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四十一章 亡靈

第四十一章 亡靈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四十一章 亡靈

什么彼岸世界?盧米安心中一驚,忙側頭望向窗外。

他本該看到山嶺、草場和樹木,可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荒野,而高空云朵蒼白,層層堆疊,遮住了全部的陽光,讓所有的事物都仿佛置身于巨大的陰影里。

此時,黑褐色的荒野上,一道又一道身影走動、徘徊,他們絕大部分都穿著白色的麻衣,臉龐白中帶青,眼神無比空洞,嘴巴微微張著。

這一看就不像是正常人。

數不清的身影中,有一部分在瘋狂地奔跑,向著荒野的盡頭,或是從荒野的盡頭而來,仿佛永遠都無法停止這種行為,獲得渴望已久的休息。

在荒野的盡頭,疑似懸崖的地方,隱約可以看到一些頭長羊角身似人類的漆黑怪物,它們時不時抓住一道穿白色麻衣的身影,將對方扔往下面。

慘叫之聲由此而來,隱隱約約傳入了盧米安和奧蘿爾的耳中。

噠噠噠,那數不清的身影中,一個高大的人類套著深黑的全身盔甲,騎著瘦削到似乎只剩皮和骨頭的白色馬匹,時而緩慢行走,時而來回奔馳,仿佛在牧羊。

盧米安視力出眾,趁對方轉過身體,隔著很遠的距離就看清楚了“他”的模樣。

“他”那泛著金屬光澤的頭盔內,兩道深紅色的光芒如火焰般搖曳,脖子處則有道猙獰的傷口一直延伸到肚臍處,幾乎將“他”分成兩半,導致蒼白的腸子都拖出來好長一截。

不需要別的證據,盧米安腦海里直接閃過了一個念頭:

死亡騎士!

這是因蒂斯很多民俗傳說里經常出現的死亡騎士!

就在這個時候,他和奧蘿爾乘坐的馬車停了下來。

娜羅卡不發一言,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除了衣物,她青白的臉龐、空洞的眼神、麻木的表情,與那些套著白色麻衣的身影越來越像。

奧蘿爾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沉聲說道:

“這里都是亡靈。

“你等下絕對不要離開我身邊。”

她一邊說一邊拿出根黃金鑄就的胸針,戴在了身前。

與此同時,她另外一只手從衣物暗袋里掏出了一把灰黑色的粉末狀事物。

盧米安趴到前面位置,看向車夫所在,發現賽韋爾也變得和娜羅卡一樣,臉龐青白,眼神空洞,正慢悠悠地向荒野深處走去,仿佛已經死了很久。

他忙對奧蘿爾道:

“姐姐,我已經是非凡者,你對付這些亡靈,我來駕車,盡快沖出這里!”

考慮到自身沒有對付亡靈鬼魂類生物的能力,他只好暫時做個車夫。

當然,如果那個死亡騎士沖過來,他也會盡力幫忙阻擋。

奧蘿爾吃了一驚,顧不得多問,提醒道:

“你看一下馬的狀態怎么樣!”

盧米安這才醒悟,觀察起前方的馬匹。

它們似乎被抽取了血肉,皮毛枯萎,包著骨頭,一動不動。

“那兩匹馬好像死了。”盧米安回報起情況。

奧蘿爾還沒來得及說話,徘徊于他們周圍的那些亡靈仿佛聞到了生者的氣息,紛紛紛改變方向,涌到馬車旁邊,試圖進來。

“XXX。”奧蘿爾用盧米安聽不懂的語言念出了一個單詞。

伴隨著這個單詞,她身前的黃金胸針微微發亮,左手握著的灰黑色粉末瞬間燃燒了起來,散發出劇烈但不刺激的金色光芒。

這光芒如水,向著四周流淌而去,那些亡靈剛一接觸到,就發出本能地慘叫,“身體”冒起了青煙。

它們想往后退,但更多的亡靈在向前涌,大量的身影不得不擠在了馬車周圍,不斷有“人”蒸發,消失不見。

盧米安看得又羨慕又沉重。

他惱怒于自己給不了什么幫助,愈發渴望提升序列,獲得更多的能力。

見奧蘿爾手里的粉末快要燃燒殆盡,而不遠處的亡靈還在往這邊涌來,完全無視了前面那些身影已被光芒消融的情況,盧米安趕緊提醒道:

“我們不能一直待在這里。

“往外闖吧!”

姐姐就算準備有再充足的材料,也對付不了這么多亡靈!

而且,死亡騎士和荒野盡頭疑似魔鬼的生物都還沒往這邊來。

當前最好的辦法就是靠著材料還沒有消耗完,強行逃出這片被稱為“彼岸世界”的荒野。

奧蘿爾點了點頭,簡單說道:

“你跟著我。”

她話音剛落,手中的灰黑色粉末燃燒殆盡,周圍空空蕩蕩的荒野一下又被涌來的亡靈們填滿。

奧蘿爾趕緊又掏出一把材料,借助身前那黃金胸針,讓它們自然焚燒了起來,制造出燦爛的金色光芒。

剛靠近馬車的亡靈們發出了一聲聲慘叫,紛紛融化在了光里。

奧蘿爾立刻跳下馬車,向著最近的荒野邊緣跑去,盧米安緊隨其后。

突然,金色光芒里伸出來一只手,抓向盧米安的胳膊。

盧米安直覺出眾,感官優秀,提前察覺到危險,反過小臂,猛地抽向了那只手。

啪!

