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  目錄 >> 第二十五章 日向夜談

第二十五章 日向夜談

作者:多喝蘇打水  分類:  | 衍生同人 | 多喝蘇打水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第二十五章 日向夜談

日向族地,也位于木葉的外圍,離莫珂住的地方不是特別遠,不然偷跑出來的雛田也不會跑到練習場。

此刻天色已經差不多全暗下來了,日向日足跪坐在茶幾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茶杯,雛田跪坐一邊,正在用心的泡茶。

今天白天,日向日足召開族會,除了告誡眾人鳴人的事情外,還宣布了一個令人嘩然的消息。

日向淳因為欺凌木葉平民兒童,違背了火之意志,火影大人下令將其貶為分家。

日向淳已經認命,他知道如果不成為分家,他會死,但是日向的宗家尤其是日向大長老鬧的很兇,幸虧日向日足早已預見自己威望不足,去找火影要了個指令。

而風評已經受損的猿飛日斬,很痛快的寫了個火影旨意給日向日足。

想到原本氣勢洶洶的日向大長老看到火影旨意歇火的樣子,日向日足心中一陣快意,果然縮頭烏龜當久了就變成真的烏龜了,只會窩里橫。

不過看著日差和分家一群人一掃往日的陰郁,交頭接耳的樣子,日向日足若有所思。

宗家與分家的對立...真的沒有辦法解決嗎?

雛田是他特地拉來的,莫珂突然約他晚上見面,他心里還是有點沒底,想了下莫珂對雛田親昵的態度,感覺拉上她比較好,說不定還能緩和相互之間的關系。

當雛田茶泡好,剛給日足的杯子倒上,原本對面空無一人的位置突然傳來了一個年輕的聲音。

“喲,果然來的早不如來得巧,來來來,雛田,給我也倒上一杯。”

莫珂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日向日足,雛田出現在這里他倒是有些驚訝,不過心中一轉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心中不由的一哂。

真是想多了,我莫珂面世之后的一血,憑你日向日足還想拿,如果可以選擇,整個木葉也就團藏夠資格讓莫珂拿出一血送他去見六道仙人。

“好的,莫珂哥哥~”雛田歡快的答應一聲,然后給莫珂倒上茶水。

輕輕的抿了一口,雖然不怎么會喝茶,但是作為忍界第一豪族的日向想來怎么也不可能用次品茶招待貴客,莫珂輕輕砸了咂嘴,然后笑著對雛田說:

“要叫叔叔,小雛田,你可是和鳴人一樣大呢。”

“不要,莫珂哥哥你看起來也很年輕,只有和爸爸差不多年紀的人才能叫叔叔。”

莫珂有些驚訝內向的雛田怎么突然變得能說會道了,不過也沒繼續理會,一個稱呼而已,反正各論各的,你喊我叫哥,我喊你爸叫弟,想來日向日足也不會有意見。

此時日向日足還是忍不住開口了,他有些感慨的看著莫珂,明明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卻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

“莫珂閣下,不知道你約我今晚見面所謂何事。”

“啊,也不是什么大事,”莫珂轉動著手里的茶杯,“也就兩件事,第一件事,我想收雛田為弟子,親自教導她修煉。”

原本感覺父親大人和莫珂哥哥要談論正事,正準備退下的雛田聽聞立馬又坐下,小拳頭擰的緊緊的。

看到日向日足有些為難的樣子,莫珂繼續說道:

“白眼的公主,可不是因為雛田的身份或者我對她的偏愛而胡謅的……”

突然看了一眼開始冒蒸汽的雛田,莫珂不禁挪了挪身體,

“雛田的白眼,是你們一族最純凈的白眼,甚至在那一族之中,雛田的眼睛也能當之無愧的稱為公主。”

促狹的指了指月亮,看著日向日足也表現出漫畫中的震驚顏藝臉,莫珂一本滿足。

“有些事情在你們眼里可能是秘密,但是當你的力量達到一定層次,你會發現其實忍界沒有秘密。”

“妙木山的那只老蛤蟆,只是因為查克拉足夠龐大,就能遇見未來,在忍界的某一處特殊地方,甚至可以穿越過去與未來。”

莫珂想到前世同人中看到,說原著有寫蛤蟆仙人的預言能力源自無比龐大的查克拉,也不知真假,反正扯上再說。

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現,蛤蟆仙人的預言有沒有什么變化,改天得去探一探。

“你們日向一族太封閉了,弱者就不要杞人憂天,一個區區的轉生眼,想毀滅忍界,你們還真是有些自以為是啊。”

莫珂繼續欣賞日向日足的顏藝,籠中鳥說是為了保護血脈不外流,但是就宗家這個蹦跶程度總感覺也不是很靠譜,想來其中也有防止轉生眼出現的原因吧。

畢竟大筒木的分家總不會是腦袋一拍一群人獻出眼睛試一試,定然是有文獻記載轉生眼的合成方式的吧。

月球上的轉生眼也不止一個,看那供奉神殿的樣子也存在挺久了。

“你知道輪回眼已經重新出世了嗎?你知道其實轉生眼已經出現了嗎?你知道宇智波現在有幾雙近似宇智波斑的眼睛?”

