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四七章 太乙道果不外求,我自以天仙證得

第二四七章 太乙道果不外求,我自以天仙證得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四七章 太乙道果不外求,我自以天仙證得

一怒島的圣火神山之內,本來陷入沉睡的阿一奴突然心頭一驚,急忙翻身驚醒。

知道自己這等修為不會無緣無故心血來潮,阿一奴臉色一變,低聲道:“難道是大彌神州的仇家登門了!”

“大彌神州的規矩可沒有趕盡殺絕啊?況且洪荒外海不過是神州的陰溝垃圾堆,那些賊禿會自降身份來對付我嗎?”

輕輕搖搖頭,阿一奴起身施展秘術掐訣演算,半晌后才皺眉道:“是清玄真人過來了?

并無殺機,難道他沒有卷入海祖門和君子國的爭端嗎?那血島之禍也不該躲得過?

我還想著他要是能被卷入其中,當能大大削弱海祖門實力,未來也不至于讓海祖門滅野祀邪神,滅到我的頭上……現在看來是情況有變了……”

雖然想不明白,阿一奴卻知道林清玄這個老道是洪荒外海的絕頂高手,除了個別參透太乙散數的大高手,洪荒外海之上林清玄和自己、夫子勝等人都是無人敢惹的絕世高手,現在自己跟林清玄關系不錯,他若是趕回來,自己定當好生招待才是。

念及于此,阿一奴就飛出神山,而后就看到了清玄真人正笑語殷殷的飛來,他身后還有數十名峨冠博帶的儒生,各個氣度不凡,為首的幾個胸中浩然正氣令自己也皺眉厭惡,可見都是儒家修為高深的鴻儒了。

阿一奴很清楚自己修煉的神道祭祀之法是權宜之計,沒有太乙星光的加持,說起來不過是淫祠野祀,所以自己充其量也就是一尊野神邪神,神力沒有太乙星光加以淬煉,雜質頗多,儒家的浩然正氣和玄門正宗、佛門正宗的法力都算是自己的克星,接觸以后自然是抵觸方案。

阿一奴三個腦袋微微皺眉,雖然抵觸畏懼,但是想到自己畢竟來歷非凡,而且如今的法力修為只要不是遇到夫子勝不必畏懼。

而且自己底蘊深厚,長久修行下去,只要手下部族信眾不斷增加,終究有重回太乙的可能,即便是憑借野祀成就了太乙后比不上其他的太乙星主,但是自己到時候轉過頭來重新轉為正祀,最多千年就能恢復鼎盛實力了。

阿一奴在看到了林清玄帶著面色恭順的君子國儒生過來后就猜測是海祖門滅了君子國,然后林清玄收攏了君子國殘余部眾,想來是要投奔自己。

林清玄飛近后就停下,拱手道:“道友好,貧道又來叨擾了。”

阿一奴看了看林清玄身后的眾多大儒,三個狗頭之上同時露出驚異之色,問道:“這些儒家高修是?”

林清玄微微一笑,看了眼阿一奴狡黠的眼神就暗罵道:明知故問,實在奸詐。

林清玄在一百多年前就能做到心有驚濤而面不改色,此時心中雖然揣摩出了阿一奴的想法,面上卻和煦微笑,道:“正要說于道友知道。自從你告知我君子國所在后,貧道……”

等到林清玄講解了自己在君子國的見聞后,阿一奴得知竟然是夫子勝自己死前把君子國托付給了林清玄,心頭一陣驚異,只覺得難以置信。

不過在想到林清玄一身與洪荒外海格格不入的玄門正宗修為后,就理解的自忖道:儒釋道三脈乃是大羅天界的道祖所傳,諸天萬界中皆有傳承,算是天下第一等的正道了,夫子勝遇到了林清玄必定如他鄉遇故知一般歡喜,倒也能理解……

哎,大彌神州靈氣充盈,乃是無上福地,可唯獨洪荒外海與大彌神州有鐵圍山相隔,靈氣稀薄,證道艱難,反而成了神州內犯了事、遭了災的邪修叛徒的樂園,更是無有一位星主愿意看管此處,千萬年以來終于成了天下第一等的監獄禁地……

蔡圣當年周游外海,想要在此度化妖邪,弘揚正道,可惜耗費千年而無功,飛升之后還贊嘆的說:洪荒外海乃正氣之沙漠,人性本惡,眾靈皆迷,不可救藥也。

夫子勝秉承蔡圣之道,修習儒家圣道,建立君子國度化本國之民,想要在洪荒外海建立一方大同樂土,自然知道洪荒外海的正道人士何等之稀有,見到玄門正宗的林清玄也就不必相交就知道可以信賴,乃是同道中人,那托付君子國也合情合理了,而林清玄接受遺命也順理成章了……

