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八一章 海角崖,百鵬宴

第二八一章 海角崖,百鵬宴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八一章 海角崖,百鵬宴

隨著楊明、張三豐和沉通元、袁貌四位全真教的高層近一年的努力,全真教的聲威越發的大了,尤其是在南、西、北三海更是成為了第一顯教大派。

因為林清玄和鯨吞老人當時在風云星界的九空無界有了一面之緣,自從林清玄回歸洪荒外海立教傳道,海祖門就保持著不聞不問的態度,林清玄也不許門下弟子進入東海,這就是兩教之間的心照不宣。

海祖門百祖死在了林清玄的手上五十位,剩余的老祖皆不成器,鯨吞老人自然不許他們找全真教的晦氣。

如今海祖門門主龜電老祖謹慎膽小,倒也不敢去主動招惹可怕的清玄帝君和全真教。

林清玄見識過鯨吞老人的手段,上一次是打鯨吞老人一個措手不及,這才以太陰神雷相威脅脫身成功,下一次鯨吞老人有了準備恐怕就未必有機會求活路。

因為擔心鯨吞老人出手,林清玄也不許門下弟子與海祖門為敵。

正是因為兩派的祖師都娛樂命令,所以全真教不去海祖門所在的東海傳教,海祖門也不阻攔全真教在洪荒外海弘揚正法,兩派也算以一種極其微妙的關系共存。

不過明眼人都知道全真教勢力上升極快,海祖門卻是大傷元氣,只怕是早晚還得讓全真教進入東海傳道,穩穩的壓住海祖門一頭。

這種勢力爭斗林清玄從不在意,他反而感念著全真教弘揚正法后,洪荒外海的諸多變化。

因為海祖門的擴張勢頭不斷收縮,全真教的異軍突起,洪荒外海混亂了數萬年的情況突然得到了緩解,尤其是北海之內已經沒了海匪、妖孽,各國各島大都信奉了全真教,雖然風氣仍舊比不得武俠凡星世界,但也有了些規矩,比之數年以前已經是大大進步了。

由于清玄老祖師親自定了要前去海角崖,參加赤龍老祖的萬歲壽誕,所以楊明、張三豐、沉通元、袁貌四人就直接閉關修煉,直到三個月后才在三聲鐘響后同時出關。

“當……當……”

鐘聲余音未了,袁貌便清嘯一聲從東靈苑和西靈苑中間的知客寺萬佛閣內躍出,福道人和海月老母第一時間察覺到,也慌忙飛升出來。

三人前后腳到了萬壽宮祖師殿前,此時楊明和張三豐、白云霄都已站在殿前了。

此時鐘聲才徹底消失,祖師殿大門被一陣清風推開,赫然露出了殿內端坐的林清玄和李莫愁、小龍女三位。

“拜見三位祖師。”

楊明率領眾人下拜叩首,林清玄微笑道:“孩兒們平身吧。”隨機一道柔和勁力將眾人托起。

方才林清玄修行到了日子便自然出定,知道該動身了,于是念頭一動就有一股勁力穿透祖師殿敲響了前殿的鐘樓。

瞥了眼楊明等人,林清玄微笑道:“你們修行刻苦,修為比剛飛升都有進步,很好,赤龍老祖壽誕將至,咱們該動身了。”

楊明等躬身道:“弟子都準備妥當了,請祖師移駕。”

林清玄伸手在李莫愁和小龍女的手背上輕輕拍拍,柔聲道:“我帶著明兒他們去了,萬壽宮就勞煩你們了。”

小龍女笑而不語,李莫愁輕輕搖頭,道:“咱們本自一體,何來麻煩一說?你放心去就是,若是事有不諧,切記回來,周大哥的仇還沒報,不必在洪荒外海的人和事中牽扯太多。”

林清玄點點頭,起身招了招手,沉通元上次回來供奉的一條虬龍筋煉制的虬龍帶便飛到腰間自動束好,這頭虬龍據說是西海大妖,是之前死在林清玄太陰神雷的四十祖的閩龍老祖的孩子,不過他不服龜電老祖,是以早就叛門而出,沉通元將他殺了海祖門倒也仍舊裝作不知道。

楊明幾人每次離島傳道,若是得到珍寶,回來了總要敬獻給林清玄三人。

林清玄知道是他們的一片孝心,收下后也就挑了些能用了煉制成法寶給了李莫愁和小龍女,自己用的只有這一條束腰的虬龍帶了。

林清玄帶著楊明、張三豐、袁貌、沉通元和福道人、海月老母一行離了萬壽宮便一路向南,準備走近路,縱渡東海。

林清玄和楊明,張三豐五人都是陽神之軀,一念之間便可行出千里之遠,福道人和海月老母雖也是洪荒外海難得的高手卻不如林清玄幾人的陽神之軀便利,縱然是最善飛行的福道人也不過能瞬息百里。