莫珂若無其事的拋出幾個炸彈,打擊著日向日足。

“只有你們日向,自以為是,感動自我的弄了個籠中鳥,阻礙了族群力量的進步,你知道白眼開發到極致,即便不是轉生眼,單純的開眼都能造成和我昨天差不多的威壓嗎?”

一連串的消息弄的日向日足有些發懵,但是一聽到莫珂質疑日向偉大先祖的族策,當代孝子日向日足不干了。

“莫珂閣下,籠中鳥是先祖定下的族策,還請閣下嘴下留情!還有關于雛田拜師一事,不瞞閣下,聽聞閣下想要收小女為徒,在下心中萬分激動。”

一旁的雛田聞言喜笑顏開,但是日向日足下一段話就讓她可愛的眉頭皺了起來。

“只是...日向身為木葉的一員,很多時候做出的選擇都身不由己。尤其是關于族長之女的拜師事宜,很容易讓人聯想偏偏,所以.....還望閣下能知曉在下的難處。”

對于莫珂的話,日向日足也將信將疑,輪回眼、轉生眼和萬花筒寫輪眼不說,也不知真假,白眼開眼能將影級強者壓趴下,聽著就太玄乎了,族里記載的日向天忍都無法做到。

而且他也有點不服氣,怎么說我當年也是能輕松掌握回天的天才,白眼強不強我自己不知道?

停下兩根手指轉動杯子,莫珂將剩余的茶水一飲而盡,不屑的看著日向日足。

“日向族長,日向天忍都不一定打得過我,我和他是同一層次的,你們沒法質疑他的決定那是你們的事情,但是就算他復活在我眼前,我也敢直接說他錯了!”

將喝盡的杯子重重放回桌上,莫珂毫不客氣的質問:

“你們日向一族已經多少代沒有誕生影級的強者了?人口數量第一,又保持族內通婚的日向按理說確實應該是忍界第一忍族,但是現在呢?千手和宇智波真正的高手何曾將日向放在眼里?你們是不是口號喊多了連自己都信了?”

俗話說的好,呂布死后關羽見誰都喊匹夫,現在的日向一族也就偶爾喊喊日向乃是第一忍族,等千手和宇智波徹底消亡,連日向分家都把這話吊在嘴邊了。

“至于雛田的拜師,既然你現在還有所顧慮...雖然我不是很在意一些弱者的想法,不過畢竟你是雛田的父親,我還是得顧及一下她的感受。”

說著莫珂捏了捏雛田的小臉,問她是不是愿意拜自己為師,日向雛田滿臉通紅但是毫不猶豫的回答惹的莫珂哈哈大笑,日向日足則神色復雜。

笑罷的莫珂看著日向日足,也不拐彎抹角,直視日向日足。

“既然雛田自己愿意,那她從此刻起就是我的弟子。不要苦著臉了,日足族長,以我的身份,多少人求著想拜師,你就偷著樂吧。”

“至于木葉那邊,”莫珂身上出現一股睥睨的氣勢,“我收個弟子,什么時候需要他們同意了?不過近期雛田還是繼續呆在家里打基礎,合適的時機我會公開此事。”

日向日足聞言面色稍霽,木葉他得罪不起,但木葉也得罪不起莫珂,而且既然現在還不公開,那更沒事了,他起身給莫珂添茶,好奇的詢問:

“那莫珂大人,小女就拜托你了,不知大人所說的第二件事是?”

不提雛田聽到父親同意,已經興奮的分不清南北,莫珂聽到日向日足的話也是一笑,這老小子也是精明,打蛇隨棍上,不露痕跡的就把閣下改成了大人。

“不知道日向族長,你對籠中鳥到底是何看法,對日向的分家和宗家越來越大的隔閡,又是什么看法。”

“這...”交淺言深,雖然日向日足對籠中鳥和分家確有憂慮,但他覺得這是自己族群的事情,不方便與外人說。

“不要有所顧忌,日足族長。”莫珂見日足還在遲疑,勸解道:“我對日向一族沒有什么企圖,只是雛田畢竟是我弟子了,她必然是下一任的族長,我不希望她接手的是一個爛攤子。”

說沒有企圖其實也是假的,不過就日向現在的實力,確實也沒莫珂沒什么大用,他第一家來找日向的主要原因,其實是為了寧次。

這是一個悲情人物,擁有日向近幾代最好的天賦,卻只能黯然定格在十八歲。

在籠中鳥限制潛力的情況下,還自我領悟回天,要不是身為分家,那估計大筒木舍人就是找他拿眼睛,結拜為異性兄弟了。

見莫珂已經如此說,日向日足也一咬牙,說實話人家沒強迫他已經很給面子了,挑了些能講的斟酌道:

“莫珂閣下,聽你之前的話語,相比你心中對日向一族的現狀也有所了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確實我對籠中鳥頗有微詞,而且現在分家與宗家的關系也讓我很頭疼。”

莫珂了然,原著中日足就覺得籠中鳥并不是很公平,天賦比他好的日差更適合成為族長。

“那日足族長可有什么辦法?”

