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五八章 人面不知何處去

第二五八章 人面不知何處去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五八章 人面不知何處去

感覺諸事都處理妥當了,林清玄就起身琢磨起了自己對十二元辰令的新安排,覺得在戌狗這試驗成功后,以后再想辦法定能將十二生肖湊齊到時候十二元辰令必定是本界第一至寶了。

林清玄覺得只要各個元辰之神都是法力高深的大妖或者神明,十二元辰令必定能成為無可限量的無上至寶,也能成為自己鎮教護道,甚至縱橫諸天的利器了。

至于說這些元辰之神以后成就太乙道果后會不會拋棄全真教護教神靈的身份離去,林清玄覺得只要他們嘗到了甜頭,知道了做全真教護教大神的好處,未來恐怕趕他們走,他們也不舍得走。

而且說十二元辰未來靠著萬民信仰不斷成就提升,修為境界早已經跟全真教和這個武俠世界深深捆綁了,未來他們就算是想脫離也離不開了。

十二元辰令內增添十二元辰主神是林清玄在學得神道祭祀法門后,想到本界的無數信眾后就動了的心思。

他并不想浪費了本世界的萬兆信眾的祭祀香火之力,覺得自己若愿意專修神道祭祀之法,要不了多久就能成就太乙道果,只不過此法修成以后,自己的地仙、天仙之路也就斷絕了。

所以林清玄并未準備轉修神道祭祀,而是想要以十二元辰令凝聚十二元辰大神,利用十二位元辰大神來修煉神道祭祀法門,如此十二元辰修為提升,十二元辰令也就威力增進,自己作為主人自然也能水漲船高了。

可以說在全真教的修仙大教的基礎上融合神道祭祀法門提升實力也是林清玄深思熟慮過了,如今第一步已然邁出,他覺得所差的只剩一個短板,不是缺乏信眾,而是能居于另外十一枚元辰令的元辰之神了。

此界的妖修之法剛剛起步,想要演化出足堪大用的妖祖大能,不知道要幾千年,所以林清玄思來想去,覺得十二元辰令的大成之路還是得在洪荒外海,或者是無量諸天的各個星界之內尋覓了。

心中諸般主意都想定了,林清玄才最后看向玄冰冠噴出的運氣中托著的那個小小的星光,里面正是夫子勝的獨生女兒上官瓔。

林清玄看向上官瓔的魂體,卻見她神色呆滯,魂光時明時暗,若不是自己的法力護持只怕是早已渙散了。

等了片刻上官瓔嬰兒一般的臉上才漸漸恢復了神采,但是她并不說話,只是一臉孺慕的看著自己。

知道上官瓔的魂體殘缺不全所以才不夠機敏,不過看在她爹爹夫子勝的面子上,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照料好她。

念及于此,林清玄就對上官瓔說道:“孩子,你半生遭遇不幸,實在可憐。

貧道與你爹乃是生死莫逆之交,今日就收你為徒,而后送你去轉世輪回,待你十來歲后再收你入歸門下。

我有成道之法《太始仙功》,可直達陽神境界,你縱然神魂不全,悉心修煉,最多兩百年終能成就陽神……你轉世以后好生修煉,可將本門道法和儒法相融,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未來也有機會親自為你爹爹報仇了……”

聽了林清玄柔聲的安排,上官瓔頓時感激涕零,連連下拜道:“多謝恩師。”

林清玄看著上官瓔魂體楚楚可憐的樣子,輕嘆一聲,道:“孩子放心吧,你爹爹的仇咱們忘不了,早晚得報。”

上官瓔點點頭,道:“師父說的是,弟子一定謹遵教誨,好生修行。”

林清玄一撫頭上玄冰冠,之前噴出的白氣和上官瓔神魂就一同收了回去,而后林清玄就衣袂一動消失不見了。

林清玄若是以陽神遨游天地,最快可達至瞬息萬里,但是以肉身只可瞬息千里了。

林清玄為了給上官瓔尋覓一個好人家轉世重修,一路向東飛,同時神念遍布出去,所到之處無所不察,片刻間就尋覓到了十余個適合上官瓔轉世的人家。

不過林清玄想著上官瓔乃是鴻儒夫子之后,為了必定是道儒雙修,最好還是給她挑選一個書香門第甚至官宦之家才好……

想到此處,林清玄也正巧想要親眼看看大坤朝廷的皇帝百官的氣象,于是就轉變方向,朝著東南的金陵應天府而去,這里便是大坤朝的國都。

因為大坤朝和大宋一般的重視海運商貿,所以大坤建國后就定都在金陵,并且改名為應天府,原本的大宋五大京都也同時降為尋常州府。

依靠著海上絲綢之路和教化之路的繁茂反哺,東西各地的藩屬之國進貢貿易的船只和各大商行的船只絡繹不絕的在長江和秦淮河之上往返好不熱鬧。

用出使過歐洲各國,見識過各大洲風土人情的方坤皇家商行的主事人馬三寶的話來說,那就是:西域之倫敦、巴黎、里斯本等大都皆為番邦之上城,比之我應天府,乃日月之前米粒之光。

