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五〇章 清玄帝君戰妖祖,終知風云星界

第二五〇章 清玄帝君戰妖祖,終知風云星界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五〇章 清玄帝君戰妖祖,終知風云星界

夔牛宮闕中的眾多妖人魚貫而出,為首的妖人頭生鹿角,身穿金色皇袍,他身后的妖人也都服色各異,每個人的眼神都兇惡無比,目光牢牢地盯著林清玄。

兇惡妖人的目光海投露著殺意兇意,猶如海水漲潮連綿不絕的壓來,不過林清玄成道首在心性,絲毫不為所動,只是以天演鏡廣中眾妖人,想要找尋到對方的破綻。

頭生鹿角的皇袍男子看了眼身邊一個身材癡肥的漢子,那漢子面容癡笨,兩眼卻無比靈動,急忙上前一步,朗聲呵斥道:“兀那道人,哪里來的?

老道這大手印倒是像蜀山世界的銀靈掌、金剛掌,你難不成是是兜率道宮的牛鼻子?”

林清玄輕輕搖頭,道:“老道并非大彌神州中人,乃是洪荒外海偏僻之地修行的道人,僥幸開辟全真修仙一脈,添為全真教祖。”

“二十二弟且退。”

得知眼前的竟是一位不出世的高人,皇袍男子臉色一正,呵斥了癡肥男子一聲,上前拱手道:“某乃海祖門門主金鱗老祖,道友竟是一教之祖,實在是失禮,敢問道號?”

林清玄起手還禮,道:“貧道道號清玄,信眾孩兒們多愛玩鬧,讓凡俗君主加封了貧道紫霄靈光立極定德洞妙清玄帝君大天師尊號,叫海主笑話了。”

林清玄此言一出,海祖門眾老祖臉色一變,阿一奴和申儀等人也目露精光。

面面相覷了片刻,金鱗老祖還是輕咳一聲,問道:“清玄帝君道友方才顯露的神通手段確實非凡,只是洪荒外海偏僻貧瘠,膏腴之地盡數被各族之民占據,道友之名何以從未流傳?

全真教修行之國敢冊封道友帝君卻不遭天譴,必定是人口萬兆之大域,莫非是洪荒外海四野之秘境仙苑?”

林清玄心中暗自冷笑,他早就知道自己說出此言會出現群情聳動的情形,此時見果不出所料,就笑而不語。

原來洪荒外海雖然號稱無限大,但是不過是過上幾十上百年海域外圍就會擴大一圈,因為新出的海域內一片虛無,所以越是靠外的海域越發貧瘠,不僅島嶼越來越少,生靈也越發稀有,大海之內也越發荒蕪清冷。

可以說是除了靠里的萬里海域是自開天辟地以來就有的四海,其余八成以上逐漸蔓延開辟的新海域人口生靈都不多。

海祖門號稱洪荒外海四海之主,自然是熟知四海各處海域,也知道整個四海的各族人類也不過數千萬,而且以上萬個邦國的形式分布四海。

海祖門的百祖想要成為太乙星主也不過是想要統一了四海大半人族的正祀,加上一些妖族祭祀,估摸著就能成功,但是也只敢奉鯨吞老人為正祀的主神尊者,自己等百位作為輔神使者。

可是清玄帝君竟然被國人奉為帝君,卻沒有引來無量諸天的大羅天、混元界的天劫懲戒,足可證明他所在的邦國之民數目尤在洪荒外海各族人類之上。

金鱗老祖可以篤定洪荒外海并無能承載如此多人的大島秘境,但是清玄帝君卻堂堂正正的施展了道門正宗大法攔下了本門的萬里波濤,無論是玄門正法還是一教之祖的排場,加上他說出此言沒有引來無量虛空中真正的眾神側目,足可見他的帝君是真的。

畢竟在無量諸天這個世界里,神名是不能應許的,如果不是真神,只是冒充或者詐稱尋常的島神、山神、一方之神還無妨,最多是野祀之靈,甚至有運氣的話能夠成為真神飛升無量諸天。

但是尊者、菩薩、真君、帝君等神號就非得是擁有一方天地的太乙星主,又或者是得到天地萬民認可的正祀真神,尋常野祀的毛神和修士若是敢自稱這些神號,頃刻間就會引來真正的這些真神的側目,甚至引來天劫。

即使不會引來天劫和真神懲戒,若是野祀邪神詐稱帝君大神,因為不知正祀真神,沒有神軀真傳,單單是萬民雜念引來加身就能讓這個冒充帝君的修士或者假神瞬間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看著“清玄帝君”瀟灑自如的飛在半懸空,金鱗老祖心神震顫,一時拿不準林清玄的來歷。

輕咳一聲,朝著無量諸天拱了拱手,金鱗老祖小心翼翼的問道:“您是從那下來的?”

