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四二章 神道祭祀,強納贅婿

第二四二章 神道祭祀,強納贅婿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四二章 神道祭祀,強納贅婿

林清玄以陽神之軀破碎虛空,飛升離界,感覺就像是跳出一個泥潭,再無絲毫的束縛之感。

就像是獲得了自由,與天地之間那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奇妙感覺逐漸淡泊。

不過從黑洞中躍出后,林清玄閉目感受片刻就知道自己由于離開了成道的世界,所以化生之力不能再源源不斷,不朽永生也不復存在了,甚至于神通手段也頗受影響了。

不過這樣情況林清玄從周伯通的記憶里已然知曉了,當即摒除雜念看向四周。

卻見自己身處的是一個沒有光線的無比黑暗的虛空宇宙,即使自己目蘊神光想四周看去也只能看出百里方圓,遠不如在本界的萬里內一目了然的神通。

林清玄知道此一時彼一時,只得轉身仔細的打量起了身邊的這枚巨大的氣泡星球,這個星球也是灰突突的沒有光芒生氣。

第一眼看去小如人身,仔細看去卻發覺大如天地,林清玄頗覺熟悉,知道這是天地中空間法則的自然體現,自己如今不過是剛通過“太始天符地箓祭法百訣”掌握了虛實大小的變化,像這種介子納天地的無上法則看也看不懂。

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成道的武俠世界,林清玄哈哈一笑就拂袖轉身,化作紅色流光在這片無邊無盡的滑行了許久,而后直落向下,穿過能把陰神吹散的九天罡風層落入了下方的一片無盡廣闊的大天地。

穿過隔絕一切的九天罡風,林清玄才收起了護體的十二元辰令,他贊嘆道:這九天罡風無比犀利,我的九天御魔無形氣罩也未必能抵擋,恐怕尋常的陽神,越界以后也要損傷不輕……

落入了這方洪荒外海,林清玄抬目四顧,見無邊無際的泱泱大海不斷地翻起波濤,看著頗為兇險,天空中飛舞著尖牙利齒的舉行飛獸和飛鳥,時不時盤旋而下,如利箭一般射入海面,片刻后叼著一條巨大的魚類飛躍海面。

有時候海面泛起高達數十丈的浪頭的時候,浪頭里會躍出巨大的飛魚,一口吞下空中悠閑自得的飛禽,而后落入海中。

還有時不時出現的一條條紅色赤煉從海面飛出,在飛獸飛禽躲閃不及的時候被赤煉點燃,化作火球哀嚎中落入海面。

種種奇異的景象不一而足,不斷地在林清玄的眼前上演著,讓他清清楚楚的認識到這個洪荒外海似乎危機四伏,單單是海獸飛禽就各有神異,而且體魄強大,林清玄能清晰地感應到這些海獸飛獸都有著超越大宗師,甚至筑基武圣的實力,所以他覺得這些怪物興許該稱之為妖獸。

抬頭看向天空,見東西北三方天際是一片虛無,顯然是九天罡風予以隔絕了天上的那些黯淡無光的凡星,但是在遙遠的南方天空卻是懸掛著滿天的星辰,星光如豆,雖小但是明亮無比。

在眾星環衛中的是一枚巨大的太陽和九枚月亮,日月星同時灑下光芒照耀著天地,將洪荒外海照耀的十分光明。

林清玄深深的看了眼有著日月星懸掛的世界中央的無量諸天虛空,知道那些星光是此界永生的太乙星主,九枚月亮則是更加厲害的混元界主,那個太陽則是此界無上的存在大羅道主。

“老道必定要搞清楚太乙星主的秘密,探索一下超越世界阻隔的不朽到底是何等的存在!”

