一名劇作家,正打算整夜趕稿。”

“作家?”盧米安抬手摸了摸下巴。

他放棄了給對方一個小惡作劇以化解鄰居間陌生感的想法。

加布里埃爾強調道:

“劇作家,專門給各個劇場寫戲劇劇本的作家。”

“聽起來很棒。”盧米安由衷贊道,“我非常崇拜會寫故事的人,我的偶像就是一位作家。”

看到對方真摯的眼神,加布里埃爾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抓了抓本就亂糟糟的棕發,嘆了口氣道:

“這一行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上個劇本花費了很大的精力,自認為不比那些經典的劇目差多少,卻沒有一位劇場經理愿意看上一眼。

“我只能接受一些小報的約稿,寫點惡俗低劣的故事,只有這樣才能有錢交房租,不至于餓死自己,呵呵,我現在要趕的就是那樣一份稿子,編輯需要的只是怎么把女性角色弄到床上,而不是別的,他們報紙的讀者就愛看這個……”或許是觸動了內心的創傷,加布里埃爾有了分享的欲望,噼里啪啦說了一堆。

盧米安認真聽完,誠懇說道:

“我看過不少作家的傳記或是采訪,大部分都有過不被欣賞,只能住在廉價旅館或是小閣樓內的經歷,我相信你總有一天能夠找到愿意閱讀你劇本的人,最終成為出名的劇作家。”

加布里埃爾摘下眼鏡,揉了揉臉孔:

“這么久以來,你是第二個愿意鼓勵我的人,其他人只會嘲笑我喜歡幻想,不愿意正視現實。”

要不是你和奧蘿爾有接近的職業,我也會這么嘲笑你而且比他們嘲笑得更加厲害……

盧米安腹誹了一句,好奇問道:“第一個鼓勵你的人是誰?”

“是住在309房間的薩法莉小姐。”加布里埃爾抬頭望了眼天花板,“她是一個人體模特,我有好幾天沒看到她了,她可能搬走了。”

魯爾夫婦提過的那個人體模特?盧米安點了點頭,發出了邀請:

“要不要到酒吧喝一杯?”

加布里埃爾很是意動,但最終還是控制住了自己:“下次吧,我明天就要交稿了。”

“好的。”盧米安揮了揮手,走回了自己房間。

于窗口望了一陣嘈雜熱鬧的亂街景象后,盧米安決定找家餐廳,吃頓好的,品嘗下特里爾的美食。

就在這時,他聽到樓上有尖利的女聲響起:

“你這個混蛋!你這個種豬!

“你媽媽和惡魔生下了你……”

那咒罵聲戛然而止,仿佛被人強行打斷了。

盧米安心中一動,打開了窗戶。

“你那么喜歡女人,怎么不去找你媽媽?

這一次,盧米安清楚地聽到這聲音來自4樓。

那位被逼當非法妓女的伊桑絲小姐?盧米安記起了查理的講述。

這也意味著那位毒刺幫的頭目馬格特帶著手下來收錢了。

——在因蒂斯共和國,妓女分為兩種,一種是官方注冊過的,在城墻街、布雷達街等地方,另一種是非法的,不用交稅,會被打擊,數量是前者的十倍,甚至二十倍。

略作沉吟,盧米安套上深色的正裝,來到202和203之間,那里有通往上一層的樓梯。

他隨即掏出那瓶在比戈爾買來的劣質香水,打算倒一些在木制的臺階上,讓馬格特和他的手下經過時踩到。

——蒙蘇里鬼魂的下一次襲擊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到來,盧米安希望盡快找到獵物,完成命運的交換。

思索了幾秒,他放棄了直接傾倒香水的想法,打算讓事情看起來像是一場意外,以規避可能的非凡能力探查。

盧米安稍微擰開了蓋子,假裝手掌一滑,沒能抓穩厚厚的玻璃瓶身。

哐當一聲,香水瓶落到了最下面那層臺階上,自然地流了些液體出來,濃郁到近乎刺鼻的香味隨之散逸。

盧米安“心疼”地蹲了下去,撿起瓶子,重新蓋好。

他又用手掌擦了擦流出來的香水,不斷地往自己身上抹去。

很快,大部分液體都被弄干了,陽臺灌入的晚風沖散著馥郁的氣味。

盧米安這才退回207房間,緊靠著門框,隱藏好身形,眺望向樓梯口。

過了十幾分鐘,樓上有腳步聲一層層往下。

這個時候,樓道內的香水味已經淡了許多。

很快,那里出現了四名男子,為首者是個瘦高的男人。

他黃發剃得很短,每一根都豎了起來,單眼皮,藍眼睛,高鼻梁,薄嘴唇,臉上有幾道淡淡的傷疤。

這位疑似馬格特的男子套著紅色的襯衣和深色的皮坎肩,雙手插在船帆色長褲內,一步一步地往下走著。

他左側腰間鼓起了一塊,雙腳踏著無綁帶皮靴。突然,這位男子皺了下眉頭,輕巧一躍,跳過了沾染有香水的兩層臺階和二樓的部分樓道。

跟隨他的三名打手扮相男子則未察覺異常,踩到了殘余的香水痕跡上。

窺探到這一幕的盧米安內心咯噔了一下:

“馬格特對氣味很敏感,非常抗拒自身染上異常味道?”

PS:求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8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