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七十章 通靈

第七十章 通靈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七十章 通靈

看到“接生婆”的那一刻,盧米安的心臟仿佛停止了跳動。

她還活著?

我明明看到她被萊恩殺死了,靈也被摧毀了!

盧米安記得很清楚,“接生婆”最后變成了滿地的血肉小塊,有的部位甚至都找不到了。

這TM是撞鬼了吧!不對,有呼吸聲!盧米安聯想到姐姐某些小說的片段,心臟由停滯瞬間轉變為狂跳。

要不是那“接生婆”看都沒看他一眼,自顧自地修剪著花樹的枝丫,他多半已經應激做出反應。

喀嚓,喀嚓,一根根雜亂生長的細小樹枝掉落于地,驚醒了呆滯的盧米安。

他下意識往前邁步,走向郁金香盛開的地方。

“接生婆”沒有阻止他,甚至沒有轉過身體。

盧米安忍不住又偷偷看了她一眼,只見她神情專注,動作認真,側臉被花草樹木帶來的陰影襯托得很是黑沉晦暗。

不敢再停留,盧米安摘了幾朵郁金香就離開了行政官的城堡。

一直到返回村里,他的心臟依舊在撲通撲通亂跳。

平復了下情緒,見時間還早,沒到讓奧蘿爾主動觸發循環的節點,盧米安往雷蒙德.克萊格家走去。

這同樣是兩層建筑,但比起盧米安和奧蘿爾家,它明顯更陳舊,更破爛,也更狹小,外墻凸顯出石頭的灰色,爬了不少綠色的植物。

此時,克萊格家的大門敞開著,讓人一眼就能看到左側的灶爐、右邊的桌子和后方那一個個木桶。

根據盧米安的記憶,那些木桶是用來儲物的,它們隔離出來的一片空間內有兩張簡陋的木床,分別屬于雷蒙德和他的妹妹。

盧米安沒有敲門,和往常一樣徑直走入了克萊格家。

雷蒙德的姐姐和妹妹在幫她們的母親準備晚餐,雷蒙德的父親皮埃爾.克萊格則坐于木桌旁的椅子上,悶悶喝著廉價葡萄酒。

“聽說雷蒙德不見了?”盧米安搶先詢問起皮埃爾.克萊格,一臉關切。

皮埃爾.克萊格比之前仿佛又老了好幾歲,臉上不多的皺紋愈發明顯了。

他抬起頭來,看著盧米安,又疑惑又驚訝地詢問:

“你不知道?”

這個時候,雷蒙德的母親、姐姐和妹妹都停下了手頭的事情,側身望向盧米安。

盧米安說著真的不能再真的真話:

“我這段時間在忙自己的事情,好幾天沒見雷蒙德了。”

皮埃爾.克萊格已經打探過,知道盧米安說的是真話,否則懷疑是這混蛋小子教唆雷蒙德離家出走的他今天下午就上門質問對方了。

“前兩天的下午,他們說是29號,雷蒙德出去后,再沒有回來。”皮埃爾.克萊格神情沉郁地說道,“我們一直在找他,他兩個兄弟現在都還在外面找他,你覺得他會去哪里?”

盧米安想了下道:

“他平時一直說不想去學牧羊,可身上又沒什么錢,不可能自己離開,我看看他有留下什么東西……”

他一邊說一邊非常自然地走向一樓后面那一個個木桶,從它們的縫隙間穿過,抵達了雷蒙德的睡床前。

這睡床很簡陋,仿佛就是幾根木頭拼成,但鋪著的灰藍色床單、塞著秸稈等物的枕頭、有縫補痕跡的被子都很干凈,一看就經常有清洗。

這是因為奧蘿爾很愛干凈,不允許家里和身上出現虱子等東西,連帶盧米安也養成了這個習慣,于是,在和經常一起玩耍的小伙伴相處時,他會有意識地督促他們搞好個人衛生,不允許那幾個家伙整天骯骯臟臟,和虱子跳蚤打交道。

