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二一章 嵩山大戰

第二二一章 嵩山大戰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二一章 嵩山大戰

大宋順天十四年

此時距離正道七大派圍攻明教光明頂的大戰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年,可是短短的五年里江湖卻熱鬧精彩的勝過了以前五十年。

年輕一輩出現了袁貌、殷離、楊無忌、張彤嫣、殷湘君等最杰出的高手,還有稍大一輩的方升、楊卓犖以及明教、少林、終南、丐幫等派的高手這些年都有事跡聞名于世。

明教與正教諸派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大,甚至于波斯明教也參與其中,明教兩教合一實力又有大增,在江湖上儼然有以一教之勢與整個中原武林抗衡的態勢。

由于如今武學昌盛,尋常武夫在大宗師面前便無異于螻蟻,大宗師在筑基成功的大武圣面前也猶如兒童,所以有著袁貌、范遙、楊破天三位大武圣,十余名武圣的明教卻是有了能抗衡中原武林的實力。

不過終南派有踏足仙流的張三豐祖師,少林寺有一位踏足仙流的渡厄圣僧和兩位大武圣,桃花島有大武圣楊定,青牛宮有大武圣流水真人、流云真人,紫霄宮和玉清宮更不必說。

若是果能請動張三豐真人和渡厄圣僧出面邀請其余諸派的大武圣出馬,明教雖然強大也是絕無取勝的可能了。

不過五年間發生了許多事情,張三豐顧念舊情不愿過問,直接對外公布閉了死關修煉陰神之法。

桃花島也不問世事,最終只有少林寺和青牛宮做主清了七大派的首腦齊聚嵩山,原來是煎熬的五年,終于到了中原七大派和明教約定的第二次斗法的大戰之期了。

第二次斗法之期約在了嵩山。

因為倒也不是少林和青牛宮的相約,而是因為近些年機緣巧合中明教的楊無忌忽然得知了少林寺空見老方丈的弟子圓真和尚便是數十年前的旁門高手成昆。

引發明教和正教爭端的也正是圓真和尚,成昆與謝遜當年的恩怨糾葛纏綿至今,最終引得明教與中原各大派為敵,原來一切都市成昆想要覆滅明教的陰謀。

所以這一次比斗明教就要化被動為主動,不僅要跟中原七大派分出勝負決定未來武林統帥是誰,同時也是要用這一戰給謝遜和成昆了斷恩怨。

謝遜、范遙等高層早就知道了當年陽頂天之死的緣故,此時也是憋著勁要報仇雪恨。

斗法之期臨近前,青牛宮流水、流云二位真人、丐幫、峨眉、華山、昆侖四大派的掌門人以及終南七俠等都齊聚少林寺,嚴陣以待的等著明教登門。

轉眼日上三竿,只聽得三聲炮響,正坐在大雄寶殿內吃茶說話的幾位掌門就都臉色一變,史火龍冷哼道:“明教到了。”

“今日是我明教與七大派第二次斗法之期,范遙攜帶明教弟子前來請教。”

范遙的聲音穿過三道山門在大殿內的眾人耳邊響起。

空見神僧和流云真人互看一眼,而后朗聲道:“我等七大派都已恭候多時了,還請范教主稍后。”

說完話,空見就看向身邊的一個黃衣老僧,道:“圓真,你去請心禪堂九老吧。”

圓真躬身道:“弟子這就去請師祖和師叔祖們。”

心禪堂九老是少林寺碩果僅存的九位渡字輩前輩高僧,其中修為最高的渡厄在十年前就坐枯禪修煉煉氣化神之法,乃是當今武林中與丘陽齊、張三豐、八思巴三位齊名的四大陸地仙人之一。

