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七十二章 祭舞

第七十二章 祭舞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七十二章 祭舞

“宿命的力量啊!”

隨著古赫密斯語的吐出,盧米安頓時感覺祭壇內的光線黯淡了許多,那橘黃色的燭火在無形的風中劇烈搖晃,被壓縮到了只剩一粒胡椒大小。

與此同時,他胸口開始發熱,腦袋有點眩暈,耳畔隨之嗡嗡作響,仿佛又要聽到那來自無窮遠處又近在身旁的恐怖聲音了。

盧米安定了定神,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體內的污染被青黑色符號的主人封印著,即使他深入冥想,面對祭舞,也只能讓荊棘符號凸顯出來,散逸一點氣息,沒法調動相應的力量。

現在這個儀式就可以繞過封印,汲取“恩賜”嗎?

除非,青黑色符號的主人,那位偉大的存在,已經默許!

想到那位神秘女士篤定的態度,盧米安心里有了點底,甚至懷疑這個儀式本身就有參雜請求偉大存在允許的部分。

至于是哪部分,他神秘學知識不夠,無從猜測。

身在儀式中,盧米安不敢耽擱,只是腦海念頭這么轉了幾下,就開始用古赫密斯語誦念后續的咒文:

“您是過去,是現在,也是未來;

“您是原因,是結果,也是過程。”

這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回蕩在了封閉起來的祭壇內,無論地板,還是器物,都出現了明顯的蠕動,仿佛有無數怪異的事物要鉆出來,進入這片夢境廢墟。

嗚!

黑色的風憑空出現,環繞在盧米安周圍,被壓縮到只有胡椒顆粒大小的蠟燭火焰一下膨脹開來,染上了銀白帶黑的顏色。

盧米安又一次聽到了那總讓自己瀕臨死亡接近失控的聲音,但祭壇內不知什么時候已冒出淡淡的灰霧,全部聚集于他的身旁。

這讓他的感受介于深度冥想和看見“面條人”舞蹈兩種狀況之間,不至于瀕死,但也沒那么好受,就像遭遇了重度耳鳴,頭暈、惡心、煩躁到了一定程度,精神也出現了不小的混亂。

勉強控制住自己,盧米安繼續起儀式:

“我向您祈求,

“祈求您給予恩賜,

“祈求您恩賜我‘舞蹈家’的力量。

“郁金香啊,屬于宿命的草藥,請將力量傳遞給我的咒文!

“灰琥珀啊,屬于宿命的草藥,請將力量傳遞給我的咒文!”

隨著儀式的推進,盧米安的耳鳴和頭暈越來越嚴重,體表皮膚下仿佛有無數蠕蟲在活動。

終于,他念完了咒文。

幾乎是同時,銀白帶黑的燭火瞬間凝聚,化成一道光柱,照向了他的左胸。

那里頓時有銀黑色的虛幻液體流出,飛快將盧米安包裹在內,讓他看起來既邪異又可怕。

他只覺每一寸皮膚都似乎在遭受針刺,肌肉和韌帶被完全地撕扯開來,那神秘的聲音變得極為清楚,就如同直接響在他的腦海。

盧米安一下被劇烈的疼痛吞噬,神智近乎模糊。

他所有血管隨之變得灼熱,像是在由內到外地燃燒。

這樣的情況比他之前深度冥想帶來的瀕死狀態更為嚴重。

他只能咬牙堅持,竭力控制混亂的精神,不讓自身完全地失去理智,至于其他,已經顧不上了。

狂風巨浪般的侵襲里,他整個人都恍惚了起來,無從知曉時間流逝了多久。

終于,那可怕的痛苦消失了,盧米安就像瞬間卸掉了上千斤重的負擔,或是從水底鉆了出來,突然變得輕松。

他飛快找回了思緒,抬頭望向前方。

那燭火恢復了原本的狀態,只是依舊顯出銀白帶黑的顏色。

盧米安一恢復清醒,立刻就上前兩步,伸手滅掉了代表自己的那根蠟燭,免得出什么意外。

之后是象征神靈的那根。

按照流程一步步結束儀式,解除靈性之墻的過程中,他只覺精神很疲憊,身體很酸痛,就仿佛和某個怪物大戰了一場。

沒過多久,餐桌被清理了一遍,盧米安開始審視自身的狀態,發現腦海里憑空多了不少知識。

這主要有三個部分:

一部分是怎么利用舞蹈動作、韻律節奏和自身靈性的結合調動周圍的自然力量,向不特定的存在祈禱,這是“舞蹈家”的核心知識,有了它,盧米安不僅可以向那位宿命祈求,而且將來還能根據不同狀況不同收獲,自行設計全新的祭舞,以“取悅”另外的存在。

