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永序之鱗  >>  目錄 >> 第1795章 “荒原狼”奎斯歸來(下)

第1795章 “荒原狼”奎斯歸來(下)

作者:一般冶行  分類: 奇幻 | 劍與魔法 | 法師 | 穿越 |  | 一般冶行 | 永序之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永序之鱗 第1795章 “荒原狼”奎斯歸來(下)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在主控程序反饋出黯蝕引擎飼養員泰羅靈魂熄滅,當泰羅名字徹底變紅之后,贖罪工廠的負責人——也就是這地方唯一真正意義上的活人——荒原部落民特雷卡氏族的上一任首領,突然就握起了拳頭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他的后腦勺上有一排格柵狀的半金屬、半血肉結構,那是經過改造的生物濕件插口。他的下半身也經過特別的機械改造,變成類似機械戰馬的四足結構,兩只因為戰爭而殘疾的手臂則被精工機械手臂所代替。

此時,由于因為情緒過于激動,所以一些插在他腦后的符文盤出現了邏輯紊亂,線路由于短接而迸射出了一縷縷火花;他的四足不停踩踏著操控平臺的精鋼地磚,在上面踩踏出了一個個馬蹄形狀的淺坑。

「嘀、嘀、嘀……」

好在,在設計和建造這座工廠時,那些來自永序之鱗商會的智械族的工程師準備了足夠充足的預案。當這位老特雷卡氏族首領出現意外,電子蜂鳴器馬上就開始播放起刺耳的警鈴。

自反饋程序開始運行。

操控平臺上出現了兩個缺口,兩根魔法杖從地板上升了起來。一前一后,兩發「冰凍射線」命中了那位老特雷卡氏族首領,從物理上降低了他的怒火。

緊接著,基于「荒原狼協議」所擬定的、工廠最高級別安全保護協議亦開始自動運轉。

工廠內部的所有生產、研發進程全部暫時中止,一切與外界相的通道也都自動進行了封閉,每隔幾十碼就會降下一堵厚達兩米的氣密門。

各種機關、陷阱全部開啟;大規模的死魔法領域法陣、反靈能力場亦開始覆蓋到整座廠區。

不僅如此,贖罪工廠內部所有的半機械半亡靈的改造工人亦全都接到了命令,向著距離自己最近的集合點靠攏。

他們會像之前那個黯蝕引擎飼養員泰羅一樣,接受從生產模塊到武裝模塊的全面改組。

然后,他們就會按照之前編寫好的「最終反擊程序」組隊:有的會組成突擊隊,向出事工作區進行突擊,火力偵查并嘗試用更加強勢的鎮壓制止這場騷亂;有的則會依托氣密門區域的工事,層層圍堵可能在嘗試突圍的叛亂者。

「偉大的荒原狼在上!為了荒原部落民的榮耀!毀滅贖罪工廠內部一切敵對分子!」

雖然才剛剛被冷靜下來,但那位老特雷卡氏族首領馬上就又激動得發出戰爭宣言。他的聲音則通過通訊念珠,一瞬間便傳遞到了每個已經快要完成武裝改造的「工廠衛士」的腦海中。

沒等冰凍法杖再次向其發射冰凍射線,已經在操作平臺上完成改裝的他就一躍而下,四蹄穩穩落在一個迅速飄浮過來的、刻繪著譚森浮碟術的機械圓盤飛行器上。

這臺飛行器以極快的速度,沿著一條預留出來的定向傳送門,來到了所有突擊隊出發的起始集合點。

而當他從傳送門飛出之后,那個傳送門也隨即就被消失不見,填補上了封閉程序所有可能隱藏的漏洞。

「出發!」

不用刻意去熟悉每個「工廠衛士」,他們所有人腦海中的濕件裝置都讀取完了「最終反擊協議」,因此彼此之間就如同完美配合過無數次戰爭的老兵和老將一樣,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

「這回可不好辦了啊!」博德安暗忖著,他嘗試用靈能傳送離開這座工廠,結果自然是失敗了。

于是,他只能盡力用心靈異能與外界的螺殼艦建立了溝通。他希望動用自己的座駕通過星界躍遷的方式,換條路繞開層層封堵,抵達贖罪工廠內部來接上自己。

這個奪心魔看了眼手中的魔法包袱皮,在猶豫是否要打開它,徹底激發出里面神之軀體的潛力。

雖然受到反靈能力場的壓制,導致靈能無法外放顯能,但是將心靈的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還是沒問題的——而身為一頭長老級的奪心魔,他絕對信心將自己暫時靈能催眠成為伊爾神思因的「狂信徒」。

這樣一來,那位奪心魔之神就能直接使用他的軀體,向多元宇宙的物質世界施加影響。

博德安覺得,之所以伊爾神思因會被一群無底深淵的外來戶(荒原部落民)囚禁在這座名為「贖罪」的工廠里,就是因為祂現在還只是一具不完備的神之軀體,空有神力和位格,可是卻無法隨心所欲地干涉物質世界。