得知林清玄是要帶著君子國的八萬民眾移居到一怒島,阿一奴先是大喜,繼而大憂。

喜的是海祖門也是自己的大敵,如今能得林清玄和君子國的大儒相助,等到海祖門打上門來時也能抵擋,可是憂的卻是夫子勝和海祖門門主斷鰲海主同歸于盡,海祖門必定是傾巢出動要為門主報仇,剿滅君子國人,現在自己接納了君子國,必定要承受海祖門高手的攻打,稍有不慎千年努力就要毀于一旦了。

林清玄一看就看出來阿一奴的擔心,但是此時他已經知道了海祖門的打算,也明白了阿一奴之前必然是想要引自己入局去做消耗海祖門的旗子。

海祖門要在洪荒外海統一掃平淫祠野祀,推行正祀,阿一奴只要不乖乖做海祖門的從屬之神,那是早晚得步了君子國的后塵。

林清玄想了想阿一奴的做派,顯然是不能忍受低人一等,于是就淡淡說道:“若是道友不方便,我等就另尋他處了,只不過海祖門的追兵一路上遇到野祀之國便要掃平,只怕是我等走了以后,追過來的海祖門弟子未必會放過閣下。”

阿一奴居中的紅臉狗頭眼睛一紅,瞪眼道:“你是在威脅我嗎?”

林清玄輕輕搖頭,綠臉狗頭則吐了吐舌頭,道:“道友若能留下與我一同聯手,我收留你們也無妨,只不過你須得答應我,咱們一同攜手擊潰海祖門大軍后,你要助我另起爐灶,拉起一部不弱于海祖門的勢力,如此我也能壯大一奴神教,早日成就太乙,待我成就太乙道果以后,你也一同證道,共享長生如何?”

林清玄知道阿一奴說的意思是讓自己助他擊敗海祖門后,幫著他一起推行他的一奴神教,他的信徒多了,自然能早日成就太乙,到時候自己成了一奴神教的從身,也能證得太乙偽道果,成為諸天虛空中阿一奴的星界旁邊的衛星。

先不說自己壓根就相不中神道祭祀的太乙道果,更不必說還是個從屬的衛星太乙,所以林清玄并不動心,不過此時自己也準備利用阿一奴對抗海祖門,想了想,林清玄還是微笑點頭,道:“就依道友之策。”

說完林清玄轉身吩咐道:“申儀、裘同、莫器……你們還不快拜見阿一奴神主?”

君子國的眾大儒此時也知道自家的師伯跟阿一奴神商定了合作計劃,都恭聲應諾,而后帶著身后的師弟、弟子等上前躬身下拜,口中朗聲呼喊道:“晚輩拜見阿一奴神主……”

很快阿一奴就把大祭司歐奇易牙喊來為君子國民眾劃撥土地,然后林清玄放出十二元辰令,十二個白光飛出,頓時將大祭司劃出的山地整飭平整。

看到清玄師伯的無上大法,眾鴻儒驚嘆不已,一怒島大祭司等卻嚇得渾身發抖,就連待在火山之內悄悄觀察的阿一奴也暗自心驚,想道:沒想到這個老道有著此等神通,我原來還是有些小瞧他了,他的法力實不在我之下,我們聯手恐怕還真能抵擋海祖門的弟子。

收回了十二元辰令,林清玄不必吩咐出聲,申儀等人就一定帶著大儒們施法放開銘器禁制,然后一陣狂風刮過,縱橫數十里的小平原之上就多出來八萬余人,這些人都是自幼就按照儒家修行之法培養的儒家信眾,便是資質悟性不足境界淺薄,但也頗有城府,猛然間來到一座島國,也并不驚異。

申儀上前朗聲解釋了片刻,然后眾人就在各自書院山長和督學的領導下開始重建家園。

林清玄將諸事交給申儀,自己則飛到石壁一側,破開一個深達一丈的石洞,進去打坐休息。

由于林清玄是陽神之軀,不必修煉,只需體悟天地化生之力就能彌補消耗,所以片刻后就把方才開山平地的法力消耗恢復了。

感覺神念恢復到雄壯活潑的程度,林清玄這才將十二元辰令放出,封閉了周身方圓一丈,既能防止外人窺探,也能保護自己。

又散出幾絲神念加強十二元辰令后,林清玄才將懷里的那個竹簡取出。

這個竹簡是夫子勝死前贈與自己的《一燈驅夜經》,也是君子國的無上儒家神功。

林清玄如今對洪荒外海和無量諸天都有了較深的理解,知道了儒釋道三教真傳本源上來講都是從無量虛空的大羅天上傳出的,幾乎九成以上的太乙星界和凡星之內都有著三教傳承,只不過修行之法不同罷了。

