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九十八章 慶典之后

第九十八章 慶典之后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九十八章 慶典之后

一群年輕人簇擁著阿娃,邊唱邊跳來到了盧米安家外面。

貝里家的小紀堯姆走至門口,砰砰拍起大門。

他是盧米安、雷蒙德和阿娃的朋友,長著微卷的棕發,臉上有明顯的雀斑,藍色的眼睛比正常人偏小,仿佛總是瞇著。

吱呀一聲,奧蘿爾出現在了他們眼前。她挽起了金發,穿著相當正式的荷葉邊淺色立領長裙,整個人精神飽滿,臉上光彩流淌,完全看不出昨晚值了大半個夜晚上午又沒有睡好的疲態。

阿娃戴著樹枝和花朵編成的桂冠,上前唱道:“我是春天的精靈“臉蛋可親又漂亮“……”

“唱起來吧,跳起來吧

“只有這樣才能獲得豐收……”

奧蘿爾安靜聽完,接過樹葉,將裝著動物油脂的陶制小罐遞給了阿娃。

“豐收!豐收!”那些年輕人歡呼了起來。

“春天精靈”巡游隊伍往下一個地方出發時,貝里家的小紀堯姆故意落到最后,詢問起奧蘿爾:“盧米安呢?這兩天都沒有看到他,他不參加四旬節慶典了?”

奧蘿爾笑了笑:“他生病了。”

“生病?”小紀堯姆略感詫異,“他也會生病?”在他的印象里,盧米安永遠精力充沛,頂多也就是在惡作劇的時候摔到擦到,受些不嚴重的傷。

“如果他不會生病,我反而害怕。”奧蘿爾用開玩笑的方式回應道,“人類都會生病。”見“春天精靈”的巡游隊伍越來越遠,小紀堯姆趕緊對奧蘿爾揮了揮手:“給盧米安說,四旬節之后,我來看望他!”

奧蘿爾輕輕頷首,看著小紀堯姆飛奔向已停在下一棟建筑前的巡游隊伍。“怎么樣?”盧米安于姐姐身旁探出了腦袋。

奧蘿爾思索了一下道:“他們現在還很正常,但不知道慶典結束時會變成什么樣子。”

想到慶典最后阿娃被砍掉腦袋的血腥場面,想到巡游隊伍里的年輕人都被某種奇怪的氛圍和當時發生的事情刺激到,要么進入瘋狂狀態,歡送“春天精靈”離開,要么身心都徹底崩潰,癱軟在地上,盧米安就覺得沒一個人能夠幸免。

他沉默地望了眼在鄰居家門口唱歌的阿娃和簇擁著她的小紀堯姆等人,緩慢地收回了視線。

萊恩、莉雅和瓦倫泰也來到了一樓,隔著窗戶看向外面。

“接下來我們要特別注意了。”等“春天精靈”的巡游隊伍離開了這片區域,萊恩沉聲說道。

奧蘿爾點了點頭道:“好。”趁著慶典還沒有結束,他們快速弄好午餐,填飽了肚子。

當,當,當,一樓的古典壁鐘敲響代表了中午十二點的聲音。

已收拾好餐廳的盧米安等人彼此對視了一眼,皆不可遏制地繃緊了腦海里那根弦。

如果四旬節慶典一切順利,現在應該已經結束了。

而送“春天精靈”離開的儀式真要徹底完成,科爾杜村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因為是半入地式的建筑所以盧米安需要略微抬起腦袋,才能看到窗外的情況:天空湛藍,白云朵朵,陽光明媚,沒有他想象中的烏云、霧氣和昏暗的光線。

莉雅于灶爐附近來回走了幾步,頭紗和靴子上的銀色小鈴鐺不斷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不算激烈,也不舒緩。

見奧蘿爾望向自己,她開口解讀道:“我們已經處在危險之中,而且是長期性的危險,但目前屬于可以應付的程度。”

奧蘿爾“嗯”了一聲,沒有多問。

倒是萊恩,輕輕嘆息道“到第十二夜前,如果一直只有這種程度就好了。”

奧蘿爾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對這位“機械之心”的“黎明騎士”說不要講類似的話語,這很容易帶來相反的效果。

盧米安雖然心情沉重,但表面還是帶著笑容,回了萊恩一句:“我們達列日地區有一句諺語,‘吉兇全由命,事前早注定’,我們再怎么擔心也改變不了接下來的事情。”

他沒說出口的是:唯一能做的就是鼓起勇氣去面對。

斷斷續續的對話里,五個人警惕著可能會來的異變,但無論天氣,還是飛鳥,都正常得讓他們害怕。

過了近半個小時他們同時將目光投向了門口。有腳步聲在靠近。沒多久,奧蘿爾家的門鈴被拉響,叮鈴鈴的聲音回蕩于整個一樓。

和姐姐對視了一眼后,盧米安謹慎地走到門口,透過貓眼,望向外面。拉動門鈴的是一個男人,他們的鄰居,路易斯.貝德克。

“有什么事嗎?”盧米安開門問道,一臉笑容。

路易斯.貝德克黑發藍眼,四十多歲,年輕時在田地收割小麥時受過傷,左手只剩下三根指頭。

他穿著灰藍色的短上衣和偏深色的長褲,畏畏縮縮地說道:“我想借你們家烤爐,四旬節了,得給孩子們烤些新鮮的面包。”

