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  目錄 >> 第一章 吾非凡人,降世自有鎖鏈伴身

第一章 吾非凡人,降世自有鎖鏈伴身

作者:多喝蘇打水  分類:  | 衍生同人 | 多喝蘇打水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 第一章 吾非凡人,降世自有鎖鏈伴身

金色的鎖鏈交叉一個半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結界。

“為什么?為了尾獸的平衡,為了國家,為了村子,就要讓鳴人成為犧牲品嗎?!”

充斥著憤怒的聲音在結界中緩緩消散。

————

莫珂或許可以說很幸運,趕上了穿越大流,而且還是穿到熟悉劇情的火影世界。

剛醒來,便是龐大的記憶數據涌入,莫珂的小腦袋瓜還來不及處理,便兩眼一翻再次失去了意識。

或許過了很久,也或者只是一剎那,等他再次睜眼的時候,便發現了一件悲喜交加的事情。

雖然他很幸運的穿越到了火影世界,還直接參與進了九尾之亂這一鳴太子買掛外加疊buff的史詩事件。

但是很悲催,當他打量四周的時候,只發現了一大一小倆金毛,還有一個背上冒出八根金鞭子的紅毛,除此之外只有縱橫交錯的鎖鏈。

大的金毛背后立著個嘴巴叼刀手拿佛珠的鬼影,正在與紅毛爭論著什么。

嗯,雖然聽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大致就是什么愛啊村子啊什么的——著名場景,永帶妹明明快沒查克拉了,卻怒開尸鬼封盡說服老婆。

順便講述如何坑兒子。

莫珂思考了下,如果沒記錯的話,漫畫中這個場景是有結界存在的,這些交錯的金剛鎖鏈就是。

而結界中只有三人一狗。

一個疑問產生:只有三人一狗的世界,我的眼中看到了三個人……

請問我是誰?

答:我...

應該是那條狗?

原本看到金剛封鎖就猶如Ptsd一樣開始翻涌的記憶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在莫珂的腦海中暴怒翻涌。

“老夫乃災厄的化身,忍界的終結者,尾獸的終極,忍宗開創者六道仙人的同行者,九尾の妖狐,九喇嘛,九摩訶是也!”

“狐貍不就是犬科嗎?犬科不就是狗嗎?”

莫珂心里默默吐槽,狗東西,不知道哪學來的臺詞就亂用,還忍界的終結者,不知廉恥。

小小柱間就一手把你拿捏了。

……

被金剛鎖鏈綁住的九尾頭上冒出了一股青煙,隱隱約約貌似有一只妖狐在怒吼,也許這就是九尾的絕唱了,俗話說的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不愧忍宗傳人,這狐貍一看就有佛性,嘿,升天了。

莫珂顧不得去搭理腦海瞅著有點怵人的冗沉記憶。

九尾上千年的記憶太龐大了,相比之下他那二十多年的記憶猶如滄海一粟。

這要是貿然融合,到時候恐怕占主導地位的就不是莫珂而是九喇嘛了。

更關鍵的是他注意到了,下方的爭論已經減輕了。

金毛和紅毛正在深情注視,看來玖辛奈已經快被說服了,四代目估計在闡述美好的未來了。

如果再不干點什么的話……

恐怕接下來他就要體驗一下一分為二外加鬼肚子里蹦迪的雙重套餐了。

莫珂瘋狂的轉動腦筋,回憶劇情,思考有何破解之法。

直接求饒,表示愿意簽訂契約成為四代的通靈獸?

不行,不是自夸,毫無拘束的九尾太強了,四代雖然也不弱,但是離斑的層次還是太遠。

他沒實力也沒魄力給自己自由,哪怕是限定的。

神棍一下,講解接下來幾年的劇情?

讓四代目知道如果自己殉葬的話鳴人會很慘,讓他別用鬼影子亂割,害狐害己了?

感覺也不怎么不靠譜...

