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可不是偵探  >>  目錄 >> 第三十八章 果然優秀

第三十八章 果然優秀

作者:海底漫步者  分類: 輕松 | 海底漫步者 | 我可不是偵探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可不是偵探 第三十八章 果然優秀

曰本最早的私家偵探出現在1895年,經近百年的發展,現在全曰本共有偵探事務所之類的機構5700多家,私家偵探及相關從業者22000余人。

雖然這些機構70%的業務是抓奸抓出軌,以幫雇主打贏離婚官司為主,和推理小說所描繪的偵探完全不一樣,但有時也難免會牽扯進刑事案件中,會幫著警方找找刑事案件的嫌疑人。

曰本警方也不反感有人幫忙,認為這是對搜查的有益補充,民眾更不會大驚小怪,這么多年都習慣了——曰本警方以前還請山口組幫忙維持社會治安呢,差點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把黑幫完全合法化的國家,和這相比,找平民幫著破破案根本就是小兒科,吃驚的一定是鄉下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名偵探柯南雖是部子供向漫畫,針對的目標群體是小學生、國中生,案情相對比較簡單,但劇情細節卻沒什么問題。

嗯,扣掉柯南用足球擊毀直升機、毛利蘭一腳踢斷電線桿、灰原哀的神奇毛衣之類的情節,僅說毛利小五郎時不時就混在警察里一起破案、柯南可以在犯罪現場隨意亂竄這些方面,都是基本合理的,是有可能發生在現實世界中的。

現在,伍藤安就是要請外援,但七原武卻有些不想摻和警方的事了,哪怕警方會給點錢給點好處。

之前的案子只是因緣巧合,他這個人其實對抓捕兇手沒什么興趣,幫警方干活不如好好推進他的靈媒事業,根本沒接牛皮紙袋子的意思,畢竟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萬一兇手太兇殘,沖過來捅他一刀怎么辦?

和靈媒相比,偵探太高危了,不行不行。

他嘆道:“很抱歉,伍藤警視,我只是天生感知能力比較敏銳,之前能幫到奧野警官和日高警官一點小忙,純屬運氣,而且我對警方的能力完全信任,我相信你們完全可以保護民眾的安全,所以我更希望把自己的天賦用在替亡者傳遞信息,撫慰生者心靈中的傷痛上,一樣可以對社會有所貢獻,所以……”

他拒絕的意思很明顯了,但伍藤安毫不在意,邊聽邊從金絲眼鏡娘那兒取過自己的公文包,伸手進去在三個信封上摸了摸,微一猶豫,取出了最底下一個。

他來之前詳細盤問過奧野泰治,多少對七原武有些了解,理所當然要對癥下藥,三個信封全是為他準備的,待遇從高到低各不相同,準備看情況用哪一個,之前唉聲嘆氣也就是想提前壓壓價,求個低價入手,只是被清見琉璃莫名其妙破壞了,現在干脆就掏出了最高待遇。

他是有苦衷的,現在急需七原武這樣的“特殊人才”,只要能破案,待遇絕對從優。

他直接將白信封緩緩推給七原武,微笑道:“先別急著拒絕,七原同學,無論你是天生感知敏銳也好,擅長別的方面也罷,我覺得都是我們刑事部需要的才能,請先看看這個。”

頓了頓,他又像開玩笑一樣補充道,“之前聽奧野君提過七原同學經營著一家靈媒……嗯,一家靈媒小店,招牌上寫著‘萬事皆可相談’,所以我這不就特意前來相談了嗎?相談相談,總是要談的嘛,我們慢慢談,完全不必急。”

“話是這樣說,但我確實能力有限……”七原武下意識就把白信封拿到手中,隨意一捻表情就變了,眼中隱隱浮現出“正義”二字,聲音也堅定起來,“不過伍藤警視說的也有道理,警方打擊不法,事關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每個人都該貢獻力量,哪怕能力有限也不該回避。”

嗯,只要錢給夠,罪犯直接干碎,更何況給了這么多,那一點點危險完全不值得畏懼,不行就讓清見琉璃沖上去和歹徒搏斗,她有時薪的,這也是助手工作之一,自己離遠點別濺到一身血就行。

伍藤安訝然看了看他,又看向白信封,很確定他沒打開,就算見多識廣也有點摸不準他的套路了,奇怪道:“七原同學這就答應了,不先看看信封里面是什么嗎?”