他一邊說一邊舉了舉面粉袋,踢了放在旁邊的裝劣質煤炭的袋子一腳。

盧米安猶豫了一下,回頭望向奧蘿爾。

奧蘿爾點了點頭示意他讓路易斯.貝德克進來。

她剛才已經和萊恩他們低聲討論過了,打算近距離觀察一下參加完四旬節慶典的村民有什么變化。

“只是烤面包?我還以為你會做些熏肉給你的孩子們。”盧米安讓開道路,笑著調侃起路易斯.貝德克。

路易斯.貝德克拘謹地回答道:“今年要是豐收,應該會做不少熏肉。”他眼睛里滿是期待,似乎覺得豐收是必然會來的事情。

進了門,路易斯.貝德克和奧蘿爾打了聲招呼,走向烤爐,自顧自忙碌了起來。

盧米安等人越觀察越有種怪異的感覺。

路易斯.貝德克竟沒有看萊恩、莉雅和瓦倫泰一眼,仿佛他們根本不存在!

這就像一個已經變成怪物的人在努力地裝出自己很正常,但只要遇到超過原本記憶的事情,他們就會表現出明顯的異常,或是直接忽視掉。

盧米安瞬間回想起了副本堂神甫米歇爾.加里古:他剛開始的時候看起來還好,到了最近,只剩下吃飯、睡覺等日常行為和讓人禱告的渴望,其余的一切全部無視!

在三個外鄉人的注視下,路易斯.貝德克像設定好的機器一樣烤著面包,時不時和盧米安、奧蘿爾聊上幾句。

這很正常,這很不正常。等到路易斯.貝德克帶著烤好的面包離開,奧蘿爾望向萊恩等人,苦澀笑道:“參加完四旬節慶典的人,應該都變成這個樣子了。”

“就像在被怪物一點點取代。”莉雅由衷感嘆道。

她沒再刻意維持臉上的笑容。盧米安已調整好心態,提出了一個問題:“這樣的人,如果想救,該怎么救?”

“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凈化’。”

瓦倫泰略帶嘆息地回答,“但如果異常已經和人類本身緊密結合,最終的結果可能是一起被凈化。”

就在這時,又有兩個村民從窗外路過。其中一個是老酒館的常客,上次和上上次循環里蹭過萊恩苦艾酒的皮埃爾.紀堯姆。

他正和他的同伴聊著天,笑得非常開心,就像在討論四旬節慶典的熱鬧之處。

越過盧米安家門口時,他們齊刷刷側頭,望向屋內,表情皆異常陰郁。只看了一秒,他們就收回了視線,臉上又堆滿了笑容,繼續起剛才的話題。

如果不是盧米安他們在有人路過時,一直觀察著外面,肯定發現不了那短短一瞬間的神情變化。

外面傳來的歡聲笑語越是明顯,他們越覺得壓抑。沉默代替了討論。

過了一陣,兩名村民遠離后,奧蘿爾嘆了口氣道:“這已經不是在被怪物一點點取代,我懷疑整個村子,除了我們,都是披著人皮的怪物了。”

這就是完整的四旬節慶典嗎?盧米安難以自控地無聲自語了一句。萊恩則鄭重提醒:“接下來會一天比一天難熬,大家堅持住。”

從中午到晚上他們時刻提防著異化的村民襲擊這棟房屋,但除了偶爾有人經過,用或陰郁或森冷的表情望向里面,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這給奧蘿爾等人帶來了極大的壓力。萊恩環顧了一圈,溫和說道:“還有好幾天才到第十二夜,不要這么緊繃。

“等用過晚餐,我們就分成兩組輪流休息,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態。”有這么一位經驗豐富性格沉穩的強大非凡者安排,無論奧蘿爾,還是盧米安,都明顯平靜了一些。夜晚十二點。

值完夜的奧蘿爾和盧米安喊醒莉雅等人,回到了臥室。

盧米安望了眼門口,壓著嗓音道:“那位神秘的女士一直沒有出現,我明天是不是該找機會出去一趟,到老酒館看看?”

“現在的村里,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怪物,一旦出去,會非常危險。”

奧蘿爾不是太贊成。

她想了下道:“再等等吧,明天上午那位神秘的女士要是還沒有出現,我下午就陪你去老酒館。”

盧米安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

他打算明天上午再和姐姐討論要不要找萊恩他們幫忙,五個人一起行動。

彌漫著淡薄灰霧的臥室內,盧米安睜開了眼睛。他翻身坐起,檢查了下身體,發現之前那么重的傷已經完全好了。

他正要感慨一句,霍然聽到了“叮鈴鈴”“叮鈴鈴”的聲音。

“有人在拉門鈴?”盧米安下意識閃過了這么一個念頭,習慣性就要下到一樓,看看是誰上門拜訪。

剛走出一步,他整個人突然僵住了。這可是在夢境廢墟里!怎么可能有人上門拜訪?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