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六六章 永生教會

第二六六章 永生教會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六六章 永生教會

從八月十五開始,清玄天尊欽賜“萬寶之雨”的盛事和氣運之道傳播的事情相繼成為天下第一等的大事件,引來了朝廷、仙流、武林、市井等等無數人的目光和關注,全真教的變化一開始并沒有任何人在意。

等到天色漸寒,進入洪宣十年的十一月后,才有人突然醒悟道教的傳說教義有了不少的變化,神系里竟然不知不覺的多出來什么十二元辰大神。

而原來道教宮闕、道觀、道院的靈官殿不知何時變為了元辰殿,甚至佛門寺院和儒家書院內的清玄祖師堂內的祖師像腳下也多了十二尊元辰神像,其中尤以戌狗大神的三頭人身像最為奪目。

道教的神話傳說的變化還不足以引起太多人的在意,可是伴隨著神話傳說的變化,全真教下所有的道脈宮闕、觀宇等的管事道人都進行了調整,幾乎涉及了上萬所三教傳教的所在,同時據說每一個新任的宮主、觀主等都修行了通元真君親傳的,繼承自清玄天尊的神道祭祀之法。

此等大法據說堪比五仙大道,可直指永生之境,讓每一個修煉此法的全真教弟子不用苦修五仙大道也能練出法力,活的長生神通,這個消息的不脛而走頓時引來了軒然大波。

朱自成、大坤皇帝為首的皇極一品閣、武林諸派甚至仙流的其他大派掌門們都驚疑不定的派人打探起神道祭祀之法,想要知道這個法門是何來歷,是否有傳說的那樣神異……

在中原仙流和朝廷、武林正在互相調查神道祭祀、氣運之道的時候,遠在西域兩萬里的埃及老城之內卻熱鬧非凡。

在埃及老城區有一片占地面積廣闊的圓頂寺,不過現在這片埃及土地上最大的圓頂寺被改造的加入了許多東方宮闕的元素,這個愛資哈爾圓頂寺也早已改為了阿依努姆曼汗國國主的永生宮殿,同時也是永生教會的總堂所在。

今天是教主陛下鎮壓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和匈牙利聯軍,取得了科索沃會戰大勝后班師回朝的第二天,同時教會和政府也是準備在今日舉行慶祝大勝的慶典。

永生宮殿內外天不明就都坐滿了身穿白袍的大小經師,在宮殿之外的方圓數十里都是埃及市民和從其他地方趕來慶賀的永生教信眾,所有人都跪坐在地毯之上對著宮殿頂禮膜拜。

過了不知多久,太陽高高升起,一陣悠揚的音樂聲響起,宣禮塔上開始有經師進行唱經。

由于唱經的經師都是身懷尸修之法的高手,按照東土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的說法,能唱經的都是大宗師修為的經師,所以宣禮塔上的陣陣誦經聲就傳出里許,將每一句經文送進了永生宮殿內外的經師信眾耳中。

等到半個時辰后,誦經結束,殿外的經師信眾正在叩首禮拜,大殿之內的主教、長老等都已經從毛毯上起身了。

阿依努姆曼汗國的國主、同時也是永生教會的教主艾克熱·阿依努姆曼端坐高臺之上的王座,身穿金邊白袍,頭戴王冠,手拿鷹頭金杖,兩眼微微一掃,陰冷銳利的眼光就讓殿內眾人心頭一緊。

安靜了片刻,艾克熱將鷹頭王杖橫在身前,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我久不在國內,也沒有了解最近天下竟然有了巨大變化,說說吧,中秋節那天晚上的流星雨到底有何神奇的地方,當真是清玄天尊大神賜下的珍寶嗎?你們查探出來了嗎?玉清宮那邊怎么說?”

