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八十一章 關鍵

第八十一章 關鍵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八十一章 關鍵

科爾杜村外蜿蜒流過的小河旁,明媚的陽光下席地而坐的奧蘿爾套著那條輕便的藍色長裙,閉著眼睛聽完了盧米安的歌反饋和推測。

她好一會兒沒說,仿佛陷入了沉思。

過了近一分鐘,奧蘿爾才斟酌著開口:“如果真是第十二夜的儀式出了什么變故,造成那位隱秘存在降下的力量散逸,帶來整個科爾杜村和周圍地帶的時間循環,那我相信當時在這片區域的人,乃至靈,都無法幸免。”

“什么意思?”同樣坐在地上的家盧米安有點沒聽懂姐姐的邏輯。

奧蘿爾詳細解釋道:“我意思是,那既是力量,也是污染,一旦散逸開來,這片區域所有乳舍人都會相對平等地承受這種污染,有。”

“黑色荊棘符號或其他高位存在庇佑的才能勉強不受影響。你想想,當時那種情況,不就像是堤壩潰塌,迅速淹沒了整個地方,包括屋頂嗎?除非提前備有船只,否則身體必然濕掉。”

盧米安想象了下那樣的畫面,猶豫著道:“也就是說圈,村里每個人都被散逸的力量污染了,等同于循環的一部分?他口中一部分不是指加入了循環,被循環影響,更準確的表達是構成循環的車組件之閉著眼睛。”

金發輕挽的奧蘿爾輕輕點頭:“我懷疑不僅是殺死本堂神甫會導致重啟,殺死科爾杜別的村民也會出現類似的情況,這就相當于試圖破壞循環組成部分,必然會有乳擔系殖應激的器變化。”

“可我們昨天下午才殺了那個接生婆.....”盧米安這句話沒有警說完,自行停了下

接生婆.....

他瞬間想到了很多,遲疑著說道:“這是因為城堡內的人受到了其他高位存在的庇佑?這也是普阿利斯夫人說她能在特定時刻脫原因?”

她沒有的被那股力量污染,不能是循環的一部分,屬于被影響的人,可以借助漏洞或契機離開?請

奧蘿爾輕輕嘆了口氣:“所以,她才說她救不了我們,沒法帶我們出去,因為我們已經被污染,和循環是一體的。”

說到這里,她苦笑了一聲:“或者說我們已經死去,目前。正是以循環組件的形式活著。”

難怪那位神秘的女士說她強行解除循環會導致這里每一個人都死掉,因為我們就是被強行解除的循環本身。

盧米安沉默了,他本想反駁姐姐,說沒有這么悲觀,但這很好地印證了那位神秘女士的話語。

他一直不能理解的是,以那位女士自由出入循環的表現,以她敢于提及隱秘存在的位格,就算沒法無損破除循環,庇佑兩三個。

對于這個人離開應該也是一件輕輕松松公的事情。

現在有了更加合理也更令人絕望的解釋。

隔了幾秒,盧米安尋找起反例:“阿娃、雷蒙德、娜羅卡都死了啊,也沒有是導致循環重啟。”

奧蘿爾笑容復雜地說,道:“可能在開始循環,他們就已經死掉,沒有參與第十二夜那儀式,也就沒有被污染。”

她的意思很明確,沒循環前的世界里,娜羅卡死在了四旬節前,阿娃和雷蒙德則被獻祭于慶典上,都沒有等到第十二夜,不屬于循環的一部分。

她想了下又道:“今天失蹤的讓莫里可能也是這種情況,按照正常的發展,他應該是于四旬節后,第十二夜前發現了異常,想逃離出去,結果慘遭滅口,我們的調查只是讓這件事情提前了。我唯一想不明白的是,雷蒙德的尸體不是被獻祭掉了嗎?循環一開始就不應該有他……”

聽到姐姐的話語,盧米安一下聯想到了教堂地底發生的事情。

那個穿戴黑色長袍的無形之人是由雷蒙德等人的靈組成的!

盧米安結合本身已經掌握的神秘學知識,試著祭給那位隱秘存在,而息的獻祭不是直接獻推測道:可能四旬節慶典上祭壇,屬于第十二夜儀式的一部分,所以雷蒙德靈才會出現在教堂的地底。

他的尸體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但在循環前的部發展里,蓬斯貝內等人是可以離開科爾杜的,為了不他讓下游的麗人發現尸體,向上報告,引來量調查,他們可能在完成順水爆漂流這部分儀式后,將尸體撈了回來。

而循環開始后,那股力量有自身的極限,沒能覆蓋到蓬斯貝內他們撈尸體的地方,他們則被體內的污染影響,無法產生離開這片區域的念頭。

奧蘿爾想了一下,贊同點頭;“這么多天的循環除了保留記憶的你、那三個外鄉人、普阿利斯夫人和她的手下,其他村民竟然都沒有走露出科爾杜村,入山打獵,采集野果的想法。”

“如果不是得到了你的提醒,我也是這樣。”說到這里,奧蘿爾露出一抹凄涼自嘲的笑意:“我們已經是一群怪物,靠著循環才能勉強以人類的身份活著。”

“不,肯定有辦法挽救的,那位女士說過有。”盧米安打斷了姐姐的吧自怨自憐。

奧蘿爾緩慢吐了口氣道:“你就不能讓你姐姐脆弱幾分鐘嗎?”

