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九十二章 剝離命運

第九十二章 剝離命運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九十二章 剝離命運

盧米安不明白自己看到或者說感應到的虛幻河流究竟代表著什么,只能邊猜測這或許是命運的象征,邊依循著“墮落水銀”的本能,將刀尖抬起,挑向河流之中的某個水銀色符號。

剛接觸到那條泛著水銀色波光的河流,盧米安腦海內就閃過了一幕幕場景:

“面條人”在跳那段神秘的祭舞:“面條人”被黑色荊棘符號震懾、匍匐于地:“面條人”捕捉著散落于夢境廢墟各處的血肉,填飽自己的肚子:“面條人”試圖靠近那圈“城墻”,但又仿佛在畏懼著什么,每次都只是深入到一定程度就自行返回:“面條人”遭斧頭砍掉了腦袋……

這是這次循環開始以來,它全部的“人生”?盧米安有所明悟,嘗試著將“墮落水銀”的刀尖刺向代表“面條人”死亡的那組水銀色符號,也就是虛幻河流的尾端。

那太過龐大,太過沉重,他未能成功。

這個時候,水銀色的符號開始消退,虛幻的河流逐漸隱去,盧米安腦海內浮現的那些畫面也飛快變得模糊。

有時間限制?盧米安不敢再慢慢挑選,本著就近原則,將銀黑色的邪異短刀轉向了“面條人”被黑色荊棘符號震懾的那段命運。

那個仿佛由小河自我纏繞而成的水銀色符號一下被撬動,內縮凝固為一滴液體,滲入了“墮落水銀”的刀身內。

下一秒,虛幻的河流徹底消失,盧米安無法再看到“面條人”的命運。

他低頭望了眼“墮落水銀”,只見銀黑色的刀身上那一層層邪異的符號正水流般輕輕晃蕩,似乎被賦予了某種生命力。

原本就能讓人看得頭暈的它們,現在愈發邪異。

“成功了…·”盧米安頗感欣慰地低聲自語了一句。

現在的“墮落水銀”才算完全體。

之后,只要能在戰斗中用這把邪異的短刀傷到火焰怪物,他就可以將“被黑色荊棘符號震懾”的命運交換給對方。

用黑色布條纏繞好“墮落水銀”的刀身,將它插回腰間皮帶后,盧米安簡單處理了下“面條人”的尸體,將它弄到一棟半坍塌的建筑內,并破壞掉房屋最后的支撐,任由石塊和木頭嘩啦下落,掩埋掉里面的一切。

做完這件事情,盧米安繞回了火焰怪物出沒的那片區域。

這一次,他沒靠近觀察,而是搜集起腳印等痕跡,花時間來辨認哪些是目標故意繞圈子時留下的哪些是它真實的路線。

用了近兩個小時,盧米安逐漸把握住了火焰怪物日常的活動范圍和行動規律,腦海內自然浮現出了一張關于狩獵的地圖。

他又花了點時間把預設的幾處戰場全部轉了一遍,尋找可以利用的天然陷阱。

不知過了多久,盧米安揉了揉額頭,決定趁還有點精力深入廢墟,到那圈“城墻”旁看看,為后續的探索積累情報。

他沒有大意,再次跳起祭舞,半激發出了黑色荊棘符號。

帶著這“護身符”,盧米安沿上次的路線飛快往前。

他路上有遇到一些怪物,但它們要么剛想發動襲擊就轉身逃跑了,要么遠遠就不見了蹤影,越是深入,后面那種情況越多。

終于,在第二次祭舞帶來的胸口灼熱感消失時,盧米安再次看見了那堵由扭曲房屋凌亂組成的“城墻”。

他休息了一會兒,等靈性恢復了一些,又一次跳起祭舞。

時而鏗鏘時而柔和的舞蹈結束,盧米安頂著黑色荊棘符號往遇到“墮落水銀”的那個方向潛去。

越過爐火已滅的房間后,他放慢了速度,擔心遭受突然的襲擊。

走了一陣,盧米安感覺前方的光線明顯黯淡了不少,這就像高空有什么龐然大物遮住了下落的光芒,或者太陽正位于當前位置的背面。

盧米安下意識抬頭,望向半空,可那里除了濃郁的霧氣,什么都看不到。

找不出原因的他只好拔出“墮落水銀”,小心翼翼地進入了前方區域。

剎那間,他仿佛由白天來到了黑夜。

當然,這只是一種夸張的形容,盧米安覺得更準確的描述是由起霧的天氣到了陰云密布的地方。

幾乎是同時,他下意識打了個哈欠,早已出現的疲憊瞬間變得強烈。

“不行,不能睡……”盧米安強撐著不讓眼睛閉上,并向后退出了這片昏沉黯淡的“山腳”暗面。

他的精神隨之恢復了不少,雖然疲憊依舊存在,但至少可以忍受了。

“一進去就會睡覺,越深入越想睡?”盧米安無聲咕噥了一句,轉過身體,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中途補了一次祭舞后,他又來到了一片陌生的區域。