“不必了。”七原武臉上一派誠摯,“伍藤警視身為平良野警署排名前五的大人物,能為了案件冒雨至此,我已經深深感受到了警方的誠意,無論有沒有報酬,我都愿意為打擊犯罪略盡綿薄之力。”

頓了頓,他環視四周,背后的正義之氣翻騰不休,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與罪惡不共戴天!”

他話說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簡直是曰本新生代的楷模,該馬上掛上大紅花拉去游街,奧野泰治和日高司情不自禁就被感染了,一起露出欣慰的笑容——難怪高中一年級就能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果然優秀!

金絲眼鏡娘也下意識托了托眼鏡,對七原武有點刮目相看了,來之前她聽奧野泰治所述,還以為七原武是個死要錢的家伙,現在才知道道聽途說絕不可信,這高中生還是有幾分正義感的。

清見琉璃沒被迷惑,她對七原武了解已經很深了,好奇地看向那個白信封,絕對相信七原武通過某種小手段“看”到了里面是什么,心動了,依他沒節操的性格才會馬上改口。

說真的,現在讓她相信七原武身上有正義感,她寧愿相信母豬能爬樹。

伍藤安也沒那么好糊弄,他是準職業組出身,從普通刑警一步一個腳印熬上來的,靈媒、欺詐師之類接觸過很多,知道這類人是什么貨色,直接望向白信封,說道:“那報酬……”

七原武把白信封往懷里一塞,輕聲道:“受之有愧,卻之不恭,我明白這代表著什么,也就只能愧領了。請放心,不會出問題的。”

伍藤安盯著他看了片刻,將牛皮紙袋子給他,哈哈大笑道:“很好,看樣子有些話我不用說太多了,現在請看看案子吧!”接著他又忍不住吐槽道,“等大學畢了業,來我們平良野警署工作吧,一邊解決案子,一邊當新聞發言人,這兩個職位我覺得你都能勝任。”

“怕是不行,上次隨便考了考,偏差值74,將來怕是去不了平良野警署,或者去了也待不久。”七原武一向敬業,收錢就辦事,而且伍藤安出手比他想象中大方許多,勉強過了優質肥羊線,他自然要加倍認真對待,笑言一句就開始認真翻閱案件簡報。

伍藤安被噎住了,隨便考考偏差值就有74,認真考一考怕是要上天,就算將來想當警察,也是職業組的王八蛋,只要不犯錯就能升職,確實不可能在基層干臟活累活,甚至要是自己不退休,十年后說不定七原武就能和他平起平坐,二十年后他得先給七原武敬禮——他身為準職業組,升到警視幾乎已經是極限了。

室內一時寂靜。

清見琉璃這會兒緩過來了,臉沒那么紅了,好奇心又起,很想看看是什么案子,但剛剛被誤會,她不好意思往七原武身邊湊,只能起身給客人換了茶,遲疑一下,向伍藤安小心問道:“伍藤警視,小田町的濱野爺爺奶奶,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伍藤安也沒回避,似乎已經拿他們當半個自己人看待,喝著茶隨口道:“濱野老先生和老太太因身體狀況欠佳,交納保釋金就醫后歸家休養,等待二次傳詢,時間視他們健康程度而定。”

“那……古賀桑他們呢?”

“涉嫌妨礙公務、偽證包庇,不過情有可原且悔過認罪態度良好,聽地方檢的意思,大概會免于起訴,分別處以悔過檢討、觀看20到50小時不等的悔過錄像、罰金以及懲罰性勞動吧,比較嚴重的幾個人需要休息日去河道清理一段時間垃圾。”伍藤安其實今天剛剛和地方檢溝通過,雖然程序還沒開始走,但結果八九不離十,也就這樣了。

當然,他也不是沒做事,他親自和古賀勝聊過很久,很確定古賀勝不是什么反社會極惡人士,再次破壞社會穩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再加上他親眼看過平乃小姑娘的遺體,而人皆有惻隱之心,哪怕考績多少受點影響,他對放小田町這幫人一馬也并無不滿。

只是案子爛在警署,他還是虧了,就準備從七原武這始作俑者這兒找補點什么回來,至少能清點麻煩案子,畢竟給待遇是警署給的,不用他掏腰包,出了政績他卻能占大頭,日子能好過不少,算是一份無傷大雅的私心。