她隨即說道:“根據這個思路,確實只能靠我們自己,外力打破循環等于殺死們。”

盧米安有些感嘆:“可惜,這個推測目前沒法驗證,只能等到第十二夜才能確定。最新”

“驗證倒是可以驗證,但會浪費們很多時間,而且,我下不能了手”奧蘿爾回了一句。

“也是....”盧米安大概明白了姐姐的意思或者方案:殺死一位目前能不在本堂神甫團隊的村民看是否會導致重啟,如果會,再想辦法坑死那三個外鄉人之一看是否會觸動循環,如果不能,那就驗證了奧蘿爾和盧米安的猜測。

之前在科爾杜村的人絕大部分都受到了污染,是循環的一部分,后來的人只是被循環影響,有機會利用漏洞或外在力量的幫助脫離循環。

但那樣一來,會讓前面多天的等待白白浪費,而奧蘿爾不是那種會殺戮無辜的人,尤其是已經有過良好合作的那種。

盧米安倒是沒這方面的道德障礙,在他看來在循環里死去又不是真正死去,大概率只是有些遺留問題,這可比困死在循環里強多了。

當然,他如果真要這么做,肯定不是嘗試謀殺、坑殺莉雅他們,而是直接和那三個外鄉講道理。

以瓦倫泰表現出來的狂熱和虔誠,他有不小把握說需服這家伙自殺試試。

姐弟倆看著彼此,一時皆陷入沉默,不再說什么。

隔了一會兒,盧米安改變了話題:“姐姐,你覺得們從內部解除循環的關鍵在哪里?”

奧蘿爾剛才就在想這個問題,邊思索邊說圈道:“我出們從內部解除循環不能只是單純地解除循環,必須借助這件事情去除每個重人體內的污染,要不然和自殺有。”

“什么區別?嗯,按照之前的猜測,是儀式出現變故,導致整個村子進入循環,而儀式之所以出現變故,是因為你身上有氧魚那位偉大存在的“印記,它被激發,將你身上的重度污染封印在了心臟位置......”

說著說著,奧蘿爾上下打量起自家瞿陵弟弟。

盧米安瞬間明悟:“你的意思是,解除循環的關鍵是我??”

奧蘿爾點了點頭:“變故的源頭在你那里,解除循環的關鍵自然也可能在你那里。當然,這只是一個猜測,也許循環的關鍵是第十二夜儀式上承受那位隱秘存在降臨力量量的載體,比如,本堂神甫或是別的什么人......”

奧蘿爾突然沉默了,看了弟弟幾秒道:“有沒有一種可能,這兩種推測是等價的,你就是那個載體?要不然,作為邊角料的獻祭品、被污染物,即使出現什么變故,也不至于讓儀式完全失敗,力量不受控制地散逸出去。”

“呃......”盧米安越想越覺得他的猜測有一定道理。

他低聲自語了起來:“所以,我胸口那個黑色荊棘符號顏色比本堂神甫的深.....所以,本堂神甫在對鶴番付我的時候,突然出現失控跡象,被我反殺所以,那位神秘的女士一直不講破除關鍵在哪里,只是讓我探索夢境廢循環的墟,解開那里的秘密.....”

奧蘿爾聽得有點振奮:“對,那可能就是一種提示!夢境廢墟也許直接來疆源于你體內的污染,或者和它密切相關,所以,你在那里,可以依靠黑色荊棘符號壓制遇到的每一個怪物。”

“而一旦掌握那里的秘密,你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控制或者安全激發體內的力量,將科爾杜村每一個三人人身上的,污染回收,循環自然也就解除了。”

“嗯,這也許還得在特定的時候才能辦到,比如,第十二夜那個儀式上。”

盧米安刷地站起:“現在就回去做夢!”

“不用著急。”奧蘿爾以手扶地,慢慢起身,“你不是是受傷了嗎?不休息一下?”

盧米安拍了拍胸口:“普阿利斯夫人灑的那種水讓所有乳魚的傷勢都痊愈了,靈性也完全恢復了。”

“呃,楊枝甘露嗎......送子觀音......”奧蘿爾低語了一句。

“什么?”盧米安完全沒聽懂,姐姐說的是一種很陌生的語言。

奧蘿爾閉著眼睛,微微笑道:“我的警意思是,回家填飽肚子,睡個午覺,到夢里去探索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