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七七章 袁貌飛升,任我行心生旁念

第二七七章 袁貌飛升,任我行心生旁念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七七章 袁貌飛升,任我行心生旁念

走進萬壽宮后,沉通元就看到白云霄快步迎出來拜見。

雖屬君子門是全真教下的分宗,不過因為林清玄自認與夫子勝一輩分,所以白云霄論輩分便是與楊明一樣。

為了避免尷尬,白云霄等弟子都很識趣的沒有跟張三豐、沉通元等論說輩分,而是神君、真君的稱呼著,態度恭敬,謹守弟子禮。

白云霄深鞠一躬,道:“通元真君,祖師說你何時回來便可直接去面見他。”

沉通元還了半禮,道:“有勞云霄道友了。”

白云霄連說不敢,而后沉通元問道:“我讓孫雯、劉琪、王童他們送回來的孩子都如何安置的?”

白云霄微笑道:“那些孩子都是好苗子,祖師他老人家吩咐宋師弟帶著孩子們在文廟安歇,每日學習本教經典,修習入門武功,說是培養他們對正道的認識和對本教的忠誠,真君要去看看嗎?”

沉通元輕輕點頭道:“我見了祖師后再去吧,你且忙吧。”

白云霄忙起手作揖,沉通元點點頭就快步離去了。

穿過萬壽宮前殿,沉通元就到了祖師殿,沖著耳房躬身道:“弟子沉通元,求見祖師。”

林清玄那柔和慈祥的聲音傳來:“進來吧。”

沉通元推門走進去,就看到清玄祖師和赤煉祖師、龍祖師三位端坐蒲團,忙俯身下拜。

見禮罷,不懂林清玄詢問,沉通元就自覺地把自己近一年在北海傳道的見聞說了。

林清玄兩眼半開半合,好似沒有聽到,李莫愁卻聽得神色變幻,還時不時為沉通元叫好稱贊,小龍女倒是依舊冷漠的坐著。

過了半晌,沉通元說完垂手站立,李莫愁當先稱贊道:“通元你做的不錯,斬妖除魔、弘揚正法、救助災民……還給本教找到了一百多名弟子,很好啊,上個月師哥他還夸著你哩……”

沉通元越聽越是站的恭敬,道:“弟子也是全真教弟子,更做過掌教,豈能不盡心做事?當不得祖師的夸獎。”

在林清玄和沉通元敘話的時候,在武俠凡星宇宙之內的昆侖山光明頂之上大雨如注,雷云滾滾。

伴隨著一道亮光從天而降,光明頂后山雪峰之上就爆發出震巨響和氣浪波動。

雪峰之下是焦急守望的殷離和十余個青壯男女,這些青壯男女是袁貌的五個兒子和孫子孫女,其中修為最高的是四個兒子袁乾、袁坤、袁震、袁坎,三子袁巽三十年前意外受傷,如今也未能痊愈,雖說性命無憂,可是一身本事卻荒廢了。

在殷離等人身后則是十余個衣著各異的明教高層,為首的是個黑須黑發的儒雅英俊的男子,他正是當代明教教主任我行,任我行身后則是雙使四法王和十大長老等高層。

看到天雷落下,眾人都神色緊張的以神念、眼神緊緊看著雪峰之巔以肉身承接天雷的袁貌。

袁貌赤身裸體的端坐雪峰,周身肌膚不住的噼啪四濺著雷花,眉頭緊鎖,神色緊張,顯然是正在經歷著莫大的苦楚。

兩鬢斑白的殷離喃喃說道:“天雷入體,那該是何等痛苦……貌哥哥……”

任我行和他身后的兩使四法王卻都神色崇敬的看著,更是全力運轉神功觀察著老教主的呼吸用氣,觀摩著歷劫之法。

十大長老的修為遠不如雙使四法王,反而看不出袁老教主歷劫之法的名堂,只能驚嘆欽服,不過最年輕的十長老東方勝卻眼神閃爍,似乎有著不同的心思。

過了三息,袁貌精壯的肉身上的雷花消減了大半,天空中的烏云又裂開一道口子,然后手臂粗細的閃電就再次打中袁貌的頭顱。

袁貌自從八年前從回歸的清玄天尊處學得了“天妖真身功”,回到光明頂后就一直在閉關修行,本來也他以為怎么也要十年苦功方能修成本相真身,沒想到不到八年便邁入了上乘境界,只需要以天劫淬煉妖身后便能將陰神與真身相融,化為真身法相,成就出堪比陽神真仙的神仙果位另一境界。

由于妖修成仙在本界尚且是第一次,袁貌一開始縱然感覺本相已成,亟需天雷淬體,和陰陽化生之力加持,但是他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壓制了沖動,前去了玉龍峰昆侖秘境,準備求見三位主人,得些指點。

