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八〇章 龍祖過壽,似有玄機

第二八〇章 龍祖過壽,似有玄機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八〇章 龍祖過壽,似有玄機

從祖師殿退出來以后楊明就帶著袁貌幾人徑直去了萬壽殿吃茶說話,閑談了片刻后就開始介紹近幾個月里自己等人領導全真教傳教的情況。

因為眾人都是陽神之軀,并不需要吃喝,是以倒也不必安排酒席接風了,眾人只是最后吃了些酒水點心,聊到半夜便散去。

當天晚上楊明安排袁貌在萬壽宮住下了,說是明天再說正事。

第二天清晨便有小道童將袁貌請到萬壽殿,袁貌到時楊明、張三豐和沉通元三人都已到了。

此時楊明和袁貌也都換做了道人打扮,不過張三豐穿的是靛藍道袍,楊明則是青色道袍,只有沉通元和袁貌是全真教傳統的杏黃色道袍。

眾人見禮后各自在大殿蒲團端坐,片刻后就有一個身穿黑色八寶道袍的矮胖老道和一個被黑色紗衣裹住全身的美貌女子走了進來。

這個矮胖老道八字胡,綠豆眼,蒜頭鼻,樣貌本就十分丑陋,站在女子身邊更是顯得越發不堪入目了。

那女子則是肌膚雪白,兩眼帶著澹澹的哀愁,令人見之百年心生憐憫呵護之情,不過楊明等人修為高深,全都不為所動,袁貌雖然第一次見二人,卻也心神安定,穩坐不動。

“奴家海月拜見楊神君、沉真君、張真君。”

“小道拜見……”

二人正是海月老母和福道人,楊明笑道:“袁道兄,他們二人便是你本教下院的兩個副手了。”

袁貌在見二人自報家門時就在心中思量了,他見兩人卻是并非玄門正宗的樣子,尤其是海月老母帶著陰森之氣,似乎與陰修尸修都有些相同之處,心中也知道了主人讓自己管著的全真下院以后都是要管束什么人了。

張三豐瞥了眼海月和福道人,道:“還不快來拜見你們袁院主,他是清玄天尊老祖師的心腹之人,也是本教的第七位神仙,老祖命你們入下院,輔左袁院主,以后要好生配合袁院主。”

海月老母和福道人聞言心頭一驚,心中對全真教是有一個太乙星界甚至混元界支持的判斷也篤信無疑了,若非如此豈能動輒便可有僅次于太乙散數的仙人前來?

心中如驚濤駭浪,二人面上卻態度恭敬,上前深施一禮,道:“屬下拜見院主。”

袁貌也不擺架子,上前親手扶起福道人,又兩手虛扶道:“海月道友請起。”

洪荒外海除了君子國,四海之內從來沒什么男奴授受不親的說法,海月老母伸出白嫩的小手拉住袁貌起身,嬌滴滴的說道:“多謝院主體貼憐惜,奴家就等著您指導咱們下面怎么干了。”

袁貌如何不知海月老母一語雙關,不過他終究不好女色,只是悄悄撒手,笑道:“不急,咱們日后再說。”

沉通元自幼便在紫霄宮修持,前世記憶里也都是尹志平在重陽宮和紫霄宮修行的過往,是以最不喜海月老母的輕佻之相,冷哼道:“玄門圣地,各自珍重。”

海月老母臉色一變,忙躬身退后,福道人則是心頭暗笑,道:浪蹄子碰了釘子了吧?咱們全真教是什么門第?豈能容你再次放浪?你看我多乖……

袁貌重新入座后,楊明則朗聲道:“方才老祖已經吩咐了我們四人各掌一殿閣,還要充實各自門下弟子,云霄你且將諸殿駐守的弟子都帶來,容三位道友挑揀。”

楊明的聲音不僅讓萬壽殿內的五人聽得清楚,便是正在文廟內教授三十多個小童背誦《四書》的白云霄也聽得清楚,忙運功傳聲道:“弟子這就來。”

白云霄說完就吩咐其他師弟去萬壽宮各殿召集道童,他則帶著文廟內的童子趕往萬壽殿。

由于萬壽宮內的晚輩弟子極少,楊明、沉通元和張三豐從三海送來的童兒都是君子門的三代弟子們管束教導,此時十余名在島內的君子門弟子皆領命召集道童,不過半個時辰,所有的男女童子就都到了萬壽殿前。

白云霄頭戴方巾,一襲澹青儒衫,儒雅俊秀與黃藥師頗為相似,躬身道:“神君,本教弟子童兒共一百四十五名,皆在殿前伺候,請您示下。”

楊明看向袁貌和沉通元、張三豐,道:“諸位出去各自挑挑吧?”

