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宿命之環  >>  目錄 >> 第三章 夢

第三章 夢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愛潛水的烏賊 | 宿命之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宿命之環 第三章 夢

盧米安坐在屋頂,沒有立刻下去。

他臉上的表情早完全收斂,沉靜嚴肅的樣子與酒館內那個愛笑愛惡作劇的青年仿佛不是同一個人。

自從偶然間發現奧蘿爾擁有那些神奇的能力,他就一直想要獲得,可奧蘿爾總是告訴他,這不是一件值得羨慕和追尋的事情,恰恰相反,這非常危險,也充滿痛苦,所以,她不會同意弟弟走上這條道路,哪怕她確實掌握著讓普通人也能駕馭超凡力量的方法,也不會告訴盧米安。

對此,盧米安只能不斷地找機會勸說、求懇,沒法強迫。

過了十來秒,盧米安站了起來,身手矯健地走到屋檐邊緣,沿木制的梯子爬回了二樓。

他散步般來到奧蘿爾的房間外面,見棕色的木門敞開著,便探頭往里面瞧了瞧。

此時,一身輕便藍裙的奧蘿爾正坐在窗前書桌后,就著明亮的臺燈,埋頭寫著什么。

這么晚在寫什么?巫術相關?盧米安抬手按住門扉,開起玩笑:

“寫日記?”

“正經人誰寫日記啊?”奧蘿爾頭也不回,依舊用手里的香檳金色精致鋼筆書寫著文字。

盧米安表示不服:

“羅塞爾大帝不也有很多日記流傳。”

羅塞爾是他們姐弟當前生活的因蒂斯共和國歷史上最后一位皇帝,他結束了索倫王室的統治,又由執政官加冕為“凱撒”,自稱大帝。

他有包括蒸汽機在內的多個重要發明,找到了通往南大陸的航道,掀起了殖民浪潮,是一百多年前那個時代的象征。

可惜,他晚年遭遇背叛,于特里爾白楓宮被刺殺。

這位大帝死后有多冊日記流傳于世,但都是用別人看不懂似乎根本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文字寫成。

“所以羅塞爾不是什么正經人。”背對盧米安的奧蘿爾嗤笑了一聲。

“那你在寫什么?”盧米安順勢問道。

這才是他真正想知道的。

奧蘿爾不甚在意地回答道:

“信。”

“給誰的?”盧米安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奧蘿爾停下那支雕刻著精美花紋的香檳金色鋼筆,檢查起前面的單詞和句子:

“一個筆友。”

“筆友?”盧米安有點茫然。

這是什么玩意?

奧蘿爾笑了起來,邊順手把金色發絲撩到耳朵后面,邊教育起弟弟:

“所以我說要多看報多讀書,別天天在外面玩鬧,甚至喝酒!

“你看你,現在和文盲有什么區別?

“筆友就是通過報紙專欄、期刊雜志等認識,從未見過面,全靠書信交流的朋友。”

“這樣的朋友有什么意義?”盧米安對這件事情相當在意。

他忍不住收回按住門扉的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奧蘿爾都沒交過男朋友,可不能被面都沒見過的家伙給騙了。

“意義?”奧蘿爾認真想了想,“首先是情緒價值,好吧,我知道你不懂什么是情緒價值,人是社會性動物,是需要交流的,有的事情,有的情緒,我肯定不會和村里人講,也不可能告訴你,需要一個更隱秘的宣泄渠道,這種不會見面的筆友正好,其次嘛,你也別小看我的筆友們,他們之中有好幾位非常厲害,也有知識特別淵博的,像這臺使用電池的燈,就是一位筆友送給我的,煤油燈、蠟燭都太傷眼睛了,不適合晚上寫作……”

不等盧米安再問,奧蘿爾抬起左手,向后揮了揮手:

“快去睡覺吧,我的酒鬼弟弟!

“晚安!”

“好吧,晚安。”盧米安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沒有追問。

奧蘿爾緊跟著又吩咐道:

“記得幫我把門帶上,這敞著門又開著窗,有點冷。”

盧米安緩慢合攏了那扇棕色的木門。

他一步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間,脫掉鞋子,坐到床上。

朦朧黑暗的夜色里,抵著窗戶的木桌、斜放著的椅子、靠著側面墻壁的小書架、另外一邊的衣柜,都映入了盧米安的眼簾。

他靜靜地坐著,陷入了沉思。

他一直都知道奧蘿爾有自己的秘密,有許多事情沒有告訴過自己,對此一點也不意外,他只是擔心,這些秘密這些事情可能給奧蘿爾帶來危險。

而一旦真有什么事情發生,他能做的相當有限。

他只是一個身體結實點頭腦還算靈活的普通人。

一個個想法浮現,又一個個落了下去,盧米安輕輕吐了口氣,離開床鋪,去盥洗室簡單洗漱了一下。

然后,他脫掉夾克式的棕色外套,將自己扔到了還沒有熱起來的被窩里。

四月初的山上,天氣依舊有點冷。

…………

渾渾噩噩間,盧米安仿佛看見了一片灰色的霧氣。

它們彌漫于四周,讓遠處的事物完全消失不見。

盧米安神智模糊地走著,可不管他往哪個方向行進,于灰霧內走了多遠,最終都會回到同一個地方:

他的臥室。

由鋪著白色四件套的睡床、橫放于窗前的木桌和椅子、書架、衣柜等組成的臥室。

…………

呼,盧米安睜開了眼睛。

清晨的陽光透過不算厚的藍色窗簾,照亮了半個臥室。

盧米安坐了起來,怔怔看著這樣的畫面,有一種自己還在做夢的錯覺。

他又做那個夢了。

夢到了那片永不消散般的灰霧。

他抬手捏了捏兩側太陽穴,無聲自語道:

“最近越來越頻繁了,幾乎每天都會做……”

如果不是這個夢沒帶來任何不好的影響,盧米安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鎮定。

當然,它也沒帶來任何好的影響。

“真希望這隱藏著什么奇遇啊……”盧米安嘀咕了一句,翻身下了睡床。

他剛打開房門,來到走廊,就聽見奧蘿爾房間有聲音傳出。

真巧啊……盧米安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突然,他心中一動,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房門邊緣。

等奧蘿爾臥室的門打開,盧米安迅速抬高右手,捏起太陽穴,臉上浮現出了略顯痛苦的神色。

“怎么了?”奧蘿爾注意到了這一幕。

成功!盧米安在心里喝了聲彩,做出努力平復自身狀態的樣子。

“我又做那個夢了。”他嗓音低沉地回答道。

奧蘿爾一頭金發隨意垂著,眉宇間逐漸染上了幾分憂慮:

“上次的方案沒有作用啊……”

她想了想道:

“或許……我該給伱找一個催眠師,真正的催眠師,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擁有神奇能力的那種?”盧米安故意問道。

奧蘿爾輕輕點頭,以此做出回答。

“你筆友中的一位?”盧米安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你關心這個干嘛?想想你自己的問題怎么解決吧!”奧蘿爾未做正面回答。

我不是正在想嗎?盧米安于心里嘀咕道。

他順勢就說:

“奧蘿爾,如果我成為巫師,成為掌握著超凡力量的人,應該就能解開夢境的秘密,徹底結束它。”

“你不要想!”奧蘿爾毫不猶豫地回應。

她神情溫柔了下來:

“盧米安,我不會騙你的,這條路危險而痛苦,如果不是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不是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危險,我寧愿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作家,開開心心地生活。”

盧米安當即說道:

“那讓我來承受那些危險和痛苦,我來保護你,你只用開開心心地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些話,他在心里想過很多次。

奧蘿爾默然了兩秒,笑容忽地綻放開來:

“你這是在歧視女性嗎?”

不給盧米安重新陳述的機會,她正色說道:

“沒用的,選擇了這條路就沒有后悔的機會了。

“好啦,好啦,我要去洗漱了,你今天在家好好學習,準備六月的高等學校統一入學考試!”

“你都說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危險了,還考什么試?”盧米安嘀咕道。

他覺得當前最重要的是獲得力量,而不是做卷子。

奧蘿爾笑了笑:

“知識就等于力量,我的文盲弟弟啊。”

盧米安無話可說,只能目送奧蘿爾走入盥洗室。

…………

下午時分,科爾杜村的廣場上。

雷蒙德.克萊格遠遠就看見盧米安.李蹲在一株榆樹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不是應該在家里學習嗎?”雷蒙德走了過去,語氣里帶著明顯的羨慕情緒。

他是盧米安的朋友,身高一米七差點,棕發褐瞳,長相普通,臉龐帶著些酡紅。

盧米安抬起腦袋,笑著說道:

“奧蘿爾不是給你們講過嗎?上吊也要讓人喘口氣啊!我學了那么久,總得休息一下。”

他上午不停地在想,自己有沒有可能不通過奧蘿爾就獲得超凡的力量。

這需要尋找,需要線索,需要他主動去調查。

想到最后,他覺得村里流傳的、涉及神奇力量的那些故事可能隱藏著某些真實,隱藏著一定的線索,因此特意來這里等雷蒙德。

“如果我是你,最多休息一刻鐘。”雷蒙德靠著那株榆樹道,“我們可沒有一個讀過很多書的姐姐教我們,我明年就要去學牧羊了。”

盧米安沒理睬這句話,若有所思地說道:

“你把上次講的那個巫師的傳說再講一遍。”

雷蒙德不太明白盧米安的用意,疑惑回憶道:

“巫師那個?

“以前村里有個巫師,后來他死了。下葬的那天,從屋外飛來一只貓頭鷹,停在床頂上,一直到尸體抬走時才飛走。

“然后,棺材就變得很重,足足九頭牛才拉動。”

“以前是多久以前?”盧米安追問道。

雷蒙德愈發茫然:

“我怎么知道,我是聽我爸爸講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宿命之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2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