負責情報工作的汗國第二政務大臣和銀紋大主教穆拉德上前一步,躬身道:“回稟偉大的教主陛下,您在前線時,我等就已經開始調查此事,不過咱們距離東土相距兩萬里,便是有大宗師高手傳信和飛鴿傳書,消息仍舊遲緩許多。

據東土傳回來的消息分析,八月十五那天晚上的流星雨被東土的仙流稱之為‘萬寶之雨’,可以確定是清玄天尊大神賜給世人珍寶的一場神跡。

玉清宮在薩維蘭山據說也搜尋到了許多珍寶,我等在9月就開始在國內其余大山內尋覓流星,各地也找到了上千枚隕鐵,大的不過巴掌,小的僅有指甲蓋大小,十日前弟子就已經派出教會戒律所的執法修士去各地將隕鐵珍寶押運回來,最遲明日早晨都會運回來……”

穆拉德的一席話說完,艾克熱微皺的眉頭漸漸展開,微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學生,穆拉德,你這件事辦的很好,我要賞你些什么……你想要什么?”

穆拉德緩緩說道:“弟子聽說這些隕鐵珍寶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寶物,只需拳頭大小的珍鐵,融入各色銅鐵,擇選上乘工匠就能鑄造出千年不腐不朽、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東土的劍修器修還能將這些神兵煉制成法寶……咱們教會暫時沒有煉器之法,弟子想要求一塊隕鐵珍寶琢磨琢磨……”

艾克熱今年將近七十歲,看著卻仍舊英俊年輕如少年,穆拉德比他還要小上十歲,看著卻已有四十余年年紀,可是穆拉德站在艾克熱的面前還是如幾十年前一般戰戰兢兢,問完就低垂下頭顱。

大殿之內頓時一片死寂,艾克熱緩緩說道:“等到本座看了隕鐵珍寶后,若是果真是稀世之寶,就賞你十塊八塊也無妨。”

穆拉德撲通一聲跪下,連連叩首道:“弟子多謝教主……”

艾克熱就是憑借周老祖當年遺留的一篇尸修之法才打下了這等基業,練出了人仙巔峰的修為,所以對于全真教乃至東土仙流是敬畏有之,崇拜有之,多年來也是時刻不停的打探著東土仙流的消息。

想起自己聽說多次的氣運之法,艾克熱就陷入了沉思。

這個仙法傳承一出現就在東土攪得天翻地覆,大坤朝廷和憑借此法籠絡了不少大宗師和武圣,成立了皇極一品閣,讓在全真教等仙流勢力面前及及可危、毫無威嚴權威可言的朝廷也多了不少底氣。

艾克熱十分的羨慕,不僅暗下決心不能輸給大坤朝廷,也要成為在西域力壓玉清宮的第一仙派,同時也想著要伺機得到一些氣運之法的法門,哪怕是殘缺的,如此好能從這個旁門左道之法上找到借鑒之處,讓自己走通陽神之路。

畢竟這個氣運之法據說是連平民百姓也能修煉,艾克熱雖然沒能見到功法,但是也知道能有這么大的動靜必定是真實不虛。

想起這又是一個不輸于自家尸修真法的仙法傳承了,艾克熱就忍不住就長嘆道:“氣運之法雖然也不是全真教的煉氣和劍修的真傳正法,但是比起咱們的尸修之法興許也差不了多少了……

據說創出此法的是一個未知的道人,光大此法的是大坤朝的吳國公朱自成,東土人杰地靈、仙道之源,果然不是我等貧瘠的西域可比……”

教主嘆息,眾人也都跟著唉聲嘆氣起來。

艾克熱冷哼一聲,想道:“我的永生煉神法如今還在摸索著陰神之路,這護道成道的尸修也僅能煉制神將境界,再往上似乎力有不逮,不知道清玄老天尊賜下的萬寶之雨里的寶物可否助我將煉尸之法再創新境界?也許氣運之法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想了許久,艾克熱才輕咳一聲,環視一周,看著眾多在西域跺跺腳都能震三震的大人物在自己的前面像老鼠,他頗感滿足的嘿一聲,問道:“愛卿們,弟子們,除了萬寶之雨,氣運之法,東土還有什么大事情嗎?”

