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五十九章 又來

第五十九章 又來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五十九章 又來

“面條人”又一次跳起了舞。

盧米安藉此確認,這神秘的舞蹈確實能讓自己胸口的黑色荊棘符號不完全激發,也就是出現圖案但附帶的恐怖聲音近乎沒有,只存在一點點虛幻不清的耳語。

這對他利用夢境的“特殊”是絕大的利好。

可與此同時,他發現了兩個問題:

一是“面條人”的舞蹈動作極難,有的甚至違背了人體結構,只有它這種柔韌性夸張到像是沒有骨頭和筋膜的怪物才能完成,盧米安雖然是非凡者,并且為肉體大幅度增強的“獵人”,也對自身毫無信心,感覺這么完整跳上一圈,不是哪條韌帶撕裂,就是某塊肌肉拉傷,說不定還可能出現骨折。

二是這神秘的舞蹈似乎真的能撬動周圍的自然力量,帶有超凡韻味,以至于盧米安記憶了一陣后,發現自身靈性消耗極大。

“看完這一遍就得回去休息了。”盧米安望著第三次跳起“神秘之舞”的“面條人”,無聲嘆了口氣。

“獵人”的靈性真的不頂用啊!

而經過今天這件事情,他幾乎可以確認荊棘符號對應的那位隱秘存在與這片夢境廢墟緊密相關。

這里既有本堂神甫身上那種黑色印記,又有可以激發荊棘符號的舞蹈怪物,說與那位隱秘存在沒什么關系才讓人驚訝!

想到本堂神甫胸口的同類符號,想到夢境廢墟也跟著現實一起重啟,陷入了循環,盧米安就愈發相信奧蘿爾的猜測:

這里的深處可能藏著解除循環的關鍵,即使不是全部,也應該有很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那位神秘的女士才一直暗示我去解開夢境廢墟的秘密?盧米安越想越恨,抬起沒拿斧頭的左手,對胸口那黑色荊棘符號做了個“我X你XX”的下流手勢。

他不擔心會不會激怒對方,先不說那位隱秘存在能不能感應到,有沒有看見,僅是本身已陷入祂帶來的時間循環,周圍的人一個比一個奇怪和危險這點,就讓盧米安覺得問題不會再嚴重了。

看完第三遍舞蹈,盧米安揉了揉有些發空的腦袋,頂著胸口的微熱,原路離開廢墟,回到了荒野另外一側的家中。

臨脫離夢境前,他試著鞏固了下已記住的那部分舞蹈動作,差點沒閃到腰,弄斷膝蓋里的韌帶,撕裂小腿內側的肌肉。

“狗屎,這就不是正常人類能完成的!”盧米安罵了一句,躺到了床上。

因為靈性消耗極大,疲倦程度很深,他迅速就昏睡了過去。

…………

盧米安醒來的時候,天剛蒙蒙亮,太陽還沒有升起,紅月已失去了光彩。

他緩慢坐直,有一種深睡后的滿足感,消耗的靈性也得到了完美的補充。

走到窗邊,盧米安拉開簾布,讓外面的晨光照入屋內。

下一秒,他眼神凝固了。

那只比普通貓頭鷹大一圈的家伙又出現在了不遠處的榆樹上,正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望向他。

盧米安飛快回神,張開了嘴巴:

“奧蘿爾!奧蘿爾!”

快,嫌疑者來了!

跟蹤它!

聽到喊聲,那貓頭鷹展開翅膀,飛向了村子邊緣。

它越飛越低,很快消失在了科爾杜村邊緣的樹林內。

過了幾秒,一身白色絲質睡裙的奧蘿爾才進入盧米安的臥室。

她滿臉懊惱地問道:

“是那只貓頭鷹?”

“對。”盧米安望向窗外,“‘白紙’有跟上嗎?”

奧蘿爾拉了下金色長發,恨恨說道:

“它怎么總挑陰間時間出現?

“我剛才睡得正香,被你喊醒,還沒來得及放出‘白紙’,它就飛走了。”

“你不是說心里有事睡不踏實嗎?”盧米安本能回了一句。

奧蘿爾白了他一眼:

“總是睡不好,會影響精神狀態,導致失控征兆出現的。

“人吶,總是一開始的時候緊張、不安、恐懼,習慣了也就麻木了,好好睡覺才能保持清醒和理智。”

“只能等下次了……”盧米安很是惋惜。

奧蘿爾想了想:

“我們來總結下它出現的規律吧,不能一直守著樹樁等兔子自己撞上來,而且,我們還得休息,不能時時刻刻守著。”

盧米安回想了下前面幾次:

“都是后半夜到早晨這段時間……”

“那為什么是這段時間呢?”奧蘿爾進一步問道,“這只能算表現,而不是規律,你仔細想想,它出現的那幾次,對應的夜晚,或者說前半夜,你做過什么,有沒有重復同樣的行為?”

