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三十一章 慶典

第三十一章 慶典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三十一章 慶典

盧米安只是習慣性心疼一下,沒有阻止姐姐。

等阿娃、雷蒙德等人轉過身體,往附近建筑走去,他刻意落到了最后,小聲對奧蘿爾道:

“如果小說周報有回電,趕緊來喊我。”

“放心,我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疏忽大意的。”奧蘿爾給了盧米安一個“我辦事你放心”的眼神。

帶著喜慶和歡樂,祝福巡游的隊伍滿載著歌聲,在科爾杜村不斷地敲響村民們的大門。

最后,他們抵達了行政官官邸。

這是由索倫王室時期的一座城堡改造而來的,位于科爾杜村邊緣的山丘上,顏色深黑,高聳著兩座塔樓。

圍繞這棟建筑的外墻早已被拆掉,盧米安等人穿過貝奧斯特夫婦特意開辟的花園,抵達了門口。

那對開的大門足有四五米高,呈樹木的棕綠色,一看就很沉重。

不過,它分為上下兩截,不是迎接貴客不需要完全開啟,只用打開下面兩米高的部分。

“春天精靈”是春天的化身、豐收的使者,自然值得最尊貴的待遇,此時,那扇對開的沉重大門已完全向后敞開,普阿利斯夫人套著一身淺綠色束腰長裙立在那里。

她的女仆卡茜提著一個樹枝編成的籃子站于側方,落后了半步。

阿娃走了過去,唱起祝福之歌。

普阿利斯夫人嘴角含笑,靜靜聽著,顯得高貴而矜持,讓跟隨“春天精靈”的年輕人們想看又不敢看。

“旁聽”過對方和本堂神甫做骯臟之事的盧米安見狀,在心里“呵”了一聲。

歌曲告一段落,阿娃用樹的種子換來了一籃雞蛋。

至此,祝福巡游結束,盧米安、雷蒙德等年輕人簇擁著“春天精靈”阿娃往村外不遠處的山間河流而去。

接下來是四旬節的第二個環節:

水邊儀式。

來到平時牧鵝的地方,阿娃靠近清澈的河水,跳起簡單的舞蹈,重復起之前的歌曲,而盧米安等年輕人全部原地不動,和“春天精靈”相隔七八米。

做完這件事情,阿娃從腳旁籃子里拿出某位村民給予的、已切成塊的蕪菁,往河水里扔去。

一邊扔,她一邊唱道:

“豐收!豐收!”

等阿娃扔完,盧米安腳底一踩,幾步就奔了過去,彎腰從籃子內撈出切塊的蕪菁,砸向河水。

“豐收!豐收!”

他大聲喊道。

剩下的年輕人比他反應慢了足足一拍甚至更多,只能唯恐落后般互相擁擠著跑向阿娃,從那個籃子里拿出蕪菁塊、蘿卜塊等不算太珍貴的事物,向河水不同地方丟去,并大喊“豐收”。

雷蒙德沒有占到先機,又搶不過別人,最后一個才完成這儀式。

下一秒,他看到了盧米安、小紀堯姆等人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些年輕人一擁而上,把雷蒙德抬了起來。

他們一邊高喊“豐收”,一邊把雷蒙德拋向了水中。

撲通,雷蒙德落入水里,衣物和頭發瞬間濕透。

而岸上的人還撿起泥土、樹枝,往他周圍砸來。

這是水邊儀式的固定流程:最后完成祈禱的那個人會被扔進河里,不準上岸,他只能往下再游一段距離,悄悄回村,躲到家里,天黑之前都不能外出。

雷蒙德抹了抹臉上的水珠,撲騰了幾秒,向著下游而去。

祝福巡游的隊伍這才簇擁阿娃,走向科爾杜村廣場邊緣的“永恒烈陽”教堂。

這時,已接近中午,絕大部分村民都聚集到了這里,包括盧米安的姐姐奧蘿爾。

和城里的“同事”們相比,這座教堂并不宏偉,最高也就十一二米的樣子。

它穹頂呈圓弧型,從外面看,就仿佛頂著個洋蔥,而于內部往上望去,映入眼簾的是金碧輝煌的太陽壁畫。

整個教堂以金色為主基調,看起來非常敞亮,這也是“永恒烈陽”所有教堂的共同風格。

圣壇位于東面,各種太陽花圍繞著一枚巨大的圣徽。

圣徽表面,金色的圓球和代表著光芒的一節節線條組成了一個很有神秘學意味的符號。

這是“永恒烈陽”的象征。

圣壇后方,墻壁高處,有兩扇鑲嵌著些許金箔的純凈玻璃窗,每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光芒就會從這里照到圣徽上。

與此對應的位置,教堂的西面也有類似的兩扇玻璃窗,用來承接夕陽的輝芒。

由于這不是教會的正規儀式,而是民間的傳統慶典,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沒有出現,代以行政官貝奧斯特主持。

依舊是“春天精靈”打扮的阿娃站到了他的旁邊,笛聲、七弦琴聲等樂器聲隨之響起,村民們唱起了歌頌春天,祈求豐收的歌曲。

他們沒有排練過,歌聲并不整齊,甚至有人一邊唱一邊跳,讓場面顯得很是熱鬧。

盧米安嘴巴張合著,卻沒有發出聲音,一副“我就敷衍敷衍”的模樣,倒是他身旁的奧蘿爾唱得很是投入,但看起來不是想祈求豐收,而是趁機玩一玩,飆飆高音。

因為只是敷衍一下,所以盧米安很有空閑地環顧起周圍。

他沒發現村民們的表現有什么異常之處,下意識抬頭,望了眼穹頂上金燦燦的太陽壁畫。

突然,盧米安知道自己為什么總是覺得不對了。

村里很多人很久沒有贊美過太陽了!