穆拉德瞥了眼身邊的第一政務大臣,同時也是國內唯一能在修為上壓自己一頭的銀紋大主教泰米葉,緩緩的說道:“弟子五天前得知全真教在東土的所有道觀宮闕以及寺院、書院內都做了調整,不僅將靈官殿改為元辰殿,說什么十二元辰大神是護法大神,還有一個神道祭祀之法由各個道觀宮闕的觀主修煉主持,據說是清玄天尊傳下的神法,具體也不知道,只聽說是比氣運之法還要好的仙法……

弟子還聽說玉清宮也有了調整,加了元辰殿、供奉十二元辰大神,宮主秘玉真人說是兩個月前就去紫霄宮述職了,三天前才剛剛回到山門,我估計他就是去學神道祭祀之法了,只是此事咱們不好打聽……

泰米葉主教與秘玉真人關系莫逆,興許他能知道些什么我們不了解的情況……”

穆拉德說完艾克熱就瞇了瞇眼睛,留著大胡子的泰米葉看著年近六十,他是永生教會中弟子里修為境界最高的一位,據說是已經凝聚神念,踏足人仙了,此人在阿依努姆曼汗國地位崇高,又精通儒釋道三教經典,所以多年來與秘玉真人關系十分不錯。

泰米葉聽到穆拉德的話就心頭一苦,見教主似乎真的對自己起了疑心,更是嚇得心頭一沉,忙上前躬身道:“弟子與秘玉真人雖有些私交,但是萬寶之雨和神道祭祀都是事關玉清宮的興衰大計,秘玉真人豈會告知弟子?況且……況且……”

泰米葉說著就住口不言,穆拉德卻瞪眼逼問道:“況且什么?”

泰米葉卻一言不發,艾克熱連連冷笑,道:“我替泰米葉說吧……嘿……他是想說況且他與秘玉真人乃是真心相交的摯友,又豈會去打探這些消息,我說的對嗎?泰米葉?”

泰米葉的臉色頓時化為煞白,他抖了抖肩膀,躬身道:“教主神眼如炬,弟子在您面前無所遁形。”

“君子之交澹如水,你想做君子,忘了沒有咱們永生教會,沒有你一身的神通法力,你能跟秘玉真人交上朋友嗎?”

艾克熱斥責了幾聲,冷哼道:“你真是看東土的經書把腦子也看壞了……”

穆拉德心頭竊喜,朗聲道:“教主陛下,泰米葉對本教不忠,弟子懇請將他練成神將!”

所謂神將只是永生教會的說法,外界則是將神將稱之為僵尸。

由于永生教會的神通都是源于尸修之法,在艾克熱修行多年后創出的“永生煉神法”則是將死人的尸身結合木乃尹的防腐之術煉制成可以隨意操縱的護道神兵。

此法在凝聚神念之前不過是能以氣御尸或以鋼絲御尸,雖然也超越了尋常武功,也自稱是神通,但是比起真的神通來卻差的很遠。

不過這門永生煉神法在修煉到凝聚神念的人仙境界后才算真的爆發出厲害之處,到此這個境界后,修士可以將神念附著在所煉制的僵尸之上,如此便如同多了一具不懼疼痛、力大無窮的分身。

只有到了這個境界的修士所煉制的僵尸才是永生教會中的“神將”,除此以外的只能稱為“神兵”、“帥兵”、“將兵”等。

這脫胎于尸修之法的永生煉神法十分厲害,經過秘法煉制后的神兵級別的僵尸就有著堪比外門神功大宗師修為的水平,不僅鋼筋鐵骨弓箭難傷,就連力氣也堪比大成的釋迦擲象功,或者十成的龍象般若功等外門神功。

所以說永生教會的弟子能練出神兵的都有著超越大宗師的修為,而練出神將的則有著超越武圣的修為了。

不過祭煉僵尸的秘法算是融入了周伯通所創的“祭煉九章”,雖然遠不如林清玄的“太始天符地箓祭法百訣”,但是在艾克熱苦心鉆研下還是推陳出新,琢磨出來了最適合祭煉僵尸的法門。

這種法門不僅結合了符箓、埃及古木乃尹制作法、還有醫藥洗練、真氣捶打、神念加持等法門,算是以玄門正宗的心法為根基走出來一條旁門的至高之路。

泰米葉修行尸修之法和永生煉神法達到人仙修為,身軀也是早就化為了煉氣化神的鼎爐,這等肉身只要稍加祭煉便能直接成為神將之尸,所以穆拉德的說法也不算錯。

泰米葉知道穆拉德一直想要將自己取而代之,擔心教主偏聽偏信,忙跪下叩首道:“弟子一片忠心,從未有絲毫背叛怠慢,請教主陛下明鑒!”