雷蒙德等人要是哪段時間偷懶,被他發現又長上了虱子,肯定會慘遭惡作劇,甚至可能被強行推到河里,不洗也得洗。

經過幾年的壓迫,雷蒙德回到家里都會習慣性地幫忙清理環境。

“我們沒找到留言。”皮埃爾.克萊格跟到了這片區域,滿臉愁苦地說道。

盧米安坐到雷蒙德的床邊,將手伸向了枕頭底下。

那里有兩件東西,分別是有裂縫的暗紅色吸水鋼筆和寫著許多單詞的作業本。

雷蒙德對知識很渴求,但沒什么機會接受教育。

在羅塞爾大帝那個年代,科爾杜這種鄉村都是有建立義務制鄉鎮學校的,地點就在行政官如今工作的那棟建筑——它還設有征兵辦公室、新兵體檢委員會等機構,只是工作人員來來回回就那么幾個。

到了最近幾十年,很多鄉村已經沒有學校,人口多一點的,教會還會舉辦周日學校,科爾杜村這種只能靠原本接受過教育的長輩抽空指導孩子,一代代下來,有的年輕人又成為文盲了。

盧米安心情好的時候,總是宣稱自己要籌錢喝酒,于是把用舊的鋼筆和作業本低價賣給雷蒙德、阿娃等人,順便再教他們認識一些單詞。

每次學習的時候,雷蒙德都非常認真,就像他練習格斗和上山幫牧羊人制作奶酪賺取報酬一樣。

他是那么努力地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盧米安拿出那支鋼筆和那個作業本,凝望著它們,好一陣沒有動作。

“我找本堂神甫看過了,他說這寫的都是很簡單的詞語,構不成句子。”皮埃爾.克萊格嘆了口氣道。

盧米安翻看起那個作業本,只見上面的字跡隨著頁碼的變化,由凌亂、難看逐漸變得還算可以接受。

“確實沒有留言。”他先是附和了皮埃爾.克萊格一句,接著又道,“但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暗碼,可以轉譯成某個句子。你應該聽過類似的故事吧,奧蘿爾給村里很多孩子都講過,他們回家有提到嗎?”

這包括雷蒙德的弟弟和妹妹。

“有講過。”皮埃爾.克萊格點了點頭。

科爾杜村的村民如果沒錢去酒館,夜晚往往會在廚房聚會,聊天說笑講故事,而第一次受到邀請,上門做客的人,需要按照因蒂斯每個地方都差不多的禮節帶上一瓶酒,可以很廉價。

皮埃爾.克萊格就是在這種聚會上聽小兒子講過類似的故事。

盧米安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地舉了舉那個作業本:

“我拿回去給奧蘿爾看看,看她能不能發現點什么。”

“好。”皮埃爾.克萊格不覺得這是什么珍貴的東西。

出了木桶圍住的區域,盧米安往門口走去,皮埃爾.克萊格重新坐了下來。

走了幾步,盧米安聽見皮埃爾.克萊格在那里嘆息自語:

“他不想學牧羊可以告訴我啊,為什么要走……

“再過段時間,我們家就發財了,不需要去學牧羊了……”

發財?盧米安心中一動,轉過身體,故作好奇地問道:

“有什么發財的機會嗎?”

皮埃爾.克萊格沒有看他,低著腦袋,悶悶說道:

“我們家的星座快改變了,運氣會變好……”

這……盧米安聽得心里有點發毛。

“誰告訴你這個的?”他追問了一句。

皮埃爾.克萊格沒有回答他,依舊在那里自怨自哀。

…………

回到家里,盧米安第一時間將“接生婆”還活著的消息告訴了姐姐。

奧蘿爾皺了皺金色的眉毛:

“未必是活人。”

“啊?”盧米安愣了一下。

奧蘿爾邊思索邊說道:

“我們之前不是討論過嗎?普阿利斯夫人所在那條途徑很可能有駕馭亡靈的力量,那也許是活尸。”

“可我沒開靈視就看到了,而且,她身上也沒有縫補的痕跡,當時她可是被萊恩砍成很多小塊的。”盧米安回憶著說道,“還有,我聽見她有呼吸聲!”

