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零五章 那個人

第一百零五章 那個人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零五章 那個人

蓬斯貝內越掐越是用力,眼睛通紅,快要瞪了出來。

盧米安要不足道說不出話,要不是視線已經開始發黑,肯定得對他道一號句“謝謝”。

就在這時,一冊只手掌不知從哪里探了過抓住蓬斯貝內腦后的頭發,試圖強行將他和盧米安分開。

“你在做什么,你想殺他嗎?你是不是人?”牧羊人皮埃爾貝里一邊制止蓬斯,貝內,一邊沉聲罵道。

蓬斯貝內充耳不聞,滿是血絲的眼睛里只有盧米安的身影,被狂怒和嗜血意念占據居的腦海中只有“弄死這混蛋”一種想法。

牧羊人皮埃爾貝里右腿一抬,用嶄新的“皮鞋踢中”了蓬斯貝內的。要害。

蓬斯貝內條件反射般松開了雙手,捂著下身,夾住大腿,倒向地面。他無意識地發出荷荷荷的聲音,痛得表情者扭曲了起來就像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雞。

牧羊人皮埃爾,貝里看了這家伙一眼,表情平和地說道:“等恢復一點就把盧米安帶到祭壇去,儀式要開始了。”他隨即收回視線,俯下身重新站直深體,檢查起盧米安的狀態。

等盧米安找回了神智,慢慢睜開了眼眾睛,他才露頭。隨著黑暗的視界重新被光明填滿,脖子的疼痛越來越清晰盧米安失望地發現眼用看到的不是一自己臥室熟悉的天花板,而是牧羊人皮埃爾貝里多有血色劃痕的臉龐。

“我還沒有死!”他下意識在心里咕側頭看見了蜷縮在地上的蓬斯貝噥了一句,“廢物!”盧米安異常輕蔑地罵道,“女人搞不定,男人弄不死,你活折還有什么意義?”

蓬斯貝內頓覺一股怒氣直接躥向了腦門,要不是下身疼痛殘存,要不是牧羊人皮埃爾貝里正看著,他肯定會又一最次失去理智。

沒了半個屋頂、破破爛爛的器盧米安和奧蘿爾家。

高空灑落的。些許月光和星輝照耀下,來恩、莉雅和瓦倫泰潛回了這里。

確認四周無人后,來恩側頭對莉雅道:“今晚的情況看來比我們想象得還要嚴峻,你做下占卜。”

科爾杜村邊緣到盧米安家這段路上,他們發現每一品棟房屋內都沒有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這是令人心驚的異常!

“好。”莉雅點了下頭。

沒等她掏出紙筆,寫下占卜語句,來恩又叮囑句:“一定要小心,選擇好占卜的方向,感覺有太危險的都不要嘗試。”

“我明白。”莉雅在這方面的經驗還是相當豐富,知道科爾杜村這種處的危險異常的地方,占卜的方向稍有出錯就可能讓自身遭受極為嚴重的傷害,乃至當場失控。

她沉吟了幾秒,進入靠走廊側已沒有墻壁的奧蘿爾臥室,找了份手稿作。

莉雅書寫占卜語句的時候,來恩和瓦倫泰走入了盧米安的房間,這是他們之前睡覺的地方。

來恩那個棕黃色的手提行李箱就器擺在窗口書桌旁,被簾布完完全全遮住。

見東西還在,來恩舒了口氣,對瓦倫泰道:“做好準備。”

他一是一邊說,一邊將行李箱拖了出來,放倒于地,打開了黃銅鑄就般的金屬扣。

瓦倫泰則微張手臂,讓一朵朵虛幻的金色火焰從虛空中跳出,照亮了這個房間。

表情嚴肅的來恩終于敢掀開行李有了,那里面沒有換洗衣物,沒有書籍和錢幣,靜靜躺著一個三被折疊起來的怪異稻草人。

稻草人的眼睛位置蒙著。厚厚的黑色布條,臉龐、脖子、手掌、雙腳、小腿皆由棕綠色的秸稈編成,但手臂、胸口、大腿卻覆蓋著。看起來很真實的略顯蒼白的皮膚。

這是聯合調查組出發前,從“永恒烈陽”教會斯頓教區拿到的一件神奇物品。

他們這種層次的。小隊按規定是可以申請封印物來處理異常的。

來恩閉了閉眼睛,腦海內自然浮現出了面前這件神奇物品的資料:“編號:217。

名稱:塔納戈稻草人。”