似乎四代目本就做好了鳴人童年凄慘的準備,不然也用不著去說服玖辛奈。

只不過木葉后續的黑暗超出了永帶妹的想象,導致鳴人的悲慘比他預想的慘了億點點。

要不是鳴人被阿修羅查克拉影響,性情一直往善良的一面發展。

估計那時候毀滅木葉的不是超神羅天征,而是大螺旋輪虞了。

漩渦面麻的童年不凄慘,結果他就是要毀了木葉。

怎么看他的未來都和漩渦鳴人的未來搞反了。

只能說現實比無限月讀更玄幻。

話說起來其實莫珂一直搞不懂忍村的騷操作。

一邊說人柱力是機密要保密,一邊又讓所有人都知道人柱力的特別讓人孤立他們,所有的忍村都提到過人柱力的童年是悲慘的。

既然這樣,還保密個球啊!

普通村民不知道妖狐是九尾,難道村里的間諜還不知道?

木葉都指名道姓了說鳴人是九尾之夜那只妖狐的化身了。

奇葩奇葩。

只能說尾田,啊不,岸本你懂個雞兒火影了,但凡他要是在中國出漫畫,估計早就被網友教做人了。

時間實在太短了,莫珂瘋狂轉動腦筋,但是剛醒來的思維轉動還有些澀然,甚至總是發散到莫名其妙的吐槽中去。

根本想不到有啥辦法可以讓自己全須全尾的保下來啊!這可怎么辦。

而且鬼影子的眼睛一直往金毛身上飄,怎么看也是個急著收出場費的主。

那就只能取舍一下了。

想辦法選一個稍微不那么慘的死法,再徐徐圖之。

嗯….

感覺可以從玖辛奈入手,永帶妹完全是坐著說話不腰疼,整天不知道想些什么。

小時候他就這樣,不幫玖辛奈的原因居然是他覺得玖辛奈很堅強很能打?

莫珂想到這里人都麻了,這是打不打的過的問題嗎?

一個來自異國的小孩,孤立無援的遭受著無盡的冷暴力,結果你覺得她ok的,她可以的,所以就一直冷眼旁觀?

不說這孩子是不是真的可以,真的ok。

即便打贏了又如何?

四周沒有一個人愿意幫忙的那種割裂感足以逼瘋一個人。

想必語言的無形暴力早就把小玖辛奈傷的遍體鱗傷了,留下心理陰影了。

不然她也不會那么反對鳴人成為人柱力。

未經他人苦就在勸他人善,還虛偽的貫以愛的大義...

莫珂嚴重懷疑玖辛奈最終被說服的最大原因是她真的快死了。

她沒空繼續瞎扯了,真拖不住了,感覺身上的鎖鏈都寬松了不少了。

收回思緒,看向準備施術的波風水門

莫珂感覺自己也拖不住了,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在心里稍稍組織了一下語言,用碩大的豎瞳盯著波風水門。

莫珂決定先笑一下緩解一下現場尷尬的氣氛。

“哈哈哈哈,現在的你還真是狼狽啊,四代目。作為火影,卻不知曉木葉的黑暗,居然妄想自己的犧牲,可以讓這孩子成為英雄,還真是天真的可笑呢。”

震天的笑聲鼓動得身旁大樹的枝丫都不停晃動,可惜波風水門不為所動,還在堅定的施術。

不行啊,尬笑根本沒引起四代目的注意!莫珂張大的嘴巴顯得有些尷尬。

感覺再說幾句廢話自己就嗝屁了,得下點猛藥。

“你難道不好奇嗎,四代目?”

“為什么敵人能準確知道玖辛奈這個瘋女人的分娩地點?”

“為什么即便我已經在破壞木葉了,占據暗部大部分力量的根部卻一個人都沒出現?”

“對了,也真是奇怪呢,連三忍之一的大蛇丸似乎也不見了蹤影呢?”

終于,一連串的疑問引起了玖辛奈的注意,即便波風水門,也眉頭一皺。

玖辛奈的分娩地點,是機密中的機密,而且確實,根部以及那位號稱最熱愛木葉的忍界之暗,連影子都沒出現。

玖辛奈更是狐疑,她知道那個入侵者已經被波風水門打退,目前木葉唯一的威脅只有九尾。

為什么,九尾鬧的動靜如此之大,到現在卻只有三代目出現在結界外...木葉其余的強者呢?