第二和第三部分是第一部分的實例。

前者是盧米安目前最想得到的東西,也就是“面條人”跳的那段神秘舞蹈,這直接灌輸進了他的腦海,讓他當場學會,只是不那么熟練。

有了這段神秘的祭舞,盧米安就可以在探索夢境廢墟時自行激發胸口那個黑色荊棘符號,壓制或者削弱那里的強大怪物了。

第三部分是另一段詭異的舞蹈,它不像在祭祀,更接近祭祀和召喚的混合。

利用它,盧米安可以吸引周圍某些事物過來,之后再以鮮血為代價,讓其中一個附在自己身上,從而利用它的某個能力或特質。

當然,前提是盧米安必須能承受住這種附身,而有的東西附到人類身上后,會帶來不小的負面影響,有的甚至不愿意離開,那樣就麻煩大了。

所以盧米安覺得,對“召喚”來的那些東西有足夠了解,知道會出現什么問題前,盡量不要嘗試,太危險了。

神秘學知識的重要性在這種時候又體現了出來,盧米安迫切地需要神秘生物圖鑒靈界生物圖鑒等東西,但可惜的是,就算以知識全面著稱的“巫師”也不可能了解那么多。

緊接著,盧米安活動了下身體,發現自身的柔韌性確實得到了極大提升。

雖然到不了“面條人”這個器官重組的變異怪物的程度,但也勝過幾乎所有正常人類,可以跳那段神秘的祭舞了。

啪,盧米安向后踢腿,輕松就碰到了自己后腦。

他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無聲自語起來:

“不錯,很多以前沒法做的動作都可以做了,‘獵人’的格斗能力也因此變強了不少。”

盧米安嘗試起跳那段神秘的舞蹈,以適應現在的身體和熟練相應的動作,希望能盡量縮短跳完一段的時間。

他時而鏗鏘有力,如同在戰斗,時而輕柔和緩,仿佛在抒發著什么,但都非常有節奏感。

跳著跳著,盧米安的靈性開始往外擴散,與周圍某些自然力量結合在了一起。

漸漸地,他思緒開始專一,精神變得寧靜,進入了某種空靈而奇妙的狀態。

這讓他能感應到周圍種種微妙的事物,如同打開了靈視。

同時,他還似乎與自身體內無形的力量聯系在了一起。

他胸口又一次發熱,那恐怖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來但不夠真切。

呼……盧米安停下了舞蹈,解開衣物扣子,望向胸前。

那黑色的荊棘符號果然又浮現了出來,青黑色那個也應激一點點凸顯。

盧米安的精神瞬間變得有點混亂,但并不嚴重,這完美達成了他想要的效果。

接著,他開始計算黑色荊棘符號從出現到消失的具體時間。

這大概一分鐘的樣子。

扣好衣物,盧米安試驗起另外那段詭異的舞蹈。

這舞蹈時而癲狂,如同瘋子在那里表演,時而扭曲,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跳的過程中,盧米安的靈性又一次彌漫而出,結合周圍某些自然力量,向著更遠的地方“傳播”。

到了這舞蹈的最后三分之一,他突然感應到某些怪異事物在靠近。

一樓窗口的玻璃上凸顯出了三道身影。

它們分別是無皮怪物、獵槍怪物和有黑色印記的口器怪物,但身影都非常模糊無比透明,顯然只剩下一些靈性和執念。

“這是受害者控訴大會嗎?”發現被“召喚”來的是什么東西后,盧米安好笑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這個時候,他只要于舞蹈里拿出儀式銀匕,在身上割一個口子,放出一點血液,就能讓那三道身影中的一道附在自己身上,從而借用他們的某種能力或特質。

雖然盧米安很眼饞口器怪物的“隱身”,但他不知道被自己殺死的怪物附到自己身上會出什么問題,只能強行忍住沖動,堅持把那詭異的舞蹈跳完。

跳到最后幾個動作的時候,他莫名聽見了一道道微弱而細小的聲音。

那就仿佛有許多人在某個地方交流,被他隔著墻壁聽到一樣,不真切,不清晰。

而隨著盧米安仔細分辨,他發現這些聲音似乎都來自自己體內,來自被封印的那些污染!

最后一個動作結束,盧米安立在那里,疑惑自語:

“這是聽到了什么?”

他現在屬于神秘學領域的半文盲,完全想不到來源,只能選擇放棄,反正這不會比那股污染本身更恐怖。

等到那些細小的聲音徹底平息,練習完兩段神秘舞蹈的盧米安確認“舞蹈家”還帶來了靈性的增強。

現在的他雖然多半還比不上那些以靈性著稱的序列9,但也擺脫了“獵人”的桎梏。

他覺得應該處在中上游水準了。

“短板得到了彌補。”對此,盧米安很是高興。

他沒去想承受“舞蹈家”的力量,遭遇相應的污染后,身體會逐漸出現什么樣的異變,畢竟也阻止不了,不如不想。

揉了揉疲憊的腦袋,盧米安決定今晚休息,回現實世界蹲那只貓頭鷹!

PS:求月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