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七十四章 啞巴

第七十四章 啞巴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七十四章 啞巴

因為姐姐要休息,所以盧米安沒法學習新的赫密斯語和古赫密斯語單詞,只能鞏固之前已經掌握的,等到十點左右,他出了門,直奔老酒館。

他這一是想看看自己成為“舞蹈家”后,那位神秘的女士會不會出現,再提供一點知識,二是莉雅等外鄉人就住在那里,經歷了昨天的事情后,他們今天未必有外出。

進了老酒館,盧米安飛快地環顧了一圈,頗為失望地發現那位女士經常坐的位置空空蕩蕩,沒有人影。

他緩慢吐了口氣,邁步走向吧臺,打算問問那三個外鄉人在不在。

此時,酒館老板莫里斯.貝內似乎剛起床沒多久,精神明顯不夠振奮,正頂著紅色的鼻頭,與吧臺前方的客人交流著什么。

那客人很是激動,比劃著雙手,啊啊地發出聲音,卻說不出話來。

啞巴?盧米安好奇地靠攏過去,發現那客人竟然不是村里原本的兩個啞巴之一,而是西比爾.貝里的丈夫讓.莫里。

西比爾則是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的情婦,牧羊人皮埃爾.貝里的姐妹,那個小團體的一員。

讓.莫里不是啞巴啊……盧米安疑惑地打量起那個中年男人。

他黑發亂糟糟的,臉上的胡須刮得不夠干凈,眼睛里寫滿了憤怒與恐懼。

與往常陰沉沉的狀態不同,現在的他非常激動,不斷地比劃著什么,啊啊啊地想要告訴酒館老板某件事情。

盧米安一邊暗道“奇怪”,一邊來到吧臺前方,笑著敲了敲桌面:

“嗨,這是怎么了?

“莫里斯,你是把假酒賣給讓了?你看他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關我什么事?”莫里斯.貝內趕緊撇清責任,“他自己啞的。”

讓.莫里停了下來,看了盧米安一眼,恢復了原本那種陰沉沉的狀態。

他旋即轉過身體,走向老酒館外面。

等他消失在門口,盧米安才壓著嗓音問道:

“他到底怎么了?”

莫里斯.貝內望了望外面,同樣放低了聲音:

“聽說是昨晚撞到西比爾和本堂神甫在床上做那種活動,把他給氣啞巴了,今天到處找人比劃著講這件事情,呵,都不敢去達列日告本堂神甫,真是個懦夫啊,活該!”

盧米安聽得又茫然又震驚。

如果他沒有記錯,讓.莫里是知道他妻子西比爾和本堂神甫有那種關系并且長期保持的,只是不希望西比爾再勾搭上別的男人,他怎么可能會為了早有心理準備的小事氣得自己啞掉?

這里面肯定有問題!

而且,上上次循環里,沒有發生過讓.莫里氣成啞巴這件事情,要不然盧米安不可能不知道。

在科爾杜村,這可是一等一的新聞,流傳的速度絕對非常快。

難道是因為我們開始做各種調查,帶來了相應的擾動,導致讓.莫里遭遇了原本不會遭遇的事情?盧米安一邊推測原因,一邊露出興奮的表情:

“是嗎?

“那我得去好好問問他!”

對于他湊熱鬧的表現,酒館老板莫里斯.貝內一點也不意外,甚至覺得理應如此。

他笑罵道:

“混蛋小子,你好好做個人吧,不要再刺激那個可憐人了。

“再說,他都是啞巴了,還不會寫單詞,怎么告訴你事情的經過?”

盧米安嘿嘿笑道:

“難道他不會做手勢?”

他隨即抬起雙手,左掌握成拳頭,與右掌輕輕碰了一下。

在達列日地區,乃至因蒂斯南部,這是一個通用手勢,意思是男女之間的那件事。

莫里斯.貝內沒好氣地罵道:

“希望你還有最后的一點善良,不要對那個可憐人惡作劇。”

“放心,我只是想‘聽聽’故事。”盧米安揮了揮手,奔出老酒館,尋找起讓.莫里。

可那家伙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再和村民們比劃自己的遭遇,盧米安找遍了科爾杜,都沒發現他的蹤跡。

最后,他來到了讓.莫里家。

大門口,套著灰白色裙子的西比爾.貝里正在處理幾顆壞掉部分的土豆。

“有什么事嗎?”這婦人抬起腦袋,望向盧米安。

她和皮埃爾.貝里一樣,有雙藍色的眼眸,而黑色長發柔順地披在身后,不像別的已婚婦女那樣總是盤起。

盧米安坦然回答:

“我找讓.莫里。”

臉頰較為豐潤,五官頗顯柔和的西比爾淡然回答:

“他不在家。”

“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嗎?”盧米安追問道。

西比爾平靜說道:

“我們昨晚吵了一架,他可能離開了科爾杜,短時間內不想回來。”

這聽得盧米安眉頭一跳,感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很顯然,讓.莫里是沒法離開科爾杜村的,那會觸動循環,導致重啟!

