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可不是偵探  >>  目錄 >> 第十八章 很怪很矛盾

第十八章 很怪很矛盾

作者:海底漫步者  分類: 輕松 | 海底漫步者 | 我可不是偵探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可不是偵探 第十八章 很怪很矛盾

失蹤的屋主名叫富永洋介,擁有一幢一戶建,上下兩層,帶前后院,很是不小,但不屬于自建房,而是和周圍的民居一模一樣,看起來大概是泡沫經濟時期統一的拆遷安置房。

這會兒富永家門上貼著封條,門鎖在警方第一次進入時已經被破壞,奧野和日高也沒再聯系當地交番便直接入內,然后期待地望向七原武。

他們現在完全沒頭緒,所以七原武最好能找到富永洋介,不然這案子可能要爛在他們手上。

手里積累的案子太多,會影響他們考績、晉升和獎金的,多少也是個麻煩事。

清見琉璃這會兒“推理之魂”已經又燃起來了,杏眼一瞇,透出絲絲寒光,仔細打量著屋內的一切,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玄關正常,鞋架上拖鞋、皮鞋、運動鞋擺放整齊;

客廳是木地板,打有地板蠟,微微反光;

桌椅、博古架同樣整整齊齊,就連桌子上茶盤里的茶壺和杯子都排列完美。

呃,看起來確實沒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啊,根本不像犯罪現場……

清見琉璃環視了一圈,突然心中一動。

在推理小說中,案發現場的鐘表十分重要,往往會揭露出犯案的時間,從而讓偵探看破陷阱,找到真兇!

想到這里,她猛然一個急轉身,望向客廳的掛表,仔細一瞧,大失所望——四點零二分,正是現在的時間,看樣子表沒壞。

“當時,報案人就是從這面窗戶看進來的吧?”

她正暗自失望,聽到七原武站在一扇窄窗前說話,連忙湊了過去,同樣望向窗外,只不過這是一扇通風窗,很窄小,視野極其有限,但剛好能看到一根電線桿,大概就是目擊者當時對著撒尿的那根了。

奧野泰治掏出一個巴掌大的記事本,翻看了一眼,指著院墻說道:“是的,七原同學,當時那家伙在電線桿那里撒尿,隨后隱約聽到動靜就爬上去觀望。”

七原武回過頭來,打量著客廳中央略偏一些的地方,“也就是說,當時被害人是被綁在那兒?”

“沒錯。”奧野泰治和日高司今天也算對得起薪水,仔細詢問過相關人等,翻著記事本說道,“如果他不是喝醉出現了臆想的話,當時受害者就在那兒被牢牢被綁在椅子上,臉上身上全是血,周圍地板上也濺滿了血,估計遭受過很長時間的毒打虐待。嗯,據他回憶,桌子是翻倒的,椅子好像也翻倒了兩張,茶壺和杯子都摔在地上,好像有碎片,但他也不能肯定……

他說到這里翻了一頁,又補充道,“后面沒多少內容了,窗戶較小,視野有限,外加他醉得厲害,手腳無力,只看了一眼就嚇得又掉下去了,就掉在他剛撒的尿里,除了對受害者印象很深刻,別的都沒看清。”

好不靠譜的目擊者,你說你好好的喝什么酒……

清見琉璃在肚里吐槽一句,馬上盯上了客廳的四把椅子,開始一把一把檢查,想從這里找到點線索,但檢查片刻,忍不住喃喃道:“好像沒有碰撞痕跡……”

奧野泰治示意一下,日高司取出了強效紫光燈照射,四把椅子上沒有任何棕黑色斑點,連縫隙中都干干凈凈,真染過血,七八分鐘內絕不可能清理得這么完美。

地板上也一樣,地板蠟打得光可鑒人,同樣沒有任何血跡反應,一點也沒有。

七原武彎下腰仔細打量椅子,伸指抹了一下椅面,然后放到嘴里嘗了嘗,表情若有所思。

清見琉璃看看他,再看看椅子,也伸指抹了一下椅面,放到嘴里品了品滋味,表情同樣若有所思——怪了,什么味道也沒有,這小子在想什么?

七原武輕問道:“你嘗出了什么味道?”

清見琉璃困惑道:“沒什么味道……”

“像是洗滌精、漂白粉之類的化學品異味,有嗎?”

“沒有。”清見琉璃搖了搖頭,望向七原武,好奇問道,“你呢,你嘗的是什么味道?”

“我不知道。”七原武直起身,又望向其他地方。

清見琉璃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不解道:“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也沒嘗出異味嗎?”

七原武斜了她一眼,伸出食指在椅背上一抹,然后舔了一下自己的中指,隨口道:“我沒嘗當然不知道,那地方是別人用屁股坐過的,萬一味道很臭怎么辦?”

混蛋!

清見琉璃氣得渾身發抖,鼻孔直噴熱氣,人都要裂開了,七原武毫不在意道:“注意自己的態度啊,助手醬,我現在可是BOSS。”

BOSS?早晚讓伱變成個球,一腳踢死你!

