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  目錄 >> 第十四章 破封的女人

第十四章 破封的女人

作者:多喝蘇打水  分類:  | 衍生同人 | 多喝蘇打水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第十四章 破封的女人

剛獲得死神之力的時候,雖然只有B級,但是莫珂就已經有了個大概思路,如何去突破A級也就是超影。

純粹的死神之力其實上限并不高,或者說對大部分人來講上限也就那樣。

強如藍染跑路前估計也就超影的實力,但是就已經感覺到觸摸到了死神的邊際,所以他也怒學大蛇丸,開啟科學的人體試驗之路。

藍染后續之路的發展,倒是和火影不太一樣。

火影靠著返祖歸宗獲得強大力量,藍染就不一樣了。

他一邊想著怎么竊取靈王的力量,一邊靠著研究與靈王同樣古老的死神和虛之力,思考著融合之道。

藍染也成功了,不說無限進化潛力的崩玉,足以讓他的科研能力得到認可。

單就作為第一實驗體的一戶完美融合了完現術、死神、虛、滅卻師的力量。

一護也一躍成為比靈王之子友哈巴赫更接近靈王的人。

雖然力量的量級不如友哈,但是一戶的本質已經和靈王差不多了。

從一戶是靈王的第一備選替代者,而吸收靈王殘軀之前的友哈甚至沒資格代替靈王就能看出來。

而藍染最開始研究的,就是死神的虛化。

也就是假面,讓死神擁有虛的力量,打破力量界限。

雖然莫珂沒有虛的力量,但是他有查克拉啊。

查克拉俗稱萬能拉,能打能奶還能隨便合,查克拉與自然能量1:1融合形成的仙人模式,就和假面的模式差不多。

只是一個是臉上涂油彩,一個是臉上帶面具,異曲同工么這不是。

莫珂的死神之力雖然顏色看著不太好,但是卻平靜流淌,穩健的一塌糊涂。

之前他也是利用死神之力鎮壓融合記憶后狂暴的九尾查克拉。

其實說穿了就是單純的利用死神之力隔開真我與查克拉,避免查克拉影響真我導致失控而已。

而莫珂現在要做的就是,不但放開死神之力的保護,還要將死神之力與查克拉融合。

如同假面、仙人模式一樣形成新的力量,一舉突破超影。

只是不知道這個辦法可不可行,不過劇情時間已經越來越接近了,莫珂也決定要開始了。

他將封印大門外的主意識轉回大門內的本體,然后直接讓分身陷入沉睡。

只留一絲本能,如果感知到危險會自動將本體驚醒。

不過這階段的木葉,鳴人應該沒什么危險。

早在半年前,莫珂就已經將主意識轉移到了門外,然后讓門內的本體只留下修煉的本能。

不停的吸收靈子加強靈壓,同時也讓九尾的體外一直保持外放武裝色霸氣的力量。

至于九尾查克拉,莫珂也沒讓他閑著。

他對狂暴的查克拉直接放開限制,讓其破壞著被武裝色保護的肉體。

同時,九尾的查克拉還有堪比千手柱間的恢復能力,肉體在被破壞的同時又被修復。

就這樣不停的持續了半年,莫珂的肉體——-九尾其實也有肉體的,看原著鳴人實體化的過程就能看出來。

不停被催殘又復原的肉體,與武裝色霸氣,都有了極高的造詣。

莫珂的靈力,經過近三年堅持不斷的修煉,也終于與查克拉持平,處于同一量級。

意識已經回歸本體的他,恢復了九尾真身,整個趴在封印大門內。

隨著三股力量的加深,還有這半年來肉體不停的破壞與重生。

似乎已經將查克拉和靈力已經滲透到了毛發中,他的身體也產生了變化,一身橘色的毛發也變成了火紅色。

千年白狐萬年紅,看這皮草就讓人感覺不好惹。

“嘶!”