“危險等級:2,危險,謹慎且節制使用,只有三人及以上的行動或執事、教區主教才能申請。”

“保密等級:主教,小隊隊長,及以上。”

“描述:這個稻草人最早發現于來斯頓省塔納戈地區,在一是個系殖因邪教崇拜儀式毀掉的村子邊緣。”

“兩位凈化名警察六名農夫在路上放置這個稻草人的農田后失蹤,再也沒有出現。”

研究表明,只要進入這個稻草一米范圍,被它的眼睛看到,就將失去自我意識,不受控制地靠近稻草人,并在幾秒后消失不見,只留下穿戴的衣物和身上的物品。

在陽光最勐烈的時候,即使觸碰到了這個稻草人,被它看見,也不會失蹤。

“據另一個村莊的農夫回憶,這個稻草人原本很正常,和別的稻草人沒什么區別,直到那片農田歸屬的村子被毀掉。

每失蹤一是個人,它身上某個部位就長出血肉,覆蓋皮膚,但只有很小一塊。”目前無法確認這個稻草人每個部位都有血肉和皮膚后會出現什么變化,只能推測它很可能活過來。

“這個稻草人已經具備一定的活著的特性,會在夜晚轉移位置,會試圖擺脫封印。

“封印方式:用很厚的黑布從它的背后蒙住它的眼睛,將它放于狹小的、黑暗的空間內。”

使用流程:必須在陽光的照耀下才能取出這個稻草人,解開蒙住它眼睛的黑布。

“附錄:1無論如何,都不要被它看到,即使有陽光保護,之后也會做很長一段時間的噩夢,出現精神虛弱等情況。”2每次使用這個稻草人盡量不要超過兩分鐘,否則它逃離和反抗的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3警告:在這個孫一稻草人即將獲取到足夠血肉前能永久將它封印。”

來恩和瓦倫泰檢查封印物是否丟失和逃跑時,莉雅已進入“夢境占卜”的狀態。

她邊低聲自語著“奧蘿爾的位置”的占卜語句,邊坐到書桌前很快進入沉眠,靠著椅背,閉上了眼睛,借助那四顆銀色小鈴鐺,半清醒半渾噩的莉雅在扭曲而虛幻的世界里看到了換上簡樸白袍的奧蘿爾,看到了疑似祭壇白的事物,看到了簇擁在周圍的村民們,看到了遠處的彩繪玻璃和金燦燦的墻壁。

莉雅勐地睜開了眼睛,奔出房間,急聲對來恩和瓦倫泰道:“他們都在教堂!在舉行儀式!”

“永恒烈陽”的教堂內。

失望的盧米安被蓬斯貝內架著走向擺滿丁香和郁金香的祭壇,旁邊是監視著他們的牧羊人皮埃爾貝里。

望了眼雙眼空洞的姐姐奧蘿爾,盧米安側過一腦袋,對皮埃爾貝里露出了笑容:“你就是一懦夫,一個廢物!

牧羊人掃了他一眼,未做回應,也沒有表情的變化。

盧米安繼續笑道:“你女人病死了,你卻什么都,不敢做惡,只知道信仰邪神。

“她為什么會病死?還不是因為工廠老板不讓她們休息,又給很少的錢。”換是我,肯定會去當面拜訪那個老板,將他全家都吊死在工廠煙囪上!

