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八十九章 未發生

第八十九章 未發生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八十九章 未發生

窗外的風窸窣而過,近乎無聲,盧米安在這樣平和的狀態中任由思緒發散開來,循著本能去想一些事情:

“走廊上還有燈光映著,莉雅看來還沒睡,還在看奧蘿爾的藏書......

“我的臥室沒有光,瓦倫泰應該是上床休息了,萊恩不知道在做什么…..

“呵呵,他們第一次上門都沒有帶酒,完全不懂達列日的風俗......

“真要能解除循環,姐姐可以成為第八局的線人,到時候,她就不用擔心去特里爾玩會遭遇調查了.....我呢,只是做線人應該不用做特殊的檢測吧?

“現在,整件事情有了完整的推測,唯一不能確定的是墓室內的貓頭鷹和死去的巫師究竟在這里面發揮了什么作用….

“如果是他們蠱惑本堂神甫等人,帶來了異常,希望借助第十二夜那個儀式達成什么目的,那這幾次循環里,除了監視我探索夢境廢墟的進度,他們為什么沒任何舉動?

“難道,他們也和普阿利斯夫人一樣在等待特定的時間節點,或是等待第十二夜那個儀式,打算將被破壞的部分完成,所以不希望循環出現變化,總是提前重啟?

“他們的行為反過來也證明循環的關鍵在我身上,因此他們才一次又一次地來確認我到底在夢境廢墟里探索到什么程度……

“如果我在第十二夜到來前就解開了夢境的秘密,掌握了回收污染的方法,他們會不會不再顧忌循環可能提前重啟,直接對我出手,強行控制住我?

“嗯,他們很可能也保留著記憶....”

各種念頭紛呈間,盧米安突然聽到了很輕微的一聲動靜。

“咩.……”

那是羊的叫聲,仿佛來自很遠的地方。

盧米安瞬間想到了那三個人變成的羊,想到了牧羊人皮埃爾.貝里。

他不會真想趁夜深人靜來襲擊我們吧?盧米安刷地站起,側耳傾聽。

窗外只有風吹過樹葉和枝丫的動靜,哪有“咩”的聲音。

剛才仿佛只是盧米安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以至于出現了幻覺。

但他并不這么認為,因為他感覺左胸胸口在微微發熱。

那個黑色荊棘符號似乎又凸顯了出來!

這意味著某種無形的、與那位隱秘存在緊密相關的力量悄然侵蝕進了這個房間。

盧米安顧不得多想,兩步沖到床前,搖晃起奧蘿爾。

“醒醒!醒醒!”他壓著嗓音喊道。

他這是本能地擔心莉雅、萊恩和瓦倫泰察覺到自己身上的異常。

奧蘿爾睜開了眼睛,淺藍色的眸子內殘留著明顯的迷蒙和茫然。

“幾點了?”她嗓音略顯虛弱地問道,一看就還沒有真正清醒。

“有情況。”盧米安先給出關鍵性的話語,然后才道,“還差半個小時到十點。”

他們是村里少有的裝著壁鐘的幾戶人家。

奧蘿爾的眼神瞬間銳利,她急速坐起,抬高右手,捏了捏兩側太陽穴。

這種時候,她完全不去考慮看到不該看的東西會怎么樣。

如果不能盡快找出異常,確認問題,那以后也許什么都不用看了。

死人是不需要眼睛的!

隨著眸子變得幽深,仿佛映出許多奇奇怪怪難以描述的光影,奧蘿爾環顧起四周。

盧米安趁此機會,將自己聽到很遠處傳來一聲羊叫、胸口黑色荊棘符號被激發等細節告訴了姐姐。

奧蘿爾皺了下眉頭道:“可我什么都沒有發現.....”

“我胸口的灼熱感還在。”盧米安沉聲回應。

他莫名驚恐,只覺周圍的黑暗并不單純,藏著無法言喻的危險。

奧蘿爾謹慎而專注地打量著房間每一個地方,想找出那未知的事物。

沉默間,盧米安背后出了一層層冷汗,這與他左胸的灼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斟酌了一下道:“要不告訴萊恩他們一聲,看他們能不能找出問題?”

奧蘿爾想了想,輕輕點頭道:“用你突然產生危險預感為借口。”

“好。”盧米安張開嘴巴,就要往外面高喊。

突然,他一下愣住。

“怎么了?”奧蘿爾關切問道。

盧米安皺眉回答道:“我胸口發熱的情況在飛快消失.....”

那意味著黑色荊棘符號在逐漸“褪色”。

“侵入我們房間的危險離開了?”奧蘿爾若有所思地說道,“因為我們提前有了防備,所以,它什么都沒做?”

“也許。”盧米安轉而向走廊喊道,“有點情況!”