林清玄仍舊是笑而不語,阿一奴的六只眼睛神色復雜的看著林清玄的背影,心中卻不住地撇嘴,他作為從無量諸天隕落下來的太乙星主,對各位星主都或熟悉或知曉,很清楚林清玄絕對不會是某位星主隕落或者是星主的化身下界,但是若非星主又豈能又足夠的信眾確立帝君之位?

想了良久,阿一奴的腦中變換著諸多想法,最終還是覺得林清玄是大彌神州中的新型道門教主,懷著未知的原因來了洪荒外海。

因為只有八十一大州內萬國并行的大彌神州才能無聲無息的供養的出一位新興的玄門正宗,而且還是直接被大羅天認可的萬民敬仰的皇朝天子冊封的帝君大神。

阿一奴心頭驚嘆,他知道只要林清玄不會中途隕落,以后只要以神道正祀之法,必定能成就太乙道果,飛升無量虛空了。

由于林清玄對金鱗老祖的試探不置可否,海祖門的妖祖們更是拿不定主意,所有人面面相覷,都有些不知所措。

金鱗老祖能在十位老祖中脫穎而出成為新任門主,確有過人之處,他眼球一轉就知道瓶清玄帝君方才顯露的神通也不過是跟自己相差仿佛,便是勝過自己一籌也極為有限,絕對不是太乙星主,而自己背靠風云星界,倒也不必怕他。

想定了主意,金鱗老祖就咧嘴笑道:“道友若是才能夠大彌神州而來,還請自便,不要阻礙我海祖門弟子為前門主報仇雪恨!”

林清玄淡淡說道:“你要是說找君子國的諸位君子報仇,那此事老道管定了,因為他們已經是我全真教門下弟子。”

金鱗老祖瞇了瞇眼睛,轉頭問道:“諸位兄弟,誰去試試這個老道的深淺?”

與金鱗老祖素來不和的十余個老祖好似沒有聽到,他只能看向自己的心腹。

方才說話的那個身材癡肥的二十二祖最為機警,上前一步,沉聲:“我乃海祖門第二十二祖虛心,帝君你想要保下君子國的余孽,那就要與我海祖門數十萬弟子為敵了,老道人你可是想好了?

你當真不怕我海祖門掀動四海?

當真不怕我家開創了風云星界的鯨吞老祖嗎?”

林清玄輕輕搖頭,道:“大羅天道祖定過天規,不許太乙星主真身下界,更不許無量虛空的星力下凡,我只要不是要絕了你們海祖門,鯨吞老人豈會對我出手?

他難不成敢違背大羅天道祖的意志嗎?”

林清玄一席話說的擲地有聲,虛心老祖頓時咂咂嘴,而后揚起拳頭朝著自己的肚子奮力捶了數十下,咚咚的敲擊聲宛如雷鳴呼嘯,林清玄和阿一奴、申儀、莫器等人聽了都暗自皺眉,只覺得這種力道砸下去,虛心老祖的五臟六腑豈不是全都要被打碎了。

虛心老祖拍了拍肚皮,只見一陣水波蕩漾,滿意的點點頭,張口吐出來一灘柔軟如水的臟器,湊過去挑挑揀揀,伸手抄起一根腸子甩了甩,喝道:“老帝君既然非要與我海祖門為敵,那本老祖就領教領教老道人的仙法高招!”

虛心老祖說著將手中的腸子一抖,之間細細的腸子頓時活了過來,帶著刁鉆的角度朝林清玄的頭頸、胸腹、四肢綁了過來。

林清玄躲閃已然不及,只能一推玄冰冠,噴出一團玄冰寒氣凍結了腸子。

虛心老祖贊嘆一聲,又從自己吐出的臟器中拿起一掛肺葉,對著氣管吹了幾口,暗紫色的肺頓時鼓動成大紅色,頃刻間化作一把一丈大小的大錘。

“走!”

虛心老祖將自己的肺臟拋去,巨大的肺臟突然飛起,而后吹出一股颶風,將林清玄護體的玄冰寒氣吹散了。

接著虛心老祖又抓起一對腎臟,揮舞幾下就化作一對雙頭錘砸下。

林清玄尚且是第一次看到以自己內臟為法寶武器的妖人,不過這個妖人顯然是用秘法把臟器錘煉成了堪比法寶的程度,自己如今只有五成功力,也不敢以身相接,只能揮手放出九天蕩魔氣劍招架,同時手心里還暗自捏著一記太始雷光。

頃刻間虛心老祖的腎臟大錘和林清玄的九天蕩魔氣劍就斗了數十招,林清玄越打心頭越是驚異,暗道:這海祖門的妖精都是修煉的妖族血脈真身,不擅法力神念,沒想到他們竟然也身懷上乘的武功,看來我以為獨創的仙武之術并非獨創,這海祖門內也有異曲同工的仙武之術。

林清玄有心多看看海祖門的仙武之術,所有就沒有實戰全力,只是以九天蕩魔氣劍和虛心老祖的腎臟之錘不斷喂招。

過了數十招后也漸漸看透了虛心老祖的武功,林清玄看了眼天演鏡上波光流轉的神功名字,心頭一動,冷笑道:“果然是從風云星界中流傳出來的神功!”

