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六十一章 描述

第六十一章 描述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六十一章 描述

對于面前女士的說法,盧米安越聽越是贊同:

他不知道更高序列會有什么表現,僅就打過“交道”的幾個超凡生物來看,那長著漩渦狀口器的家伙對自己造成的威脅遠不如背著獵槍的怪物。

雖然有他已成為非凡者,近身戰斗和利用環境等方面獲得很大提升的緣故,但更多還是受契怪物本身的問題。

它一沒有展現出較強的追趕能力,二缺乏遠程攻擊的手段,三則是“隱身”能力不算離譜,被“獵人”對周圍環境和細微痕跡的把握完全克制。

另外,它有怪物們的通病,智商不高,且不像獵槍怪物那樣富有戰斗智慧,簡簡單單就踏入了敵人的陷阱。

這些綜合在一起,最后的結果可想而知,以至于盧米安到今天之前都沒有想過它居然對等序列7。

他甚至都沒把它和獵槍怪物做比較,認為它們之間的差距很大——獵槍怪物強,口器怪物弱。

能力、頭腦、準備、臨場應變、環境因素……有太多的東西能影響到一場戰斗的結果……盧米安在心里做了個總結,很是期待又不抱什么希望地問道:

“我可以直接祈求‘受契之人’的力量嗎?”

那位女士笑了:

“這是很好的自殺辦法。”

她隨口解釋道:

“理論上確實可以,畢竟封印在你體內的力量可不止對等序列7。

“但你覺得你的身體能一下承受那么大的‘恩賜’,或者說,污染嗎?

“當然,你要是覺得變成怪物,變成那位存在的傀儡,或者異化為另一種生物,不是不能接受,那也可以考慮嘗試。

“嘖,那過不了多久,我應該就能欣賞到你親手把你姐姐制成祭品。”

盧米安被那位女士說得汗毛立起,背脊發冷,不敢再想“越階晉升”的事情。

他謹慎問道:

“也就是說,我現在能承受的最大恩賜是‘舞蹈家’?”

“對,這也是我等伱成為非凡者并初步消化后才告訴你這件事情的原因。”那位女士又小小地喝了口杯中的綠色液體,“只有你本身的精神、靈性、身體都有了不小的提升,你才有希望抵御住‘恩賜’附帶的污染,之后再一點點掌控住那種力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你精神體、心智體進一步增強,身體也適應了恩賜力量帶來的少許改變后,再考慮‘托缽僧侶’。”

對盧米安來說,當前最重要的就是學會那種神秘的舞蹈,能自主地不完全激發出荊棘符號,由此極大提升探索夢境廢墟的能力,所以,他不再去想“托缽僧侶”、“受契之人”,輕輕點頭,正色問道:

“那該怎么祈求?”

二元儀式法他已經學了,可祈求對象的尊名、所屬的領域、相應的材料,都還是一片空白。

“咳。”那位女士有點忍不住地咳嗽了一聲。

然后,她嚴肅說道:

“我接下來講的,出我的嘴巴,進你的耳朵,不能告訴任何人,否則會害了他們。”

出我的嘴巴,進你的耳朵……這是奧蘿爾很喜歡寫的一個句子……這位女士看過她某本小說?盧米安鄭重回應:

“好的。”

他想了下又道:

“我就不用擔心聽了會出問題?”

那位女士抿了口苦艾茴香酒,微微笑道:

“你什么時候有了自己沒出問題的錯覺?”

盧米安先是一怔,繼而低頭望向自己的左胸。

那位女士隨即嗤笑了一聲:

“你本來就屬于即將被重度污染的人,幸運的是,那位偉大存在遺留的印記被激發,相應的力量降臨在了你的身上,將污染源封印住,形成了平衡。

“而接下來,你將舉行儀式,直面封印內的力量,祈求相應的恩賜,相當于主動承受一定程度內的污染。

“所以,你還怕什么聽到之后出一點點小問題?”

我怎么越聽越覺得問題很大……盧米安不是太有信心。

那位女士搖頭笑道:

“不用擔心,我告訴你相應話語的時候,肯定會提供足夠隱秘的環境、非常安全的保護,之后,你如果要舉行儀式,最好去廢墟,那里有灰霧,有偉大存在的庇佑,不至于直接引來那位的注視。

“而舉行儀式之前的這段時間,你把每個環節每句描述都打亂了去鞏固,盡量不要放在一起完完整整去想,否則,呵……”

她笑了一聲,沒說結果,但盧米安可以想象得到會出什么問題。

見他不再詢問,那位女士微微點頭:

“我們開始吧。

“第一部分是‘宿命的力量啊’。

“用它就足夠了,對應的是你那個黑色荊棘符號,那位存在完整的名稱不是你現在能了解的,哪怕我,也必須做好隱秘,才敢去想。”

不知為什么,盧米安感覺周圍的光線黯淡了一點,但又不太確定。

這時,那位女士收斂住所有表情,嚴肅說道:

“第二部分是:

“您是過去,是現在,也是未來;