除了渡厄圣僧,其余八位渡字輩高僧也都是大武圣修為,只是受限于悟性心境,一直未能修成正果,凝聚出神念。

心禪堂九老就是少林寺和青牛宮、終南派同為武林三魁首的底氣,如今終南派有真仙張三豐,少林寺則有真仙羅漢渡厄圣僧。

如今紫霄宮不出世,玉清宮遠在西域不問中土之事,青牛宮便是全真教三宮中在東土最活躍的門派,即便沒有真仙在,看在全真教的面子上,青牛宮位列三大魁首是也沒誰敢不敬重。

過了半個多時辰后,少林寺中門大開,七大派的首領前輩陪著心禪堂九老魚貫而出,之后才是少林寺空字輩、圓字輩的其他高僧不能改七大派的長老弟子等。

片刻后少林寺的門前就站了三百多位武功在一流之上的高人。

在少林寺門前則是明教的三千多教眾眾星拱月般的拱衛著教主、副教主、左右光明使、四大法王、五散人、五大掌旗使等二十多位高層。

范遙、謝遜都是身穿龍袍,不過一個是五爪金龍,另一個是四爪,其余法王使者等衣物也極盡華麗,看著倒像是朝廷里的皇親國戚和文武大員到了一般。

在范遙和謝遜、楊破天、殷天正四人中間站著的是一個樣貌丑陋的大胡子青年,他穿的破舊,看著也宛如鄉野村夫,但是明教中人人人尊敬,便是七大派這邊的掌門高人遠遠看到他也都臉色微變。

渡厄等心禪堂九老出來后就端坐不動,閉目誦經,此時渡厄卻睜開獨眼,看了看那個大胡子青年,低聲道:“此子便是袁貌?果然功力筋骨無一不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大武圣境界,他是以清玄帝君祖師所創的太素化生功筑就道體仙基,尋常的大武圣也遠不是他的對手,你們敗在他的手上倒也不虧。”

袁貌自打渡厄出來后就時不時打量著這位老僧,加他獨眼看來就對視一眼,而后虛空中似乎輕啪一聲,渡厄長嘆一聲,宣了一聲佛號就閉目誦經,袁貌卻臉色微白,喘了幾口氣才復歸于紅。

“老和尚好厲害的神念,不愧是成名已久的陸地真仙。”

袁貌近五年來學了明教秘傳的煉氣化神之法,因為基礎穩固,精進飛快,兩年前就凝聚出了神念,成為了如今武林中“陸地仙人”的標準。

聽了袁貌的話,范遙和楊破天都臉色一變,如今明教里修為境界最高的當屬袁貌、范遙,這兩人是煉氣化神的陸地仙人,而楊破天、謝遜等則是大武圣或者武圣。

楊破天雖然是陽頂天的轉世之身,但是修行時日還是太短,想要突破煉精化氣的至高境界,踏足煉氣化神的仙人境界,再快也要再等十年光陰。

所以此次明教與七大派的二次斗法中,關乎存亡勝敗的人選只有兩教的幾十位武圣和袁貌、范遙和渡厄三個仙人了。

謝遜目光灼灼,早已看到了空見身后的圓真和尚,他拍了拍身邊的義子楊無忌,低聲道:“無忌孩兒,等下大戰時你去跟著你爹爹去,免得被人傷到你性命。”

楊無忌自從上山前就一直跟在義父的身邊寸步不離,而且還時不時左顧右盼,此時聞言臉色一變,顫聲道:“義父你要做什么?”

“我去找害死陽教主和殺害了我全家的惡賊成昆,無忌你不必害怕,你師父想殺我報仇定不會趁人之危,也不會偷襲,他不露面便是不想參與我明教和七大派的恩怨。”

謝遜說著臉色一暗,長嘆道:“我現在成就大武圣修為后,煉精化氣臻至絕境,心中也時常愧疚當年的惡行,不過大錯已然鑄成,還是得先殺了成昆再引頸就戮才是正理。”

楊無忌聞言一怔,問道:“義父,我師父已經來了嗎?”