清見琉璃現在還得依靠七原武帶她“玩”,就算很氣也不敢得罪他,只能把一腔怒火強行憋回去,搞了半分鐘心理建設后才勉強平靜下來,低聲道:“目前來看,警方的判斷好像沒問題,報案人大概就是喝糊涂了,當時出現了臆想幻視,所以你趕緊推測一下屋主跑到哪里去了,別再想什么入室搶劫案。”

七原武沉思了片刻,又環顧了一下客廳,微微搖頭:“也許,但不好說,這里太干凈了,什么都像是剛洗過一樣。”

桌椅地板沒有任何污漬,也沒有任何異味,很像用化學藥品清洗后,再用清水進行過反復擦洗,很違和,有種應付領導突擊檢查的感覺。”

只是,在短短七八分鐘的時間內,這么多家具,這么大面積,確實不可能做到。

很怪,很矛盾。

“但絕對不可能發生過打斗,因為桌上的茶杯茶壺乃至桌椅都完好無損。依目擊者的回憶來看,當時桌椅大多是翻倒了的,茶杯茶壺都摔在地上,哪怕是他記錯了,沒摔碎也不可能一點痕跡也沒留下。”清見琉璃幾乎已經得出和奧野、日高一樣的結論了,也就是屋主富永洋介是因其他原因失蹤的,報案人只是在發酒瘋。

七原武過去拿起茶壺茶杯看了看,發現就是很普通的家居日用品,而且一看就知道用過不短的時間,一個杯子上都有小豁口,看氧化程度起碼也要有個三五年的了——整套茶具同樣很干凈,沒有半點污漬。

這倒正常,誰家的茶具臟兮兮的呢?

他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至少這不是一件入室搶劫案。”

“你就這么肯定了?”清見琉璃又好奇起來。

七原武向博古架呶了呶嘴,“看到那些擺設了嗎?那是天然琥珀和天然粉珊瑚,價格不菲又靚麗多彩,還很方便攜帶,要是有人闖入求財,怎么可能還好好擺在那里。”

清見琉璃不懂什么琥珀珊瑚的,但信心大增:“我就說嘛,醉鬼報案絕不可靠,那你快些開始尋人吧,看看富永桑最有可能跑到哪里去了。”

這話沒什么毛病,七原武拿報酬就是為了來尋人的,富永洋介就是死了也和他無關,直接向奧野和日高示意自己要四處轉轉。

奧野日高二人今天已經在這屋子轉悠了許久,再看一遍也不可能有收獲,也沒跟著,就站在那里低聲商量這案子萬一又爛在手上該怎么辦。

…………

廚房沒找到什么線索,豪華的立式冰箱搭配一個小型的速凍冰柜,整體的爐灶干凈整潔,煤氣閥關得好好的,鍋碗瓢盆都在該在的地方,就連刀架上的德國進口菜刀套組,清見琉璃都檢查了一遍,干干凈凈,一把不少。

洗手間、浴室也都正常,后院也沒看到不對的地方,清見琉璃企圖尋找到點腳印之類的線索,但同樣干干凈凈,什么也沒有。

一樓一無所獲,他們又上了二樓,而剛踏上二樓樓梯,七原武突然不動彈了,盯著墻上一溜兒的裝飾性相框若有所思。

清見琉璃心中一緊,立馬望向相框,發現只是些蝴蝶標本,不解道:“有問題?”

七原武盯著極其漂亮的蝴蝶標本說道:“這是熊本大翅粉蝶。”

“這怎么了,不就是個裝飾品嗎?”

“這是真品,而且品相這么好,制作標本的人水平很高,很值錢。”

清見琉璃馬上警惕起來,盯著他狐疑道:“你不是見財起意了吧?”

七原武沒好氣道:“你胡思亂想些什么,我又不是賊!”

你當然不是賊,你是騙子!

清見琉璃心里吐槽一句,沒敢直接懟他,催促道:“那別看見值錢的東西就走不動道,快些找人!”

七原武這才繼續動身,但過道上掛著的蝴蝶標本他一件一件看過去,發現雖然不是件件都很值錢,但都很漂亮,都是用真正蝴蝶制作的——不是所有標本都是真的,特別是珍稀型的蝴蝶標本,市面上有大量人工仿制品,一般人根本分不清真假。

比如像是“光明女神閃蝶”,物種接近滅絕,僅存數量粗估也就在十到二十只之間,按理說極難偽造,但每年在市場上依舊會出現大量的“標本”,把現存的“光明女神閃蝶”全殺了都不夠,卻還是會有人會上當。

這一行和古玩有點像,成本低利潤高,宰起新人冤大頭來,刀刀見血。

富永洋介能收集到這么多完美級的真品,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甚至要是他自己制作的,那可就更厲害了,水平不是一般的高。

清見琉璃可不管什么蝴蝶標本不標本的,在她看來這不是什么罕見的東西,國小時她的暑假作業就有相關內容,她都做過標本,現在還在她家的閣樓上扔著呢!

她現在就想找到富永洋介,當先上了樓,一馬當先推開了一個房門,但只看了一眼就驚叫一聲,倒退兩步,差點用屁股把七原武又從樓梯上懟下去。

這人愛好真特別,嚇死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可不是偵探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