泰米葉便是死到臨頭卻仍舊不說愿意去玉清宮打探神道祭祀之法,只是放開心神,擺出一副情愿讓教主施展神通搜魂煉神來顯露真心的樣子。

艾克熱素來知道泰米葉有些酸腐之氣,也不真生氣,又罵了幾句就準備放過他。

穆拉德察言觀色,看出了教主態度有所軟化,忙上前半步道:“今年突然出現氣運之道、神道祭祀之法,又有清玄天尊大神的萬寶之雨,必定是影響深遠,若是自此開啟大爭之世,泰米葉不愿為教主探聽神道祭祀之法,未來興許就會讓本教落后于人啊!”

泰米葉聞言心頭一沉,自覺難逃活命了,可是讓他為了求活去做違心之事卻也不成。

艾克熱輕輕搖頭道:“秘玉真人難不成是傻子嗎?泰米葉真去問就能問出什么?此等秘法關乎道統,不是親師徒也無從得知,何況朋友。

大爭之世怕什么?

咱們不是也得了萬寶之雨落下的珍寶了嗎?若是對咱們修行有用,整個西域都要好生尋覓尋覓了!”

穆拉德還要再勸,艾克熱卻擺擺手,說道:“玉清宮也是咱們永生教會的朋友,況且咱們都供奉清玄老祖師,你跟秘玉真人交朋友算是好事,不必多想。”

泰米葉聽了此言心底里才松了口氣,穆拉德卻暗自可惜,艾米熱則在心底冷笑道:“如今還不能動玉清宮,更不敢惹全真教,不過等我成就陽神正果后,西域之地就非得是我永生教會一家獨大不可,所以泰米葉還要留著……”

艾米熱許久不在埃及,放過泰米葉后就又詢問起了國內政務,穆拉德和泰米葉次第發言,片刻后就讓艾米熱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你們把國事處理的不錯,等到清玄祖師大神賜下的珍寶運回來以后,本座多賞你們一些。”

殿內說著話又到了下午禮拜的時候,等到禮拜結束,本來坐在王座上打著哈欠的艾米熱突然站起身,笑道:“穆拉德你快去把各地押運回來的珍寶送來。”

穆拉德和泰米爾在永生神殿之內從來不敢放出神念,此時見教主陛下的變化都知道必定是各地押運珍寶的弟子回來了,于是穆拉德躬身應諾了就快步走了出去。

走出永生神殿后,穆拉德才敢放出神念,而后就看到十六個灰衣修士帶著身后的十六個木乃尹走進埃及,街道上的市民見到眾人不停的禮拜叩首。

這十五個灰衣修士的衣襟上繡著連枷和皮鞭,正是戒律所的標志,他們身后的木乃尹布條換做了鐵鎧,正是“神兵”的標志,只見每一個神兵木乃尹都高舉雙手,兩手和頭頂著一個大箱子,箱子內則是從各地運回來的礦精珍寶。

穆拉德腳步一動就閃出數十丈遠,而后心念一動,一個穿麻袍鎖子甲的木乃尹一陣風的閃到他身邊,隨他一起連連閃動,到了戒律修士們的身前。

“屬下拜見銀紋大主教閣下……”

眾修士看到是穆拉德都慌忙施禮,穆拉德點頭道:“你們辛苦了。”

“教主陛下要看珍寶,你們將珍寶交予我的神將便好。”

眾戒律修士不敢怠慢,忙十指微彈,而后就是以秘法御氣控制身后的木乃尹將箱子高高捧起。

穆拉德身邊的神將一動,只覺一陣腥風吹過,他兩手就各托起了八個箱子,小小的干瘦身材托著高達兩丈的“箱子塔”,看著十分滑稽可笑,但是高高的箱子卻穩如泰山,沒有絲毫倒塌墜落的樣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