這方世界的光亮一開始全是靠的開創世界的大羅道主的大羅天,也就是那枚高懸中央的巨大“太陽”散發的光芒照耀了天地萬物。

后來接連出現了九位混元界主和幾百上千為太乙星主,月光和星光配合著大羅天的日光照耀著天地萬物。

不過隨著大羅天內的大羅道主億萬年來都是陷入了沉睡,一天一次的呼吸讓大羅天的日光伴隨著呼吸而由明轉暗,也就形成了白天的大羅天照耀萬物和夜晚的三光爭輝。

林清玄看到了無量諸天虛空的星光景象就知道現在是清晨,正要好生尋覓一處海島歇腳,忽然眼前一黑,頓時眉梢一皺,周身泛出紅光護住了方圓三尺。

舉目看去見四周全是濕潤光滑且不斷涌動的肉壁,緊接著一條巨大的舌頭卷動著自己送入了一個黑暗的洞口,而后便是一路向下滑動,直到落入了一個滿是酸腐臭氣的沼澤里。

林清玄的護身神光被沼澤里的壓力壓得縮到身前三寸,雖然自己泡在滿是碎骨頭和肉渣滓的綠色池子里載沉載浮,但是身上衣衫都是一塵不染,隔絕了一切的污穢。

林清玄知道這是那是吞下自己的妖獸胃里,冷哼一聲,心中暗笑:這個獅頭鷹身的妖獸實在是呆笨,竟敢將老道吞下肚去,壞了自己的性命可怪不得旁人……

說完林清玄右手一揮,神念如刀劃破了胃壁向前飛出,而后神念之刀一路向前劃破了三重肉壁屏障,最終重新回到天空之中,身上神光散去,道袍須發仍舊是干凈的一塵不染。

半懸空的一頭大如小山的獅頭鷹身怪捧著肚子上的一個大洞不停的嘶吼著,大洞里不斷地流出紫色的鮮血和綠色的汁液,它的翅膀東扭西歪的煽動著,眼看著就要一頭栽入海中。

可是就在獅頭鷹身怪搖搖晃晃中它腹部的大洞不然停止了血液的流淌,瞪了眼林清玄,而后就夾著尾巴飛跑了。

林清玄驚嘆道:“好頑強的生命力,看樣子他雖然受傷不輕卻仍能活命了,若是一個妖獸就有這等頑強的生命力,此界大能的神通法力真不知有多強了……”

經過了這個小插曲以后,本來都覬覦林清玄,把他當成可口美食的飛禽野獸和海里的海獸們全都嚇得拖尾縮頭的轉身遠遠逃走了。

林清玄微微一笑,神念蔓延出方圓千里,看到一個有人生活的海島,低聲道:“先去那個島上歇歇腳,也好打探一二,若有合適的轉世之身也可轉世重修……”

說完林清玄就化作流光消失不見了。

片刻后,在北海一隅的一處小島上,林清玄大袖飄飄的出現了。

這個小島說小也不小,約有大半個夏威夷島大,不過島上的部落土著有著數萬之眾,比夏威夷島的就要多上許多。

林清玄神念一掃就發覺島上的漁民幾乎每個人都沒有鼻子,或者說是每個人的鼻子都被人用利器剜掉了。

林清玄先是隱藏行跡以神念搜集信息,而后通過天演鏡將島民的語言觀照復制,不僅學會了這門“一怒話”,也知道的島民自稱“一怒人”,而“一怒”的意思則是無鼻之人,也叫作神靈賜福之人。

一怒人信仰著名為阿一奴的神靈,祖祖輩輩都遵守著阿一奴的兩大神諭,一是在每一個一怒人長到十二歲成年時就要把鼻子割掉,二是所有的一怒人都不得離開一怒島的方圓百里,不然馬上就會遭受天譴。

林清玄從島民的談論中也知道他們祖祖輩輩所信仰的阿一奴神靈時真實存在的,就在島嶼正中心的火山口內沉睡,每過十二年才會蘇醒一次,蘇醒之時大地震顫,巖漿噴涌,海嘯席卷島嶼,非得是酋長和祭祀將島上最美麗的少女供奉出去才能換取阿一奴的情緒平息,繼續保佑島上十二年的風調雨順。

林清玄的神念靠近海島中心的火山時就停了下來,他不知道這個阿一奴的法力修為如何,暫時不想惹出事端,所以只是裝作游方道人來到了島嶼南段平原的最大部落。

無鼻島上的無鼻人雖然長得個個形容可怖,但是由于物資豐富,對待林清玄的態度十分客氣,大酋長和大祭司親自出面接待林清玄,還拿出來香果、烤肉和果酒等招待。

林清玄為了多了解一下洪荒外海就在無鼻島上住了下來。

這一住就是十天,十天里每日都有島上的居民來想林清玄供奉香果肉食和果酒,同時為林清玄引薦各自家中身材最好的女子,想要納林清玄為女婿,讓他加入一怒族。

林清玄十天時間里婉拒了無數的求歡求娶,只是一直在默默的琢磨著阿一奴神。

整個島上只有大祭司一人擁有超凡之力,林清玄發覺他既不煉精化氣,也無煉氣化神,更無法寶相助,只是每天對著神廟里的那一尊三個狗頭一個人身的神像不停的叩拜祭祀,而后就擁有著平息海浪,穩定山洪,治療疾病的諸多神通。

林清玄經過研究后發現這是一種與自己成道體系完全不同的一個體系,似乎大祭司的神力完全是他們的阿一奴神所賜,只不過如何賜予的,阿一奴的神力又是從何而來林清玄僅憑自己的神念觀察無從得知,所以在第二天就激活了天演鏡。