想起顧問三人組的面龐...隱隱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莫珂的話語適時的響起:“四代目,想必這又是木葉高層骯臟的政治了吧,看來你這火影當的不是很順一些人的眼呢。”

“那么,即將死在政治斗爭下的你,又憑什么覺得你的孩子,他能成為英雄呢?”

“更甚者說,你,作為一個即將死于陰謀的失敗者,憑什么保證,你的孩子,他能活到成年呢!?”

“靠你那居然還摻雜著中忍的火影衛隊?

靠你那個不是在浴池就是在去往浴池路上的老師?

還是靠著你那個完全失去斗志,連自己父親都死于政治斗爭沉淪于黑暗的徒弟?

又或者靠結界外那個一直把你當做傀儡,看似退位其實還緊握著權利的三代目忍雄?”

這段話成功讓波風水門和玖辛奈的面色徹底變化,脾氣更急躁的玖辛奈已經開始驚疑的望向波風水門。

而波風水門,則皺起眉頭看向九尾,甚至連手上的動作都停滯了,他不解,為什么一直被封印的九尾會知道那么多的事情。

莫珂看到這一連串的發問起了效果,心中一喜,他決定趁熱打鐵,時間很緊迫了。

結界外的三代目等人已經開始試探能否進入結界,幸好金剛封鎖結界似乎連聲音都隔絕了。

“還是說永帶妹你都已經察覺到了自己一家注定會像木葉白牙一樣,將要死于木葉高層的陰謀。

不過!

為了你心愛的木葉,為了你所謂的火之意志。

你決定要犧牲自己。

犧牲玖辛奈。

犧牲你剛出生的孩子呢?”

“閉嘴!九尾,你只是一只尾獸,你根本不懂人類的感情,我相信鳴人會在木葉的呵護下健康快樂的成長!”

波風水門怒喝一聲,雖然有些疑惑,但他察覺出了玖辛奈已經開始動搖,連忙出聲打斷九尾。

“哈哈哈,我雖然只是一只尾獸,但我畢竟已經活了上千年,什么陰謀詭計我沒見過?永帶妹,看你這著急反駁的樣子,對木葉的黑暗也不是一無所知呢。”

“哦,也對。你最愛的應該一直只是村子吧,畢竟即便你和玖辛奈的愛情,恐怕也不過是高層的安排而已呢!”

聽到波風水門憤怒的聲音,莫珂大喜,他不怕四代目與自己爭論,怕的是四代夫婦完全不搭理自己。

不懷好意的陰謀了波風水門一句,莫珂直接將碩大的狐貍腦袋轉向玖辛奈。

“真是可笑啊玖辛奈,你的一生還真是充斥著謊言呢!我到現在想起水戶那老太婆的話還覺得好笑呢。”

“什么我和你一樣,都是為了封印九尾才來到這里哦~人柱力要用愛填充空虛的內心,哈哈哈哈!!”

“你知不知道,我被宇智波斑抓住和千手柱間戰斗的時候,漩渦水戶都已經嫁到木葉十多年了?她的孫女那時都已經快出生了吧,這也叫為了當人柱力才來到木葉?”

“哈哈哈哈,作為人柱力的容器被帶到這個村子的可一直只有你一個人呢玖辛奈!!!”

莫珂越說越興奮,他回想起了前世看到漫畫不合理的地方,難受的搔耳撓腮的樣子。

還有什么能比在當事人面前吐槽這些更爽?

“有趣,沒想到玖辛奈你的孩子貌似會比你還慘。”

“你也只不過是小時候被挑選到了木葉,雖然木葉騙了你,但是至少給了你一個容身之處。

而你的孩子,漩渦鳴人,貴為火影之子,但作為木葉僅剩的漩渦族人。

想必他還沒出生,就已經被身為四代目火影的父親和木葉高層暗定為尾獸的容器了吧?

