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四十章 車上

第四十章 車上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四十章 車上

相比起“時間循環”、“人變成羊”,眼前這幅畫面不僅在令人震撼上毫不遜色,而且更讓盧米安有種眼睛、心靈和精神遭受嚴重污染的感覺。

如果事前知道會目睹這樣的事情,他絕對會選擇放棄行動。

“這TM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易斯.隆德明明還是個男人啊!

“他懷的是誰的孩子,行政官,或者,普阿利斯夫人?

“這就是神秘學世界嗎?

“奧蘿爾不讓我接觸果然是為了我好……”

一時之間,盧米安念頭無序,精神混亂,恨不得直接挖掉自己的眼睛,強行遺忘掉看見的畫面。

“哇!哇!哇!”

路易斯.隆德生下來的那個嬰兒啼哭出聲,讓污穢的“產房”瞬間多了幾分神圣的氣息。

這是新生命降臨的美好,藏在窗外的盧米安都直觀地體會到了那種來自人類本源的喜悅。

當然,除此之外,那種怪異、荒誕、骯臟、不協調的感覺也愈發明顯。

盧米安終于回過了神,下意識往房間內又看了一眼。

那個嬰兒已被穿灰白長裙的婦人放到路易斯.隆德身旁鋪著的白色絲綢上,他是個男孩,體表的血跡多過乳白色的油脂,但除了這個,沒什么異常,像是個普普通通的新生兒。

盧米安又觀察了兩秒,發現這男嬰十指彎著,指甲很長,仿佛鳥類的爪子。

剛才,他就是用這雙手撕開了路易斯.隆德的肚子!

路易斯.隆德則躺在那里,已陷入半昏迷的狀態。

他肚子上的裂口尚未被縫合,血液不斷滲透出來,隱約能見里面被壓在一旁的腸子和一個奇怪的、類似鳥巢的、覆蓋著肉色薄膜的事物。

那婦人將嬰兒用絲綢包裹好后,取出那個鳥巢般的東西,拿起縫衣針和羊腸線,幫路易斯.隆德處理起傷口。

路易斯.隆德痛苦的呻吟中,她一邊縫一邊念叨:

“你這還算輕松的,我上次生四胞胎的時候,那才叫痛苦……”

盧米安臉龐肌肉微抽,只覺繼眼睛、大腦、心靈、精神受到影響后,耳朵也被污染了。

他收回視線,決定趕緊離開這里。

又是輕輕一躍,盧米安跳到了來時那個窗口,翻入了房間。

他關好窗,出了門,直奔樓梯口。

躲過上來的一名男性仆人,盧米安輕手輕腳又非常快速地返回了大廳。

“你去了哪里?”

突然,一道略帶磁性的柔美嗓音響在了他的耳畔。

以盧米安的“獵人”感官竟然都未提前察覺到有人就站在樓梯入口旁。

他猛地轉過身體,望向那邊,看見了身穿藍色束腰長裙、頭發半挽半披的普阿利斯夫人。

這夫人臉上沒有了笑意,明亮的棕色眼眸清晰映著盧米安的身影。

盧米安的精神瞬間高度緊繃,于恐懼的同時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就在這時,奧蘿爾從側面房間出來,望向他道:

“你去了哪里?馬車已經停在門口了。”

類似場景下,盧米安經驗豐富,半真半假道:

“剛才普阿利斯夫人不是說隆德先生病了嗎?

“我和他喝過幾次酒,想著去探望一下,但這城堡太大了,我又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找了好一會兒都沒找到。”

奧蘿爾點了點頭,叮囑道:

“你可以直接向普阿利斯夫人提出請求,不需要瞞著我們,這又不是什么壞事。”

“是我的錯,對不起。”盧米安誠懇地望向普阿利斯夫人。

看到樓上那一幕后,他對這位夫人的害怕多過了厭惡。

普阿利斯夫人終于露出了笑意,不再那么嚴肅:

“我替隆德感謝你的心意,但他這次生病時的狀態不好,不愿意以不體面的形象出現在別人面前。”

確實不體面……盧米安默默“附和”了一句。

奧蘿爾隨即對普阿利斯夫人道:

“那我們上馬車了?真是太感謝你了。”

盧米安悄悄盯著普阿利斯夫人,擔心她找借口讓自己姐弟倆多留一會兒。

那樣的話就說明她可能察覺到了異常,需要確認下路易斯.隆德那里有沒有問題!