“我都在夢境廢墟里探索……”盧米安也不隱瞞姐姐,開始回憶,“它第一次出現前,我在夢境里殺掉了第一個怪物,第二次出現前,我應該是通過冥想激發了胸口的符號,找到了本身‘特殊’之處,第三次,我在夢里服食魔藥,成為了‘獵人’,第四次,也就是今天,我,我發現了以較小傷害在一定程度上激發夢境‘特殊’的辦法。”

“什么辦法?”奧蘿爾脫口問道。

盧米安將“面條人”和它的舞蹈,以及自己的嘗試完完整整說了一遍。

奧蘿爾一邊聽一邊在想貓頭鷹的事情,等弟弟講完,斟酌著說道:

“那只貓頭鷹來看你似乎和伱在夢境探索里取得重大進展有關……”

呃……盧米安回想了下,眼睛逐漸亮起:

“確實!

“第一次殺怪物,第一次展現‘特殊’,第一次服食魔藥,踏入超凡之路,第一次找到辦法可以利用那種‘特殊’……

“類似的重大進展在現實中也有一定的反應,那只貓頭鷹察覺到了,過來做一定的觀察?呵,這是聞到味了啊。”

奧蘿爾“嗯”了一聲:

“之后我們可以有意識地創造類似的機會,看能不能蹲到那只貓頭鷹。”

“我覺得它下次出現應該是我掌握了那種神秘的舞蹈,可以真正地在夢里利用胸口符號帶來的‘特殊’后。”盧米安思索之中,露出了充滿惡意的笑容,“到時候,我入夢嘗試前告訴你,你做好準備。”

奧蘿爾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希望能初步弄清楚貓頭鷹究竟關聯到哪位,在科爾杜的異常里又扮演著什么角色……”

盧米安順勢問道:

“奧蘿爾,呃,姐姐,你對那種舞蹈有沒有了解?

“你知道的,我在神秘學領域還只是個文盲。”

奧蘿爾拉過盧米安木桌前的椅子,坐了下來,沉思了一會兒道:

“有幾本筆記提到過,在古老年代里,也就是第五紀初期和整個第四紀,有一些大型的儀式魔法。

“那些儀式魔法里,不僅有大量的祭品,還有很多參與者,他們通過特殊的舞蹈取悅目標存在,以換取回應。

“其實,就祭祀、儀式本身而言,舞蹈在最初就被廣泛認為可以影響自然、溝通神靈,作用接近于超凡語言與草藥、精油等物品的結合。”

在奧蘿爾和盧米安生活的這個世界,歷史共分五個紀元,第一紀是混沌紀元,第二紀被稱為黑暗紀元,第三紀叫災變紀元,但奧蘿爾聽某位筆友提過,這又稱光輝紀元。

第四紀是眾神紀元或稱眾神時代,第五紀就是現在,從一千三百五十八年前開始,叫黑鐵時代。

其中,前三紀的歷史已無從考證,只剩下神話傳說,第四紀的則偶有文獻、資料、筆記、廢墟、陵寢、古城等出現,但整體歷史就仿佛籠罩在迷霧里,只有一個淡淡的輪廓,而這還得益于七大教會的神學典籍里時常提及一些第四紀的故事。

聽完姐姐的講解,盧米安一下有了猜測:

“那個‘面條人’是用跳舞來取悅荊棘符號對應的那位隱秘存在,希望能獲得回應或者恩賜?

“它的儀式是不是缺了很大一部分,所以效果極差?或者夢境廢墟本身的問題導致了失敗,只能引動我體內那個符號蘊藏的一點力量?

“呵呵,這表現得就像我是那個神,因為看到了‘面條人’的舞蹈,被它取悅,所以決定凸顯符號,給予一定的回應。”

然而,這實際上完全不受盧米安控制,屬于那個荊棘符號的自發反應。

奧蘿爾笑了笑:

“你更像的是那個符號的載體,某種意義上的工具人。”

她頓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說道:

“我懷疑那段舞蹈就是專門為了取悅或溝通荊棘符號對應的那位隱秘存在而被‘發明’的,要不然,不至于讓一個符號都有反應……

“而且,根據你的描述,這不是普通人能跳的,必須是具備特殊增強的非凡者才可以完成。

“可二十二條途徑對應的序列9和序列8,我都知道叫什么,有一定的了解,沒哪個能跳那種舞蹈,‘面條人’的表現又不像更高序列的,要不然你根本逃不掉。”

“也許不在二十二條途徑之內,屬于某位隱秘存在的恩賜?”盧米安想到了那位神秘女士的說辭。

奧蘿爾望了眼窗外,抿了下嘴巴:

“這不知道和‘環中人’有沒有關系,對等于序列9或者序列8的力量?”

“應該。”盧米安忽然笑了一聲,“我來給它命名吧,‘環中人’對應的序列9,‘面條人’!”

奧蘿爾忍不住往上看了眼天花板。

姐弟倆交流了一陣,下樓用起早餐。

學習赫密斯語到十點多,盧米安帶上重要道具出門了。

PS:求月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