他仿佛打在了一塊堅硬的冰上,強烈的寒意隨之涌入他的身體,讓他短暫有點被凍僵。

得得得,牙齒上下碰撞間,盧米安看見了那只手的主人。

它同樣是套著白色麻衣的亡靈,但臉上戴著一張白紙做成的面具,身影在金色的光芒里蒸發得非常緩慢。

見盧米安頓住,這古怪的亡靈陡然虛化,就要與他重疊在一塊。

這時,一道純凈而神圣的光芒照來,落到了這戴面具的亡靈身上。

它一下定在了那里,身體劇烈燃燒起來,化成一股股黑氣消散。

“不要停!”奧蘿爾收回按在黃金胸針上的右手,繼續狂奔起來。

盧米安擺脫了寒冷,大步跟上了姐姐。

靠著那一把把灰黑色的粉末和巫師的法術,兩人一前一后強行穿越著荒野,不知多少穿白色麻衣的亡靈因此在金色的光芒里蒸發。

可惜的是,奧蘿爾不可能只準備一種材料,將每個袋子都塞滿同樣的東西,身為巫師,她得考慮各種情況各種場景。

沒過多久,她裝太陽花粉末的暗袋已變得空蕩。

而此時,他們距離荒野邊緣還有好幾百米,周圍的亡靈則仿佛無窮無盡。

更讓姐弟倆恐懼的是,那個死亡騎士似乎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讓馬匹轉向了兩人。

金色的光芒里,奧蘿爾表情變幻了幾下,放緩腳步,一咬牙齒道:

“笨蛋弟弟,等下聽到我喊‘三’,你就往荒野邊緣狂奔,不要回頭!”

盧米安正要反對,奧蘿爾又補充道:

“放心,我會跟在你后面,伱留下來只會干擾我使用一個厲害的法術,拖累我逃跑。”

她一邊說一邊取下身前那個黃金胸針,遞給同樣放慢速度的盧米安,并做出指導:

“集中你的靈性,將它延伸到這枚胸針上,等下狂奔的時候復讀這個單詞,‘XXX’!”

盧米安聽不懂那個單詞,但強行背下了發音。

他一拿到那黃金胸針,就感覺有暖洋洋的光芒照到身上,許多陰暗的念頭隨之消失,以至于思緒都遲鈍了少許。

本能戴好胸針,盧米安按照姐姐的指點集中起精神,外延出靈性。

奧蘿爾見手中的灰黑色粉末越來越少,邊掏出另外的材料,邊高聲喊道:

“一,二,三!”

為了不拖累姐姐,盧米安狂奔了起來。

幾乎是同時,他竭力喊出了那個單詞:

“XXX!”

黃金鑄就的胸針亮了起來,外溢出一道道淺金色的陽光。

這一刻,盧米安就像戴了個小太陽在胸口,周圍那些亡靈本能避開了他。

蹬蹬蹬!

他大步狂奔之中,還是放心不下姐姐,忍不住半側身體,轉過腦袋,望向奧蘿爾所在。

奧蘿爾留在了原地,身周是一道道繚繞的黑氣。

這黑氣對亡靈似乎有極強的吸引力,讓它們放棄了盧米安,盡數涌向奧蘿爾。

盧米安不是傻子,看到這一幕的同時就明白了姐姐說的“會跟在后面”是騙自己的話語。

“奧蘿爾!”

他大喊一聲,直接急剎,順勢轉過了身體。

他害怕在循環里死去的人等到循環結束會真正死去。

奧蘿爾循聲回望,見他停了下來,連忙急聲喊道:

“你是不是傻啊?快跑!”

盧米安沒有說話,朝著奧蘿爾就奔了過去,前方的亡靈在黃金胸針的照耀下紛紛讓路。

奧蘿爾見狀,微低腦袋,小聲罵道:

“真是個笨蛋啊……”

她旋即又掏出另外一種材料,將鐵黑色的它們灑向了盧米安。

盧米安頓時被無形的巨掌按住,強行推往荒野的邊緣。

他劇烈掙扎,卻找不到可以著力的點。

下一秒,他看見金發盤起的奧蘿爾露出了一抹略顯悲傷的笑容。

奧蘿爾柔聲喊道:

“笨蛋弟弟,好好活下去……”

話音未落,她周圍的黑氣已被亡靈們徹底吞食一空。

她直接暴露在了數不清的身影和那死亡騎士面前。

“奧蘿爾!”

盧米安眼睛睜到了極限,眼眶都似乎要因此而裂開,大量的紅色血絲出現在了他的眸子內和皮膚表面。

可他還是難以阻止地被推向荒野邊緣。

就在這時,所有的亡靈都停下了動作。

遠方仿佛有什么事情在發生。

奧蘿爾有所感應,愕然望去,看見一輛敞篷馬車駛過。

那馬車似海螺如搖籃,通體呈暗紅色,拉動它的不是馬匹,而是兩個長著羊角疑似魔鬼的漆黑生物。

車內坐著一名女性,頭戴花冠,身穿綠裙,容貌很像普阿利斯夫人。

但與普阿利斯夫人不同,她氣質非常威嚴。

死亡騎士掉轉過馬匹,追隨起這位夫人。

荒野上所有的亡靈也都做出了同樣的選擇,它們簇擁在馬車后,往荒野另外一側的模糊山嶺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