中外商船從早到晚,從白到黑,一直就充斥著長江口、秦淮河,讓應天府的城內城外都是白天繁花似錦,游客如織,晚上燈火通明,繁華如夢。

林清玄飛了片刻就看到了云端之下的秦淮河上商船貨船結對而行,不少花船也放著小舟往返的接送客人,好不熱鬧。

“看應天府外的景象,比之當年的汴梁和臨安是只強不差了。”

贊嘆一句林清玄就掠過秦淮河,到城外尋了一片蘆葦蕩就落下,而后振了振道袍就走上寬廣的官道,朝著正東的草場門而去。

由于大坤朝越發強盛,應天府也接連擴建了三次,最靠西的新修的一段城墻就開了一個草場門,皆因門外是一片草場濕地,水系與秦淮河也相連,其中還有一片最豐茂的所在是大坤皇室喂馬的馬場。

林清玄落下時已經過了秦淮河,走到官道后就見馬車、牛車、驢車分布兩側,正中間則是行人,不過有官府驛站的傳令兵騎馬趕來時人群又會提前繞開。

因為產業結構的變化,在華夏大地上實行數千年的士農工商階層發生了沖擊,雖然讀書人的地位還是最高,但是道人卻尤在士子之上,僧人也不亞于讀書人,商人、工匠等也都不甘心做下等人,所以除非是又大排場的官員開路,官道上也并沒有多少等級森嚴的禮讓客氣和三六九等的表現。

只不過林清玄這個長須道人樣貌氣質非同尋常,加之穿的又是全真教真傳道人的服飾,一路走來不管年齡大小、地位高低,所有人看到了林清玄都要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禮,便是騎馬乘轎進京的布政使、巡撫和各州的知州道臺等發現了林清玄也要停下好生與林清玄攀談。

林清玄與誰都客氣說話,不論身份高低貴賤都要一一起手還禮,而后說一聲:“無上太乙渡厄天尊。”以顯示祝福之意。

若是遇到了停下轎子馬車的大人物與自己攀談,林清玄就會推說是昆侖山修行的全真道人,道號則是胡亂說的“長生子”。

諸多員外、高官見林清玄的儀容談吐非同一般,又是全真教真傳,自然就當做了身懷法力在身的仙家,一味地拉攏。

林清玄只是客客氣氣的推辭,而后就緩步而行,任憑轎子馬車如何追趕卻也被遠遠的拋在了身后,最后只剩下幾個大坤朝廷里也算是一方大老的高官們不住地嘆息,同時惋惜自己沒有仙緣。

林清玄稍稍施展輕功就甩開眾人到了草場門前,守門的小吏掃了林清玄一眼,而后慌忙躬身道:“道長萬福。”

林清玄微笑起手,而后就穿門而過。

因為林清玄的金身神像經過百十年的變化已經漸漸失真,除了紫霄宮、玉清宮、青牛宮等幾處的金身還能與真人極為相似,其余的畫像神像只有幾成相彷了。

不過待林清玄進城后,兩個小吏還是低聲討論道:“方才的全真道長當還早呢是好相貌,勐一看就像是神霄觀里的清玄天尊老爺爺一樣……”

“可說不是,我看著也像,這位道長多半就是紫霄宮隱世的仙家了……”

“哎,我剛才看傻了,竟然忘了給老道長磕個頭,請個鎮宅驅邪法符紙……”

林清玄雖然走遠了,卻還能聽到兩個小吏的話,輕輕捻須,想道:怪不得方才那么多人與我客氣,多半是看我與道觀里的清玄天尊長得像了。

想到這里,林清玄未免麻煩,體內筋骨一動,面容就稍稍變化,雖然還是個長須道人,但是形容卻變得頗為丑陋,額頭高聳,招風耳、朝天鼻,兩眼也白多黑少,勐一看就令人嚇得一個激靈。

改換樣貌后林清玄在街上行走頓時就沒了麻煩,路上的行人看了林清玄一眼就忙轉過身去,不少還嚇得驚訝出聲。

走了半道街就看到了不少青牛宮的道人,他們看到林清玄都起手道:“道友好。”