“那真是太好了。”清見琉璃長長松了口氣,感覺去了一大心病,接著她就望向七原武,心中忍不住又對他有了絲絲敬佩之情。

這家伙全猜對了,小田町所有人,竟然真沒有一個人會進監獄,沒有一個人會丟工作,沒有一個人會毀掉平靜生活。

這小子性格是很差勁,是非常混蛋,但真的有點厲害。

我要是能像他一樣就好了……

…………

至此,小田町町區公決案徹底劃上句號。

借伍藤安和清見琉璃閑聊這點時間,七原武也已經將案情簡報快速讀完,放到桌上開始閉目沉思。

“七原君,有想法嗎?”伍藤安略等了一會兒,出聲問道。

這案子性質不嚴重,慢慢追查不是不可以,但警方最初懷疑錯人了,遇害者的妻子表面上是個普通家庭主婦,實際上卻是平良野當地名門望族里勢家的一員。

哪怕只是很普通的一員,還是激怒了里勢家,堅稱家族中不可能出現“殺夫犯”,嚴重懷疑警方在故意侮辱里勢家,一直在各種場合陰陽怪氣,讓警署高層壓力很大。

所以,這案子必須盡快有個結果,但經過半個多月不眠不休的努力,搜查課把所有嫌疑人全排除完了,直接傻了眼。

現在連嫌疑人都沒了,這怎么辦?

警方毫無頭緒,剛好伍藤安在處理小田町的麻煩時,發現了平良野還有七原武這號“特殊人才”,就打算死馬當活馬醫一下,醫好了算賺到,醫不好就再說。

七原武睜開眼睛,眼睛反射著燈光十分明亮,微笑道:“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了,但現在不好說,我還需要去案發現場看一看,見見那些有嫌疑的人。”

這是應有之意,伍藤安馬上一指金絲眼鏡娘,說道:“沒問題,這是我的事務官中野惠理小姐,明天早上……嗯,你們還要上學吧,這有點麻煩,但沒辦法,明天放學后她去學校接你們,只要和查案相關,她會提供你們所需的一切方便。”

金絲眼鏡娘中野惠理馬上上前,奉上名片,七原武接過看了一眼,客氣兩聲,隨后伍藤安一行人就起身告辭了。

等清見琉璃跟著七原武把他們客氣送出門,跑回來伸手就拿牛皮紙袋子,好奇心簡直要爆炸了。

七原武毫不客氣彈了她一個腦瓜崩子,朝廚房呶呶嘴:“先去把碗洗了。”

清見琉璃沒反抗,現在七原武要是把她開除了可就全完了,連嘀咕一聲都沒敢就乖乖進廚房去洗碗。

七原武怕她糊弄了事,回頭自己遭罪,一邊四處噴著空氣清新劑一邊跟上監督,不過清見琉璃洗碗還是沒什么問題的,從小被老媽罰到大,她其實是個洗碗達人。

不過洗碗歸洗碗,她嘴閉不上,好奇問道:“是什么案子?”

“認真洗碗,過會兒自己看。”

清見琉璃沒辦法,只能強忍著心癢加快速度,但洗了兩個盤子后,忍不住又有些羨慕地說道:“好奇怪,沒想警方不但沒生氣,還會主動給伱委托……”

七原武繼續噴空氣清新劑,隨口道:“這有什么奇怪的?”

清見琉璃回頭道:“真的很奇怪啊,一般只有推理小說里才會有這樣的劇情吧,警方笨得要死,只能來找聰明的偵探幫忙。”

這樣的小說她看過好幾本,但真沒想到類似的劇情能在現實中發生,一時真心覺得七原武有點厲害。

不對,是運氣好,但這家伙性格那么惡劣,該被雷劈才對,為什么還能有好運氣?

明明我這樣又善良又可愛又漂亮,像藏狐一樣的人才該有好運氣啊,怎么會是他,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

七原武看了她一眼,嘆道:“真是夏天長大的孩子啊,像青澀果子一樣天真。你啊,別把別人想得太簡單,這世界上沒誰是傻瓜的,這案子警方是找不到頭緒,是想請外援,但這只是表面原因。”

“表面原因?”

“嗯,他們有三個原因必須跑這一趟。”七原武必須和她談談這問題,不然這笨蛋將來有可能會闖禍,連累他就不好了。

清見琉璃更好奇了,困惑地皺起了眉頭,開始思考到底是哪三個原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可不是偵探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8443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