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七四章 洪荒外海要變天了

第二七四章 洪荒外海要變天了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七四章 洪荒外海要變天了

看到洪荒外海上成名已久的大人物三眼神君被一個名不經傳的全真教小弟子生生用手指剜下神眼而死,不僅一怒島外圍觀的數千個妖邪修士們嚇得面無人色,倉皇逃竄走了大半,就連島上的殺生宗宗主斷不得欲、海月老母、福道人也眼眶一酸,心中驚駭不已。

威震四海的三眼國主被人一招殺死,這足可轟動天下,令楊明名聲大噪了。

不過親眼看到這個場景的人卻大都受到了驚嚇,甚至感覺認知都收到了沖擊。

被人一招剜下眼睛的不是三眼國的普通人,而是名聲赫赫的三眼神君,是足可與海祖門最厲害的十祖并駕齊驅,與夫子勝、海月老母、福道人、殺生宗主等大能齊名的大人物,這等人物怎么如此不濟事?

在洪荒外海之上極少有正法傳承,旁門邪修層出不窮,雖說這里貧瘠,但是隔個幾千年也總能有機緣巧合的修士、妖仙成就了太乙道果,但是成就道果的大能飛升至無量諸天虛空后幾乎沒有幾個人還會在意陰溝一樣的洪荒外海。

可以說如果不是海祖門的百祖都是鯨吞老人的子女,這位成就太乙道果,成為風云界主的存在也不會多看洪荒外海一眼了。

在沒有太乙境界高人的情況下,海祖門修為最高深的十祖和君子國的夫子勝,以及殺生宗主、海月老母、三眼神君、福道人等三十余位老前輩便是洪荒外海的絕頂高手。

三眼神君成名已有一千五百年,靠著三眼族的本命神通早早就成為了聞名四海的大高手,更是與海祖門的諸位老祖關系莫逆,也算得上是洪荒外海拔尖的人物。

可是就這么一位大高手,在跟全真教小弟子交手時竟然一合間便被殺死,連金紋神眼也被人挖了去,實在是不得不令人心驚。

斷不得欲、海月老母、福道人自問論修為自己與三眼神君也相差無幾,論神通手段他的三目神光也聞名四海,自己當面也不能不全力施為方可抵擋,可是三眼神君在自己面前被全真教弟子殺害,三人都不免兔死狐悲,同時也知道全真教這是舉教回歸了。

楊明把玩了幾下金紋神眼,而后隨手拋下,同時甩干凈手掌,笑道:“什么三眼神君?在我太始天上方玉景宮劍仙祖師、執劍神君的面前,你可稱不上一個神字!”

太始天上方玉景宮是全真教神話體系里清玄天尊的居所,而全真教的仙人飛升后也都要居住宮內,楊明身為全真教第四代弟子,又是極早成仙的劍仙祖師,也被朝廷加封為上方玉景宮執劍神君,職責為拱衛太始天,掌刑法兵事。

楊明本是執劍神君,看到三眼神君自然有心拿他立威,這才借助至寶長庚水劍將三眼神君直接斬殺了。

楊明一招斬殺三眼神君,本就嚇走了八成妖人,此言一出,島外尤在觀望的部分妖邪更是嚇得心跳如擂鼓,慌忙逃竄了。

海月老母和福道人面面相覷,同時想道:這個楊明自稱是太始天上方玉景宮的執劍神君,自成一天,分明便是太乙星界,看來全真教果真是背靠星界的玄門正宗,三眼道兄死得不怨啊……

想到這里兩人就小心翼翼的看向楊明,見他饒有興趣的盯著自己,福道人當先躬身道:“小道不知道清玄帝君和神君大駕光臨,方才與白道兄較量時一時失手,還望恕罪……”

說著福道人咬著牙從懷中取出來一個玉匣,打開來露出了二十多枚朱紅色的小果子,說道:“這是小道費了大力氣才從斷鰲海主那里換來的血菩提,這等寶貝乃是鯨吞星主內的特產,輕易不能賜下,服之可治療一切重傷,起死回生,若無重傷,服用了更能大增功力,實為難得的天材地寶……請白道兄等服用此寶療傷吧。”

楊明和白云霄都看向林清玄,林清玄微微眨眼,白云霄就點頭道:“那就多謝福道兄贈藥了。”

福道人大喜,輕輕將玉匣拋出,白云霄接過稍稍查驗,確定無誤了才轉身去給昏迷受傷的師弟們服下。

福道人見白云霄的師弟們都悠悠轉醒,暗松了口氣,躬身道:“楊神君,小道暫且告退了。”

福道人說完就要飛身離開,海月老母和斷不得欲也忙跟著躬身告辭,可是不等三人飛起,數百滴水劍就封鎖了四周。

楊明冷哼道:“不要急,我家清玄祖師還未發話,你們急什么?”

