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四十七章 真“文盲”

第四十七章 真“文盲”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四十七章 真“文盲”

奧蘿爾望了眼有些許污漬的白色餐布,側頭對盧米安笑道:

“如果儀式魔法的對象是自己,祭壇臟點沒關系,但若是想向神靈和隱秘存在祈求,我建議還是換塊干凈點的布,或者直接把這塊布撤掉,擦一擦桌面。”

“向自己祈求就突出一個隨便是吧?”盧米安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奧蘿爾低笑了一聲:

“‘隨便’主要集中在環境、材料、器具上,整個儀式的流程和相應的咒語還是得嚴格按照神秘學的規定來。”

說完,她從暗袋里摸出了一根橙黃色的蠟燭:

“這是混合了柑橘、薰衣草的蠟燭,重點不是它們的領域,而是我喜歡。”

她先把蠟燭往面前“祭壇”的上方擺了擺:

“記住了,代表神靈的蠟燭是放在這兩個地方的,現在可以空著。”

然后,她將那根蠟燭放于靠近自己的地方:

“記住,這是‘我’的位置。”

放好蠟燭后,奧蘿爾去廚房拿了一杯清水、一碟粗鹽和一個鋼鐵制成的小碗過來:

“接下來是制造干凈、不被人打擾的儀式環境,記住,是靈性上的干凈,這必須由我們自己來構建。

“具體的方法是,進入冥想,集中精神,將靈性力量通過輔助物品引導出來,于祭壇周圍構建靈性之墻。

“對‘窺秘人’、‘占卜家’來說,這很簡單,而‘獵人’在序列7之前需要其他物品的幫助,比如,一根能讓你情緒平和狀態空靈的熏香,或者,一個能幫你靈性更活躍更集中的水晶球。

“呃,我以前教你的冥想不完整,只有第一步,只能用來收束思緒,平復狀態,等下我再給你講后面部分。”

之前的冥想方法不完整?那我為什么能激發夢境特殊,讓那兩個符號凸顯出來?盧米安略感詫異。

奧蘿爾又從衣物暗袋里抽出了一把銀制的匕首:

“現在你仔細看我怎么構建靈性之墻。”

盧米安看得目瞪口呆,下意識說了一句:

“你身上怎么有這么多東西?”

先是各種施法材料、可伸縮的單筒望遠鏡、存放靈界生物“白紙”的微型墨水瓶和用于儀式的蠟燭,現在又掏出來一把匕首。

奧蘿爾無奈地嘆了口氣:

“伱以為我想嗎?這就是‘巫師’不方便的地方。

“我每套衣服都得自己改好久,有的時候,我都懷疑自己是哆啦A夢,要什么就能掏出什么。”

“什么達拉A蒙?”盧米安沒聽懂姐姐在最后半句話用其他語言說的那個詞語。

奧蘿爾怔了一下,表情略顯復雜地回答:

“你不需要知道。”

不知為什么,盧米安突然覺得姐姐有了點淡淡的悲傷。

奧蘿爾迅速恢復了情緒,將右手伸到了代表自己的那根橙黃色蠟燭上。

“儀式魔法里,蠟燭不能簡單地點燃,當然,有的時候,用普通方法點燃也會有效果,但這往往不是什么好事。”奧蘿爾做起講解,“正確做法是延伸出靈性,和燈芯摩擦,將它點燃。”

她一邊說一邊就讓那根蠟燭騰地燃燒起橘黃色的火焰。

充當“祭壇”的餐桌及周圍區域瞬間被照亮,并帶上了些許奇妙的幽深。

奧蘿爾淺藍色的眼眸不知什么時候已然變深,身旁有無形的風在繞著她打旋。

她將那把銀制的匕首插入了粗鹽,口中誦念出神秘的咒文:

“XXX,XXXX!

“……”

盧米安聽得是一臉茫然,只能看著姐姐在咒語完成后抽出銀制匕首,將它插入那杯清水里又提了起來。

奧蘿爾將匕首的尖端對準了外面,繞祭壇走了一圈,她每走一步,盧米安都感覺有無形的力量從銀制匕首上噴薄而出,靈動活潑。

它們與空氣結合,形成了一堵風吹不入的無形墻壁。

等奧蘿爾走完了一圈,盧米安眼前的她仿佛置身在了另外一個世界。

“看清楚步驟了嗎?”奧蘿爾的聲音比之前“遠”了一些。

盧米安老實點頭:

“看清楚了,但聽不懂你在念什么。”

奧蘿爾忍不住笑了:

“你真是神秘學領域的文盲啊,字面意義上的。

“那是赫密斯語,翻譯過來大概是這么個意思:

“我圣化你,純銀之刃!

“我清潔和凈化你,讓你在儀式里侍奉我!

……

“以巫師奧蘿爾.李的名義,

“你被圣化了!”

盧米安撓了撓頭:

“聽起來很普通啊。”

“翻譯過來是這樣,重點是咒文本身的意思和使用的語言。”奧蘿爾眼眸上轉了一下,“你拿因蒂斯語念自然普普通通,可改用能調動超自然力量的赫密斯語、古赫密斯語、精靈語、巨龍語、巨人語,那就不一樣了。”

盧米安好奇問道:

“只有這幾種語言才具備溝通神秘的力量?”