說到這里,盧米安頓了一下:

“不過,她確實有點呆滯,表情很陰郁,眼睛也不夠靈動,很像,很像娜羅卡!我上上次循環里夜晚看見的那個娜羅卡,主動走入彼岸世界的那個娜羅卡!”

那個臉色青白眼睛木然的娜羅卡。

當然,“接生婆”明顯要更接近活人一點。

奧蘿爾輕輕頷首道:

“某種特殊的、更接近亡靈的狀態?”

她推測不出答案,只好示意盧米安說別的事情。

盧米安將城堡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的狀態和雷蒙德父親的話語詳細講了出來。

奧蘿爾安靜聽完,點了點頭道:

“普阿利斯夫人看起來不太想追究城堡的事情,也不知道在顧忌什么……

“還有,你們的發現確實證明村里一部分異常和她相關,但她似乎不涉及循環……”

她的意思是,普阿利斯夫人關系的異常主要是生育、死亡、靈魂和彼岸世界,沒有時間的循環。

“我也這么覺得。”盧米安之前探索時就有這樣的體會,“看來本堂神甫他們背后那個人大概率不是普阿利斯夫人。”

他聯系雷蒙德父親的話語,自行猜道:

“散播做某件事情可以影響星座,獲得好運的那個人?”

奧蘿爾“嗯”了一聲:

“明天做個調查,晚上看能不能通靈雷蒙德。”

…………

用過晚餐,到了夜里,奧蘿爾見時間差不多了,開始布置祭壇。

她這次依舊是向自己祈求,所以只擺了一根蠟燭,但蠟燭換成了由深眠花等材料制成的另外一根。

按照流程點燃蠟燭后,奧蘿爾圣化銀制匕首,制造出靈性之墻,接著將夜香草、月亮花等制作的純露滴在橘黃的火焰上,激起一陣迷蒙的霧氣。

見前置準備已完成,奧蘿爾望了眼祭壇上的作業本,退了一步,用古赫密斯語道:

“我!”

隨著這個單詞的吐出,她眼眸變得幽深,周圍仿佛有無形的風在盤旋。

“我以我的名義召喚:”

這是她說出的第二句,改為了赫密斯語。

——因為她不知道雷蒙德的靈在哪里,所以沒法直接通靈,只能以召喚的辦法嘗試一下,而她作為野生非凡者,不敢向掌管這個領域的“黑夜女神”祈求,只能依靠自己,成功的概率不會太高,除非雷蒙德的靈確實就在科爾杜村內某處,距離很近。

奧蘿爾繼續誦念:

“徘徊于科爾杜村的靈;

“名為雷蒙德.克萊格的男子;

“這個作業本的主人……”

橘黃的燭火突然搖晃,吸收周圍的迷霧,變大了少許。

它的光芒隨之蕩起陣陣漣漪,染上了幽藍的色彩。

奧蘿爾額頭見汗,開始向各個材料借取力量。

嗚的風聲里,一道人影浮現在了幽藍火焰的上方。

在早已開啟靈視的盧米安眼中,那身影呈半透明狀態,棕發褐眸,長相普通,正是雷蒙德.克萊格。

他確實還在村里。

此時的雷蒙德身體鼓脹,臉龐發白,眼角是一滴滴血色的淚水。

這……奧蘿爾明顯愣住。

循環重啟后,雷蒙德只是失蹤還沒被淹死啊,怎么靈就成這個樣子?

也對啊,他要是沒被淹死,又怎么會變成靈?

互相矛盾了……

疑惑之中,奧蘿爾開口問道:

“雷蒙德.克萊格,你為什么會失蹤?”

雷蒙德的表情突然變得猙獰,他尖利喊道:

“他們淹死了我!”

PS:求月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