斷不得欲三人忙看向林清玄,躬身道:“恭賀清玄帝君祖師誅滅海祖門眾妖邪,平安歸來。”

林清玄見三人如此乖覺,忍不住笑道:“你們不愧是能成名千年的人物,確有過人之處。”

斷不得欲、海月老母和福道人忙賠笑道:“多謝帝君夸贊,我等晚輩后進,在您老人家面前豈敢算什么人物?”

林清玄看了看兩個月不到已經長滿了青草藤蔓,看起來無比荒蕪的一怒島部落,嘆息道:“時光如梭,隱去了無數……”

感慨了一句,林清玄才饒有興趣的看了看斷不得欲三人,說道:“你們三個與三眼神君一起攻打我全真教駐地,還差點殺了我教君子門的弟子,按理說你們是非死不可,嘿嘿……

方才出手的是我全真教的執劍神君楊明,他的手段想必你們也見到了,這位方面大耳的道人是我全真教的火龍殿真君張三豐,這位是我全真教第七代掌教通元真君,這兩位是貧道合籍雙修的道侶赤煉元君和龍仙姑……”

林清玄如拉家常一般的給斷不得欲三人介紹著自己的道侶和弟子,每介紹一人,斷不得欲三人就心頭一沉,福道人更是面皮一抖,肩膀也矮三分。

等到介紹完了,斷不得欲和海月老母都知道全真教這是出動了近半的高層,八成是準備立正祀,在洪荒外海做個顯教了,福道人更是句僂著身軀,滿臉堆笑。

“晚輩拜見赤煉元君……龍仙姑……”

林清玄待斷不得欲三人小心翼翼的行禮罷,才繼續說道:“本來依照我全真教斬妖除魔,有仇必報的行事風格,你們三個難逃一死,可是一來福道人你畢竟沒有造成大惡,你們三個修行邪魔外道的法門也是環境使然,老道想著上天有好生之德,便暫且饒了你等小命……”

斷不得欲三人忙躬身道:“多謝帝君,晚輩以后一定多行善事!”

林清玄輕咳一聲,三人頓時嚇得束口不言。

“死罪雖免,活罪難逃。”

林清玄冷哼一聲,三人就皺緊了眉頭,而后繼續說道:“著你們暫歸我全真教門下,為我全真弟子奔走驅馳,漸漸被正道感染惡性消退后才能放爾等離去,你等可愿意?”

福道人看著躺倒在地,額頭大洞尤在汩汩流血的三眼神君,忙跪下叩首道:“晚輩愿為前輩效勞。”

海月老母則沉聲道:“帝君容稟,我在海月天母島修行二千多年,極少出門,并未如殺生宗和福道人一般殺人成性,晚輩好歹也是一方之主,如何能為奴為婢?”

斷不得欲聞言心中暗罵“老虔婆當真該死”,目光瞥見林清玄神色不動,楊明卻微微皺眉,也上前深施一禮,道:“我殺生宗乃是洪荒外海成名數千年的名門,修行的殺生四禪定也是佛門之法,殺了誰也都是因果定數,不算惡行。”

“好一個因果定數!”

張三豐怪笑一聲,道:“你殺了旁人算是因果定數,那今日若是死在貧道手中是否也是因果定數?”

張三豐說著一拍腰間,一枚陰陽魚玉佩突然跳起,化作緩緩轉動的圓盤,散發著攝人心魂的光華。

斷不得欲的大光頭上霎時間冷汗如珠,他素以能言善辯聞名四海,此時看著張三豐手中的至寶陰陽盤卻說不出話來,只能躬身道:“前輩莫怪,是晚輩失言了……”

張三豐最是厭惡邪魔外道,全真教的六位仙人中當屬他是最嫉惡如仇了,所以市有心除了斷不得欲,但是初來洪荒外海,卻不敢自作主張,于是看向林清玄。

林清玄之前曾殺過殺生宗的戒不得色想起他與君子國的深仇大怨,就瞇著眼睛問道:“那戒不得色與你什么關系?”