為避免將兩人甩下,林清玄等便放緩速度,以瞬息百里的腳程向南御風而行。

不一時便過北海,到了東海之上,走了沒多久眾人的神念就見到數十次海戰和島嶼妖神吃人的景象,因為此處乃是海祖門的家門口,林清玄等也就忍住的念頭并未出手。

見東海眾生皆苦,弱肉強食毫無道理,林清玄便輕嘆道:“咱們全真教自從立教傳道后,北海、西海和南海的風氣皆有變化,全賴你們心存正道,出事有方,此乃功德無量也。”

聽了老祖夸贊,楊明三人雖然高興,且仍舊拱手道:“弟子皆是依道而行,祖師過譽了。”

林清玄伸手指了指腳下的萬里波濤,沉聲道:“只是這東海咱們卻不曾傳道,畢竟此處乃是海祖門的家門口,老道是顧忌他們背后的太乙星主鯨吞老人,不料此處比三海之前的情形還要驚心動魄,殘忍可怖了,妖仙神明以各族之人為血食而隨意殺戮掠奪,人族各國殺伐不斷,民間市井無禮樂道德,父子同妻、祖孫同母比比皆是……實在不忍直視!”

楊明等自然也都看到了眼里,聞言也都眼神越發凝重凌厲。

福道人和海月老母只覺空氣似乎都越發凝重了,海月老母更是臉色慘白。

他們二人自幼在洪荒外海長大,以前倒是從不覺得如東海之人這般行事有何不對,不過近兩年在金鰲島萬壽宮也通曉了不少全真教義,知道本教乃是玄門正宗,最是不能容忍隨意殺戮、以人為血食、已有人性卻仍為獸行的情況了,自然知道老祖師和幾位神君、真君是真的發怒了。

沉寂了許久,直到海月老母快忍不住暈厥的時候,才聽張三豐打破氛圍,皺眉道:“此地實在可惡,恐怕是咱們清掃三海,三海之內的妖孽也都躲來東海了,如此這里才遍地血腥,惡跡斑斑,祖師,若不然待此次萬壽宴回來,弟子便在東海傳道弘法,歸束眾生?”

楊明也附和道:“不錯,祖師,我等回來就在此傳道弘法吧。”

沉通元和袁貌也都滿懷信心的看著林清玄。

林清玄沉吟道:“弘道傳法也并非不行,只是貿然打破平衡必定會徹底得罪海祖門,若是再殺上幾個海祖門的老祖,恐怕鯨吞老人非得拼著修為受損降下一縷分身不成,所以此事還需斟酌。”

林清玄說完福道人和海月老母心底松了口氣,楊明四人卻難免失望。

林清玄微笑道:“你們不必急,待老道從海角崖回來后,便親自去萬古星羅島與龜電老祖面談一下,民間市井好說和氣生財,咱們四海的仙流儒士也都能和氣,莫說生財,便是太乙星主的苗子也多生出一些來。”

人的名樹的影,清玄天尊憑借一手雷法威震四海,海祖門也不敢前來冒犯,楊明、張三豐、袁貌、沉通元四人自然清楚若是老祖愿意屈尊降貴去跟海祖門商量,此事多半就成了,于是便一齊躬身道:“祖師英明。”

雖然洪荒外海說的是無限大,但當真島嶼星羅密布、生靈龐雜的不過是萬里直徑的內海而已。

林清玄等瞬息百里,若是橫渡要不了一刻鐘便能到虛空海了,便是從北至南縱跨東海,也不過走了兩三個多時辰。

進入南海后福道人便跳出來引路,他年幼時曾隨著恩師鐵扉道人去過海角崖一次,因此倒也不必林清玄等慢慢尋覓了。

又過了兩個時辰,林清玄便在南海深處的半懸空看到了一個高達萬丈、形如剃刀的一個懸崖孤島。

這島嶼高聳入云,宛如通天之塔,通體黝黑光禿,巖石上遍布著火燒、冰凍、颶風蠶食等跡象。

一陣颶風拂過石壁,從那零零星星有著孔洞的崖壁上便會發出嗚嗚的哨子聲。

看到這等奇景,林清玄的神念便蔓延到了島上,發覺石壁內三丈就好似裹著一層迷霧蛋殼,自己的神念竟然也隔絕在外,無法窺探。

楊明等人雖是第一次見這奇形島嶼,但也知道此處必定便是赤龍老祖隱居修行的海角崖了。

海角崖又名海角牙,峭壁形如利齒直沖向天,不過此島封閉了數千年,在四海之內早已不為人知了,若不是赤龍老祖出山,恐怕早就被人忘干凈了。

林清玄率眾向前又飛了不到百里,便見前方不遠處青黑的海面上突然泛起兩道數十丈高的巨浪。

浪花正中各有一條巨大的青龍從海面上躍出,飛到空中搖身一變,便化作了身穿青袍,頭戴通天冠的兩位富貴公子,一個瘦長臉,一個四方臉。

兩個公子上前拱手道:“不知來的是何方神圣,駕臨海角崖,恕我等未能遠迎。”