念頭電轉間,盧米安露出嬉笑的表情:

“伱們為什么吵架啊?聽說是你和本堂神甫……”

他沒有用語言來描述,而是拿左拳擊了下右掌。

西比爾表情變冷,沉聲罵道:

“滾!

“從我家門口滾!”

盧米安“嘖嘖”了一聲,順勢脫離了讓.莫里家。

走了一段距離,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其實,他并不想問西比爾和本堂神甫偷情的事情,他連本堂神甫和普阿利斯夫人光溜溜的樣子都見過了,還有什么好問的?

但不問吧,不符合他在村民眼中的形象,都上門“拜訪”了,不激怒下女主人還是那個科爾杜村的惡作劇大王嗎?

所以,盧米安不得不問,否則很可能被懷疑。

人物的固定形象有時候很有用,有時候又會帶來麻煩。

結合本堂神甫的行事風格和自身掌握的情報,盧米安懷疑讓.莫里不是因為撞破偷情才變成啞巴,而是發現了別的什么事情。

他很可能是被活生生毒啞的!

得趕緊找到那家伙,他這么到處找人控訴,也許會像之前那位一樣直接死掉,不,他已經失蹤了……盧米安越想越覺得讓.莫里多半出事了。

上次去達列日告密的那位村民早莫名其妙摔死了!

就在盧米安做最后努力,試圖找到讓.莫里時,他遇見了在村里“閑逛”的萊恩、莉雅和瓦倫泰。

他們依舊穿著原本那身衣物。

“上午好,我的卷心菜們。”盧米安笑著迎了過去。

雙方剛一靠近,他立刻低聲問道:

“昨天沒什么事吧?”

莉雅微笑回答:

“那位夫人似乎不太想追究,并沒有出現。”

果然如此……盧米安環顧了一圈,見周圍沒人,才將姐姐對普阿利斯夫人途徑的推斷和對普利特身份的猜測告訴了三位官方調查者。

瓦倫泰聽得臉色極其難看,莉雅則頗有點興奮。

萊恩回憶了下道:

“萊斯頓省比較少有魔女出現,我們對這方面的情報了解不足,但上面應該很清楚,等會我就拍電報講一講普阿利斯夫人的情況,嗯,只提普阿利斯夫人的房間有普利特的照片,而羅克福爾家族沒普阿利斯這個人。”

見盧米安一臉“為什么上面很清楚”的疑問,萊恩補了一句:

“在因蒂斯,時常有魔女相關的事情發生。”

所以,姐姐那位“筆友”也在因蒂斯?盧米安點了下頭,轉而說道:

“目前來看,普阿利斯夫人那邊似乎和循環沒什么關系,而且,她對循環好像也有一定的察覺,這可能就是她沒有追究我們搜查城堡的原因。

“有沒有可能,我們在某種程度上和她聯手?”

瓦倫泰頓時脫口而出:

“怎么能和這種邪惡骯臟到比魔鬼還可怕的人合作?”

盧米安看都沒看他一眼,將目光投向了萊恩和莉雅。

見他們也有點猶豫,他誠懇蠱惑道:

“有限度的合作,只在循環內。

“等解除掉這個該死的循環,你們想怎么對付她就怎么對付她!

“這一點,你們甚至可以直接告訴她,我相信她能夠理解和接受。”

萊恩想了幾秒,拍了拍瓦倫泰的肩膀,對盧米安道:

“確實,當前最重要的是解開這個循環,不過,我們還不能確定那位夫人的態度,不敢直接上門找她,恐怕得麻煩你或者你姐姐去做個交流,詢問詢問。”

“好。”盧米安當即答應了下來。

他打算的是自己去。

在發現普阿利斯夫人對自家姐姐可能有不正常的、畸形的感情后,他可不想讓姐姐單獨與她相處。

聽著兩人的對話,瓦倫泰板著一張臉,沒有贊同,也沒有反對。

盧米安又環顧了一圈:

“還有三條線索……”

他把雷蒙德的事、讓.莫里的情況和那只貓頭鷹飛入的“墓室”都詳細講了一遍。

這聽得莉雅頗為詫異:

“你們怎么能這么快弄到這么多線索?”

她都有點懷疑這家伙或者他姐姐是不是也有問題,所以周圍才全是異常,處處線索。

誰才是專業的調查員啊?我們怎么就沒發現?

“誰叫你們沒保留前面兩次循環的記憶。”盧米安笑著攤了下手。

莉雅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解釋。

萊恩考慮了幾秒,沉聲說道:

“那我們得盡快對教堂地底展開調查了。

“嗯,那里也許很危險,你先和普阿利斯夫人接觸,如果有她加入,把握會大很多。”

PS:求月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