不過袁貌進入秘境后卻發現三位主人和楊明、張三豐、沉通元竟然都已經陽神出竅而去,空留六具不朽金身在松煙洞內。

袁貌見此情形便知道六位仙人必定是破碎虛空,飛升到洪荒外海去了,當時便連連叩首,回到光明頂,準備數日便直接于今日渡劫沖關。

袁貌一開始是修行的玄門正宗的五仙大道,修為甚至到了淬煉陰神的程度,有如此根基,又是修行的經過天演鏡驗證過的“天妖真身功”,袁貌轉修血脈神功,七年多修為突飛勐進,終于到了氣血滿盈,幾乎可化妖祖真身法相的地步。

因為基礎扎實,加上袁貌也精通諸多神通仙法,更把屠龍寶刀祭煉到了上乘法寶的程度,所以他自問渡劫把握還是極大的。

袁貌運轉天妖真身功,接連承受了九道天雷才感覺到難堪重負,這時候烏云深處又連續落向兩道天雷,袁貌心念一動,身旁的屠龍刀就化作烏光直飛天穹,霸道的刀光自下而上噼碎了兩道天雷,而后空中的屠龍刀暢快的鳴吟一聲,就射入云端,開始接引天雷。

過了半刻鐘,直到袁貌將身上的天雷之力全部化去后,屠龍刀才重新落下,而后天雷接著噼中袁貌的肉身。

如此循環往復的四次,待到第三十六道天雷噼中袁貌的肉身后,他身上猶如穿上了一套雷電外衣,噼啪聲響傳出數里遠,便是殷離、任我行等人也要全力運功抵抗方能站穩腳跟。

天空中尤在醞釀天雷,袁貌兩眼精光閃爍,身體頓時如吹氣的豬尿泡般不住的膨脹變大,肌膚上的青筋也如黑青色裂紋蔓延而開,甚至于他的體毛也不斷的暴漲。

瞬息間袁貌就化作了一個十丈高下的巨人,周身遍布黑色毛發,看著與年幼時蒼猿的模樣相差無幾,只是更大了,神色也不盡相同。

遍布全身的電網也在袁貌化為巨猿的過程中全部消失了,袁貌右手抓起猶如袖珍小刀的屠龍刀,沖著蒼穹一刀噼出,一道青黑色刀光飛出,新落下的天雷和烏云一起都湮滅在了刀光中。

雷云頓時支離破碎,隨著狂風卷動,片刻間雷電消散,雪峰上長年累月的云霧不知所蹤,也被久違的陽光覆蓋。

袁貌感受著體內勃勃生機,還有陰神與肉身相融,化為陽神的感覺,體悟了許久才緩緩落下,然后巨大的身軀瞬息間退回本來面貌,笑瞇瞇的看向殷離和任我行等人。

殷離眼角含淚,欣喜的取出一套干凈的錦袍帶著兒孫迎過去,為袁貌換上新衣。

任我行和二使四法王、十大長老等到老教主穿好了衣服才上前躬身施禮,異口同聲道:“恭賀太上教主渡劫沖關,成就神仙果位!”

袁貌輕輕拂袖,一陣柔和之力將眾人托起,而后微笑著勉勵了眾人幾句。

任我行上前兩步,恭聲道:“師父,您老人家成就神仙果位,便是我教第一祖師教主了,恩師,有神仙坐鎮,咱們明教以后便不再弱于中原的仙宗大派了!”

任我行越說越激動,顧盼間神采飛揚,似乎預見到了明教大興,甚至取代終南派成為跟紫霄宮一樣的仙流的泰山北斗。

袁貌微笑道:“孩子,你有雄心壯志,這樣很好,不過清玄天尊他老人家已經定下了仙規天條,咱們仙流各派不必爭什么一時長短,安心修行長生之法才是根本。”

任我行聽出了恩師提點自己的話,心中雖有些不以為然,嘴上卻不敢不從,忙說道:“師父說的是,自己記下了。”

袁貌成就陽神后,對于人心早就可一樣望到底,自然也看出了任我行的心態,不過袁貌卻并不生氣,他現在心思早已飛到了九霄云外,想要去投奔破碎虛空的主人們,想要給周老爺報仇雪恨……

想起來最疼愛自己的周老爺,袁貌心底的一團火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把屠龍刀在雙手搓了搓,只見這把黑乎乎的大刀就縮小為一個小吊墜懸在他頸間,而后他沉聲道:“我現在成就神仙果位,可以破碎虛空,飛升上界了,清玄天尊已經帶著張三豐和楊明、通元真君都飛升而去,我要去拜見清玄老爺,還要給周老爺報仇,以后明教就都靠你們了。”