“那倒不是,神秘學領域還有不少類似的語言,各有特殊,比如,專門給亡靈看的,但絕大部分非凡者一輩子都用不上,除非想研究某個獨特稀有的領域,或舉行相應的儀式。”奧蘿爾隨口解釋道。

她進一步講解起剛才的咒文:

“圣化儀式銀匕的時候,倒數第二句本來該用某位神靈或隱秘存在的名義,但我們是野生的非凡者,能不用還是盡量不用,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身為非凡者,以自己的名義圣化一樣普通物品其實足夠了,效果雖然比不上原本那種,但也能用。”

盧米安先是點頭,繼而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的名字是你后來取的,儀式里可以用嗎?”

“可以。”奧蘿爾非常篤定,“新取的不行,但你這個名字已經用了好幾年,有神秘學上的聯系了。”

她頓了一下又道:

“圣化物品的時候,如果身在野外,沒那么多材料,單純用粗鹽或是清水,也能完成。”

說完,奧蘿爾又從暗袋內拿出一個不到她食指高的銀黑色金屬小瓶。

“這是我自己調配的精油,叫‘綠野仙蹤’,突出的就是一個好聞。”她隨即滴了三滴淡綠色的液體在代表自己的那根蠟燭上。

滋的一聲,蠟燭的光芒變暗,淡淡的霧氣彌漫開來,讓奧蘿爾和她身前的祭壇顯得頗為神秘。

“接下來是重點。”奧蘿爾從暗袋內掏出了一張小的仿羊皮紙,“如果你舉行的是向神靈祈求的儀式魔法,那需要將所求事情的象征符號畫在紙上,于儀式中燒掉。

“咒文則分成幾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我祈求誰誰誰的力量,‘誰誰誰’需要填的是神靈的某個象征、某個尊名或者統治的領域,比如,我祈求太陽的力量,我祈求秩序的力量,記住,總的有兩句,和代表神靈的兩根蠟燭一一對應。

“第二部分是‘我祈求神的眷顧’,記住啊,不要直呼其名,在儀式里這么做是褻瀆,‘永恒烈陽’可以用神或父來代稱。

“第三部分就是你想祈求的事情,一定要簡短,一句話說完。

“第四部分是給咒語更多的力量,類似于‘太陽花啊,屬于太陽的草藥,請將力量傳遞給我的咒文’,你自己根據使用的材料挑兩到三種來說。

“念完咒文,再給每根蠟燭滴一滴精油,燒掉剛才畫了象征符號的那張紙,等紙燒完,儀式就結束了,接著感謝下神靈,按先‘我’后‘神’、先右后左的順序滅掉蠟燭,解除靈性之墻,嗯,點燃蠟燭的順序是先左后右,先‘神’后‘我’。”

盧米安嗯嗯了兩聲:

“那向自己祈求呢?”

奧蘿爾笑道:

“咒文更加簡單,我以召喚靈界生物舉例:

“第一部分只有一個詞,‘我’,需要低喊出來,記住,這里不能用赫密斯語,必須是古赫密斯語,或者精靈語、巨龍語、巨人語。

“第二部分是‘我以我的名義召喚’,從這里開始可以用赫密斯語。

“第三部分則是你想要召喚的靈界生物的具體描述。”

“什么是具體描述?”盧米安追問道。

奧蘿爾相當嚴肅地解釋:

“具體描述只能有三段,作用是幫我們鎖定想召喚的那個靈界生物。

“我舉個例子,今天來了個外鄉人,說我要找‘科爾杜村的惡作劇大王,奧蘿爾.李的笨蛋弟弟,老酒館的常客’,那我們是不是就很清楚地知道他要找誰了?”

“我明白了!”盧米安恍然大悟,“在不知道目標名字、長相和地址的情況下,用他的特征來幫忙找到他。”

奧蘿爾正色道:

“原理是這樣,可實際操作時有很多麻煩。

“像我們召喚靈界生物,第一句往往是固定的,不是‘徘徊于虛妄之中的靈’,就是‘遨游于上界的靈’,作用是指向靈界,并且明確我們要召喚的是靈。

“第二句也很通用,你想想,我們召喚靈界生物不是為了殺死自己,那肯定要限制來的是友善生物,而有的時候,還得加上‘弱小’這個限制詞,因為某些靈界生物可能真的很友善,但它的存在本身會給你帶來很大的危險。

“考慮到這些情況,描述就定下來了,‘可供驅使的友善生物’、‘可供咨詢的友善生物’、‘可供驅使的弱小生物’,等等,等等。

“僅靠這兩段描述,指向依舊很寬泛,沒有體現我們的需求,來的是什么樣的靈界生物我們完全無法指定,所以,第三段描述非常重要,你需要用一句話就說清楚想召喚的是什么生物。”

“很難啊。”盧米安僅是想了一下就覺得頭疼。

奧蘿爾點了點頭:

“不僅難,而且危險。

“當指向模糊的時候,來的也許是你不需要的靈,也可能是會帶來危險的生物,你要記住,不少情況下,弱小不代表殺不死你,就像友善不代表它不會給你造成威脅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7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