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十五章 自保之法

第十五章 自保之法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十五章 自保之法

按照預定計劃到植物園區梅森咖啡館周圍轉了一圈后,盧米安回到亂街“金雞旅館”,直接走上三樓,來到瘋子住的10號房間。

砰!砰!砰!他拍響了房門。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屋內的囈語一下變得尖利。

“我TM也要死了!”盧米安沒什么表情地罵了一句。

那瘋子似乎被他的氣勢嚇到,竟沉默了下去,但也未做任何回應。

盧米安沒再拍門,掏出隨身攜帶的小截鐵絲,鉆入鎖孔,搗鼓了幾下。

喀察一聲,那扇多有污漬的棕色木門“自行”向后打開了。

盧米安隨即看見了那個瘋子,他依舊穿著那身亞麻襯衣和黃色長褲,正跪坐在地上,密密麻麻的黑色胡須差點連眼睛都遮住。

盧米安走了進去,隨手關上了房門,然后蹲到瘋子面前,壓著嗓音道:

“我也遇到了蒙蘇里鬼魂。”

那瘋子明顯抖了一下,只剩恐懼的藍色眼睛出現了某種化凍的跡象。

過了幾秒,他喘了口氣,沉聲問道

“你確定是蒙蘇里鬼魂?”

進入查理說的偶爾清醒的狀態了?盧米安笑了笑道:

“我不知道,所以找你確認一下。

“你遇到的蒙蘇里鬼魂長什么樣子?”

瘋子顫栗著回答道:

“一道黑影,像個孤獨的老頭,背有點駝,走得很慢。

“我注意到它之后,它就消失在了黑暗里,我剛開始不知道它是蒙蘇里鬼魂,直到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一個接一個死去……”

和我遇到的那個真的很像……盧米安皺了下眉,懷疑自己確實遇上蒙蘇里鬼魂了。

他想了下道:

“你家人分別是怎么死去的?你本身有遭遇襲擊嗎?”瘋子飛快搖頭:

“我,我除了經常感覺黑暗里有什么東西在看著我,沒別的遭遇,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我孩子生了重病,死在了醫院,我們剛讓他接受凈化,葬到了地下墓穴,我妻子,我妻子就崩潰了,自己吊死在了房間里。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想起蒙蘇里鬼魂的傳說,帶著父母去了教堂,請那里的神甫保護我們。

“教會很重視,派了整整三名神職人員住到我家里,那段時間,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我以為噩夢已經過去。

“過了新年,那幾名神職人員撤離了,沒多久,我父親勒死了我的母親,用家里的餐刀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再后來,我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偶爾醒來才發現自己不知什么時候搬到了這里……”

瘋子藍色的眼眸流露出難以掩飾的痛苦,整個人給盧米安的感覺就如同繃到了極限的彈黃,隨時可能斷開。

“不是說蒙蘇里鬼魂會在當年殺死遇到他的人嗎?這已經到了新一年。”盧米安敏銳地察覺到瘋子的講述和傳說有不小的差別。

瘋子搖起了腦袋: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我當時以為噩夢已經結束了,要不然那三名神職人員也不會離開……”

沒有結束時間的詛咒,除非目標全部死亡?盧米安對蒙蘇里鬼魂的傳說有了新的猜測。

他站了起來,對瘋子說:

“我遇到的應該也是蒙蘇里鬼魂,看我們誰能活得更久吧。

“要是我找到了解決這個詛咒的辦法,你可以付錢請我幫你。”

“辦法,辦法……”瘋子翹起了嘴角,又哭又笑地重復起盧米安的話語。

他旋即抬起雙手,抓住頭發: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盧米安本想問下這瘋子叫什么,免得以后將他送去公墓或者地下墓穴時沒法銘刻姓名,見狀只能搖了搖頭,轉身開門,走出了310房間。

回到207,盧米安坐至床邊,思考起怎么解決蒙蘇里鬼魂帶來的詛咒。

雖然理論上來說,詛咒可能得到年底才會生效,一時半會不用著急,但盧米安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蒙蘇里鬼魂有拖延癥上。

而且,他沒什么直系親屬,第一個因詛咒死亡的大概率就是他自己,那也許會發生在下半年,也許就在下周甚至今晚。

“說起來,那個家伙可能還活著,要是蒙蘇里鬼魂能幫我把他弄死,我還得說聲謝謝……”念頭轉動間,盧米安忽然自嘲一笑。

他在夢境里對來恩等人說自己原本叫什么已經忘記,是騙他們的,他只是單純地不想再提及,不想再回憶。

幼年時期的他家庭情況還算不錯,但那個被他叫做父親的男人是個花花公子,后來還成了賭徒。

他的母親被氣到病死,他的爺爺被弄到破產,帶著他住到了貧民區,沒幾年也過世了。

所以,被奧蘿爾收養后,他主動問能不能跟著她姓,換一個全新的名字。

盧米安不知道那個單純只是貢獻了體液的家伙現在是死是活,如果已經死了,那毫無疑問是件好事,要是還沒有,他希望蒙蘇里鬼魂加把力。

至于自己,盧米安可不敢仗著體內有邪神污染,身上有偉大存在封印就認為蒙蘇里鬼魂不會對自己做做什么。

只要不附到他身上,對方什么都能做!