不滅金身:無神絕宮宮主絕無神所創絕技,此功……

看到此功以后,林清玄終于可以確定海祖門的鯨吞老人所點燃星光創出的太乙星界就是“風云”,而虛心老祖錘煉內臟的法門便是不滅金身之法,只不過是又加入了他自己的不少理解變化。

明白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林清玄也就不再留手,九天蕩魔氣劍招法一變,頓時劍氣四溢,砍的虛心老祖只有招架之機,甚至于把心脾胃肝都御使了抵擋劍招。

眼看著老二十二就要被清玄帝君以一把無形氣劍斬殺,金鱗老祖眉頭一皺,冷哼道:“斷鰲死在夫子勝手里,老爹知道了就勃然大怒,我不管你們服不服我,此時關乎我海祖門榮辱興衰,還有大伙能否成就太乙,誰還有心思雜念?老六,你帶頭殺了清玄帝君去!”

見金鱗老祖搬出了老爹,眾老祖都不敢多言,被點了名的六祖青面獠牙,是統帥四海夜叉一族的夜叉魔王,他是跟金鱗爭奪門主的第一對手,此時也知道輕重緩急,冷哼道:“你也不用搬出老爹,等到一統四海正祀后,飛升無量虛空,你可未必就能再排在我的前頭!”

說著六祖夜叉王就一拍腰間的探海叉,躍到林清玄身前,鋼叉一抖就點向林清玄的周身多處要害。

林清玄暗贊一聲,三枚元辰令就飛出擋下三路殺招,右手一揚就放出了太始雷光。

只見林清玄五指一張,掌心一道青光閃動,夜叉王頓時痛呼一聲栽飛出去。

金鱗老祖忙飛升抱住夜叉王,兩臂一麻,忙運功相抗,刺痛之感已然消失,扶起夜叉王看時,卻見他渾身焦黑,兩眼反白,心跳時有時無,顯然是深受重傷,瀕臨垂死了。

金鱗老祖心頭半是暗喜,半是心驚,喜的是時時刻刻盯著自己位子,想要取而代之的夜叉王再也不必忌憚,驚的卻是夜叉王的法力神通僅次于自己,自己想要一招將他打成重傷也是不能,可是清玄帝君卻有此等法力,這固然有夜叉王大意的緣故,但是也不得不承認清玄帝君確實有著洪荒外海絕頂高手的實力。

悄悄施法將夜叉王是心脈震斷,金鱗老祖抱著夜叉王的尸首痛哭道:“清玄帝君將老六轟殺了……”

聽了門主此言,眾老祖也都看出了夜叉王確實是斷了氣,由于金鱗老祖做的隱秘,加上夜叉王被太始雷光打中面門后暫時停了心脈氣息,所以眾老祖都以為夜叉王真的是被清玄帝君一記雷法打死了。

“賊道人好厲害的雷法,此人不除,我海祖門如何統帥四海?”

“老大,你說咱們怎么動手?”

“清玄賊道再是玄門正宗也不能饒了他,咱們還是星主之后哩,他憑什么敢殺了老六?”

金鱗老祖見眾老祖群情洶涌,同仇敵愾,頓時大喜,沉聲道:“兄弟們,聽我號令,圍殺清玄,為老六報仇,為斷鰲老大報仇!”

說著金鱗老祖第一個閃過去,兩手一揚,十二道陰寒邪惡的劍意依附在十二枚鱗片之上,夾雜著天雷、颶風、海水、風沙、劍氣、殺意、惡念等一股腦的朝著林清玄涌來。

林清玄臉色一變,知道這個劍法乃是勝過自己九天蕩魔氣劍的絕技,不敢力敵,只能放出十二枚元辰令和九天蕩魔氣劍、玄冰冠寒氣一動抵擋。

林清玄的法寶和神通齊出,已經是用了畢生所學,縱然金鱗老祖的神通高明,但是撞在被玄冰寒氣包裹的十二元辰令和無形氣劍之上,十二枚鱗片還是只能發出十二圈冰凍了方圓百里的寒流后無功而返。

林清玄瞥了眼天演鏡,見到鏡面上浮現的三句心訣和《玄陰十二劍》的名稱,知道是風云世界的第一等劍法神功,據說是源于秘境劍界。

對比起金鱗老祖的玄陰十二劍威力,林清玄知道如今的自己尚且多有不足,只能暗自將太陰五雷錦抓在了手里,同時瞪了眼還在觀戰的阿一奴,大喊道:“道友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3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