眨眼的工夫,萊恩出現在了門口,緊接著是莉雅,最后才是一臉被吵醒表情的瓦倫泰。

不等他們詢問,盧米安用危險預感代替胸口的灼熱,將剛才的事情講了一遍。

萊恩相當專注地聽完,沒有質疑那是盧米安的幻覺,頗為感慨地說道:“輪流值夜確實很有用。

“這大部分時候可能只是在無聊地等待,但只要派上用場,就幾乎等于救所有人一命。”

說話的同時,他讓四周浮現出點點純凈的晨曦,并于二樓每個房間內轉了一圈。

雖然他沒能找出邪異的力量,但至少圣化了環境。

莉雅則嘴里念念有詞地到處轉悠著,頭紗和靴子上的銀色小鈴鐺時而激烈時而停息。

最后,她對奧蘿爾和盧米安道:“剛才真的很危險,而且它具備一定的反占卜力量,讓我的封印物沒有及時預警。恐怕得等到它真的開始對付某個人,這破鈴鐺才會響。

“但現在,它已經離開了。”

“那就好。”奧蘿爾略微松了口氣。

“也許不是它。”盧米安找回了正常狀態,笑著說道,“是它們。”?

“.....”萊恩等人皆是默然。

“這更恐怖好不好!”奧蘿爾罵了盧米安一句,對三位調查員道,“既然警報已經解除,那我們繼續照之前的安排來。”

她沒去討論剛才的“侵蝕”究竟來自哪位,這有太多的可能,比如,牧羊人皮埃爾.貝里,比如,墓室內那道不知屬于誰的身影,比如,不正常的副本堂神甫。

而在缺乏足夠線索的情況下,毫無指向的討論只會浪費大家的休息時間,不如等到白天再做。

至于現在,他們只需要記住夜晚確實很危險,真的人試圖對付他們,必須提高警戒程度就夠了。

等莉雅等人各自返回房間,盧米安借助窗外滲入的緋紅月光,望了墻上的壁鐘一眼,對奧蘿爾道:“要不再睡會兒?”

“不了,這點時間睡著又醒來太難受了。”奧蘿爾張開雙臂,伸了個還算體面的懶腰,“哎,為了應對意外,這裙子藏著很多施法材料、有用物品,我剛才都不敢翻身,害怕硌到自己,睡得很僵硬。”

她邊說邊跳下床,走到窗邊,拉開簾布,望了外面一眼。

科爾杜村一片寧靜,不少人家還亮著燈火。

“其實,我剛才還以為是貓頭鷹忍不住對我們動手了,但外面并沒有它的身影。”奧蘿爾左右看了看,對盧米安解釋了下自己的舉動。

盧米安點了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

他隨即把剛才思考的點點滴滴告訴了姐姐,嗓音壓得比較低。

“不錯,分析問題的能力蹭蹭見漲嘛,我都沒什么好補充的。”奧蘿爾笑著贊了一句,“但我們沒法主動去做什么,那個墓室太危險了..…”

說到這里,她“呃”了一聲:“等天亮,我們可以去拜訪下普阿利斯夫人,把你這個推測講給她聽,就說死去巫師和貓頭鷹可能的目的也許會影響到她在特定時刻脫離循環這件事情。”

“好,我自己去。”盧米安挺擔心普阿利斯夫人對姐姐圖謀不軌。

奧蘿爾也不逞強,只叮囑了一句:“你也小心點,千萬不要激怒她,要不然.……”

她將目光投向了盧米安的肚子,用這個動作代替了后面的話語。

接著,奧蘿爾嘆了口氣道:“其實,老酒館內那位神秘女士明顯更強,但她一點也不想直接插手循環內部的事情,不可能帶我們去調查那個墓室。”

“是啊。”盧米安深表贊同。

他隨即說道:“但我明天還是準備去老酒館轉一圈,看能不能碰上她,萬一她改變主意了呢?”

“嗯。”奧蘿爾沒有反對。

姐弟倆這么低聲閑聊著,任由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很快,零點到了。

與書房的莉雅做了下交接,盧米安回到奧蘿爾的臥室,躺到了姐姐旁邊。

嗅著熟悉的味道,感受著松軟又有彈性的枕頭,他一時竟有點睡不著。

“怎么了?”奧蘿爾察覺到他的僵硬。

“不太習慣。”盧米安略顯拘謹地回答。

奧蘿爾頓時嗤笑了一聲:“這還是膽大的盧米安嗎?”

不等弟弟回應,她緩慢吐了口氣,微笑說道:“你還記得你剛跟著我那段時間,害怕我偷偷走掉,晚上總是不肯睡覺,非常警惕嗎?”

“記得。”盧米安也陷入了回憶,“那時,你會哼歌給我聽,讓我聽著你的聲音入睡。”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了那熟悉的旋律,輕揚,舒緩,讓人身心都變得寧靜。

靠坐在床上的奧蘿爾望向前方染著緋紅的黑暗,神情溫柔而憂傷地哼起那來自故鄉的旋律。

那是她小時候她媽媽哄她入睡時的歌曲。

“睡吧,睡吧...…”

輕緩的旋律里,盧米安漸漸放下了不自在,進入了沉眠。

彌漫著淡淡灰霧的地方,盧米安醒了過來。

他環顧了一圈,發現自己并沒有出現在姐姐的臥室,依舊在原本的房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