意識一投入本體,莫珂就感覺劇痛從全身不停的涌來。

主意識離開本體,雖然讓修煉顯得不那么枯燥,算是作逼利器。

但是和影分身一樣,修煉中途積累的疼痛和疲憊在意識回歸的時候也會直接共享。

過了好一會,莫珂終于緩過勁來。

他站起身直接來了個狗甩水式的螺旋搖頭,然后舒展了下身子,消除不適應感。

休息了會,感覺狀態已經調整到最佳,莫珂再次啪在水面上,沉入心神,開始了查克拉與靈力的融合。

“嗯...忘記了鳴人打聲招呼了,嘛,反正有朋友陪著他,而且估計很快就能結束,無所謂了。”

-------------------------------------

依舊是偏僻的練習場,臨近黃昏,四周已經沒有人了。

鳴人也就沒在意太多,直接脫掉了上衣,在操場跑圈。

幾個小伙伴也到了修煉的年紀,不過他們家族都有特有的打熬基礎的方式,所以練習場也來得少了。

蓬勃的熱氣從鳴人身上冒出,小雪花剛飄飄蕩蕩的落在鳴人身上便被滾燙的肌肉化開。

雖然幼小,但是已經能看到腹肌的鳴人現在看著并不瘦弱。

不過幸好也沒有像云隱的那些糙漢一樣動不動肌肉鼓起來。

在莫珂的鐵拳指導下,鳴人已經學會了自己買菜做飯,泡面只能作為偶爾解饞的食物。

不過吃了半年泡面的他已經患了泡面依存癥,不吃是不可能的。

隨著目標圈數的到達,鳴人慢慢降下速度。

到達放衣服地方的時候,步伐剛好舒緩到如同走路。

激烈的運動之后不能立馬停下,這也是莫珂教他的。

穿好衣服,把紅色的圍巾隨意繞在自己脖子上,又撿起紅色框框的護目鏡,鳴人套在頭上調整了下位置。

可能因為莫珂紅發的緣故,這輩子的鳴人終于不再喜歡那土不啦嘰的黃色運動服,也變得喜歡紅色。

想到莫珂,鳴人不滿的嘟起嘴巴,此時距離他的生日已經十幾天了。

自那以后莫珂就一直沒理他了。

“真是的,老爸不知道在搞什么,躺床上上已經躺了十幾天了,怎么喊都喊不起來。”

“巴卡娜,難道老爸老死了?

不對!,絕對不可能!

三代老頭頭發都白了還沒老死,老爸一點白頭發都還沒有,怎么可能老死呢!

……..難道是以前受的傷太重?”

怎么都覺得莫珂可能已經掛了的鳴人越想越慌。

本來今天他想去吃一樂拉面的,但是現在也沒心情了,急匆匆的往家里趕去。

飛快的跑回家,一蹬腿踢飛腳上的鞋子,鳴人外面濕漉漉的衣服也來不及脫,直接躺到床上。

雖然心里很急,但是鳴人還是熟練的沉入心神,進入封印空間。

封印空間內,還不等虛影完全實體,鳴人就飛快的跑到平躺著的莫珂旁邊。

學著書上的說法,鳴人先探了探莫珂的鼻子,又爬上床把自己的小腦袋放到莫珂胸前。

試探了好幾遍,確定莫珂沒死,就是睡著了的鳴人,終于松了一口氣。

“什么嗎,老爸不應該是九尾天狐,應該是九尾天豬才對!

哪有人睡著了怎么都叫不起來的帶哇喲!害的我擔心死了!”

放下心來的鳴人終于感覺自己的肚子已經咕咕叫了。

嗯….反正老爸還在睡覺,晚上就吃泡面吧!