還有還有~”

莫珂整個身體往前傾斜,拉動著鎖鏈嘩嘩作響,充滿壓迫感的直視波風水門和玖辛奈。

“為什么明明從小長得很可愛的玖辛奈會被人孤立呢?

相比較玖辛奈漂亮的紅發,班里唯一一個金發的永帶妹你就看著就不奇怪嗎?

他們怎么不嘲諷你呢?

為什么明明從小就被欽定為人柱力但是一直保密的玖辛奈那么恰巧就被云隱間諜盯上?

不對!那些家伙怎么能叫間諜呢?

你們見過間諜執行潛入任務的時候,穿著自己村子的馬甲,帶著自己村子的護額嗎?

你見過間諜抓了目標后不是biubiubiu從樹上跳回村子,而是在地上慢悠悠的走回村子嗎哈哈哈哈?

為什么堂堂木葉,說不定上廁所旁邊都隱藏著暗部看守的備用人柱力卻輕輕松松被擄走了呢?”

玖辛奈聽到莫珂的話,陷入了沉思。

回想起那段過往,當時只是認為自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外村人,所以即便擄走也不會被人注意。

但是....確實啊,自己可是作為備用人力柱進入木葉的...怎么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被擄走吧,甚至根本沒人來營救自己...

難道這一切...真的...

“木葉日夜不關的結界呢?日向的白眼呢?水戶那能籠罩整個木葉的神樂心眼呢?還有無處不在的木葉暗部和根部呢?他們怎么都消失不見了?!”

“那么重大的事,怎么就只有你一個忍校剛畢業的小子發現?更好笑的是堂堂三個云隱[上忍],被你一個中忍幾腳就踢死了?哦,不對,好像還甩了一苦無?”

“這笑話也就玖辛奈這種傻子才會信了吧,哈哈。”

莫珂挺起身子,學著原著九尾的樣子雙手捂住肚子,哈哈大笑,他微瞇的眼睛閃過一絲得逞,很好,玖辛奈的金剛封鎖變得更寬松了。

“什么靠著漂亮的紅發追尋到你的蹤跡,真是笑死人了。

忍校沒畢業的學生都知道逃跑的時候要消除痕跡,能深入敵后的云隱上忍居然不知道?”

隨著時間的拖延,莫珂原先有些生澀的身體越發自如,將碩大的腦袋轉向玖辛奈,用幾分疑惑又有幾分嘲諷的語氣道:

“玖辛奈,我記得沒錯的話,有一個云隱一直在你后面跟著的吧?

他的眼睛是瞎的嗎?連你那么顯眼的紅發掉落都看不見?

就算云隱的三個上忍純粹是白癡,連忍者最基本的能力都沒有。

但木葉要真有心追回玖辛奈的話,白眼、感知忍術、犬冢一族的忍犬等等等等。

那么多精通追蹤的上忍在,什么時候輪得到你波風水門一個中忍第一個找到玖辛奈的痕跡?”

“不會你們倆抱著卿卿我我的時候,四周正被一堆的木葉忍者注視著看戲吧?

又或者,那三個可憐的云隱[上忍],不但要躺在地上裝死,還得努力憋著笑防止變身術失效露出隱藏的木葉護額?

何其荒謬的一件事情,結果卻讓玖辛奈對木葉,產生了歸屬感。”

瞥眼盯向四代目,莫珂用篤定的語氣說道:

“連我這種沒有人類感情的尾獸都能察覺到不合理,

能力壓三忍當上四代目的波風水門,在戰場以冷靜著稱的金色閃光。

你,或許早就發現不對了吧?”

波風水門面色難看,他很想反駁,但是無論如何,當時只有他發現玖辛奈的蹤跡是事實。

或者是村子的陰謀,或者是村子確實不在意玖辛奈...無論哪個結論,都是他所不愿說出口的。

耳邊九尾聒噪的聲音還在繼續,讓人心煩意亂。

“不過想來為了木葉,為了給玖辛奈這個紅頭發的異國人套上你們木葉所謂的羈絆。

恐怕從小就有著火之意志,會以火影的思維考慮問題的你…

也就順水推舟,心安理得的順著木葉高層的劇本演下去了吧!