林清玄也起手還禮,而后兩邊也不說話就各自散去。

林清玄在白虎大街走了沒一炷香就遇到了四波道人和兩撥和尚,這道人有青牛宮的,也有終南派和龍虎山的,和尚是少林寺和大相國寺的,每一個都身懷絕藝,雖不是筑基武圣,但也有好幾個都是大宗師之流了。

林清玄修成陽神后早已與天地合一,任誰都看不出林清玄的深淺,只當是個樣貌奇特的游方道人了,也并未引起僧道們的在意。

過個白虎大街轉到烏衣巷,再到朱雀大街,不過一炷香的功夫林清玄已經把應天府看了通透,皇城內外的高人前輩,出色人等也都一一以神念觀察了。

林清玄不僅看清楚了各個文武大臣府邸,也看了皇宮之內的洪宣皇帝,更看了居住在應天府內外的武林高手和幾位人仙,看著數十年間金陵城已經與自己記憶中的金陵有了巨大變化,而且大坤朝廷和大宋也沒了絲毫的關聯,就連金陵城內新建的青牛宮中的宮主道人等也都是林清玄從未見過的后輩。

驀然間,林清玄忽然心底生出一股疏離感,好像自己已經不再熟悉這個世界了,無聲的笑了笑,說道:“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梳理了金陵城內的人家,不自覺的林清玄就想起了跟著圣太祖方升打天下后被封為當朝的吳國公的朱自成,忍不住心頭暗笑,道:“自南宋國運更改,華夏之命運早已無法預測,沒有了一統大半個歐亞大陸的大元朝,也就沒有了建立大明的朱元章……

這個跟著方升打天下的朱自成小命八郎,恐怕就是那個本該做皇帝的朱元章了。

他是大坤朝三朝元老,第一勛貴外戚,他家的好幾位玄孫媳婦都是高官之后,有的是皇親還有代國公徐達、越國公常遇春也都是親家,文臣也有青田縣公劉基、禮部尚書方孝儒等,其中剛好懷孕在三個月前后的當有三位,且去看看吧。”

隨口在市井上打聽了幾句,自然有人指出了吳國公朱自成的府邸在紫衣巷,林清玄隨口道了謝就信步而行,不一時就到了紫衣巷內,看到了朱門高第的國公府。

林清玄施展了在洪荒外海學得的望氣之術,兩眼神光閃爍,就看到吳國公府邸之上升騰著一團紫氣,直沖云霄,紫氣之下隱約有微黃之色慢慢侵染。

林清玄微笑道:“不會是開局一個碗的明太祖,遇到方升之子仍能成為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吳國公,這滿門紫氣可保數百年長盛不衰,微黃之氣乃是朱自成之女嫁給了大坤圣太宗,為當朝的洪宣皇帝之生母,所以說起來大坤皇帝也有朱家一半的血脈,自然令朱家染上了皇家龍氣。

現如今朱家和劉伯溫家也是親家,劉伯溫乃是道儒雙修的武圣,是嘉興柯家村韓家的外孫,說起來我們還有些親戚關系,朱家有皇家龍脈之氣和翰林院一品大學士、當朝閣老劉基的劉家的文氣相助,三氣合一,正是大坤朝第一等的家世,上官瓔投身此等門第也算我對得住夫子勝了。”

說著林清玄一絲神念進入玄冰冠,對著上官瓔的殘魂說道:“眼前這個朱家乃本界第一等家戶,福緣深厚,最適合你轉世重生,孩子,你可愿意入此門楣?”

上官瓔因為魂體不全,不僅記憶缺失,反應也慢上許多,頓了頓才躬身道:“弟子愿意,謹遵恩師安排,只是弟子這一世原為男兒郎,不愿再為女兒身了。”

林清玄憐惜的伸出手拍了拍嬰兒模樣的上官瓔的小腦袋,道:“那就依你,為師就送你去轉世吧。”

說完林清玄一縷神念裹著上官瓔飛出,穿過吳國公府邸的八進宅子,而后落入了淑清閣的樓中。

看著正躺在床榻上享受著丫鬟扇風的一個柔美的夫人肚子微微隆起,林清玄知道她腹中正是一個剛滿三個月的男嬰,而這個夫人的夫君則是朱自成的第四子朱來棣的第二子朱允煦。

除了朱允煦的夫人懷的是男子,朱允炆、朱允熾的夫人懷中的都是女子,因此為了讓上官瓔如意,林清玄只能選擇大坤朝四品輕車都尉朱允煦之子了。

揮手將上官瓔的殘魂送入了朱允煦夫人的腹內,林清玄微微點頭就消失不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