謝遜輕輕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想來是就在暗處吧。”

袁貌和范遙低聲道:“方、楊二位劍圣應該是到了,只有我們兩人和渡厄老和尚隱約能感覺到他們的劍意,應該是在太室山之上吧。”

楊無忌抬頭看向白云深處的太室山,只能看到茫茫云霧伸出的崇山峻嶺。

原來數年前方升收了楊無忌為徒,傳下了無上的劍經神功,結果遇到青海派與明教弟子大戰時楊無忌和謝遜重逢,方升多年來在江湖上尋覓謝遜蹤跡,想要斬殺他為家人報仇,但是卻尋訪不到。

七年前曾登上光明頂卻被范遙一掌震傷,至今傷勢未能痊愈,所以也沒有參與七大派圍攻光明頂之事,如今見到謝遜自然憤恨出手,要將他斬殺劍下。

謝遜雖然修煉秘傳仙功多年,但是武功修為不過是跟鹿杖客相若,與方升斗了不到二十招就顯露敗績。

楊無忌自然不忍心義父被殺,他苦苦哀求,甚至以死相逼才求得恩師方升暫且饒了謝遜一次。

之后楊無忌也就貼身跟隨義父回到了光明頂修行,至今才下山到了嵩山。

明教等人都清楚,方升勢必不會干休,以后再有機會定會再次出手,所以楊無忌就跟在謝遜身邊,唯恐自己一眼沒看見,義父就被恩師一劍斬殺了。

此時雙方在少林寺門前擺開陣勢,大戰一觸即發,楊無忌也知道自家恩師和義父的性格,知道義父所說不錯,只好點頭答應。

謝遜躍到青石廣場之上,瞪著圓真目中似乎能迸射出火焰,喝道:“成昆,你殺我全家,害死我明教教主,引我殺戮江湖豪杰,惹得明教和中原武林互為仇敵,諸般種種我也不再言說,此時大勢之下,非得大戰一場不可了。

不過你我之間的仇深似海,你且出來,咱們大戰一場,了斷了你我糾葛數十年的血海深仇,剩下兩教也好放開手腳第二次比斗!”

謝遜聲如洪鐘,震得少林寺門的銅環叮當作響,無數武功修為未能臻至大宗師的正教弟子心神震蕩,臉色發白,幾欲吐血。

“阿彌陀佛。”

空見一聲佛號穩住了眾人心神,而后淡淡道:“圓真,既然謝副教主要與你了斷,須知我出家人當有舍生取義,割肉飼鷹之念,你雖皈依佛門,但當年的因緣仇恨還是須得了斷。”

圓真躬身道:“師父,弟子跟隨您老人家修煉佛門神功,日日誦經禮佛,早已四大皆空,更何況當年我這個徒兒武功就遠不及我,如今我又學得咱們少林無上神功,他更不會是我的對手,師父,弟子不忍心傷了他。”

空見長嘆一聲,道:“你既然能自渡,何不以佛法度化了他?”

圓真面容微喜,躬身道:“弟子明白了。”

轉過身來,圓真摸了摸自己胸前花白的胡須,目光復雜的看著謝遜也斑白的兩鬢,嘆息道:“謝遜,我老了,你也老了。”

謝遜年輕時一頭淡金色的須發此時已經化作了灰黑,他今年才七十來歲,在這個筑就仙基后都能活到一百歲開外的時代可以說是個中年人。

因此并不理會圓真,只是右手一揮,發出噼啪空爆聲,說道:“不必說廢話,你對我有恩,也跟我有仇,你我之間的恩仇早已說不清楚,也不需要去說,今日之戰必須分出結果,你我總之是都活不成了,你是我師父,我就讓你三招吧。”

看到謝遜竟有此等功力成昆臉色微變,知道這個弟子另有奇遇,武功縱然不如自己但也相差不遠了,于是也不敢怠慢,腳步一滑就到了謝遜面前一掌拍出。

謝遜竟然不躲不擋,生生受了一掌,然后身子晃晃退也不退,冷笑道:“師父你確實老了,竟然打不動我了。”

成昆冷哼一聲,心中卻暗自后悔沒有全力出掌,接著左右雙手當胸一劃就用上了少林七十二絕技中只有一招,但是威力能排進前三的“一拍兩散”。

一股開碑碎石斷石的掌風銳氣撲面而來,謝遜仍舊不出手抵擋,只是運轉乾坤大挪移將陰陽二氣附著體表。

“啪!”