按照“魔術師”女士的說法,盧米安相信很多非凡者和怪物都能輕松殺死自己,只是之后得面對散逸出來的污染。

“還不確定這究竟屬不屬于詛咒……但我不能就這樣坐著等待死亡,必須做點什么……嗯,奧蘿爾以前經常說,對弱小的人或者未成年而言,最強的能力是‘找家長’……”

想到這里,盧米安眼睛一亮,刷地站起,走到桌旁,翻出了紙筆。

他打算現在就給“魔術師”女士匯報任務的進展,順便提一句自己遇到了蒙蘇里鬼魂,不知道是否已經被詛咒,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雖然那位以“魔術師”為代號的女士不是他的家長,但就目前的情況而言,絕對稱得上他的上司,而遇到困難,向上司求助,是合情合理的一件事情!

盧米安斟酌了一下,落筆寫道:

“尊敬的“魔術師’女士:

“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取得了奧斯塔.特魯爾的信任,并讓他介紹我加入K先生召集的神秘學聚會……

“從地下墓穴返回的途中我不幸遇到了傳說中的蒙蘇里鬼魂,當然,我無法確定。“具體的傳說是這樣……

“我想知道我是否已經遭受蒙蘇里鬼魂的詛咒,或是別的什么影響,該怎么應對?”

寫到最后,盧米安特意落下了“權杖七”這個代號,以提醒對方不要忘記自己屬于他們那個神秘組織的外圍成員。

――這是盧米安通過那位女士以塔羅牌的“魔術師”為代號,而自己拿到了塔羅牌的“權杖七”推測出來的。

他懷疑那位“魔術師”女士很可能屬于一個以塔羅牌為象征,信仰著那位偉大存在的隱秘組織,其中,大阿卡那牌是正式成員,每一位都異常強大,小阿卡那牌是外圍成員承擔著不同的任務。

折疊好信紙,盧米安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打掃起房間,將隔壁鉆過來的幾只臭蟲全部摁死,丟到了盥洗室的垃圾桶內。

做完這些事情,他才點燃蠟燭,制造“靈性之墻”,以自我的名義召喚起“魔術師”女士的信使。

沒多久,燭火染上了幽藍的色澤。

而這一次,那個小臂高,形似玩偶,穿著澹金色小裙子的信使直接出現在了火焰頂端,漂浮在那里。

它沒有焦點和神采的澹藍眼眸環顧了一圈,輕輕點了下頭:“比上次好多了。”這聲音飄渺虛幻,不像人類能夠發出。

“事實上,我也不喜歡那些臭蟲。”盧米安順勢搭了句話。

玩偶信使流露出了些許笑意

“是吧?沒有任何生物會喜歡那些蟲子!”

盧米安看得出來,它的態度還算滿意,似乎是因為“雙方”討厭同樣的東西。

說完,玩偶信使伸出沒有皮膚質感的蒼白手掌,讓那封信浮了起來飄往上方。

盧米安循著軌跡望去,正好看見拿住信的“玩偶”泡沫一樣破碎消失了。

他由衷感慨道:

“有信使真是方便啊……”

結束儀式,清理好木桌,盧米安又坐回了床邊,等著信使帶來反饋。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外面的夜色越來越深,地下酒吧內傳來了一陣陣歌聲,而盧米安始終沒有等到“魔術師”女士的回信。

這讓他皺起了眉頭:

“‘魔術師’女士有別的事情忙,暫時沒空看我的信?

“不能一直這么等著,得另外想些方法自保……

“‘獵人’加‘挑釁者’都沒有處理詛咒的能力,如果真是詛咒的話……

“‘舞蹈家’也不行,除非跳完祭舞后,真的向那位隱秘存在祈求,可這和自殺有什么區別?

“呢,向那位隱秘存在祈求不行,我可以找那位偉大存在啊!

“我身上有她的封印,竊取‘恩賜’的時候還得到過她的允許,也不怕再向她祈求一次!

“嗯,祈求她幫我消除身上的詛咒。”

盧米安想到就做,迅速又布置起祭壇。

因為“魔術師”女士未特意提過那位偉大存在所在領域的材料,所以盧米安相信用什么都應該不影響最終的結果,只要不涉及別的神靈。

他還是擺上了柑橘和薰衣草制成的橙黃色蠟燭,兩根代表神靈,一根代表自己。完成前置準備后,盧米安退后一步,望著三朵偏黃的燭火,用赫密斯語念道:

“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