袁貌微笑道:“勞煩道兄了。”

說著四人便起身走出大殿,入眼便看到殿前站著一百多名樣貌各異的童兒,其中男童多一些,約有七八十位,其余皆為女童,看他們樣貌膚色便知種族駁雜,甚至還有幾個小妖。

袁貌雖然也是蒼猿的出身,但是他乃是清玄天尊親自點化教導,自認為出身高貴,并不同于尋常的妖怪,反而贊嘆道:“主人竟然許你們收下這些小東西,可真是普度眾生了。”

沉通元撫須道:“祖師說咱們全真教是有教無類,自然是不能因種族區別對待。”

楊明指了指身前的孩子,問道:“你們三位快挑吧,剩下的便是我萬壽殿的弟子了。”

海月老母和福道人的子孫弟子等都是金鰲島的仆從下人,除了五個還像樣子的被選為道童,其余的只能做火工弟子,是以楊明到也不怕一百多名弟子被選走大半會影響到萬壽宮的運轉。

張三豐和袁貌、沉通元三人客氣了一下,袁貌就當先挑了二十四個自己看著順眼的孩子,其中男童十四,女童十個。

袁貌挑完了,就讓福道人領著男童,海月老母領著女童,一同去東靈苑和西靈苑了。

張三豐和沉通元則各選了二十余名童子,也各自推下安置了。

這些童子的悟性資質都是絕佳,又都以全真心法打了基礎,雖然還沒能修習太素化生功,但是體內也都有了不弱的真氣,有此基礎,只要沉通元幾人好生栽培,再輔以靈藥相助,最多三十年,這些孩子就能修成人仙甚至鬼仙修為了,到時候固然不能算是洪荒外海拔尖的人物但是躋身一流還是差不多了。

百家閣、釋迦門、下院等全真教分宗各有弟子了,之后便是各宗門主悉心教導弟子。

袁貌也自此算是在金鰲島住下了,因為與海月老母和福道人兩個得力手下管理門下弟子修行,弟子對教義經典的學習也都是去文廟,所以他這位閣主反而十分清閑,每日不是在金鰲島游玩便是閉關修煉,一兩個月才會召開一次法會為弟子們指點迷津,指導修行。

半年后,得益于洪荒外海的諸多靈藥,沉通元和張三豐研制了諸多靈藥,效力甚至遠超武俠凡星里的五寶霸下丹等,作為北海第一教,洪荒四海里唯一能與海祖門分庭抗禮的大派,金鰲島幾乎隔幾天既要接待前來供奉祭祀的各國首領和象牙拜入全真教下求得庇護的修士、妖仙等,勢力一天天的增長不說,財富也在不斷地積累。

所以在楊明等人不吝惜花費的情況下,全真教的道童弟子們都是拿著奇珍靈藥當糖豆吃,加上修煉的是速度遠比洪荒外海大多傳承要快上許多的玄門正宗的煉精化氣之法,幾乎每個人的修為都是與日俱增。

在袁貌飛升而來前大多的弟子都開始修煉全真教真傳玄功,有著根基、名師指點和靈藥堆積,現如今有不少資質悟性最好的已然開始修行太素化生功了。

楊明等人看在眼里都知道全真教后繼有人,心中不免歡喜,于是也就開始次第放手,帶著君子門弟子繼續在四海轉悠一圈,斬妖除魔,弘揚正法。

轉眼匆匆數年,這一日天降大雪,北海被冰雪覆蓋,楊明帶著十余個穿海熊皮的少年回到了金鰲島。

袁貌、張三豐和沉通元、白云霄第一時間出島相迎,而后回了萬壽宮吃茶歇息。

楊明忙著冰雪而歸,周身卻無一絲風塵困頓,正跟張三豐和袁貌、沉通元說著自己此次前往南海的見聞,而后看著白云霄快步進來。

“神君,您帶來的夜國人都安置在文廟了,等到教化個一年半載再分配至各門。”

楊明點點頭,道:“坐下吃茶吧。”

說著一杯熱茶就飛到了白云霄面前,白云霄道了聲謝就接過,而后坐在靠邊的蒲團之上。

夜國人便是楊明帶回來的少年,夜國是南海永夜國,因為島嶼在深海之內的地峽里,終年無光,靠著一條干涸的巖漿地脈通往海面的幾個島嶼,這永夜國便是因此而聞名四海。

其國民多信仰“引無大神”,此次楊明機緣巧合進入永夜國,發覺引無大神要三日食一人,十日食一戶,便知是個大妖,于是拔劍入洞,大戰三日三夜終于將引無大神斬殺,卻見是個長達百丈,粗有丈余的大蚯引。

因楊明施展大神通滅了引無大神,永夜國人便都改信了全真教,楊明便挑選了十余個資質悟性和心性都絕佳的帶了回來,同時還把隨行的三個君子門弟子留在永夜國建造道觀、鎮守一方。