他右手邊是門窗堆疊的“城墻”左側是連接著一圈建筑廢墟的荒地,前方則聳立著一株株棕色的樹木。

在一根雜草都不存在的廢墟內,那些樹木似乎有著極強的柔韌性、彼此纏繞著、合抱著,組成了一面五六米高的木墻。

這木墻長著許多綠色的枝葉,蔥蔥郁郁,與周圍的死寂荒涼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它阻斷了通往“城墻”后方的道路,盧米安說不定會贊它一句“生命力頑強”,但現在,只能以豎起兩根中指的骯臟手勢表達內心的不滿。

他其實可以選擇繞路,從夢境廢墟另外一側進去,但那邊他一點也不熟,本身靈性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沒必要冒險。

毫不掩飾地打了個哈欠,胸口灼熱猶存的盧米安開始原路返回。

盧米安醒來的時候窗戶處已有些許晨曦穿透厚厚的簾布滲了進來,將房間內的書桌、椅子和衣柜等家具勾勒出較為清晰的輪廓。

“還很早啊····”他無聲咕噥了一句,側過腦袋,望向身旁的奧蘿爾。

奧蘿爾的金發散亂地堆在白色枕頭上,雙眼緊閉著,睡得正熟。

她的右手抓著被子上端,時不時想要翻身,可又本能地制止了自己,眉頭隨之微微皺起,又逐漸被撫平。

盧米安大概知道姐姐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表現:她那身居家長裙內藏著太多的瓶瓶罐罐,以防備可能出現的意外,一旦側著睡或者趴著睡,必然硌到自己。

“真辛苦啊…··”盧米安沒發出聲音地感慨了一句,表情柔和,內心寧靜。

又看了會兒,他收回視線,小心翼翼下了床,走出臥室。

他來到可以爬至屋頂的側面陽臺,迎著遠方的一絲赤紅,活動起身體。

不到一分鐘,瓦倫泰從房間內出來,站在走廊上,望著他道:“你也在迎接太陽?”

他的目光變得很溫和,向來冷漠的表情寫滿了贊許。

我能說不是嗎?盧米安露出了笑容:

“是啊。”

瓦倫泰滿意點頭,進入陽臺,面朝逐漸升起的朝陽,站得筆直。

他隨即張開了雙臂,半仰腦袋,低聲喊道:

“贊美太陽!”

“贊美太陽!”盧米安不得不跟著做起同樣的動作。

瓦倫泰收起雙臂,交叉于胸前,閉目禱告了一會兒,然后睜開眼睛,對盧米安道:

“如果循環能順利解除,我會將你介紹給達列日地區的主教,或者,你更想去比戈爾?”

“我更喜歡特里爾。”盧米安笑著回答,“但究竟去哪里不取決于我,取決于我姐姐。”

瓦倫泰點了點頭,沒繼續這個話題,轉過身體進入走廊,來回做起巡視。

一直到八點,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兩人下到一樓,配合著做起早餐。

沒多久,萊恩下來幫忙,快九點的時候,莉雅也起床了,只有奧蘿爾還在睡。

“今天有什么安排嗎?”萊恩咬了口吐司,側頭詢問起盧米安。

盧米安想了下道:

“留一個人在家里,不能讓奧蘿爾獨自面對可能會有的襲擊。

“剩下兩個和我出去補充食物,挑幾桶水回來,呵呵,我們可是要堅守到第十二夜的。”

科爾杜村還沒通自來水奧蘿爾在修這棟房屋的時候,于頂部設置了一個水箱,只要定期補水消毒,就相當于有自來水。

“嗯,四旬節前,這些事情都得做好。”萊恩表示贊同。

盧米安隨即露出燦爛的笑容: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們需要去拜訪普阿利斯夫人,看能否說動她幫我們調查墓室內死去的巫師和貓頭鷹。”

不出意料,盧米安看見瓦倫泰皺起了眉頭,萊恩的笑容略顯僵硬。

莉雅喝了口水,笑著說道:

“我留在這里和奧蘿爾作伴。”

“沒問題。”盧米安幫萊恩和瓦倫泰答應了下來。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那兩位男士不得不同意上午去行政官官邸。

吃完早餐,三人出了半入地式的兩層建筑,往老酒館走去。

途中,他們路過了牧羊人皮埃爾.貝里家。

盧米安心中一動,對萊恩和瓦倫泰道:

“我們去看看那三只羊怎么樣了。”

他記起了昨晚聽見的那聲羊叫。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萊恩和瓦倫泰沒有反對。

繞了小半圈,三人來到了貝里家后面,可映入他們眼簾的卻是一個空空蕩蕩的羊圈。

那三只羊不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