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一百零一章 不同的能力

第一百零一章 不同的能力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一百零一章 不同的能力

聽到叮叮當當的聲音,感覺肩膀變得異常冰冷,又發現不了危險來源后,莉雅第一反應就是使用“紙人替身”。

她的軀體迅速變小變薄,化成一張剪裁不錯的紙人。

那紙人飛快暗化,瞬間就又黃又脆,像是已經放了十幾二十年。

無聲無息間,老化的淡黃紙人崩解成了數不清的細小碎片。

莉雅的身影于樓梯口位置重新勾勒了出來,手中依舊提著之前那盞煤油燈,但下一秒,她又感覺肩膀在變冷。

念頭電轉間,她抬起右手,捏了捏鼻梁頂端。

她開啟了“靈視”,隨即望向對面房間望向那里的玻璃窗。

外面夜色的忖托下,煤油燈昏黃火光的照耀中,盟洗室的玻璃略等于鏡子,照出了莉婭的上半身。

他二邊肩膀各自坐了一個透明模糊的嬰兒!

那二個嬰兒臉龐圓潤有肉,皮膚蒼白帶青,神情極為扭曲。

此時,它們都俯下身體,將嘴巴湊到了莉婭的脖子上,仿佛在吸食著什么。

莉婭見狀,不僅沒有驚恐,反倒松了口氣。

能發現異常的來源可比一切都未知好多了。

這樣一來,她可以分辨問題的性質,做出有針對性的選擇。

就像現在!

莉婭拔出那把精致的銀色手槍,對準左肩那個透明又恐怖的嬰兒扣動了扳機。

一枚金色的子彈飛出了槍口,繚繞著虛幻的火焰。

那嬰兒頓時發出“哇哇哇”的哭聲,帶著灼燒它的金色火焰飛離了莉婭的臂膀。

莉婭又向另外一個臂膀的上方發射了子彈。

劇烈燃燒起來的嬰兒鬼魂大哭著追隨它的同伴向著走廊的盡頭飛去。

那里出現了一道女性身影,眼眸近藍五官柔和,臉龐圓潤,黑發披散,儼然是本堂神捕的情婦,牧羊人皮埃爾,貝里的姐妹,西比爾.貝里。

她皮膚覆蓋著一層青色,脖子二側分別長了一個疑似肉瘤的東西。

那二個透明模糊的嬰兒飛回了她的肩膀,各自吸吮起對應的“肉瘤”,就在接受哺乳。

隨著它們的吸吮,點燃它們的金色火焰逐漸熄滅。

不過,莉雅不會眼睜睜看著,瞄準西比爾.貝里,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黃金鑄就般的子彈穿過,僅有幾米的距離,準確命中了西比爾的腦袋。

西比爾不知是為什么,竟沒有嘗試躲避,額頭瞬間就出現了一個血淋淋的窟窿。

窟窿內,乳白和血紅交織,虛幻的金色火焰飛快吞噬著它們。

唯當,西比爾倒了下去,失去了生命的跡象,那二臉色發青的透明嬰兒隨之痛哭著消散。

這就解決了?莉雅完全不敢相信。

她頭紗和靴子上的銀色小鈴鐺還在叮叮當當作響,比剛才更加激烈!

轉瞬之間,莉雅感覺體內有什么陰冷的事物在飛快滋長。

她連忙望向盟洗室,望向那里的玻璃窗,看見自己臉龐的皮膚不知道什么時候已染上青色。

下一秒,她的身體退化成了紙人。

紙人自行捏成一團,沉重地落到了地板。

莉雅的身影浮現在了盟洗室內,可那種陰冷事物正在她體內生長的感覺并沒有消失。

幾乎是同時,她耳畔響起了一道柔柔的聲音:“我和一個奇怪的靈界生物簽訂了契約,可以借助它一種特質。比管是誰殺了我,我都能在他體內重生,占據他的身體。”

“你很漂亮,我很喜歡,本堂神浦應該也很喜歡.......”

聽到西比爾的話語,莉雅想都沒想就提著銀白色手槍和煤油燈奔出了盟洗室。

他要去找瓦倫泰,驅邪是“太陽”領域最擅長的事情之一而且他們非常克制類似的東西!

瓦倫泰被困在了靠近陽臺的那片區域,這里被屋頂垂下的一根根漆黑色的、長滿尖刺的藤蔓圍住,開滿了血色的。腥臭的巨型花朵。

瓦倫泰半張開了雙臂任由一朵朵金色的火焰憑空冒出,灼燒起四周的怪異。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于半空凸顯了出他套著白色金絲的長袍,黑發很短藍眸嚴肅,鼻子微勾,正是科爾杜村的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

結束隱身狀態的他漂浮于半空,望著下方的瓦倫泰,用古赫密斯語低聲喊道:“瓦倫泰!”