雖然這三個弟子的法力修為遠不如引無大神,庇護永夜國似乎差得遠,但是一來全真教的牌子夠響亮,足以震懾大多邪修妖人,二來三個弟子也都修行了全真教最厲害的“周天三才陣”,這陣法是南斗七截陣、百截陣和天罡北斗陣結合而成的全真教第一御敵陣法,最少兩人便可成周天兩儀陣,最多可為萬星陣,威力非同小可,三個弟子若是結陣以后立時便有了接近引無大神的法力,即便遇到高手也能抵擋片刻,足夠傳訊回萬壽宮請楊明等前去助陣了。

雖然近兩年全真教異軍突擊,迅速成為洪荒外海的一流大教,但是畢竟后輩弟子不夠多,所以只是在人口最多的幾個邦國留下弟子駐守一方,這些君子門三代弟子法力修為本來并不足以鎮壓一方,靠的便是全真教嫡傳的陣法。

三個月前張三豐就回到了萬壽宮,此時楊明也回歸,按道理下個月便是袁貌代表全真教出去懲奸除惡,弘揚正法的時候。

不過楊明在訴說了自己數月里的見聞后,卻微笑道:“袁道友恐怕也遲些日子才能去三海傳道了,我半個月前在南海見到了海角崖的一頭螭龍,他說今年12月是他家老祖萬歲壽誕,我細細打聽了才知道他家老祖是洪荒外海碩果僅存的耆老前輩,是修得太乙散數的赤龍老祖。

這位老前輩近三千年一直隱居不出,這次突然派遣兒孫廣邀高人,說是要慶賀他萬歲的壽誕,但是我細細打探了卻知道似乎另有目的,那螭龍也請了咱們全真教,不僅有清玄老祖師,還有赤煉祖師、龍祖師,咱們四個。

我估摸著此事乃是熟悉四海高人的機會,還能結識赤龍老祖,就準備匯報給老祖師,到時候咱們一同去看看!”

袁貌聞言認不出搓搓手,道:“有這等熱鬧湊,那是再好不過了,你說赤龍老祖邀請我等前去似乎另有目的,那咱們就去一探究竟,若是三位主人帶咱們一起去,便是太乙星主降臨,我看咱們也能立于不敗之地,倒是該去。”

張三豐和沉通元也面露喜色,顯然是也想借此機會多多了解洪荒外海,楊明于是點頭道:“那你們且吃茶,我去求見老祖師,看他老人家如何示下。”

說完楊明就化作清風消失在萬壽殿內,沉通元和張三豐、袁貌都靜靜的品著茶,也不再說話,似乎在等待著。

站在祖師殿前,楊明躬身拜倒,道:“弟子求見師叔祖。”

不等起身,楊明耳邊就響起了林清玄溫和的嗓音:“明兒回來了,你南行諸事吾已知曉,三個月后,你李師叔和龍師叔留下鎮守本教,爾等隨我前去海角崖,老道對這位自稱四海第一老的赤龍老祖早就有些興趣,此次正好借機一會。”

楊明心頭一動,道:“弟子領命,我帶回的永夜國少年如平素一般安置可否?還有弟子留了西門七、時秋、王存乾三人鎮守夜國,師叔祖您看可有不妥之處?”

林清玄的聲音聲調不便,依舊澹然的在楊明耳邊響起:“如此辦理便可,海角崖一行未知吉兇,你們這三個月就讀閉關修行,好生準備吧。”

楊明答應一聲就跪下叩首,而后才緩緩退下。

離了祖師殿楊明就化作光影無聲無息的飛回到萬壽殿,剛把祖師的意思傳達到,就見福道人和海月老母走到殿前施禮。

“弟子求見神君。”

“進來說話。”

福道人和海月老母入殿后未曾如以往那樣恭賀楊明傳道順利,而是各自取出了一份燙金的請帖,海月老母嬌聲道:“方才奴家的弟子和老福的孩兒從海月島、血島趕來,說是海角崖的赤龍老祖十二月要做壽,說是萬歲圣誕,請我等前去吃席,這位老祖隱居已有三千余年,怎么突然就出山了?我等商量不出老龍祖是何意思,請神君指點……”

海月老母說完,福道人忙接話道:“我們若是不去恐怕得罪此老,若是去又不曾有交情,也不知前途吉兇,我們添為全真教下院弟子,此事還得請清玄天尊、袁院主和楊神君定奪。”

袁貌右手一揮,兩個燙金請帖就飛到他手上,他展開看了一眼就遞給了楊明,待到幾人都看過了,袁貌才說道:“想來是海角崖的龍崽子們久不出世,尚且不知血島和海月島已然成了咱們全真教的下院勢力,不然就該來金鰲島送請帖了。”

楊明將請帖送還給福道人、海月老母,沉聲道:“赤龍老祖也請了老祖師和我等,待到三個月后,你們二人隨我們同去便是,是吉是兇自有咱們老祖師兜著,我等聽號令便是……”

得知清玄天尊他老人家也要去,海月老母和福道人忐忑之情頓時撫平,躬身施禮,異口同聲道:“弟子領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