當然,這么做也很危險,神靈從來不是也不可能是凡人(物)的工具。

多年的冒險生涯,他或是通過交易,或是通過劫掠,積累了好一些記載著有關神明的消息。

他從其中學習到了不少知識。

他知道,任何一次凡人成為圣者(神明的化身)之后,那個被選為神明載體的凡人是否還保持有「自我意志」,都是一個未解之謎。

或許,某些極為善良且強大的神靈,會對那些契合自己的圣者抱有一絲善意。

祂們或許會在事后在圣者身上花費些神力,讓其保留自己的靈魂,在原有的軀殼之中繼續延續原本的生活。

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奪心魔的神明伊爾神思因……

那位存在和「善良」、「大方」這些詞,不說是天生絕緣吧,多半也沒有丁點關系。

當博德安「請」神上身之后,后果很可能是反過來成為伊爾神思因的一件玩具,被這名異怪神只玩弄于股掌里。

「或許你該多一點理性,時刻都在權衡利弊,這才能像一名真正的奪心魔。」這時,一個聲音在博德安心底響起:「如果你連生命的物質基礎都不存在了,那所謂的、獨立自由的靈魂真的還有那么重要嗎?」

「你是?」

作為奪心魔,任何能夠觸及其內心的聲音都會引起他們的警惕。

「你剛剛如此希望擁有我的力量,繼而享受到神明的榮耀,怎么真有了機會卻反而萎縮了?」

瞬間,博德安就明白了在自己心底說話的聲音是誰發出的。而且,擁有心靈異能天賦的奪心魔很難被欺騙,他幾乎下意識就確認了這個聲音的真實性。

「你,你,哦,不,是您……是偉大的終焉之主、奪心魔一族的未來與過去創造者!」

他在心底磕磕絆絆地詢問,極度小心,每「吐露」一個詞都有種全身寒毛豎起的感覺(這其實是一種錯覺,是他對曾經人類身份的某種習慣的意識殘留)。

只不過,那位贖罪神明并未親口承認「伊爾神思因」就是自己的神名,而是饒有興致地選擇繼續挑逗博德安的心神。「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么,你會怎么做呢?」

「我當然是……」

「哦,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

伊爾神思因的聲音再度響徹博德安的心底,甚至不僅僅是心底——因為那張魔法包袱皮自燃起來,并且迅速變成了一攤灰燼,露出了裝在培養倉里的那具肉體——祂\/它的嘴巴居然也在一張一合。

「你說我現在這個樣子,是像人,還是像奪心魔,亦或者是像一位神名?」

在神只偉力的壓迫下,博德安忍不住就要開口回答。

可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鏗鏘聲,突然也在這間被封閉的實驗室內響了起來。

「我看你就像一坨還沒有完全脫水的老臘肉!什么惡趣味,居然學討封?」

伴隨著一束

束「嗤嗤」作響的閃電激流,一道傳送門霸道地撕開了被施加了反傳送魔法的實驗室,渾身上下儼然一副「鐵人」造型的奎斯邁步就從傳送門里走了出來。

緊接著,他隨手一指,一道熾烈的閃電光束就擊中了想要張口說些什么的博德安。

有了耐瑟能核之中蘊含的魔法能量作為支持,「死亡一指」這種即死魔法的效果穩定發揮出了它所能達到的最好效果。即便博德安在凡物之中算是很強大的存在了,可凡物畢竟是凡物,「死亡一指」之下眾生平等。沒有任何意外,這個老練的冒險者當場橫死。

而有了他的死亡作為媒介,某種隱藏在奎斯背后那道傳送門里的力量也受到了吸引:一條干癟的胳膊從傳送門里探了出來,緊接著就是連接著胳膊的身軀、扭曲的臍帶……以及最后且最有特點的、一顆碩大的頭顱。

萎縮者降臨了。

或者更準確地講,祂按照奎斯的心意,在「荒原狼」回到他忠誠的贖罪工廠的同時也跟著來到了這個地方,并且見到了祂宿命中的仇敵——伊爾神思因……部分肉體組成。

一個是尚未完全誕生的神明在作妖,一個是還沒死透的神孽碎片成精。

這兩個存在,光是處于同一個宇宙,就有著天然的、「你死我活」式的連系。根本都不用奎斯再撩撥些什么,僅僅是感受到對方存在,祂們彼此之間就不可遏制地萌生出將對方徹底毀滅的強烈欲求。

生而未生,死而未死。

兩者之間瞬間迸發出了毀滅彼此的激烈互毆,或許沒有聲光電熱之類的摧殘效果,但是超脫于凡物的兩者都在用強大的神力作為賭注,給予了對方源自概念上的強大詛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永序之鱗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475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