福道人接過海月老母和楊明的請帖,道袍一動,便到了兩位公子身前,遞過請柬說道:“兩位仙家請了。”

兩個公子看了請柬后,再次深施一禮道:“原來是全真教的清玄天尊大祖師并楊神君、沉張二位真君到了。”

另一個公子沖著福道人躬身施禮,又閃到海月老母身前,深施一禮,道:“血島島主和海月島主二位竟也到了,未能遠迎,兩位前輩莫怪。”

福道人擺手道:“如今我和海月已是全真教下院弟子,此次是隨我家清玄天尊前來,你們將我全真教的祖師伺候好便是。”

兩個公子面面相覷,神色驚異,他們實在想不到堂堂名揚四海數百年的二位高手竟然不聲不響的拜入了全真教,由此可見清玄天尊怕是當真身懷絕藝了。

兩個青龍公子他們看著雖年幼,實際上也都是千年修持的老龍,當即壓住雜念,態度越發恭敬的說道:“請諸位隨我們登島吧。明日便是我家老祖萬壽之期,老祖命我提前謀劃,明日設擺的是百鵬宴,以一百只大鵬鳥宴請諸位,此乃難得的口福,請諸位登島歇息,沐浴熏香,在明日再入席賀壽……”

這兩個青龍公子說話態度雖然客氣,但言談之中卻仍舊是將全真教清玄天尊放在了他家赤龍老祖之下,楊明、張三豐,沉通元、袁貌等聞言皆心中憤憤不平,說不準下一瞬便要發作起來。

福道人和海月老母卻心頭一沉,唯恐清玄天尊震怒,由此與海角崖的大龍小龍斗上一陣,此處乃是龍巢老穴,沒來由的結下了死仇可就不美了。

林清玄的心性修為早在一百多年前便早已萬般諸事不縈于心,對于這兩個青龍公子的輕視也絲毫不以為忤,點頭道:“如此,請二位小友前頭帶路吧。”

祖師不發話,眾人也只能忍氣吞聲跟著兩個青龍公子飛臨海角崖的山下。

此時海風不知何時已然消散了,島嶼之上有著硫磺和魚腥混合的澹澹腥臭味兒,還夾雜著十余種花草樹木的奇香。

楊明等人展開神念,果然在山腳看到了成片的果樹、花海,頓時對空氣氣味了然于胸了。

一行人向上行了片刻就到了半山腰的一處峭壁之下,兩個青龍公子沖著峭壁之上凸起的一塊兒龍頭形狀的巨石拜了拜道:“牙爺爺請開門吧”

峭壁上頓時露出一個小口,向前張望便能看出里邊是黑洞洞的一個大山洞。

“諸位請!”瘦臉的公子說著便轉身大踏步走進洞里。

林清玄等也緩緩跟進,不一時黑暗散去,就看到頭上百丈之外的石壁鑲嵌了數千枚夜明珠,所有的珠子一起發光,將洞內景象照耀的一清二楚,亭臺樓閣富麗堂皇,暗河環繞亭臺,不少樓閣之前還有噴泉噴涌著溫乎乎的地下水。

整個山崖內中竟然宛如仙山秘境,林清玄等人都心頭各生情緒。

福道人忍不住贊嘆道:“沒想到海腳崖之內竟然別有洞天,如此奇景實在是令人震撼!”

那瘦臉的青龍公子聞言笑了笑,忍不住賣弄道:“此地乃是我家老祖宗修行萬年的所在,自然尊貴。

這海牙之內便是他老人家的道場,我等弟子平日里,若非老祖傳召也不過在附近海域生活,今日也是沾了貴客們的福氣方才進來。”

福道人和楊明等心中說道:“原來如此……”

海月老母最有眼色,她見這個瘦臉公子十分健談,便嬌聲嬌氣的打探起各種情況,福道人和楊明等也時不時插一句嘴。

閑談間兩個公子便引著林清玄等到了一處別院,方臉的公子拱手道:“諸位風塵仆仆趕來,弟子代表我家老祖向清玄天尊和全真教致謝。”

瘦臉公子也接過話茬說道:“請諸位尊客入內歇息,明日老祖壽誕,開擺百鵬宴,此乃四海數千年來第一大盛事,諸位也算是趕上了,你們養精蓄銳好好歇歇,明日興許還有事情要做哩……”

兩個青龍公子說的神神叨叨,林清玄和楊明等幾位仙人也不多問,點點頭就還禮送別了方臉公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7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