“您是原因,是結果,也是過程……”

隨著那位女士口中的單詞一個個吐出,盧米安的腦袋竟出現了眩暈,發現周圍似乎有黑色的風在環繞。

而放著他那杯苦艾茴香酒的桌子,棕色表面有生命力一樣蠕動了起來。

啪的一聲。

一條黑色的、成年人食指長短的蟲從木板里面鉆了出來,邪惡的氣息瞬間彌漫往外。

盧米安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條黑蟲的模樣,對面女士手中裝著綠色液體的杯子就放了下來,直接壓住了那奇異的生物,將它壓成了一灘肉泥。

接著,那位女士取出一張有花紋的餐巾紙,擦了擦杯底,將那條黑蟲的尸體包了起來。

她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般又喝了一小口苦艾茴香酒,強調道:

“記住,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必須用古赫密斯語來誦念,巨人語、巨龍語、精靈語也行。”

和向自身祈求的儀式里第一個“我”不能用赫密斯語一樣……盧米安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他向來膽子很大,可面對談話時頻頻出現的異像還是有些慌恐不安,心跳變快,可那位神秘的女士卻表現得仿佛只是在用餐時發現了點雜質一樣,她繼續說道:

“第三部分可以用赫密斯語,內容是:

“我向您祈求,

“祈求您給予恩賜,

“祈求您恩賜我‘舞蹈家’的力量。

“記住,三句話是遞進式關系。”

這些話語未帶來新的環境變化,原本那些令人不安和恐慌的異常漸漸平息。

盧米安認真記著,并按照那位女士的說法,打亂順序、顛倒前后來記,免得出什么問題。

那位女士喝掉剩下的苦艾茴香酒,滿意地品味了一下道:

“后面就和常見的儀式魔法差不多了。

“對應的材料有灰琥珀、郁金香、丁香和麝香,你任選兩種制成蠟燭,剩下兩種在儀式里作為草藥、精油、純露使用。”

盧米安回想了下自己學過的二元儀式法,皺眉問道:

“代表神靈的位置應該擺放與神靈密切相關的物品,可我的荊棘符號在胸口,總不能把皮剝下來吧?而且,我覺得剝下來肯定也沒用。”

那股力量是封印在他心臟和靈體內的。

那位女士輕輕頷首:

“我不是告訴你要制作蠟燭嗎?

“制作蠟燭的時候,取你胸口血液5毫升,多點少點都可以,反正融進材料里,成為蠟燭的一部分。

“儀式上,那根蠟燭擺放在神靈的位置,只放一根。

“因為有你的血液,蠟燭被古赫密斯語‘喚醒’,成為象征后,會直接指向你,然后再配合后面的描述,在一定程度內激發被封印在你身上的力量。”

感覺像是二元儀式法的特殊變種,奧蘿爾沒提到過可以這樣,知道的人應該不多……盧米安思索了片刻道:

“有灰琥珀成分的香水可以用嗎?”

他記得姐姐有,而且她喜歡用龍涎香來稱呼灰琥珀。

“可以,當成精油用。”那位女士點了下頭。

這樣的話,灰琥珀就找到了,丁香家里也有……盧米安思考起該去哪里獲取郁金香和麝香。

他想來想去,只想到三個地方可能有:

一是姐姐奧蘿爾那里,她是“巫師”,也許準備的有相應材料,二是行政官官邸,三是本堂神甫家。

盧米安決定先把要舉行這么個儀式的事情告訴姐姐,把那些描述拆成單個的詞語請她教導對應的古赫密斯語、赫密斯語,并問她有沒有這些材料。

如果沒有,再考慮別的地方。

見那位女士已擺出準備離開的姿態,盧米安忙又問了一句:

“副本堂神甫口腔內鉆出來的那條‘蜥蜴’究竟是什么東西啊?”

那位女士一邊起身一邊笑道:

“給你解釋不清楚。”

你不如直接說不想告訴我……盧米安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表情的變化。

等那位女士離開,他拿出帶來的紙筆,按錯誤的順序記下了儀式相關,然后用正確順序編了號。

…………

出了老酒館,盧米安在村里尋找起那三個外鄉人。

沒走多久,他聽到了叮叮當當的聲音。

盧米安頓時笑了,快步靠攏那邊,果不其然看見了面紗上、靴子上各有兩個鈴鐺的莉雅,看見了戴著深色圓禮帽的萊恩,看見了頭上灑著粉的瓦倫泰。

他本想張開雙臂,大喊一聲“我的卷心菜們,我想死你們了”,可迅速就記起這次循環里還沒和那三個外鄉人有過接觸。

盧米安忙揉了揉臉蛋,讓自己變得嚴肅。

接著,他走向萊恩等人,于快擦身而過時壓著嗓音道:

“我知道你們要找的那個人是誰。”

萊恩、莉雅、瓦倫泰同時一怔,愕然望向這個家伙。

盧米安沒有停留,越過他們,走向前方。

三個外鄉人對視了一眼,收斂住表情的異常,若無其事地跟在了后面。

PS:求月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