對一個以信仰“永恒烈陽”為主的村莊而言,日常生活里應該時常出現“贊美太陽”、“我的神我的父”等話語,可盧米安回想這段時間,發現自己很少聽到!

作為一個泛信徒,他平時其實也不怎么說類似的話,加上得罪了本堂神甫,已好一段時間沒進教堂參與任何活動,所以之前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直到今天,身處教堂莊嚴肅穆、金色高懸的環境內,才猛然察覺到異常。

緊接著,他還原出的那封求助信的內容浮現在了他的腦海內:

“我們需要盡快獲得幫助。

“周圍的人越來越奇怪了。”

周圍的人越來越奇怪了……這一刻,盧米安對這句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認同。

他再次環顧四周,想尋找莉雅等外鄉人的身影。

可萊恩他們似乎并沒有來旁觀四旬節慶典。

“真是的,該出現的時候不出現……”盧米安在心里咕噥了起來。

他假裝什么都沒有察覺,發出聲音,加入了合唱。

等到歌聲平息,慶典結束,他湊到奧蘿爾耳邊,壓著嗓音道:

“先回家,我等下有事情和你講。”

作為護送“春天精靈”巡游的人,他還要參與儀式最后一環,不能像其他人一樣提前離開。

他也不打算強行闖出教堂,那很可能導致異常提前爆發。

奧蘿爾若有所思地點了下頭:

“好。”

她沒有多問,和普阿利斯夫人等絕大部分村民一起離開了教堂。

沒過久,這里只剩下參加過祝福巡游的年輕人和“春天精靈”的化身阿娃。

之前收到的那些奉獻,除開丟進河里的,全部擺放在了阿娃身旁,另外,還有具備象征意義的牧草、斧頭、鐵鍬、鞭子、牧鵝棍等物品。

接下來,盧米安等人只需要等待教堂外面進來一個人宣布送“春天精靈”離開,就可以圍住阿娃并摘掉她身上的桂冠、項鏈、樹枝、樹葉了。

這個過程中,他們需要留出一個缺口,供“春天精靈”脫離阿娃的身體。

也就是二三十秒的工夫,教堂大門處傳來一陣腳步聲。

盧米安本能望了過去,看見了兩個人。

一個是專門趕回來參加四旬節的牧羊人皮埃爾.貝里,偏瘦的他眼窩略微凹陷,套著帶風帽的深棕色長衣,腰間系了根繩子,腳下踏著很新的黑色皮鞋。

和之前不同的是,他油膩膩的黑發似乎已經洗過,看起來還算干凈和柔順,雜亂繁多的胡須同樣做過處理,不僅沒那么長了,而且整齊了許多。

此時,他藍色的眼眸一如既往地帶著淡淡的笑意。

另一個是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他還是一身代表著神職人員的白色鑲金線長袍,黑發淺淺,鼻子微勾,氣質威嚴,即使個子不高,連一米七都差點,也依舊把身旁的皮埃爾.貝里比了下去。

本堂神甫……他怎么進來了?盧米安又驚訝又疑惑。

作為“永恒烈陽”教會的神職人員,他不該出現在這種沒有“贊美太陽”環節的民間慶典上。

想到本堂神甫那伙人暗里在謀劃著某些事情,想到自己已經狠狠得罪了他,盧米安回過神后,立刻緩慢、隱蔽但堅決地往側方的彩繪玻璃處退去。

因為此時還沒到圍住“春天精靈”阿娃的階段,他們這群年輕人正各自站在不同的地方,所以他的舉動不算顯眼。

阿娃看到本堂神甫也有些詫異,但想到他是村里最有威望的人,由他來宣布四旬節慶典的結束比任何人都合適,又重新露出了笑容。

很快,本堂神甫紀堯姆.貝內和牧羊人皮埃爾.貝里走到了阿娃身旁。

前者沉聲說道:

“送‘春天精靈’離開。”

盧米安之外的人開始準備沖向阿娃,將她圍起來。

“送‘春天精靈’離開!”牧羊人皮埃爾.貝里邊跟著高喊,邊笑瞇瞇彎下了腰背。

不好!看到這幕的盧米安心中一動,下意識踏出了右腳,前傾起身體。

在大家反應過來前,皮埃爾.貝里拿起了物品堆里的斧頭,雙手握緊,直起身體,用力一揮!

噗的一聲,阿娃的脖子處噴出了大量的血液,仿佛有團赤紅色的濃郁霧氣在那里飛快成形。

撲通。

阿娃的腦袋孤零零掉在了地上,于血污里滾了好幾圈,最終臉部朝上。

她眼睛里還殘留著明顯的喜悅。

往她這個方向跑了兩步的盧米安內心一沉,當即掉轉身體,奔往側方的彩繪玻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8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