而如今能直指太乙道果的修行之法除了個別太乙星主機緣巧合修成的無法復制,大多數還是走的儒釋道三教真傳之法,或者神道祭祀、妖修血脈之法和天魔大法等。

現如今洪荒外海中妖修之法在海祖門,天魔大法在鐵圍山,神道祭祀之法倒是不少傳承,但是這些法門都不適合林清玄修煉,如今算來算去能幫助自己看到太乙道果端倪的也無非就是夫子勝所贈的儒家神功經典一燈驅夜經了。

林清玄緩緩展開竹簡,就看到了逐漸之上的鳥獸文,自己原本是不認得,不過有神念之助,在君子國時片刻間就把諸多秘文學會了,此時認讀起來倒是毫不費力。

“孔圣曰: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入,無道則隱。孟圣有云: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吾年四十有五而志于學,前承諸圣之道,后揚立學之德,更易洪荒外海之危亂,然事與愿違,本想化無道為有道,兼濟天下,奈何苦心千年而無功,只能獨善其身,退守孤島,雖說是閉門而建大同,實為慚愧難當……

為弘揚正道,創立正法,余化三千年心得成書一部,曰《一燈驅夜經》,有大毅力之輩憑此經典可營造大同之國,化圣王之道歸化萬民,加以時日必能修成太乙道果,平定洪荒外海之亂象……

此經共分為三論八議,其一論曰論天……天也者……萬物化生之規也……”

這篇小小的竹簡內有著數萬字,開頭一段是夫子勝的小小自序,后面則是這門儒家立道之經典的詳細法門。

看完經書后,林清玄也明白了太乙道果的不少真諦,知道了所謂太乙星主到底是何等存在了,而后輕撫竹簡,感受著竹簡上涼絲絲的手感,贊嘆道:“夫子勝不愧是洪荒外海數千年內難得一見的杰出人士,也是儒家的一位大家,剛創出可比肩上古諸圣經典的成道之法就殺身成仁了,貧道得你所贈已然通曉前路,道兄放心,老道必定遵守約定,護住你君子國老小周全……”

收起竹簡,林清玄心情越發暢快,他是玄門正宗的弟子,自然不能轉過頭來去修行浩然正氣來證道太乙。

不過天下之法殊途同歸,林清玄通過一燈驅夜經已經參透了太乙道果的奧秘,準備以此經為依據推演地仙和天仙之法,然后估摸著天仙之法創成后便是自己成就太乙道果之時。

收回竹簡和十二元辰令,林清玄柔聲道:“申儀過來。”

片刻后申儀走進山洞,恭敬三拜后才問道:“清玄師伯有何吩咐?”

林清玄淡淡說道:“夫子勝的千金被殺生宗的戒不得色抓到,囚禁于西海騎鴻島,那島上的騎鴻怪客是戒不得色的摯友,你帶上幾位治國境界的大儒一同前去,斬殺了騎鴻怪客,將上官瓔帶回來,你們師父不在了,要好生安頓你們的小師妹才是。”

申儀聞言神色大驚,道:“恩師他老人家不是早就將小師妹送去釣鰲磯了嗎?怎么會落入殺生宗之手?”

“戒不得色早年在你師父的手上吃過大虧,早就跟海祖門聯合起來要滅了君子國報仇,所以一直喬裝打扮,打探消息,數日前就發現了蹤跡,趕赴釣鰲磯將鎮守那里的南海老笠殺了,將南海老笠的小弟子和上官瓔一同抓了……

現在戒不得色已經被我打的魂飛魄散,上官瓔傷勢不輕,你們快快解救他們去吧。”

林清玄將自己所知娓娓道來,申儀聽后不敢怠慢,跪下叩首后就慌忙起身,臨出洞時林清玄擔心申儀等殺不了騎鴻怪客,再放跑了此人惹來海祖門,于是就將頭上玄冰冠取下,手腕一抖,玄冰冠就平平飛出,懸在了申儀身前。

“這頂玄冰冠是老道的護身法寶,有御敵護身和收納等功效,你將此寶帶著,免得放跑了騎鴻怪客……御寶心決乃是……”

將運使玄冰冠的部分心法口訣傳下,林清玄就擺擺手,道:“退下吧。”

申儀雙手捧起玄冰冠,而后就緩緩退下,心中驚喜道:得了師伯傳下的小半片“太始天符地箓祭法百訣”,這等玄門正宗的仙法我就學得三成了,以后也能自己琢磨著祭煉仙寶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