雖然與姐姐會合后,盧米安覺得自己兩人也不是沒有和普阿利斯夫人一戰之力,但這里畢竟是她的城堡,周圍全是她的仆人,對“獵人”來說,屬于最差的狩獵環境。

普阿利斯夫人輕輕頷首,微笑對奧蘿爾道:

“期待伱從特里爾帶回來的禮物,那里的流行風向總是讓我向往。”

“希望能給你一個驚喜。”奧蘿爾雖然不知道有生之年還能不能回科爾杜村,但該表態的還是要表態。

普阿利斯夫人帶著貼身女仆卡茜,將姐弟倆送到了門口,看著他們上了那輛包廂式的四座馬車。

留著深棕色絡腮胡、體格魁梧的車夫穿著深紅色的衣物和黃色長褲,戴著頂打蠟的帽子,除了沒系領帶,與城里的專業馬車夫幾乎一樣。

這是行政官貝奧斯特的強制要求。

“麻煩你了。”關上車門前,奧蘿爾很有禮貌地對車夫說了一聲。

車夫叫做賽韋爾,有著因蒂斯共和國最常見的藍色眼眸。

他因奧蘿爾這位漂亮女士的尊重而欣喜,為到了達列日后肯定會有的小費而期待,很是熱情地說道:

“女士,先生,坐好了。”

他揚起鞭子,讓馬匹由慢到快邁開了腳步。

馬車穿過科爾杜村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

雖然知道離開的道路絕對不會順利和輕松,但盧米安還是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怎么了?”他隔著車廂,詢問起外面的車夫。

賽韋爾說道:

“夫人昨天答應要送娜羅卡去朱納克村,我擔心去了達列日再返回來不及,想著順路就接上她,放心,不會耽擱你們時間的。”

朱納克村比科爾杜村更靠近達列日,先去那里確實不怎么影響奧蘿爾和盧米安到達目的地的時間。

因為這是別人的馬車,自身無權阻止,所以奧蘿爾未提出異議。

盧米安則更在意娜羅卡這個人——上次循環里,娜羅卡突然死亡,疑似被親屬謀殺,且與本堂神甫那伙人有關。

賽韋爾下了馬車,進了娜羅卡的家,然后領著這位夫人走了出來。

娜羅卡與往常不同,換了身有精致花紋的黑色長裙,戴著頂老婦人喜歡的深色軟帽,稀疏而蒼白的頭發明顯有認真梳理過。

“喲,我的小卷心菜,你這是要去哪里?”娜羅卡上了馬車,看到奧蘿爾,很是高興。

她多有斑塊和皺紋的臉龐洋溢著掩飾不住的喜悅,以往略顯渾濁的眼睛有神了不少。

“我去特里爾參加一個作家沙龍,順便帶盧米安考察下那里的大學。”奧蘿爾說著絕對意義上的真話。

她轉而問道:

“娜羅卡,你是去做客嗎?”

雖然娜羅卡作為一名寡婦,穿黑色的衣物很正常,但這條裙子她只有節日、宴會和亡夫忌日才穿。

娜羅卡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是啊,去見一些人。”

盧米安沒有說話,悄悄觀察著娜羅卡,看能否從她身上看出點什么。

馬車再次行駛起來,往著科爾杜村外面。

奧蘿爾和娜羅卡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車外。

她始終還是擔心自己姐弟倆匆匆離開會引來某些人的懷疑。

馬車走著走著,盧米安突然察覺到娜羅卡的狀態有了變化。

和剛才相比,這位夫人臉色蒼白發青了不少,眼神也不再那么靈動,整個人完全沉默了下去,除非奧蘿爾問,才會簡單回答一兩句。

這和盧米安在上次循環里于半夜看見的那個娜羅卡很像!

盧米安悄然拉了下奧蘿爾的手。

奧蘿爾迅速側頭,望向了他,用眼神表示詢問。

盧米安隱蔽地指了下娜羅卡,又在姐姐的掌心畫了個“叉”。

“叉”是奧蘿爾批改他卷子時常用的符號,表示錯誤,此時盧米安用來代指娜羅卡狀態不對。

奧蘿爾怔了一秒,很快明白了盧米安的意思。

她收回注意力,望向娜羅卡,明顯地感覺到了異常。

她隨即抬起右手,捏了捏兩側太陽穴。

她淺藍的眼眸瞬間變得更加深邃,染上了少許幽暗。

只是看了一眼,奧蘿爾好看的金色眉毛就皺了起來,身體微微后仰,像是受到了某種沖擊。

她閉上眼睛,略顯痛苦地揉起太陽穴,仿佛有些疲憊。

重新睜開雙眼后,奧蘿爾側頭對盧米安道:

“到了達列日,你一定要跟緊我,無論什么情況都要緊緊跟著我。”

她說的很是嚴肅。

盧米安一聽就懂,知道姐姐的意思是接下來如果發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牢牢跟著她,她會處理的。

他鄭重點了下頭,決定等下就向姐姐坦白自己成為非凡者。

奧蘿爾收回了視線,看向娜羅卡,故意問道:

“娜羅卡,你真的是去朱納克村嗎,還是說,別的什么地方?”

她擔心等到馬車自行停下,事情會更加無法解決,既然如此,不如提前引發,不在對方期待的環境里戰斗。

娜羅卡目光有些空洞,嗓音低沉地回答道:

“不,我不是去朱納克村。

“我要去的是,彼岸世界。”

她話音剛落,盧米安就感覺馬車車窗外變得異常昏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2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