伴隨這聲音的是本堂神甫長袍內部仿佛深色的光芒閃動。

這是紀堯姆.貝內利用“受契之人”的特殊,從某個靈界生物那里獲取到的能力:通過叫出目標的真實姓名,影響他的精神體,讓他出現眩暈等反應。

這個過程中,使用的語言越接近自然越接近滅界,對目標的真實情況掌握得越多效果就越好。

如果本身的靈體強度還勝過對方不少甚至能直接將敵人的靈抽出來,讓他徹底暉暉噩噩無法反抗。

聽到本堂神甫的呼喊,瓦倫泰腦海猛地喻了一下,整個人突發眩暈,一時難以思考。

不過,他迅速就控制住了這種狀態,找回了清醒。

自從進了科爾杜村,他就沒有報過完整的姓名,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那個能力肯定不會有太好的效果。

紀堯姆.貝內也沒想過能夠得逞,在瓦倫泰還沒徹底擺脫眩暈的時候,他丟出了一根事先預備好的人類骨頭。

啪,隨著這骨頭落地,半空的本堂神甫用赫密斯語快速念道:“看不見,聽不見,醒不過來。”

這是一種詛咒,同樣是紀堯姆.貝內通過契約獲得的能力:拋出象征死人的骨頭,讓目標像死人一樣看不見東西,聽不見聲音,睜不開眼睛。

瓦倫泰當前并不再睡覺,自然不會有醒不過來的情況發生,但他身上還未徹底消失的眩暈明顯加重了,以至于他視線模糊,耳朵嗡隆,看不到超過三米的事情,聽不見范圍外的聲音。

抓住這個機會,本堂神甫探出了右掌他藍色的眼眸一下變淺,透明到仿佛虛。

瓦倫泰周圍隨之出現了一個又一個仿佛細小河流自我纏繞而成的水銀色復雜符號它們組成了一條浩浩蕩蕩、泛著波光的虛幻長河。

這長河的下游有無數支流,而隨著主干的推進,它們之中絕大部分又被吞沒,只順下一條。

紀堯姆.貝內觀察了幾秒,趁著瓦倫泰還未從聽不見看不到感應失靈的詛咒里掙脫,向其中一個水銀色符號抓去。

他要放大對應的支流,讓瓦倫泰被四周那些深淵魔花麻痹的命運變成現實。

側面影子舉起斧頭,劈向了萊恩,這位敏銳的戰士及時做出躲避,丟掉了一直提著的煤油燈。

他體表迅速覆蓋起銀白色的全身盔甲手里多了把光芒凝出的巨劍。

當當當!

萊恩一邊連續劈砍,將那道影子劈回了墻上,一邊讓四周覆蓋滿點點晨曦。

驅除起這片區域的陰影。

原本在陰影背后要伸出來的那一條條或漆黑或蒼白或邪異或恐怖的手臂頓時被推得很遠,難以抓到萊恩的身體。

當的聲音里,那影子完全縮回了墻內變得正常。

它隨即消失在了晨曦的照耀下。

不遠處殘存的陰影變大,走出來穿著長衣戴著風帽的牧羊人皮埃爾.貝里。

他略微俯下身體,提著斧頭,蹬蹬沖向了萊恩。

每踏出一步,他體內積攢的某種力量就被解開一層封印,幾步之后,皮埃爾.貝里明明沒有變高,卻仿佛有了巨人的姿態和力量。

他對面的萊恩同樣巨大了不少,雙手握著“晨曦之劍”,劈向野牛般奔來的敵人。

巨劍和斧頭碰撞在了一起,激發出一連串的火星。

皮埃爾.貝里和萊恩同時向后退去,個蹬蹬蹬散步才穩住身形,一個只用了一步。

萊恩后腳一撐,抓住皮埃爾.貝里還未站穩的機會,猛然撲了過去,劈向他身前。

就在這時,皮埃爾.貝里張開了嘴巴,他的舌頭詭異地變成了一條奇怪的變色龍,那變色龍的頭夾在二腿之間,一只前腳被塞進了嘴巴里。

一看到這變色龍,萊恩的頭部就出現劇烈的疼痛,以至于他試圖做出的攻擊未能完成。

頭痛詛咒!

牧羊人皮埃爾.貝里從一個生前喜歡研究各種詛咒的奇怪靈體那里用契約獲取到的能力。

抓住萊恩頭痛的機會,他讓退去的陰影卷土重來,并向對方發動了狂暴的攻擊。

當當當當的聲音,萊恩被劈得不斷后退。

外面出現動靜的同時,盧米安刷地翻身坐起,本能地對旁邊的奧蘿爾道:“有異常!”出去和萊恩他們會合!

這是萊恩反復告訴他們姐弟兩的一個原因。

遇到襲擊,盡量向彼此靠攏,一個互相配合的團隊遠遠勝過單打獨斗的五個人!

“好!”奧蘿爾離開睡床,一邊伸手摸向長裙的暗袋,一邊奔向門口。

盧米安剛接近敞開的房門,突然看到了一個人。

那是穿著白色金絲長袍的副本堂神甫米歇爾.加里古。

這個清秀的卷發年輕人雙眼無比空洞沖著盧米安笑道:“要不要禱告?”

噗的一聲,盧米安反手抽出了斧頭劈在米歇爾的脖子上。

米歇爾的腦袋一下歪掉,血液卻流出不少,他斜斜望著盧米安,什么事情都沒發生樣笑容燦爛地問道:“要不要禱告?”

盧米安正要提斧再砍,弄斷這家伙的脖子突然有了強烈的危險預感,他靠著“舞蹈家”的恐怖柔韌性,猛地轉過身體,將斧頭劈向背后。

下一秒,他的目光凝固了。

他看到了奧蘿爾。

奧蘿爾淺藍色的眼眸不知什么時候也變得異常空洞,她正將手里那把某種樹木磨成的粉末拋向盧米安。

望著姐姐熟悉的容顏,盧米安劈出的斧頭越來越慢,直至停止。

他甚至忘記了閃避噼里啪啦的聲音隨之爆發,一團銀白色的閃電落在了盧米安頭上。

他一下暈厥了過去。他的視線一片黑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