一聲巨響后,謝遜衣襟炸碎,露出壯碩的胸膛。

這一次謝遜倒退一步,臉色青紅變幻,成昆知道謝遜已經受傷了,當即逆轉太素九陽功,運起自己最厲害的幻陰指一指朝著謝遜膻中穴點去。

謝遜仍舊是不躲不擋,但是胸前的乾坤大挪移氣勁中卻布下了絲絲縷縷的煙霞真氣。

“噼啪……”

成昆指頭還未碰到謝遜就感覺手指酸麻,真氣壓軋中劈啪作響。

成昆心知不好,忙收手倒退一步,謝遜大喝一聲:“三招已過,弟子出手了!”

說著話,謝遜兩手已經狂風驟雨般的拍出九掌,每一掌的掌力招式皆不同,更加難得的是九掌疊加竟然猶如一個圓球后發先至,整齊劃一的朝著成昆擠壓而下。

成昆知道這是陽頂天的大九天手絕技,自己躲閃招架都已不及,只好運轉無上真氣施展出金剛不壞神功。

三尺氣墻突然蔓延而出,砰一聲巨響,成昆倒退三步,謝遜卻倒退了五步。

四溢的氣勁席卷出十多丈外,把兩顆水缸粗細的松樹吹的東倒西歪,松針雨落。

滅絕、白垣、史火龍等見狀知道是圓真占了上風,都臉色微喜,明教一方卻人人皺眉。

謝遜不急不躁,暗自運功散出煙霞真氣,厲聲道:“師父你成名的混元一氣功呢?霹靂掌呢?怎么不敢用了?”

成昆此時已經放下心來,知道謝遜功力比之自己尚且差上不少,最多兩百招內自己當能取勝,聽到謝遜的話,成昆就冷哼一聲,右手一翻用出了成名數十年的混元霹靂功,掌風帶著風雷之聲和剛中蘊陰的勁力就到了謝遜面前。

謝遜也是修煉此功數十年,見狀就拍掌硬抗。

對了一掌謝遜就倒退一步,成昆心頭暗喜,再次摧掌。

連對三十掌后謝遜終于支持不住口噴鮮血,氣息也不勻了。

成昆冷笑道:“徒兒,你的武功是我教的,結果你卻成了無惡不作的大魔頭,今日為師就清理門戶!”

成昆說是清理門戶,自然不會去用少林神功,兩手一揚一壓就用出了混元霹靂功中威力最大的一招。

晴空中好似響起了一聲雷鳴,而后拳頭擊出,拳風擊退謝遜雙手,拳頭就印在了謝遜的胸膛。

“砰!”

“義父!”

“三弟!”

“三哥!”

明教一方人人驚呼,楊無忌更是眼圈微紅。

成昆這一拳之威足可將一頭大象打成肉泥,石人石馬在前也要化作齏粉,謝遜便是筑就仙基的大武圣,生生受了這一拳,體內心肺早已斷裂,便是不會立時身死也身受重傷命不久矣了。

眼看著一拳打中謝遜,他的胸膛塌陷出一個大洞,成昆暗自欣喜,卻見那個大洞卻涌出無窮無盡的吸力,讓成昆的真氣隨著拳勁傾囊而出,難以抑制。

成昆從未聽說過事件還有這等吸人內力真氣的魔功,心神震蕩恐懼,連連摧勁卻掙脫不得,渾身真氣源源不斷的被謝遜吸走,不過一刻鐘成昆就臉色焦黃,滿身大汗,搖搖欲墜了。

正邪兩派的高人看著謝遜和成昆交手,本以為成昆一拳打塌了謝遜胸膛后勝負已分,但是謝遜和成昆卻比拼起了內力。

沒想到不過片刻,本要因為要害受重創重傷垂死的謝遜精神越發好了,成昆卻好似大損元氣,渾身戰栗。

七大派的掌門和少林寺高僧都免得驚疑,明教高層中除了楊破天和范遙目光顯露著了然之色,其余人不過是大聲叫好。

又支撐了小半個時辰,謝遜右手突然一動,成昆的腦袋就像個西瓜被砰一下打爛,紅白之物灑落滿地。

等到成昆的尸首栽倒在地,七大派一方的驚呼嘆息和明教一方的歡呼喝彩同時響起。

謝遜胸口還是塌陷著一個大坑,看著有三寸多深,看樣子就知道心肺內臟都已經被壓扁變形了,按理說不死也要躺在地上等死了,但是謝遜卻神采奕奕的站在場中。

“我大仇得報,此生無憾了。”