斷不得欲答道:“那是小僧的孽徒。”

林清玄點頭道:“君子國覆滅之災里你的愛徒戒不得色沒少出力,現如今君子國弟子入我門下,夫子勝道友更是臨終前將君子國托付于我,他們的仇便是老道的仇,你弟子已經被老道殺了,除惡務盡,君寶動手吧。”

斷不得欲在停清玄帝君說到愛徒戒不得色死在了他的手上時就知道今日難以善了,于是一直暗自運功。

待張三豐拋出“陰陽光譜”后斷不得欲震碎衣衫,胸口后輩的天王、明妃、天龍、大鵬四個紋身突然躍出體外,化作百丈大小的巨像分撲張三豐、林清玄、白云霄和楊明。

斷不得欲精于算計,這般出手是早就算計好了,他知道白云霄功力最淺,必定是擋不住自己的“無所不殺鵬”,全真教仙人必定要回護白云霄,而楊明和張三豐、林清玄在被另外三定像阻攔一下,自己便可逃之夭夭了。

若是此法的對象是沒有金身的六位尋常的陽神仙人,自然是可以奏效,可是張三豐現在手握至寶陰陽光譜,借助法寶施展的神通手段絲毫不在三花聚頂狀態之下。

林清玄等人也都是刀山火海中摸爬滾打出來的高人,修行一二百年里哪一個都歷經大小廝殺幾百上千次,自然是一眼便看明白了斷不得欲這個老僧想的是什么。

林清玄面對重來的天龍像神色不動,就像面對的是一個小小的蚊子。

楊明揮動右手,一道水波蔓延而出,剎那間就將襲向他面前的明妃像斬碎。

小龍女和李莫愁同時掐訣激活了清寧六合珠和玄妙寶珠,小龍女頸間的六枚雪白的珠子放出白色光環,李莫愁胸前的玄妙寶珠也發出黑色寶光。

黑白兩色的寶光化為光圈擋下了天王像和大鵬像,襲向林清玄和白云霄的兩個巨像撞在光圈上便再也不能前進分毫。

另外一條十丈長短,一丈粗細的天龍鳴吟著撲向張三豐,本來能一頭撞碎大山的威能撞在了張三豐脫手而出的陰陽光譜之上頓時全部消失,張三豐心念一動,陰陽光譜轉動起來,天龍頓時被陰陽分離之力撕扯成了萬千個碎片,消散在文廟之前。

斷不得欲放出絕技后就化作一團紅光飛出,瞬息飛出了一怒島,眼看著就要消失在海面上。

看著斷不得欲迅速飛走,海月老母和福道人的眼底閃爍精光,顯然是都有些躍躍欲試。

可是林清玄神色不動,李莫愁和小龍女、楊明只是收了法寶,沉通元更是從頭至尾都沒有動一下。

張三豐將陰陽光譜拋出后瞬息就把天龍撕碎,而后陰陽光譜去勢不減,轉動著化作混色消失在空中,而后在一怒島外的海域上空傳來了斷不得欲的痛呼嘶吼,接著陰陽光譜從海域緩緩飛回到張三豐的手上。

海月老母和福道人聽到斷不得欲的痛呼后就神色一暗,施展秘法向外張望,就看到已經斷成兩半,飄在海面上載沉載浮的斷不得欲尸身,心中頓時蒙上了一層陰霾。

本就嚇破了膽的福道人人自不必提,心里再不敢生出逃走的念頭,本來還想與林清玄等人爭論幾句的海月老母此時也不敢再多說話了,甚至在心底暗自勸慰自己:全真教如此聲勢,自己歸入門下也不算辱沒。

林清玄微笑道:“君寶你這一招確實不錯,好生精研,當能再有精進之處。”

張三豐右手一翻,陰陽光譜就縮為玉佩落回腰間,而后躬身道:“多謝祖師指點,弟子明白了。”

林清玄再看向海月老母和福道人,問道:“你們還有什么話說?但說無妨。”

福道人低聲道:“晚輩能伺候全真教的前輩們,那是滿心的歡喜,沒什么意見。”

海月老母此時也沒了硬氣,想起慘死的斷不得欲和三眼神君,咽了咽吐沫,道:“帝君您老人家看上我,那是奴家的福分,以后奴家一定安分守己,好好為全真教做事。”

林清玄點點頭,道:“既如此,你們去島外,將周邊仍在覬覦觀望的妖邪打殺了去吧。”

福道人和海月老母雖然自問沒有發現還有什么邪修和妖仙在島外,但是卻知道自己的修為遠不如清玄帝君,既然他老人家有,那就必然有,所以忙答應了,分頭出島去了。

林清玄等人并不擔心兩人是否會一去不回,兩人也并沒有一去不回的心思,只因在全真教六位仙人各個都能秒殺自己的絕對實力前,福道人和海月老母知道自己是絕沒有逃走的機會,即使逃走了也只是暫時的。

作為目光最獨到的兩位妖仙修士,海月老母和福道人心中都浮現出了一個念頭,也是這個念頭讓他們只能乖乖俯首聽話。

“全真教清玄帝君在兩個月前的大戰中全身而退,還帶回了五位不亞于金鱗老祖、斷鰲海主這等修為的弟子,這洪荒外海怕是要變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