怎么,波風水門,用欺騙貫穿了玖辛奈的一生還不夠,決定讓她的死亡也要充斥在欺騙中嗎?

你可真是愛她呢~哈哈哈哈哈。”

眼見九尾越說越過分,甚至將自己原本赤誠的心都說成了別有目的。

四代目怒不可遏,金色的頭發似乎都有些豎起,怒喝道:“夠了,九尾!我和玖辛奈的關系不容你來質疑,你所說的只是無端的猜測!”

“那你倒是反駁我啊,別跟娘們似的一直在這不對不是,但是又說不出個理由。”

莫珂可不會被波風水門的氣勢嚇到,直接拋出最后一段話。

他感覺這輩子說話都沒這么快過。

“對了,玖辛奈,恐怕你還不知道吧?

尾獸破封只要將尾獸查克拉的一部分封回人柱力的體內,人柱力可就不會死哦。

云隱村的八尾可是只需要分出一根尾巴,就能讓人柱力活下來呢。

想必老夫的一根尾巴,效果應該不比八尾差吧~

一生作為木葉工具的你不知道這事兒,作為木葉首領的永帶妹不會不知道吧?

分割尾獸對永帶妹來說雖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可他現在就在準備做呢~

他為什么寧愿分割老夫將一部分封印在一個嬰兒和注定要沉眠尸鬼體內的自己身上,也不將老夫的一部分封回你的體內呢?

似乎你同床共枕那么多年的丈夫,一直沒有信任過你啊!

他應該是怕自己死后,失去羈絆的渦之國后人對木葉造成威脅吧~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確實相比較一個外村人,一個無父無母的孩子對木葉來說更容易洗腦控制,你說對不對啊,玖辛奈,哈哈哈。”

聽到九尾最后的話語,玖辛奈面色終于陰沉,帶這些難以置信看向面色難看的波風水門。

她的眼神充滿疑惑與不解,連被笑聲震的嘩嘩作響的金剛鎖鏈也不管不顧,她迫切的需要丈夫的解釋。

而波風水門,聽到原本只需要封印尾獸一部分就能救活人柱力,一陣失神。

他....真不知道此事。

作為尾獸人柱力起源的木葉....知道嗎?

一時間,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四代目火影也心亂如麻,甚至忽視了玖辛奈的目光。

玖辛奈知道九尾的話不可信,但是作為本就不愿意為了村子犧牲自己孩子的母親。

一些疑點在她潛意識中一直就有,只是沒人說出來的話,大大咧咧的她心中對丈夫,對木葉的愛讓這些問題只能被深深壓制。

同時莫珂打了一個信息差。

比如重新封印部分尾獸回去能保住人柱力的命,還有八尾的事情都是未來發生的,莫珂覺得永帶妹估計確實不知道。

但不重要,他沒法證明自己不知道不是嘛~

而根部去防備宇智波一族的事情,這是團藏直接下令的,永帶妹的確不知道,玖辛奈更不可能知道。

不過在眼下這個時間緊急的關頭,也根本沒時間讓永帶妹思考,去慢慢理清事情再來反駁。

“九尾,你不用妄想用謊言欺騙我們,玖辛奈,你要相信我,我愛你,也愛我的孩子,就像愛我們的村子一樣...

我絕對不會傷害你和我們的孩子!……”

波風水門手足無措,蒼白的解釋著,但是聲音卻在玖辛奈傷痛欲絕的眼神中越來越無力。

他內心覺得不該相信九尾的話語。

但是當上四代目之后,對木葉的高層有著深刻的認識,他絕望的發現連他自己都懷疑….

也許九尾說的才是真的?

除了他對玖辛奈的愛是出自真心以外…….

其余的一切,仿佛都籠罩在一片陰謀之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木葉之我就是九尾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9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