謝遜哈哈一笑,口中開始噴著鮮血,環顧一周,又仰天大叫,道:“我謝遜這一輩子結交了不少好朋友,也做了不少惡事,仇敵授首,只剩一個心愿了……”

說著謝遜頓了頓,而后一臉慚愧傷心的看向滅絕師太,道:“我殺了方評老英雄一家,滅絕掌門和方劍圣一定都恨不得將我碎尸萬段了……”

滅絕師太厲聲道:“不錯,我聽說升兒多次尋你都讓你逃脫了,此次不必他出手,貧尼就一劍殺了你!”

“好!”

謝遜大笑一聲,面對著滅絕笑道:“你來一劍殺了我,還有雁翎飛天刀邱老英雄也被我殺了,邱小俠你是陸莊門下吧?也來殺我吧……”

說著謝遜扭頭看向七大派掌門身后的中英雄,雖然大都是七大派弟子,也有幾十個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廣陵真人……白掌門……何掌門……崆峒派的宗長老……你們也來一劍殺了我吧……”

謝遜陸陸續續看過七大派一方的高人,點出的名字都是自己殺過他們親友弟子的前輩高人,最后更是仰天長嘯道:“方升,方劍圣,我謝遜今日一心求死,只為一死消解前罪,還請你也賜我一劍吧!”

七大派一方數百人中此時已經走出了四五十人,每人都咬牙切齒的等著謝遜,恨不得一劍將他刺死,但是又忌憚他的武功,一時未敢出手。

聽了謝遜的話,明教眾人一時默然,楊無忌更是兩眼含淚,有心勸解,但是又覺得無從勸說,但是要讓自己親眼看著別人殺了自己義父又自覺做不到,一時間楊無忌心中也是五味雜陳,難以自制。

等到謝遜的聲音在山壁間回響兩遍后,兩個人影御風飄落,正是方升和楊卓犖兩位據說早已筑基圓滿,開始凝集神念的劍圣當面。

方升落到謝遜面前,冷哼道:“你報了仇想要以死謝罪,求一個心神安寧哼,我等家人被你殺害,恐怕到我們死時也難以安寧。”

謝遜盤腿端坐,沉聲道:“諸位請動手吧,我謝遜絕不抵擋,方劍圣,江湖兒女只求快意恩仇,對你們造成的傷害我無能為力,只能賠上一條賤命了!”

“好,你我雖是仇人,我也須得承認你是個英雄豪杰,下一世望你做個好人吧!”

方升輕輕一嘆,然后右手一揮,一股氣勁卷動,站在一丈外的四五十名怒視謝遜的江湖弟子忍不住被方升的氣勁卷動,然后同時向前沖出,手中長劍同時以各個角落刺進了謝遜的前胸后背和四肢,等到眾人反應過來時謝遜已經成了個刺猬。

方升輕嘆一聲,看了眼楊無忌,又朝著滅絕師太拜了拜,說道:“咱們大伙的深仇大怨都得以報了,此乃是一大喜事,姑奶奶,我這就帶卓犖去祭奠我祖父父親,告慰他們的在天之靈去了。”

眾人親手殺了謝遜,心中悲欣交集,忙躬身朝著方升致謝。

滅絕師太目光閃過一抹哀傷,道:“升兒,替我給你爺爺上一束香,等到此次斗法結束后我也要回開封隱居了。”

方升微笑點頭,牽起楊卓犖的手,兩人高歌一聲就漸行漸遠了——

嵩山半懸空不停的回響著兩人一個粗獷豪邁,一個婉轉靈動的歌聲:“算來浮世忙忙,競爭嗜欲閑煩惱……六朝五霸,三分七國,東征西討……

武略今何在,空凄愴,野花芳草……嘆深謀遠慮,雄心壯氣,無光彩,盡灰槁……

歷遍長安古道,問郊墟、百年遺老……唐朝漢市,秦宮周苑,明明見告……故址留連,故人消散,莫通音耗……

念朝生暮死,天長地久,是誰能保……”

“念朝生暮死,天長地久,是誰能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998