聞言日向日足微微捏緊拳頭,面色沮喪,他身為宗家族長,看似萬人之上,可是想要變革全如陷泥沼,甚至連給日向淳刻印籠中鳥,都得搬出火影的大旗。

而想要改變族規,即便火影大人下令也沒用,族群猶如村中之國,所有家族都無法忍受火影插手族群內部體系。

看日向日足的面色,莫珂也猜到了,這位族長想必熱血尤在的時候,也不是沒思考過族群的未來,但是種種桎梏將他磨礪成了未來那個只能下跪向寧次道歉的男人。

“日向的籠中鳥,其實還是有可取之處的,不說日向分家與宗家現有的虛假團結,單就對日向一族實力不夠的族人來說,籠中鳥也確實是一種保護。”

既然確定了日向日足確實有心,哪怕曾經有心對族群進行改變,莫珂也就不藏著捏著,日足力量不夠,但他有啊。

不管籠中鳥到底初衷是為了什么,但是單以結果而論,確實日向一族一直是人丁最興旺,血脈也保持最好的。

“籠中鳥的問題不在于限制,而在于是否公平,或許剛開始定下族規的時候,確實分家成員的實力與天賦確實完全無法與宗家比擬,但是萬事不是一成不變的。”

莫珂的意思日向日足如何不懂,分家的孩子永遠是分家,哪怕潛力再好,也無法成為宗家,而宗家的孩子,哪怕是個智障,只要運氣好,也還是宗家。

這就是分家與宗家最大的矛盾所在,分家不怕為宗家犧牲,但是分家的人不愿意自己的天賦優異的子嗣,繼續為廢物犧牲。

唯有以潛力定宗家分家,放開分家上升的限制,才能讓籠中鳥切實的成為保護弱者、保護血脈的力量,也能消除宗家與分家之間的大部分隔閡。

兩人都明白,全部廢除籠中鳥,至少目前不切實際,如果真這么做了,恐怕以后日向一族任何出村的C級任務都會變成A級任務。

白眼太香了,對尋常忍者,能在戰斗獲得先機,對忍村,戰略意義重大,最關鍵的是,移植白眼幾乎沒有代價。

“莫珂大人,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但是,宗家掌握實權的長老,不會愿意自己的孩子成為分家....哪怕他們的孩子只是一群只會吃喝玩樂的廢物。”

雛田驚訝的看著日足,她第一次見到平日嚴肅的父親這樣形容同族人。

不過她細想了下,確實,宗家的同輩人,似乎只有她一人堅持艱苦的修煉,而其余的小孩.....

“放心,這些交由我來解決,你只需要做的就是,自今日之后,刻印籠中鳥的事情暫緩,放心,不用太久,兩三個月足矣。”

“這,莫珂大人,雖然那些族老冥頑不靈,但都曾對日向一族有過貢獻,況且....”日向日足聽到莫珂說由他解決,不喜反憂。

“想什么呢,你看我像嗜殺的人嗎,放心,我保證最多死幾個人,不會影響日向一族的實力。”

莫珂聽出了日向日足的擔憂,有些好笑,感情在日足族長眼里,交給他解決的意識就是把這些人結果了。

在他看來,除了日向那個冥頑不顧的大長老外,其余人死不死沒什么影響。

既然已經確定了日向日足的想法,那莫珂覺得談話也差不多了,他一口飲盡杯中的茶水,順勢起身。

“好了,日足族長,夜也深了,我就不多叨嘮了,接下來的事不用你多慮,你只需要在恰當的時機,做出正確的選擇即可。”

恰當的時機,做出正確的選擇...日向日足咀嚼這句話,連忙起身相送。

雛田也有點不舍,她鼓起勇氣詢問莫珂:“莫珂哥哥,以后我可以去找你嗎?”

莫珂刮了一下雛田的鼻子,笑意盈盈的道:“以后私下要叫老師,知道不,老師家當然隨時歡迎你來玩,剛好鳴人和你年紀和你一樣,你們以后多接觸。”

說罷莫珂向著日向日足點頭示意,直接轉身緩步離去,身影由實轉虛漸漸消失在夜色中,仿佛融入這片天地,不見蹤影。

駐足相送的日向日足內心驚駭莫名,莫珂就算直接消失他也不會覺得驚訝,但是這宛如被畫筆緩緩抹去的手段,聞所未聞。

他摸摸雛田的腦袋,心下對莫珂的話再添幾分信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9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