任我行心頭一驚,頗為不舍,不過卻也不敢勸阻,忙躬身道:“弟子謹遵師命。”

袁貌成就不朽后只覺萬般輕松,正微笑著看到了殷離幽怨的眼神,就忙上前拉著她到一旁說話。

任我行和袁乾等人自然不敢運功偷聽,所以只知道袁貌和殷離似乎爭執了半晌,而后袁貌朝著殷離拜了拜,接著殷離擦了擦眼淚,兩人就重新走回來。

袁貌笑道:“以后明教教主便是任我行,我這位太上教主便要飛升而去,教中事務由教主和諸位使者法王共商討便是,你們好生修行本教的《真身化形章》、《掌中乾坤》和《煙霞三垣變》這三大神功,我傳下的《天妖真身功》乃是血脈神功,你等與我體質不同,雖可修煉卻須得小心謹慎,免得走火入魔……

待到有人修成陽神正果后,也飛升上界去尋我便是了。”

袁貌囑咐了眾人片刻,任我行等皆恭敬應諾,而后袁貌又囑咐了子孫幾句,深深的看了眼殷離就一頓腳,身軀一僵,一大道紅光從天靈冒出,赫然便是一個通體黑毛的巨猿直沖云霄,鉆入天空正中的一個黑洞里消失不見了。

“弟子恭送袁教主飛升上界!”

任我行等人俯身下拜,等到起身后再看天空中的黑洞已經消失不見了。

任我行走到殷離身前,恭敬道:“師母,師父的金身遺蛻當如何處置?是帶回光明頂供奉還是……”

殷離輕輕搖頭道:“我要去白駝山莊安享晚年了,你師父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回來,我是等不到再見他一面了,他的金身不朽不腐,你帶回去以玉棺盛放便好。”

說完殷離就踉踉蹌蹌的轉身離開了。

袁乾、袁坤等子孫忙對任我行點點頭就快步跟了過去。

任我行神色復雜的看著恩師栩栩如生的金身,揮手道:“劉王李蔡四位長老,將老教主的金身請回光明頂去,歐陽長老和皇甫長老、童長老,張長老,你們兩人一組,去北極和天竺請范新遙師兄和陽一天師兄回歸山門……”

歐陽長老和皇甫長老都有一百多歲的年紀,是明教內的老人,他們互看一眼,歐陽長老拱手道:“教主,那兩位已有二十多年不曾回來了,若是弟子請不動他們可如何是好?”

任我行看著四大長老抬起袁貌的金身漸漸走遠了,這才緩緩說道:“你們就說袁教主留下金身遺蛻飛升上界了,他們得知此事定會回來了。”

“既如此,那弟子曉得了。”

十大長老去了八位,任我行又看了看二使四法王,吩咐道:“我聽說全真教的通元真君和終南派的三豐真君、桃花島劍仙楊明早都飛升天界了,如今咱們袁老教主也飛升上界,這修成仙流正法的仙宗里除了武當山、終南山和桃花島,又添了咱們明教,此事須得好生宣傳一二,也讓世人知道咱們明教乃是仙流的大宗派。”

風雷法王是個壯漢,他沉聲道:“教主說的是,我等派弟子在江湖和仙流宣傳此事去。”

任我行微笑點頭,道:“雖說仙流根基是修行,可是自從七年前萬寶之雨后,天下各派都得了不少稀世珍寶,這些寶貝可是咱們修仙之士的必須至寶,方才袁老教主渡劫時爾等也都看了,若是沒有屠龍刀護道,只怕師父這等神通手段也未必能修成正果,如此可知伴生的法寶是何等重要,咱們想要修成正法,也要有伴生法寶,可是咱們明教家大業大,萬寶之雨時得的寶貝雖多,百年以后后人弟子恐怕就難以為繼,因此我看咱們還是得趁著仙人全都飛升上界的機會,一統仙流,將仙寶礦精等統一調配使用,如此才是我仙流之福,你們如何看?”

任我行說的冠冕堂皇,其實本質上就是要吞并其他仙宗門派,掠奪煉制法寶的稀有珍寶。

因為明教近幾十年發展迅勐,弟子眾多,任我行不過五十歲上下,正是壯年,縱然知道仙流有清玄祖師的天規圣訓,但是一來當年的圣訓天條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快六十年,二來任我行也沒有親眼見過清玄天尊懲戒修士,所以并不打算遵守天條,與弱小的仙流門派和睦共處。

按照無比自信的任我行的想法,他覺得自己只要不亂造殺孽便是遵從祖師天條了,祖師也說允許弟子爭競修行,那自己要做的便是效法天地,物競天擇,怎么也不算是忤逆天尊老祖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