愉快做出決定的鳴人準備回歸身體的時候,頭一轉看到了旁邊欄桿樹立的巨大牢房。

鳴人聽莫珂說過,這個巨大的牢房就是關押莫珂本體的地方。

他一直很好奇,明明牢房的欄桿比莫珂的身體大的多了,但是莫珂卻說自己被關在里面出不來。

莫珂平時也不讓鳴人靠近牢房,也沒告訴他緣由,只告訴他現在還不到時候。

黑洞洞的牢房明顯吸引了鳴人的注意,三歲的孩子正是好奇心最旺的時候。

雖然鳴人平時老是和莫珂頂嘴,但是他很怕莫珂如果真的生氣不理自己。

所以平時他從來沒有靠近過封印大門。

但是此刻看著莫珂在床上沉沉睡去,鳴人猶豫了0.3秒,就毫不猶豫的下床往封印大門走去。

撫摸著粗壯的封印大門,鳴人好奇的動探探西探探,嘴里不挺的發出驚嘆聲。

莫珂的分身溢出封印后,覺得之前下水道一樣的牢房實在太難看了。

不但給自己搞了個三室一廳,還把封印大門弄成了明神門一樣的陣勢。

反正一切都只是具現物而已,只要別想著把封印拆了,隨便霍霍。

足有成人腰粗的木柱一根一根的直通天際,望不到頂,木柱的空隙足夠兩個鳴人通過。

好奇的鳴人打著手傘遮在眼睛上方,噓眼往封印大門內觀望。

但是里面烏漆嘛黑,明明封印大門縫隙那么大,外面的三室一廳亮如白晝,可是卻一絲光都無法透入。

鳴人看了半天,什么也沒看到。

他又嘗試了下從縫隙進入封印大門,但是封印大門的縫隙被一股力量給封住了,鳴人怎么擠也沒法擠進去。

“什么嘛,這大門也沒什么了不起的,雖然看起來奇奇怪怪的。”

一點花頭也沒有的封印大門很快讓鳴人失去了興趣。

不過他眉頭一皺,突然想起來封印大門好像還有別的東西。

吧嗒吧嗒一路小跑到封印大門的正中,鳴人抬頭看去。

果然,一張泛黃的“封”字黃紙貼在大門的中間門框上。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世的波風水門并沒有設置封印鑰匙,所以也就沒鑰匙孔了。

可能莫珂的出現,讓他覺得可怕,不再奢望鳴人能與九尾和解。

“好丑的字呀,這難道是老爸寫的?

封,老爸特地給這個門做的門牌嘛?”

“覷,這字真丑!”

像是想到了什么,鳴人興沖沖的跑到書房,拿起架子上的毛筆,興沖沖的寫了一張大大的封字,然后跑回封印大門。

他把自己寫的封字卷起來,想叼在嘴里,又怕把紙弄濕,干脆插在自己背后衣領上。

往手掌吐了口唾沫,鳴人張開雙手環抱住了封印大門的門框。

門框比門柱稍微寬點,但是他張開雙手,也堪堪能扒住門框兩邊。

嘗試了下可以發力,鳴人直接小腿一登,就往門框上爬去。

封印符貼在門框十米左右的位置,已經鍛煉成為一個小猛男的鳴人很快就爬到了封印符的下方。

雙腿用力夾住門框,一只手保持平衡,鳴人從背后抽出自己寫的封字。

比劃了一下,發現貼門上的封印符比自己的紙要大。

覺得直接貼上去不好看,鳴人又把封字卷起插回背后,然后嘗試著去撕扯封印符。

鳴人又往上騰了幾下,到了足夠的高度,然后就準備去扯封印符。

誰知道,當鳴人手拉著封印符剛起一點,異變突起。

“嘭!”

空中傳來一聲輕響,鳴人旁邊的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被嚇一跳的鳴人張大眼睛望向身邊。

漂浮在空中的是一個有著一頭紅色長發的女人,面容秀麗,給他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但是此刻她那姣好的臉上,滿是怒火。

心中本來就有鬼的鳴人被女人臉上的怒火嚇的手腳發軟,再也抱不住門框,手一松,咿咿呀呀的掉了下去。

封印空間被莫珂改造以后,外部早就沒了積水,鳴人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感覺這下要摔慘了。

一秒,兩秒……

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傳來。

鳴人感覺一個溫暖的懷抱抱住了自己,他緩緩的睜開眼。

是那個紅頭發的女人接住了他,她此刻正滿臉笑意的注視著他,臉上的怒火已經消失。

這笑意蘊含的意味,鳴人有些陌生。

但是感覺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有那么一個人,經常這么看著自己笑…..

不習慣被人抱的鳴人立馬掙脫了懷抱,跳到一邊。

他用手指著紅頭發的女人,呃呃呃了半天,一時驚訝的忘記了該說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