在第十天的清晨,林清玄終于發現天演鏡的鏡面之上波光流轉,吸收以后才忍不住瞇了瞇眼睛,在草屋之內忍不住拍了拍手,發出了清脆的一聲“啪”。

原來經過林清玄九天里不斷地激活天演鏡后以神念觀測神廟,天演鏡終于把阿一奴神力和大祭司神通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了。

原來阿一奴是一尊山神或者說島神,他的神力大小全在信仰族民的數目,所以小小的無鼻島上才能靠著阿一奴賜給大祭司的神力風調雨順,足足養活了遠超島嶼承受力的民眾,同時外來之民也都想盡辦法留下改信阿一奴,增加信眾后,祭祀香火之力也就被阿一奴轉化為神力。

林清玄通過天演鏡也明白這叫做“神道祭祀之法”,是不需要煉精化氣,煉氣化神,只需要保證又足夠多的信眾就能擁有無上的神通,甚至于有超越陽神的法力。

林清玄了解以后就覺得這個法子對于練成神念的人仙都能修行,自己作為陽神仙人,若是回到武俠世界推行此法必定能法力大增了。

隨便想了想,林清玄還是暗自搖頭,心中自忖道:雖然神道祭祀之法著實非凡,不僅境界直升飛速,而且似這個島上有個數萬真心信仰之人便能靠著信仰之力永生不死,法力也接近陰神,但是終究九成九的神通法力都是源于信眾,自己的本事不多,在我看來不過是旁門左道罷了……

雖然是決定不修行神道祭祀之法,但是林清玄還是還是從這套完整且立意高深的法門中看到了超越陽神的可能,同時也通過神道祭祀法門頗受觸動,想到了不少仙法神通的發展方向。

轉眼過了數日,因為既不離開,同時又不斷拒絕留下入贅和撒下種子,島上的一怒人們漸漸失去了耐心,準備強納林清玄為部落的贅婿。

林清玄這天正在琢磨著這門博大精深的神道祭祀之法,同時想著如果不是怕惹事,將火山之內沉睡的山神阿一奴抓出來還能搞清楚神道修煉之法,如此才算是將這門祭祀修煉的法門完全搞到手了。

忽然眉頭一皺,林清玄從草席上睜開兩眼,眼睛似乎能穿透木板看到外面氣勢洶洶而來的一怒勇士。

在林清玄的神念中他清晰的看到了一怒族的一百多名身材高大的勇士在大祭司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朝著自己的木屋走來。

片刻后站到了屋外,一名勇士大喊道:“林道人,大祭司有話問你,快出來拜見!”

林清玄因為但是顯露出神通引來了鐵圍山血屠長老的注意,畢竟自己的陽神神通與周大哥的實在是太像了,所以來到無鼻島后一直顯露的是大宗師層次的武功修為,雖然有著非凡的本領,讓一怒族人敬重,但是畢竟沒有超凡之力在身,并未引來大祭司的多少關注。

此時大祭司親自前來,林清玄神念一掃就知道一怒族是準備強逼自己入贅為婿了,這多少也是看重自己的一聲好武藝了。

林清玄起身推門而出,客氣的上前起手施禮,道:“貧道見過大祭司歐奇易牙,敢問大祭司有何吩咐?”

大祭司是個須發純白的老人,據說是已經活了一百四十多歲自從他接掌大祭司一位后已然親自主持過十次祭祀阿一奴大神的典禮。

歐奇易牙抬起眼皮,渾濁的雙眼牢牢的盯著林清玄,咧嘴露出滿口的爛牙,說道:“林道長,老夫前來非為別事,乃是要親自為您保個媒。”

林清玄瞥了眼早已是一臉死氣,但是憑借著他們的阿一奴神的神力護體,硬是活蹦亂跳的老祭司,又看了看各個神色不善的勇士,冷笑道:“竟有如此好事?只是貧道乃是出家之人,豈能留下婚配?老祭司的好意只能心領了。”

歐奇易牙伸手在懷里取出一張手絹,在自己沒有了鼻子,只剩下兩個大窟窿的地方蹭了蹭,而后朗聲說道:“你們出家人不是常說以慈悲為懷嗎?我海外小島,急需新鮮血液加入傳承繁衍,如今你在我一怒島享樂半個多月,卻不思報答,豈是慈悲為懷之人?”

林清玄看了看歐奇易牙說完都拿出長矛骨刀的勇士,嘆息道:“看來此事無法善了?”

大酋長兼大勇士的歐幾里大聲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受到我們的供養總要報答一下,現在你要不然娶了我族里的女子,要不然被我們抓了扔進神山火口祭祀給阿一奴,你自己選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