“你做了嗎??你沒有!你害怕,你害怕自己也死掉,廢物,懦夫!”觀察著皮埃爾貝里細微動作的盧米安在最后句話悄然附加了挑釁能力。

牧羊人皮埃爾貝里的器表情瞬間扭曲,原本溫和的眼神逐漸變得勃盟暴虐,就像解開了某個封印,釋放了內心的惡魔。

“冷靜一點!!”祭壇位置的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望了眼,厲聲喊道。

皮埃爾貝里打了個哆嗦,找回了理智。

他隨即扯下破爛衣物垂落的雪布條,將它們揉成一團塞向盧米安的嘴巴。

盧米安竭力掙扎,但還是無法躲避。

他不斷地詛咒著,附加起“挑釁”,但因為時間太短,還沒吐出幾個單詞,嘴巴就被布團完全堵住,再也說不出話來。

焦急、絕望的情緒同時涌向了盧米安心心頭,讓他險些崩潰。

他強行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讓放棄這個想法占據腦海。

他一邊被架著走上了祭壇,一邊念頭急轉,思索起別的自殺方法。

沒多久,他被帶到了本堂神甫面前,與奧蘿爾之間只隔著那個巨大的的黑色荊棘符號。

紀堯姆貝內先是示意牧羊人皮埃爾貝里扶好盧米安,接著打量起這個年輕人的臉龐,笑著說道:“你比我想象得更厲害,但始終還是差點。”

“這世界太危險,男人需要兩個父親才行,而你一個也沒有,沒人告訴你生活的經驗。”

是因蒂斯一句俗語,指的出是家庭意義上的父親和社會意義上的父親,后者往往指“教父”。

這也是因蒂斯民眾流行認教父和教母的原因。

本堂神甫用這句俗語是在嘲笑盧米安是孤兒,既沒有教父也沒有父親。

那你的孩子可能有三個父親,不,四個,你,他名義上的父親,他的教父,他媽媽另外的情夫如果不是嘴巴被死死塞住,盧米安肯定會這么嘲諷本堂神甫,以激怒他,讓他失夫告理智,當場殺死自己。

可惜,他什么都說不出來。

“現在就開始儀式嗎?”牧羊人皮埃爾貝里詢問起紀堯姆貝內。

本堂神甫搖了搖頭:“再等一等。”

“等什么?”皮埃爾貝里相當疑惑。

本堂神甫未做回應,而盧米安已經在考慮新的自殺方法。

很快,他有了主意:進入深度冥想狀態,接受那兩位存在的注視,爭取盡快聽到那神秘恐怖的聲音,把自己弄到崩潰失控的程度!

側頭望了望神情呆板,目光空洞,其余卻和往常一樣的奧蘿爾,盧米安閉上了眼睛。

他先是勾勒赤紅的太陽,等情緒平靜了下來就立刻轉為那個眼睛被打了個叉的圓球。

無聲無息,盧米安又看到了綠膜澹澹的灰霧,看到了混亂疊加的色塊,看到了許多難以描述的、仿佛不存在的事物。

可是,這一次,他卻沒有了被灰霧深處和無窮高處某些存在注視的感覺。

怎么不一是樣了?盧米安愕然睜開了眼睛。

這時,教堂大門走進來一個人。

他套著黑色的長袍,戴著寬大的兜帽,整張臉都藏在了陰影里,個子較高,差不多一米八。

見這個人一步步走向祭壇,本堂神甫立刻側過身體,讓開道路表現出謙卑恭敬的警態度。

那是誰?本堂神甫背后那個?盧米安疑惑地望過地去普通的似乎在哪里見過,他越看那人越覺得眼熟,終于,他想了起來!

那是巫師墓室內藏在角落里的人影!

黑袍人上了祭壇,來到盧米安面前略微傾身體,壓著嗓音笑道:“你是不是發現冥想沒有用了?”

“什么?他怎么知道?”盧米安又震驚又愕然地望向了對方。

這個距離下,再有兜帽遮掩住,他也能清楚地看見黑袍人的面容:那是個年紀十八九歲,四肢修長,短發深黑,雙眸淺藍,五官深刻,相當英俊。

這盧米安的視線瞬間凝固了。

這張臉他無比熟悉,他每天照鏡子的時候看到。

這是他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